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2章 杂家秘术
    突然传来的异样,让张横身形一晃,意识也陡地出现了刹那的迷糊。

    “张横,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走在他身后的王永华以及净禅大师等人,立刻发觉了张横有异,不禁都失声惊呼。

    此时此刻,四人以一个尖三角的阵形,向前行进。张横正是这个尖三角的尖角,净禅大师和张碧莹处于三角的后面那条边,反尔是王永华被保护在了中间。

    因此,当最前面的张横突然身形一晃,浑身散发的浩然正气,也猛地一阵黯然,后面的三人立刻发觉。

    但是,让三人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

    嗡!

    张横的身形陡地一阵朦胧,仿佛是突然变得虚幻起来。虽然只是持续了刹那,仿佛是错觉。尤其是在这片诡绝的幽冥雾障中,更是让人分不清这是真还是假。

    不过,以王永华和净禅大师两人的修为,还是顿时觉察出来,前面的张横是真的出事了。因为,在这一刻,张横身上的那股睥睨天下的浩然之气,也减弱了许多。

    “张横,你到底怎么了?”

    三人大惊,已然一下子把张横围在了中间,手中武器纷纷指向了四周。

    可是,滚滚的幽冥雾障淹没了一切,举目望去,除了雾气还是雾气,原本灰森林那错综复杂的藤蔓树木,只有近在咫尺,才能隐约看到,其他的一切,就仿若蒙了一层黑纱,那里能看到什么?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的声音如平地闷雷般响彻,他以为张横是中了什么厉害的阴邪,所以使出了佛门的狮子吼神功,以震摄妖孽。

    只是,张横整个人仍是僵化当场,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现在的张横,确实是处于一种非常奇特而诡异的状态里。

    意识一阵迷糊,张横突然感觉,自己象是进入了一个浑沌的世界中,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四周除了深幽的浑沌还是浑沌。就象是到了乾坤开元之初,没有天,没有地,更是没有任何的生命。

    “这是哪里?”

    张横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但是,却哪里有什么答案,更是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就在张横有些茫然的时候,陡地,遥远处闪起了一点灰色的光芒,迅速扩大,一幕奇异的图案,也猛然出现在了张横的脑海中。

    “怎么会这样?”

    张横的心头一震,那团灰色的光芒里,竟然出现了无数的木偶,一个个正在做着怪异的动作,看起来非常的滑稽,也非常的诡异。

    最让张横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那全是木偶的世界里,他竟然看到了自己。仍是当日在林隐寺被黄水原考核时,所化的那个木偶模样。而且,正与小黑对坐在小板凳上,下着围棋。

    “不对,小爷怎么也成木偶了?”

    张横心头大震,朦胧的意识里,陡地凝成了一股犀利的心念。

    正是时,他也猛地听到了净禅大师的那声狮子吼。张横的心神刹那被惊醒了过来。

    “呃,大师,王家主,怎么了?”

    一睁开眼,看到身周张碧莹等人一个个目光灼灼地凝望着自己,张横很是诧异。

    不过,瞬间的愣怔,他立刻回过了神来:“看来,肯定是黄水原那老家伙在暗地里玩手脚了。”

    张横喃喃着,神情凌厉一片。但是,他的话却是让王永华和净禅大师大惊:“张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认为是那老家伙在暗中对付你?”

    王永华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满脸的惊疑。

    张横此时也不隐瞒,把刚才刹那陷入迷糊的情形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竟然又看到了当日在林隐寺化为木偶的情形。如果这不与黄水原有关,又会与什么有关?”

    “什么?”

    这回却是轮到王永华满头的雾水了,他当日因有事并没有参加林隐聚会,所以张横与黄水原之间的事,他还真不怎么清楚。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长叹一声,脸现无奈,只好把当时的情形,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目光望向了张横:“你可发觉身上有什么异样?”

    “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张横早就在暗暗察看自己的情况。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好象除了精神有些疲惫外,其他的真没感受到什么。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微微皱眉,心中咕噜了一句:“不会这么简单吧?”

    他与黄水原也是相识多年,虽然因为彼此性格不同,交往也不深。但是,对于黄水原阴厉,睚眦必报的为人,却是知之颇深。

    所以,净禅大师还真有些不信,黄水原既然当日在张横身上做了手脚,此刻已然发动,怎么可能会没对张横留下任何的影响呢?

