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7章 汗出如浆
    冯慧敏听到的正是那声来自地底的怒吼,仿佛是能穿透神魂,那沉闷的嚎呜声,在他的神魂深处回荡。

    “啊!”

    冯慧敏痛苦地闷哼一声,整个人刹那汗出如浆,双膝一软,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

    “嚎呜,嚎呜!”

    怒吼回荡,让冯慧敏的神魂直欲爆裂,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以他现在已是四品的修为,对方的声音竟然可以直接影响到自己的神魂。那么,对方的可怕,已是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会对他突然产生攻击?

    “嚎呜!呜呜呜……”

    突然,这怪异的兽吼,猛然变成了一连串干涩的音节。渐渐的,原本毫无意义的音节,变成了冯慧敏可以听得懂的语言:“哈哈,不错,小子能进入老夫沉睡的地方,看来也是与老夫有缘。”

    “前辈,是小辈无知,无意中闯入了您的宝地,小辈该死,小辈该死。”

    冯慧敏猛然醒悟,叩头如倒蒜,连连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跪拜求饶。

    “哈哈!”

    怪声再次响起:“很好,看来你是个很懂事的小家伙。老夫也不难为你,而且你是老夫苏醒后,第一个看到的人。那么,老夫也不会亏待了你,就收你为老夫的亲传弟子。小子,你可愿意?”

    “啊!”

    冯慧敏一惊,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隐藏的那位可怕的强者,竟然会提出要收他为徒。

    天下真的有这样的大机缘大造化?他冯慧敏任何事都没做,就被某位强大的存在,收为了弟子?

    冯慧敏心头闪过无数的疑问。不过,还没等他再细想,那怪声已然变得有些不耐烦起来。

    “哼!”

    一声冷哼响起,冯慧敏神魂如同要被震得出窍,刹那魂飞魄散。

    “小子冯慧敏拜过恩师!”

    冯慧敏再次拜倒,为了小命,他自然什么也顾不得了,那里还管对方是谁,先拜了这个便宜师父再说。

    “哈哈哈!很好,很好,徒儿,那你就是老夫的好徒儿了。”

    怪声大笑:“既然是老夫的好徒儿,老夫岂能亏你。就让老夫赐你一些好处吧!”

    嗡!

    地底突然猛地一震,所有的树根哗啦啦地跳跃起来,仿佛是受到了惊吓。而一道黑色的光圈,也轰然从地底直射而上,刹那圈住了冯慧敏。

    噼噼叭叭,噼噼叭叭!

    密如炒豆的异响传来,光圈中的冯慧敏,身体如同是吹汔球一样,不断地膨胀暴缩,全身的骨骼也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声音。

    “啊!竟然是……”

    冯慧敏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神情中现出了惊喜若狂的神色。因为,接受着黑色光圈里的力量,他终于明白,赐予他所谓好处的便宜师父,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哈哈,好徒儿,不错,能接受老夫的锤体黑炼,你果然也是个天材,老夫就是要你这样的徒儿。哈哈哈!”

    怪声很得意。续尔,声音一沉,猛地变得严厉起来:“好徒儿,既然得了师父的好处,那现在就是你回报师父的时候了!”

    “是,师父!”

    冯慧敏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

    不过,接受了便宜师父的好处,冯慧敏也已隐约猜到了自己这位师父的身份。他现在更加不敢的违背对方。所以,他还是卟通跪在了地上,那敢有丝毫的判逆之心。

    “哈哈,好,果真是老夫的好徒儿。”

    怪声大笑,非常满意。一团黑光猛然降落,笼罩住了冯慧敏,整个空间也骤然一暗,再也看不到所有的事物。

    “这是什么?怎么会这样?”

    另一支队伍中,李孔亮脚步猛然一滞,脸色也变得震惊无比。

    “阿亮哥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一个娇柔的女声响起,紧接着,香风扑面,李孔亮身边已多了一名黑衣少女,望着李孔亮,俏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

    “嗯,媚儿,阿亮哥哥没事。”

    李孔亮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伸手,把这黑衣少女,半搂在了怀里。

    少女名叫严媚儿,正是李孔亮的未婚妻。出身玄武盟下面一个传承自上古的世家。

    严媚儿与李孔亮从小就由双方的长辈订了婚。本来,过了成年礼后,两人就应该成婚。只不过因为要参加四域的十年大比,这才拖延。

    不过,这次李孔亮不失众望,成为所在北方一域玄武盟的恩子,而他的未婚妻严媚儿,也不负所望,杀入了精英弟子大比,抢得了一个名额。这对金童玉女,在北方一域,当时还成为了一段美谈,也不知羡煞了多少年青俊杰。

