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0章 雾魅
    “王家主,你的那些宝贝,就是被雾气所侵蚀,所以才会生命力流失。”

    张横满脸的凝重:“所以,现在必须先解决这雾气的问题,不然,你的宝贝根本无法再让它们苏醒过来。”

    王永华陡地一震,目光看看手中的黄纸片,又看看趴在脚边,最后一只萎糜的狐狸,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他也感觉到了正向这边漫延过来的雾气,隐隐中,似乎有一股极度森寒的气息在弥漫。

    “阿弥佗佛!”

    一边的净禅大师突然插了话:“张横说的不错,这雾气确实是有古怪。”

    他此刻全身金光大耀,四周正漫延而来的雾气,一遇到他身周的金光,顿时象是遇到了炽烈的阳光一样,嗤嗤嗤地消融起来,腾起缕缕的黑烟,仿佛有如实质。

    净禅大师乃是佛门护法,从小就出家理佛,七岁时受门中一位高僧的所器重,修练佛家达摩神功。这么多年来佛法大成。所修练的达摩神功,更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

    所以,他此刻护身佛功现形,确实是万邪不侵。

    “大师佛法无边!”

    张横由衷地赞了一句。净禅大师的佛法,确实是精湛无比,他护身的金色佛光中,竟然不含丝毫杂质,如被真佛净化过一般。

    随着他佛光的散发,整个人都如同是佛佗降世,充满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王家主!”

    微微沉吟,张横的身后也陡地闪起了一道光芒,一卷横轴的字画虚影,缓缓地浮在了脑后。

    刹那,一股浩然的正气,如同是冲破云层的烈日,轰然破出,万道光芒,刹那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昼。

    “这是?”

    王永华和净禅大师以及张碧莹三人,尽皆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张横头顶悬浮的正是一卷正气歌,乃是儒家一系中,浩然派的至宝。

    浩然派为儒家十派中,由当年文天祥所创。所传承的浩然正气,也是儒家各派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功法。

    净禅大师和王永华还真没想到,这件在儒家失传了很多年的浩然派至宝,竟然就在张横手中。

    不仅如此,张横竟然可以操纵儒家的宝贝,更是出乎了几人的意料。

    要知道,任何一派的法器,都有着它的特性。一般情况下,只有此派所传承的功法,才可以使用。否则,就会威力大减,根本发挥不出它的效用来。

    但是,张横却以一名阴阳风水师的身份,把这件浩然正气歌摧发得威力倍至,就算是儒家浩然派的传人在此,也绝对发挥不出这样的力量。

    张横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向几人解释。他所获得的天巫传承,能溶合天下任何一种功法,小小的儒家浩然之气,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这是张横的秘密,他自然不会说与人听。

    祭起浩然正气歌,张横手指陡地指向了前方:“王家主,大师,这是什么?”

    现在,雾气迷障已完全漫延到了此处,把他们全部笼罩在了其中,身周刹那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不过,有张横头顶的浩然正气所照耀,身周丈许范围内,仍然可以视物。

    甚至雾气里的情形,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清晰。

    只见,这浓得化不开的雾气,不断地曲扭摆舞,幻化出一团团形状各异的雾气团。

    化形的雾气团似乎突然有了灵性,在雾气里如同是鱼儿在水中,急速地穿梭飞掠,情形诡异之极。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长长的寿眉一挑,眼眸猛然眯成了一条缝。

    精研佛法多年,净禅大师自然知道,这世上有无数的阴邪鬼祟。

    不过,他自信遍读佛典,已是对无数的阴祟之物了如指掌。

    可是,突然看到眼前雾气里的玩意,却仍是让他心中震动。因为这样的东西,在他读过的佛典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他先前以达摩神功护身,也是感应到了雾气中有古怪。此刻张横让其中之物显现出来,看到竟然是从所未见的东西,确实也是惊讶无比。

    “雾魅,怎么可能会出现雾魅?”