    不过,他也清楚张横现在的修为,既然张横说没事,想来是真的应该没事。也许是自己多想了。

    微微沉吟,净禅大师颌首:“这就好,不过,张横你还是要小心。”

    “是,大师!”

    张横恭敬地点头,他知道净禅大师是真的把自己当他的弟子看,是真的关心自己。

    事实上,张横已然觉察到自己确实是出了点异常,尤其是精神的疲惫,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小事。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再加上自己神魂的变态,竟然会在短短的时间内,产生精神疲倦。

    这看似最寻常不过的事,已然说明了不平常。只是张横一时也弄不清原因,又不想影响其他人,所以暂时撒了个谎。心中却已然提高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哈哈,小子,还以为你有多少道行,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数里后的雾障中,黄水原哈哈大笑。

    此时此刻,他这边确实是出现了一些不可思义的变化。只见,他掌心原本被他一指洞穿的木偶小黑,此刻竟然再次活蹦乱跳地回复了过来。

    不过,仔细看去,小黑哪里还是原先的小黑,面貌体型,赫然就是张横。

    不仅如此,小黑身上,隐隐地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浩然正气,让四周的雾障一阵翻滚,刹那间就消弥了许多。三名精英弟子,也是尽皆精神一振,用怪异的目光望向了黄水原。

    黄水原也确实是够狠的,利用小黑与张横之间,当日偷偷定下的神魂契约,不惜以小黑的神魂为引,强行启动了契约精神。

    虽然因为是单方面启动,那份契约当时也没有真正完成。但神魂契约的神秘力量,已是影响到了张横,并从此刻起,与张横产生了某种匪夷所思的联系。之所以张横会感觉精神疲惫,就是这个原因。

    而与张横有了诡异联系的小黑,现在其实已有了部分张横的能力,所以,张横现在正在使用的浩然正气,也就自然而然地在小黑身上展现出来了。

    当然,这并不是小黑所能起的全部作用。黄水原还有最后一张底牌握在手里。心中想着,黄水原脸上的那抹阴狠更加的怨毒起来。

    有了小黑,黄水原所带领的队伍,状态立刻改变。尤其是小黑身上散发的浩然正气,如黑夜里的明灯,在灰森林的这片雾障中,不但消弥了雾气中的雾魅的影响,更是指明了前进的方向。黄水原和三名精英弟子,根本不必怕在雾障中迷失方向了。

    摇了摇头,甩去了意识中那份倦意,张横也不再停留,再次举步向前走去。

    “我的小宝贝!”

    突然,王永华一声惊呼,猛地从队伍中冲了出去。

    刹那,四周雾气汹涌翻滚,猛地把他淹没在了其中。幸好,他的变色龙功法保护了他,并没有被雾气中的雾魅所侵蚀。

    “王家主!”

    张横等人立刻改变了方向,追着王永华冲向了左边。

    那里是一片密林区的藤蔓地,各种粗细不同,形状各异的藤条枝蔓,几乎是把这个地方围得水泄不通。

    不过,在藤蔓间,果然看到了五张黄纸撕成的狐狸纸片,被纠缠在上面,随风飘扬,显得无比的孤寂。

    王永华已奔到了那里,小心翼翼地捡起了五张黄纸,脸现悲色。他可以感应到,五只大仙的神魂依然存在。只是失去了精血的身体,又被幽冥雾障中的雾魅所侵蚀,神魂力已是极其的虚弱。就象是一盏盏油烬的枯灯,随时会随风消泯。

    “王家主,是不是可以让在下看看?”

    张横的声音响起,王永华不禁一怔,狐疑地望向了张横。

    “王家主,在下或许有办法可以救治你的这几只大仙。”

    张横慎重地道。

    “张横你真的可以?”

    王永华又惊又疑。不过,望望手中的几张黄纸,再看看张横一脸肃然的样子,终于还是把其中一只递了过来:“那就拜托张横你了。”

    王永华的心中确实是很怀疑,自己这位王大仙一脉的传承者,都无法把神魂正在消弥的大仙救回。张横这个外行,怎么会有这样的本领?

    不仅是他,旁边的净禅大师和张碧莹两人,也是满腹的疑惑。他们可知道,王大仙一脉,可是独树一帜。在整个玄学界,也可以说是就此一家。

    那么,张横又凭什么,敢说可以救治王大仙一脉的大仙宝贝。

    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张横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慎重地从王永华手里接过了那张黄纸片,眼眸里陡地闪起了一抹异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