    严媚儿确实是个绝色妖娆,不仅本身的身材,样貌无可挑剔,而且家传更是渊源,在北方一域的一众年青英杰中,可以说曾是万千人心中的女神。

    只可惜名花有主,她早与玄武门李孔亮李大少有婚约,还真没有多少人敢撬李孔亮的墙角。

    这次,两人可是早就有了打算,准备在大比之后,就举办婚礼,也算是事情终于有个圆满。

    江湖人自然不避小节,所以两人在人前,也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很自然地就走在了一起,态度很是亲昵暧昧。让队伍中的小年青,时尔都感觉受不了。

    可是,人家后台太硬扎,就算是带队的天王,也不敢向李孔亮和严媚儿两人说个不字,更不要说是乱嚼舌头了。

    严媚儿对李孔亮这位潇洒气派的爱郎,自然是打心眼里喜欢。所以,两人自出海来到蓬莱,几乎就是粘在一起。更是时刻注意着李孔亮的一举一动。

    刚才,李孔亮神情突然异变,顿时引起了严媚儿的警觉,还以为是爱郎发生了什么,所以才立刻赶了过来,询问他。

    “真的没事?阿亮哥哥!”

    严媚儿眨巴眨巴那对可以勾魂的大眼睛,俏脸上露出不信的神色。她可是知道李孔亮的为人,知道现在已是很少有事能让他吃惊。

    那么,他刚才这般变色,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媚儿,哥哥怎么会骗你。”

    李孔亮那里肯把心中的话说与严媚儿听,不由哄起了严媚儿。

    先前,李孔亮确实是发现了异常。他手中的那块玄武甲,也就是当日与张横在蒙丝堡,比拼风水的那块龟甲,竟然陡地发起热来。这让他的心神轰然大震。

    做为玄武门的少门主,又是玄武甲的传承者,李孔亮自然知道,这块玄武甲意味着什么。

    据门中秘藉的记载,玄武甲乃是传自上古的一件圣物,里面蕴含了天大的秘密。之所以玄武门以玄武为名,就是因为这块玄武甲的原故。

    “玄武预兆,千古明了!”

    李孔亮喃喃着,心中惊喜若狂。

    玄武门传承也不知多少年,玄武甲是每一代门主的信物,更是传了不知多少代。但是,这块玄武甲,除了它本身的一些功能外,从来都没有显示过什么异象,更不要说什么预兆了。

    但是,就在今天,就在这蓬莱秘境的灰森林中,它却突然预示了某种先兆。这岂不是说,门派中记载的关于玄武甲的秘密,即将开启吗?

    心中狂喜,但身边有严媚儿在,他却仍不得不压抑这份喜悦,暗暗盘算起来。

    玄武甲的秘密,关系到玄武门的兴衰,自然不能随便告诉任何人,甚至连未婚妻严媚儿也得瞒着。

    但是,玄武已然预兆呈现,他自然也不能呆在此处一无所动。所以,他现在最紧要的任务,就是寻找一个机会,离开队伍,好好地去寻找玄武所预兆的所在。以便能揭开蕴含在它身上的万古之秘。

    “嘻嘻,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个方向,紫灵姑娘在所在队伍天王的带领下,正与其他队员一起,布成了一个阵势,严阵以待。

    说来紫灵他们的运气还真不怎么样,他们所在的区域,正好也是幽冥雾煞扩散的范围之内。所以,他们和张横一样,遭到了可怕的幽冥雾煞以及雾魅的侵蚀。

    幸好,紫灵身上有上古异宝,乃是可以克制天下阴邪的至宝。有此宝在手,区区的幽冥雾煞和雾魅,根本对她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不仅如此,有她的存在,也保护了整支队伍不受冲击,只不过是被临时阻止了前进的脚步。

    正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应付四周雾煞异变造成的更大影响。但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就在眨眼的时间里,原本产生了大变异的雾煞,突然消失了,来得快,退得也快。众人根本连情况都没搞清楚,眼前的雾煞退去,一切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大家不禁都松了口气,以为这次是侥幸逃过了一劫。但是,刚才一直被困在此处的紫灵姑娘,却是感觉无聊透顶,不由闹起了小脾气。

    “咯咯,天王哥哥,这里一点也不好玩。刚才黑不隆冬的一片,本小姐还以为要在这里给闷死啦!”

    紫灵巧笑嫣然:“现在,总算那些鬼东西都跑了,嘻嘻,天王哥哥,我能不能请个假,去透透气啊!”

    “呃,阿紫!”

    带队天王是位年纪看起来还只有三十多岁的年青天王,名叫孙保密。乃是新近进阶天王的一名四品强者。

    本来,孙保密是这次大比的恩子,只可惜年龄上超了三岁,不得不被刷下来。最后,还是孙家的长辈,愿意退出在盟中的天王之位,让他成为新天王,一起前来蓬莱。从而阴差阳错地也参加了这次灰森林的大比。

    此刻,听到紫灵的话,孙保密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