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4章 大机缘
    嘶嘶嘶!

    就如同是数以百千计的毒蛇,突然出现在雾气里,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声响。渐渐的,雾气曲扭摆舞,已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影子。

    那是一个头上长着怪角的人形物体,因为全是由雾气所凝聚,所以全身漆黑,没有任何一丝其他的颜色,甚至连脸上也只有五官的轮廓,并看不清具体的长相。

    这怪物一张嘴翕合着,就如同是破风箱抽风,发出了嘶嘶的异啸。

    “嗯,不错,很好,竟然有一头魅帅!”

    冯慧敏笑得更加的得色了。他刚才所念道的那段古老音节,正是用于沟通和召唤雾魅的秘咒,他也是平生第一次使用。那知竟然可以唤出一头魅帅。

    对于其他人来说,幽冥雾煞中的魅影,根本不知道它们有什么区别。

    但冯慧敏却明白,雾煞中的雾魅,有着无数的种类。最重要的是:雾魅因为能力的不同,有许多等级。从最低的魅卒到之后的魅蔚以及魅将等,不计其数。

    只有幽冥雾煞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才会出现魅帅,甚至是更强大的魅王。

    冯慧敏还真没想到,这片突然弥漫的幽冥雾煞中就有一头魅帅。

    心中大喜,冯慧敏那里还会迟疑,口中再次响起了那拗口的音节。

    嘶嘶嘶!

    魅帅一阵怪啸,一人一魅之间,就这么交流了起来。

    “什么?”

    陡地,冯慧敏身形剧震,脸上也露出了骇色,不由用现代汉语问了一句。

    不过,他立刻意识到,汉语貌似人家魅帅听不懂。所以,他立刻醒悟过来,再次发出了那古怪的音节。

    嘶啦,嘶啦!

    魅帅在雾气里不断地变幻着形状,似乎也显得无比的兴奋,连尖啸声也变得充满了节奏。

    渐渐的,它一只如爪子一样的手,突兀地从雾气里化形而出,伸到了冯慧敏面前。

    冯慧敏也不吃惊,反尔是目光骤亮,死死地瞪住了那只爪子。

    呜呜呜!

    空气中响起了如鬼泣的呜咽声,那只雾气凝成的爪子,凌空虚划,每一笔竟然在面前都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迹。

    不一会儿功夫,一幅奇异的图画,出现在了冯慧敏面前,缓缓地旋转,闪烁着诡异的幽光。

    望着面前的图画,冯慧敏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神情中也现出了惊喜若狂:“哈哈,原来如此,本少这回是真的得到大造化,要千古留名了,哈哈哈。”

    冯慧敏大笑,手一挥,眼前的图案顿时化为了雾气飘散,他却已是状若疯狂。

    幽冥雾煞中的雾魅,虽然无形无质,低级的魅卒也没有任何的灵性,是纯粹的雾煞之体。但是,随着品阶的提高,雾魅的能力会越来越大。到了魅帅的级别,已是有了一定的灵智,甚至堪比一些山怪精灵。

    不仅如此,在幽冥雾煞所经之处,雾魅无所不在。甚至连地底也休想逃过它们的侵蚀。此时此刻,这只魅帅,就是把地底的一个奇异之处告诉了冯慧敏,并绘制了详细的地图。

    冯慧敏一听,已是惊喜若狂。因为,他猛地想起了关于蓬莱岛以及灰森林的一些传说。

    蓬莱岛是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中,非常特别的一处仙山,据说,它是飘浮在海上,唯一让凡俗世人看到过的海外仙境。

    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蓬莱仙山,并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它是由一只万年神龟驼在背上。有时神龟睡觉,就会浮出海面,从而让蓬莱仙山被世俗之人看到。

    这也是它为什么在世上如此出名,甚至连当年的秦始皇,也要去寻找的原因。

    只可惜,这只万年神龟,在大浩劫中殒落。从此,蓬莱也沉入海底,固定在了某处,再也无法象从前那样移动。

    先前,魅帅所述说的地底某个神秘的所在,似乎就与传说中的那只神龟有关。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冯慧敏兴奋之极?

