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1章 就是雾魅
    冯德润之所以可以一眼认出眼前的雾障,乃是极其罕见的幽冥雾煞,这自然是有原因的。而且,还关系到他们冯家当年的崛起。

    千多年前,冯家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而且,条件非常的困苦,前人都是马夫出身,帮人运货为生。

    一次,冯家的一位先祖,被人雇用,进入一处险恶之地运送货物。

    二次,那知,就在到达目的地,一处深壑的时候,突然四周发生了异变,滚滚的雾气平地而起,刹那间就把所有的一切淹没在了其中。

    三次,雾气来得快,而且无比的诡异,所有人只感觉到一股股阴森的气息弥漫。就在目难视物的情况下,整支送货的队伍近百人,缓缓地全部瘫软了下去。所有人竟然连嘶吼惨叫都没有发出一声,就完全失去了知觉。之后便是成了一具具僵尸,化为了枯骨。

    本来,冯家那位先人,也是难免悲惨的命运。

    不过,他早年做过一件好事,路遇一位落魄潦倒的道人,当时正是风雪之夜,眼看在雪地上已是风寒交迫,要倒在那里。

    冯家的那位先人,正好路过,看这道人可怜,一时生出了恻隐之心,便把道人扶上了他的马车,载了一程,还给道人一灌酒和食品,以便取暖。

    就这么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天晴雪停,老道也总算是渡过了饥寒交迫的一夜。

    那道人感激冯家先人的这一恩情,当下把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块送给了他。说是可以避灾挡祸。

    冯家先人也不在意,把玉块挂上后,一直都没去看它。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次却是脖子上的这块玉块救了它。

    就在四周雾气骤起,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侵蚀了他。陡地,冯家先人胸口的那块玉,猛然散发出了灼灼的热气,把侵入体内的阴寒一扫而清。

    与此同时,他的意识陡地清醒了过来。隐隐地看到四周同伴们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冯家的这位先人是真的害怕得魂飞魄散。他当时也顾不得什么了,立刻拼起全力,向前跑去。

    跑了不知多久,他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昏死了过去。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座宏伟的古代宫殿外,四周是雾蒙蒙的一片。之后发生的事,就是冯家的绝密。因为,那位冯家先人自那处地方出来,他们冯家已得到了一项神秘的传承,并拥有了几件上古的法器,从而一举奠定了他们冯家的崛起。

    可以说,冯家千年前那位先人所获得的奇缘就是他们冯家能跨入玄门的根本。

    此刻,看到眼前的雾障,冯德润大震,因为这种雾气,正是当年先祖所描述过,在那处神秘之地所遇的幽冥雾煞。

    不仅如此,在冯家获得的传承中,也有驾御诡异幽冥雾煞的法门。甚至可以说,冯家的这项秘法,是如今玄学界的一绝,却是鲜有人知。

    心中想着,冯德润意念一动,目光中闪起了一抹妖异的光芒。

    嗡嗡嗡!

    四周的雾气翻滚起来,一个个虚幻的魅影浮突在了雾气里,叫嚣起舞,形象极是恐怖。

    冯德润的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嘿嘿,果然是雾魅,这回,姓张的小子,老夫看你怎么死?”

    冯德润的目光,望向了张横他们的方向。他虽然此时还不敢确定张横在哪里,但是,他是亲眼看着黄水原带张横他们进入灰森林,他早已记住了入口的坐标。

    只要张横没有与当时入口所进的路线相差太远,他自然是有把握能找到张横,尤其是在雾煞中,又有那么多诡异的雾魅。

    “冯天王!”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众精英弟子的叫声,他们正一个个用一种崇敬的眼神,望着冯德润这位龙虎盟的天王。

    刚才大家一下子被浓雾所笼罩,许多人失了方寸,一时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正是冯德润挥手之间,就把四周的雾气清除了干净,让他们脱离了雾障。原本的那种不适的感觉,也完全消失了。

    望着四周仍是浓雾汹汹的恐怖情形,这伙人确实是对冯天王的手段,充满了由衷的敬畏。

    冯慧敏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嘲弄,他自然清楚自家老祖玩了什么花样。其实不用老祖出手,就算是他冯慧敏,也能轻易让眼前的雾煞如同无物。

    自他成为冯家下一代的主心骨,他也得到了冯家最核心的秘密。如今冯家他是名正言顺的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

    一抹得色刚浮起,冯慧敏陡地想到了什么,目光立刻转向了冯德润。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意识中传来了冯德润的传音:“敏儿,你去吧!”