    王永华不禁惊呼,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怪不得我的那些宝贝,会被吸干了精血,困在了雾障中。”

    做为王大仙一脉的传人,对于各种鬼魅阴祟最是了解。眼前的这些东西,就算是净禅大师也是第一次所见,却是立刻认了出来。

    雾魅并不是真正的阴魂或鬼祟所化的邪物,而是一种生存在幽冥地界的特殊生物。而且,它只能生活在幽冥雾煞里,可以说是与幽冥雾煞伴生的一种诡异东西。

    据王永华所知,幽冥雾煞为幽冥界的一种煞气,只有在幽冥最恶劣的环境里,才会产生。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的灰森林,竟然也被幽冥雾煞所侵蚀,更是把雾魅这种玩意,也带到了此处。

    “雾魅?”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和净禅大师以及张碧莹等人惊疑了,雾魅这个名字,他们确实是第一次听到。

    事实上,张横之所以要用浩然正气,把雾气中这些诡绝的东西,呈现在大家眼前,就是想让净禅大师和王永华看看,这些隐藏在雾里的鬼东西,到底是什么。

    此刻听王永华叫出雾魅,张横确实是大为惊异。

    “雾魅乃是极阴之煞气凝成,本身无形无质。因为伴生在幽冥雾煞中,以幽冥雾煞为引,才可以现出它的魅影。所以才被称为雾魅。”

    王永华不得不解释道:“雾魅本身并不具有什么杀伤力或危害,但是,它们天生就是充满了死气。因此,一旦生物遇到它,就会被它吸取本身的生命力,这才是雾魅可怕的地方。”

    “我们王家第三代老祖,一次阴差阳错,就进入过幽冥的一条通道。并因为施展的神术感应,就这么进入了一片幽冥雾煞里。遇到了雾魅。”

    王永华继续道:“最后,如果不是他拼着一甲子的修为,舍弃了两头精心培育的大仙,这才从幽冥通道中逃了出来。为我们王家留下了对幽冥雾煞以及雾魅的珍贵资料。”

    说到这里,王永华目光望向了净禅大师和张横:“对付雾魅,一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封闭本身的血气,让自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然,稍有生气散逸,必然会遭到雾魅的纠缠,从而被吸食生命力。”

    “当然,象大师和张横,你们一个学的是佛家正宗佛法,一个能驱动儒家的浩然正气,正是雾魅的克星,自然也不会受雾魅的影响。”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微微颌首:“确实是如此,老衲并未感觉这雾气迷障有什么危险。”

    说话间,突然身形微微一怔,净禅大师突然感觉眼前的王永华有异。

    目光一凝,脸上更是现出了诧异之色:“阿弥佛佛,王家主这是?”

    此刻,王永华确实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整个人的气息,在迅速变弱,就仿佛生命在他身上流失。

    只是眨眼的功夫,王永华已然是全身冰冷一片,没有了丝毫的生命迹迹象,几乎是与四周森寒的雾气变为了一体,完全溶入了雾气中。如果不是眼前明明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只怕真要以为,王永华已消失在了这片迷雾中。

    “好个变色龙。”

    微一愣怔,净禅大师双目放光,不由赞了一个好字。

    他现在已然看出来了,王永华所使的正是一项古老的秘法:变色龙。

    可以把自己的身体,与四周的环境溶为一体。这正是王永华刚才用于逃避雾气中雾魅的方法之一。足见王大仙一脉,秘法也是层出不穷。这么短时间内,就已想到了破解之法。

    “好,现在王家主也可以无惧这雾气迷障,我们可以顺利通过此地了。”

    净禅大师大喜。

    “看来,灰森林出现问题,果然是某个地方,空间遭到了破坏,这才会有如此诡异的幽冥雾煞涌现。”

    张横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而且,此次遭破坏的空间,还与幽冥界的某处相贯通。否则,只有幽冥界才特有的幽冥雾煞,不会出现在此处。”

    从刚才王永华家主对雾煞和雾魅的描述,张横已可确定了如今的状况。

    “那么,是不是说,只要顺着幽冥雾障出现的方向,找到源头,就可以解决此次灰森林的问题?”

    张横的眉头猛地挑起,一个意念也浮上了心头。

    “幽冥雾煞,这竟然是幽冥雾煞!”

    离张横他们里许的灰森林里,冯德润带着冯慧敏等人,也刚刚从鬼须蛇的区域破阵而出。

    虽然他们也是有惊无险,但却也是一个个弄得有些狼狈。

    只是,他们闯得有些晚了,刚出来就被渐渐弥漫过来的雾气所笼罩,一下子陷入了雾障中。

    感受到四周雾气的诡异,冯德润心头一震,身周立刻现出了一个八卦的虚影,在他身后急旋怒舞,发射出了蒙蒙的奇光。

    立刻,八卦的奇光所照,雾气中竟然也呈现出了一只只虚幻的魅影,如鬼魅般叫嚣起舞,直欲择人而噬。

    冯德润大震,脸色也是骤然而变,他猛地想到了什么,立刻认出了眼前的雾障是什么,不由喃喃地自语了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