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5章 哭煞
    “这是哭煞,是幽冥雾煞发生大变异的前兆!”

    望着渗血的树杆,王永华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声音都有些变调。

    “什么哭煞?”

    张横等人却是满头雾水,不由连忙问道。

    “哭煞只是我们王家当年那位先人所取的名字。”

    王永华总算有所平静下来,这才说出了原因:“当年,我们王家那位先人,进入幽冥雾煞的通道后,最初他也是充满了好奇,想对那里进行探秘。那知,深入了数十里,突然就发生了异变。”

    “按他当时所记的笔记,四周的树木竟然都象流泪一样,渗出了一滴滴的液体。一时间四周呜呜声一片,就象是无数的生命,到了最后的绝望时刻,发出震憾神魂的哀呜。”

    王永华的脸色又变得惊悸一片,想想当年先人的笔记,再看看眼前的情形,他确实是有种心神被摄的感觉:“所以,当时我家先人,把这一现象,称之为哭煞。也正是因为哭煞的出现,让他打了退堂鼓。只是他撤退的已是晚了一步,那时的情况已然无比的凶险。最后不得不牺牲了两头大仙,这才算是逃得了一命。”

    “我们现在的情形,就如同是我家先人所遇到的情况一样,因此,我认为我们也是遇到了幽冥雾煞的大异变,也处于了哭煞的范围。”

    “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净禅大师互望一眼,心中恍然。

    其实不用王永华说,他们也感觉不对劲。

    要知道,幽冥雾煞只对动物有影响。这一路走来,他们遇到了无数被吸取了生命力的动物,无论是虫蚁蛇兽,只要是动物,总难幸免。

    这不,前面的地方,就有一条粗如水桶的怪蟒,头上还长了一个突起,正是这灰森林中的一种恶蟒,名为蛟蟒。在佛母他们提供的资料中,被列入灰森林十大凶物之一,排行第七。

    但是,就是这样的凶物,现在也早已干蹩蹩地成了一条干枯的蛇尸,身上的精血早被吸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一层皮包着骨头。

    它就是被幽冥雾煞中雾魅侵蚀的结果。

    反尔是一些藤蔓荆棘,却丝毫不受影响。

    然而,现在粗达合人抱的树杆,也渗出了丝丝的血色液体,状如流泪,这已然说明,如今的雾煞,对植物也产生了影响,正在侵蚀它们的生命力。

    呜呜呜!

    这个时候,王永华所说的呜呜悲泣声,突然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响起。众人尽皆狂颤。

    这声音并不来自耳朵,确实是直达心灵,那是一个个悠久的生命体,在最后一刻传出的哭泣,震憾人心,让张横他们也被深深的影响了心神。

    凝目再看,那一棵棵滴出血色液体的怪树,此时此刻无风自动,似乎在做出最后的挣扎。

    但是,一圈圈黑焰,丝丝炼燃,虽然没有把那些树木燃烧起来,却把它们体内的生命力,完全柞了出来,化为滴滴的血状物流淌。

    而血色液体,一触及四周的黑焰,便嗤啦嗤啦地爆响,让黑焰炼燃更炽。树杆中流出的血色液体,与那点迅速扩展的黑焰,就如同是风与火的关系。

    风借火势,火借风势,黑焰在眨眼的功夫,已是扩散到了半里的范围,把此地的全部树木,几乎都笼罩其中。张横和王永华他们自然也包裹了进去。

    一种冰寒的感觉传来,黑焰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热度,只有彻骨的阴森。仿佛身周燃烧的不是火,而是冰水。

    “地狱之焰!”

    几人互望一眼,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

    地狱之焰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只有真正的地狱界才会凝聚,它是一切生命的克星,所以,地狱之焰也叫死亡之焰。凡是与它相触,就会被它无情地掠夺生命力。

    张横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灰森林的变异中,遇到这传说中可怕的地狱之焰。

    嗡!

    正惊骇间,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过,净禅大师手中禅杖金光万道,一尊尊装饰在禅杖上的佛佗雕像,猛然象是全部活了过来,盘膝而坐,浮突在了空中。

    隐隐禅唱入耳,一股清悠的檀香味,也刹那充塞了空间。

    这正是净禅大师毕生修练的达摩神功,此一法门为大圆满,全凭本身修为,形成一道佛光屏障,可驱万祟,不沾阴邪。

    果然,佛光撒落,眼前又是一亮,丝丝炼燃的地狱之火,一触及这道金光,顿时象毒蛇的七寸被击了一下,猛地缩了回去。张横等四人,在这层佛光的包围中,丝毫不受地狱之焰的影响。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净禅大师高宣一声佛号,竟然在原地缓缓地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转动手中的佛珠,竟然念起了佛来。

    “师父!”