    祖孙俩不愧是同一血脉,心思也都用到了一块儿去。冯慧敏突然想到,在这样有利的条件下,正好对付张横。

    那知,他家老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并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给了他指示:“不过,敏儿一定要注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一切要注意安全,可以凭借幽冥雾煞和雾魅,对付那小子。”

    “是,老祖!”

    冯慧敏顿时精神大振,眼眸里也刹那暴射出了炽烈的光芒,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杀气,也轰然膨胀。

    “呃,冯师兄?”

    四周的几名精英弟子立刻觉察有异。但冯慧敏此刻那有闲功夫理会他们。向众人一拱手,说了声在下先去探察一下。

    说着,也不管别人怎么反应,身形一闪,已没入了前面的雾煞中。

    当然,进入灰森林的各支队伍,运气可没有都象张横以及冯德润他们好。有的天王,根本没接触过幽冥雾煞,顿时被这突然弥漫开来的雾气,弄得焦头烂额,连东南西北都认不清方向,更不要说想冲破这层雾障。

    黄水原也不好过。冲过了鬼须蛇的区域,却与张横决裂。一支队伍分成了两半。张横更是拂袖离去,虽然这一路仍是给他们后面的人留下了标志,但已完全脱离了他的指挥。

    这让黄水原又气又恼又是暗暗发狠。只是,他现在也拿张横没办法,灰森林这次大比的意义完全不同,也关系到了他黄水原今后是否可以再进一步的大机缘。

    所以,老家伙强忍着心中的这口怒气,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了上来。

    然而,事情却在此时发生了变化,浓浓的雾气,也不知从何处弥漫开来,渐渐淹没了前面的道路,更是把灰森林笼罩在了其中。

    黄水原大惊,眼前突然出现的浓雾,他根本看不透其中的究竟。但是,以他的修为,却已敏锐地感觉到,这雾障无比的歹毒,一个不好,就会让自己所带的几名精英弟子折损在此。

    黄水原大凛,他顿时警觉起来。只是,捉摸了半天,却也无法弄清眼前雾海的真相。他身边的三名精英弟子,更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一时全部愣呆当场,只有眼巴巴瞧着他这位天王的份。

    眼看场中出现了一片僵局。黄水原可真丢不起这个脸。他不由咬了咬牙,手中暗暗掐了一个古怪的手势。

    嗡!

    掌心暗芒闪过,两只木偶出现。正是当日用来考教张横的小黑和小红。

    黄水原的目光陡地瞪在了小黑眉心。刹那,小黑身形一震,它眉心处闪起了一点妖冶的光芒。

    “原来是这样!”

    小黑当日与张横赌了一局围棋,虽然因为张横的即时警觉,让这局赌局并没有真正的发生。

    但是,张横不知的是,他当时被小红硬生生地把一枚白子叩在了围棋的棋盘上,在那一木偶游戏中,却已是与小黑签定了某种灵魂契约。

    因此,他和小黑间的赌局虽然没成功,但他与小黑的神魂之间,已产生了不可思议的联系,这是连张横自己也不知道的。

    此刻,黄水原正是动用了这张底牌,要借用小黑,来追踪张横,以渡过眼前雾障这道难关。

    细细感应着,黄水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从小黑的感应里,他已追踪到了张横的位置。他们正离此地有五六里的距离。

    从先前佛母所给灰森林的地图上来看,张横等人,已然深入这诡异的雾障区了。

    黄水原更加的羞恼。他堂堂天王寸步难进的雾区,人家竟然象逛市场一样,就已然深入。这话要是传出去,他王天王以后出门,得用毛笋壳包着脸了。

    “换魂!”

    陡地,黄水原一声厉喝,手指就点在了小黑的眉心上。

    刹那,小黑轰然倒地,它的眉心上已出现了一个指洞,贯穿后脑。

    “啊!”

    旁边的小红不禁瑟瑟发起抖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主人与他们相伴百多年,此刻竟然会突然对她的小黑哥哥出手。

    “哼!”

    黄水原冷哼一声,他此刻已是脸孔扭曲,那里还会在乎小红。手一挥,已把小红收了起来。目光却是猛地望向了感应中张横的方向,口中喃喃地道:“小子,这回看你如何逃得出老夫的手掌心。”

    嗡!

    正是时,走在路上的张横,心头一颤,脸色不禁微微变了。

    刚才,王永华认出了这雾气乃是幽冥雾煞,而雾气中的诡异东西,就是雾魅。

    最终,四人都找到了可以通过雾煞的护身之法,这让大家很是惊喜。于是就这么一路向前。

    那知,此刻心神中陡地传来了一种无比阴绝的感觉,顿时让张横大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