    不仅如此,他也曾听老祖说过灰森林的一些奇闻异事。

    灰森林早在第一代守护者建立昆吾宫时就已存在。而且,当年的守护者也曾对四周的环境进行过探察。就在这片灰森林里,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那应该是上古某个神一样的存在,不知何故殒落后,残留的一缕神魂。

    那时的守护者根本不敢去招惹它,为了避免惊动这位强大的存在,甚至还在灰森林四周布置了一些阵势,以隔绝那股气息与外界的联系。

    这本是蓬莱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所拥有的秘密。不过,冯家老祖冯德润,做为天王,也曾进入过蓬莱几次,又与龙虎盟的尊主关系相当不错。所以,也偶尔知道了这些。

    联系到传说以及蓬莱高层的传闻,冯慧敏的心更加的热乎乎起来。因为,据老祖说,他曾为此以八卦天演之术,推演过灰森林。

    卦象显示,沉睡在灰森林底下的那缕强大存在的残魂,经历了这么多年,已然即将消散。

    一旦要是它开始消散,必然会有大机缘,大造化产生。只是以冯德润的修为,他也是无法准确地推演出确切的时间。

    所以,当这次大比在灰森林中进行,冯德润就曾猜测,这极有可能是如今的守护者唐老,已算到了这一点,是准备给此次四域十二盟的参赛人员,一个天大的机缘。

    现在自己得魅帅之助,竟然无意中发现了地底的秘密,这岂不是说,他冯慧敏将是第一个得大机缘之人?

    “哈哈!”

    冯慧敏大笑,身形在雾气里诡异地扭曲起来,慢慢地隐没在了雾气中。

    当然,他可没忘了张横,在身形最后消失的刹那,又是发出了一段怪涩的音节。

    嘶嘶嘶!

    正一直扭动着的魅帅,似是陡地打了鸡血一样,整个雾气凝成的身体,突然象蛇一样曲扭晃动起来。

    空间一阵鼓荡,魅帅的身体,也消失在了雾煞里。四周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是,一股骚动的不安,已是以这一点为中心,迅速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无数的魅影从雾煞中浮突出来,好象是接到了什么命令,向一个方向涌去,势如潮水,汹汹之极。

    “大家小心!”

    张横他们仍是以尖三角的阵势向前探寻。走在最前面的张横,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让他浑身十万三千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确实是有问题了!”

    处于三角中心位的王永华,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他使用的变色龙功法,虽然可以与四周的环境溶为一体,甚至模拟出同样的气息。

    但是,随着雾煞的变化,他现在几乎是要把全身的功力,都倾注在变色龙这一功法上。否则,他根本无法跟上四周环境变化的程度。

    尤其是,雾煞中那种极度冰寒,极度阴森的气息,越来越重,越来越可怕,已几乎达到了王永华的极限。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根本再无法与雾煞溶合,到时必然现出形来,被雾煞中的雾魅所侵蚀。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和张碧莹师徒互望一眼,神情也是凝重到了极点。

    四周雾煞的变异,两人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前方的雾煞变异再加剧,只怕师徒两人,都要难以支撑了。

    嗤嗤嗤!

    突然,一阵异响在四周响彻,不远处的雾气中,陡地爆起了一团黑色的光焰。

    说来也是奇怪,原本在幽冥雾煞的掩映下,四周已是伸手不见五指。黑色的颜色,应该不可能被张横他们看到。

    但是,那点黑焰就是偏偏让张横和净禅大师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黑焰如同是黑色的墨汁,溅在了黑泥堂的黑水中,迅速荡漾开来。两种同样的黑,却层次分明,让人可以一丝不差地看到它们此刻的情形。

    “这是?”

    张横等人尽皆一震,这样的情形,纵然是张横经历过无数的历险,就算是净禅大师阅历惊人,那怕是王永华家学渊源,却也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如此诡异一幕。一时间,几人全部惊呆当场。

    并没有结束!

    嗤嗤嗤异响越剧,空间不断扭曲,那点黑焰,竟然已化为了腾腾的焰球,急剧地旋转起来。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个巨大的黑色焰涡,已然成形,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四周扩展。

    “啊,这是什么?怎么这些树都在哭泣了!”

    张碧莹的声音响起,充满了惊悸。

    “不,这不是树木在哭泣,这是……”

    张碧莹的话,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举目四望,这才发现,身周的那些灰朦朦的怪树,现在确实是都发生了变化。

    确实是如张碧莹所说那样,每一棵树的灰色树皮上,正渗出一滴滴红褐色的液体,就象是这些树全部在流泪一样。

    这样的情形绝对的恐怖。要知道,灰森林的树种虽然千百。但是,这些树种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特别的坚韧。

    一路过来,张横他们曾经偿试过,以张横的修为,也休想一记折断一棵碗口粗的树木。这足见在这里的树木,其坚韧已堪比精铁。

    然而,现在这些树木,竟然无缘无故地从里面渗出血色液体出来。别的不说,光是要把液体从它坚若精钢的树杆中渗透,这就是一件惊世骇俗之事。

    更何况这诡异的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更是把大家的心全部给揪紧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