    “大师!”

    张碧莹以及张横和王永华三人个个愕然,净禅大师的举动,确实是把他们给惊呆了。看大师的样子,他似乎是想在这里与突然出现的地狱之焰硬抗,不想再往前走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几人脸上都露出了崇敬之色。也猛然明白了净禅大师的意思。

    这次进入灰森林探险,虽然每个人心中都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事情的发展,仍是出乎了大家的想象,实际的经历,比预料的难上了十倍百倍。

    尤其是现在出现的地狱之焰,已是完全阻断了大家前行的可能。

    要知道,先前的幽冥雾煞以及雾魅,已是让大家竭尽全力,这才能走到此处。

    而幽冥雾煞的大变异,燃起的地狱之焰,此刻虽然被净禅大师挡下。可是,这已是净禅大师最后压箱底的功夫,也是他耗尽了全部力量,可以使出来的最后救命秘法。

    如果再向前,要是再出现什么更可怕的玩意,净禅大师已然是黔驴技穷,根本无力抗衡。

    即使是现在撑起的大圆满佛光,他也不知到底可以坚持多久。所以,他放弃了再向前的打算,愿以自己的生命,为张横他们撑最后一程。

    明白了净禅大师的心意,张横三人肃然起敬,对净禅大师舍己为人的这份博大胸怀所深深地感动。更是对他充满了由衷的敬服之意。

    他们也不再去打扰净禅大师,知道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净禅大师以他的生命力在支撑。

    吱吱吱!

    一阵兽叫响起,王永华手一招,十二张黄纸悬浮到了他的身周,形成了一个奇异的阵势:“十二生肖阵!”

    王永华低喝,再次咬破手指,甩向了十二片黄纸片。

    嗡嗡嗡!

    顿时,空间荡漾,奇光暗逸,那十二张黄纸片,缭绕旋舞,散发出了一阵阵奇异的波动,扩展向四面八方。

    十二生肖阵乃是王大仙一脉的一项绝技,要修练此法,必须符合一个条件,那就是得在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生。此为纯阳之体。

    十二生肖五行齐全,若要逐一把它们练成,就得纯阳之体来蕴育,否则绝难练就。

    王永华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纯阳之体,所以,王家这千多年来传承的十二生肖秘法,总算有他再一次承接了过来。

    这项秘法虽然他现在仍未达到圆满,但已是威力不凡,成为了他如今压箱底的玩意。

    此刻受净禅大师影响,他也是豁出去了,不惜在人前暴露他的这项绝技。

    嗤嗤嗤!

    十二生肖阵势展开,王永华陡然浑身一震,目光也猛地望向了先前那点黑焰爆开的地方:“这是什么?难道……”

    借助十二生肖阵势的力量,王永华终于发现了幽冥雾煞突然发生异变的原因。

    此时此刻,在那个黑焰形成的焰涡中,一个头长独角,全身由雾气凝成的怪物,正疯狂地叫嚣。

    随着它的动作,四周无数的雾魅如潮水般涌来,叫嚣起舞,情形无比的恐怖。

    而让王永华难以置信的是:那怪物脚下正燃烧着地狱之焰,被它招来的那些雾魅,却是一只只前扑后续地向地狱之焰扑去。但是,在触及地狱之焰的刹那,那些雾魅立刻便化为了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这些被招来的雾魅,竟然是充当地狱之焰的燃料。

    要知道,地狱之焰燃烧的可不是什么汽油柴油。它是以生命力为燃料,才能焚炼一切。

    所以,要维持地狱之焰的燃烧,必须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为代价。那只独角怪物,就是驱使了数以万计的雾魅,充当地狱之焰的燃料,在炼焚这片灰森林。

    这样的情形,如何不让人骇然?

    其实王永华并不知道,雾煞中的独角怪物,正是被冯慧敏招唤出来的魅帅。它得到冯慧敏的指示,要消灭雾煞中的张横等人,这才会出现在此,并燃起了地狱之焰。

    灰森林中幽冥雾煞的大变异,就是由这头魅帅引起的。具有地狱之焰,正是魅帅的一项特殊能力。

    “怎么了,王家主?”

    张横也正密切地搜寻着四周,想发现雾煞大变异的原因。此刻听到王永华的惊呼,顿时回过了头来。

    “张少,你看!”

    王永华伸手在张横眼皮上虚抹一下。

    卟!

    张横眼前陡地一阵朦胧,下一刻,一幕无比骇然的情形,却已然映在了他的瞳孔里,张横也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