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9章 生命的奇迹
    黄水原确实是被张横的怪异举动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张横肃然而立,双手虚捧,就象电视中的官员,正在宣读什么指意。

    只不过,张横的身外,出现了一圈虚幻的影子,一位头戴高冠,长衫飞舞的男子,虽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那凛凛的浩然正气,让万邪睥睨,可君临天下的感觉。

    “天地有正气,浩然……”

    陡地,张横的嘴唇翕合着,似乎朗读起了什么。但是,他的嘴里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反尔是黄水原的脑海深处,轰然作响,响起了正气歌的吟唱。

    黄水原大骇,他与张横如今相距还有数里范围,加上在灰森林如此诡绝的环境。纵然是张横灌注达到四品的天星之力,也休想把声音传递到黄水原这边。

    但是,张横的声音偏偏传过来了,而且是直接如闷雷般炸响在了黄水原意识里。

    “不好,这是圣人之言!”

    黄水原浑身剧震,脸色骇然之极:“可是,可是为什么这小子能发出圣人之言,难道,难道……”

    黄水原一个踉跄,差点一屁股坐倒。张横被他偷偷窥探到的情形,实在是把他给震摄了。

    “予以泽众生,予以泽万物!”

    张横抑扬顿锉的声音仍在悠悠回荡,他身周净禅大师,张碧莹以及王永华三人,一个个神情肃然,目光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崇敬,默默地注视着他。

    就在先前,当幽冥雾煞退去,四人都是满怀感慨的时候。突然,张横身上就发生了异变。他的神情一阵急剧地变化,似乎一下子又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

    还没等净禅大师他们反应过来,原本悬浮在张横头顶的正气歌刹那光芒骤耀,仿佛是一下子有了生命,整卷正气歌都变得灿烂炫丽起来。

    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三人一震,一时完全不明白张横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异常?

    但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眼前的这一幕情形就发生了。张横突然象是化身为了古代的大鸿儒,竟然字正腔圆地朗读起了正气歌。

    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浩然正气,完全就象是在儒学浸淫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大鸿儒。哪里还有现代年青人的那种浮燥和轻慢?

    不过,让三人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

    “生死得大道,朝闻夕拾乎!”

    张横此刻所吟唱的内容,已然超越了如今流世的正气歌版本,这是正气歌内蕴含的天地大道,却被他一字一句地念道了出来。

    顿时,他头顶的那卷正气歌,光芒更炽,每一个字都象是一轮小太阳,发射出耀眼的神光。

    嗡嗡嗡!

    正气歌里的文字跳跃飞舞,缭绕着张横怒旋如沸。刹那间,张横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虚幻,仿佛他就是由文字组合凝就。

    “叱!”

    隐隐的,传来了张横的一声低喝。缭绕在他身周的文字,轰然炸散,飞向了四面八方。

    卟卟卟!

    无数的异响响彻,从正气歌中射出的文字光影,如同是满天撒花,飘飘扬扬飞散,竟然全部落在了树木上。

    而且,仔细看去,每一个文字所落的树木,全是先前遭到地狱之焰炼焚,全身是斑斑的血迹和龟裂,似乎已出现枯萎现象的那些灰色大树。

    “阿弥佗佛!”

    这回连净禅大师也无法淡定了。如果先前张横表现出儒家大儒的修为,净禅大师还可以接受。他毕竟对张横的细底了解的比较多。

    “张横他这是想干什么?”

    但是,现在张横以正气歌为引,对四周受到地狱0之焰焚炼的树木施法,就让净禅大师也震惊了。他猜不透张横的目的何在?更不明白,张横此翻作为是为了什么?

    “巴拉米得轰!”

    突然,张横口中响起了一连串扭涩的音节,一道七彩的光环,也缓缓地从他脑后升起。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惊得连退三步,神情中也猛地现出骇然之色:“功德光环,竟然是传说中的功德光环,他难道是上古的圣人?”

    渐渐的,净禅大师最也站不住了,卟通一声,双膝跪地,朝着张横虔诚地膜拜起来。

    “呃,我的神!”

    王永华和张碧莹完全震憾了,全部震呆当场。

    两人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猪跑还是看到过地。张横脑后现出的彩光,他们虽然不象净禅大师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它的内在,但也已然感受到了这彩光中蕴含的神韵。那确实就是只有传说中上古的圣人,才会拥有的功德之光。

    当看到净禅大师已然虔诚地拜倒,两人那里还有丝毫怀疑,下意识地也跪了下去,思维却已然浑沌一片,脑海里全是空白。

    先前还是战友的张横,竟然一下子成了圣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神魂震摄。

    神迹确实是发生了。

    从正气歌中散发的文字,落在那些被地狱之焰焚燃过的树木上,顿时闪起了一层朦朦的神辉。

    刹那,这一片灰森林,一改先前灰蒙蒙的死气,每一棵被文字烙印的树木,竟然神辉奕奕,仿佛得到了新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横肃然的神情中,陡地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狂喜:“这就是圣人之境吗?”

    不错,此时此刻的张横,确实如净禅大师他们所看到的那样,已近乎是圣人。

    先前,就在幽冥雾煞退去后,望着四周苍凉凄惨的树木,张横的心猛然似是被什么东西所触动。一种极度悲哀,极度忧伤的情绪,猛然充塞了他的心神。

    嗡!

    脑海一震,一幕幕奇异的影像,出现在张横的心神中。

    一片浑沌的世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仿佛这里就是一个死寂的终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浑沌中突然亮起了一点闪烁的光芒,一粒金色的种子,从混沌的世界中破芽而出。紧接着,一切都变化了。

    种子发芽,生长,慢慢地成长为了一棵小树苗,绿意盎然的树叶,开始向天空伸长。

    “这是?”

    张横的心神微微一颤,仿佛有了什么感应。不过,意识中的影像仍在继续,从最初的那粒金色的种子,一直在生长漫延。时间在这一刻突然失去了意义,也许是百牛,或者是千年,也或许是更长的万年,百万年。

    原本浑沌一片的荒芜世界,最初只有一粒种子的这个空间,已然变成了一片小树林,最后演化为茂密的森林,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难道?”

    感应着意识中的画面,张横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转过念来,绿色的森林上空,轰隆隆地雷电交加,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骤然出现。

    旋涡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就如同是可以毁灭世界的天魔,叫嚣着,怒吼着,向森林降落。紧接着,雷电狂舞,天地变色,黑色旋涡里,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掉了下来。

    没等张横看清那是什么,轰隆隆的巨响刹那响彻,那巨大的身影轰然爆炸,天地间顿时被熊熊的烈焰所包裹。整个绿色的森林,淹没在了漫天的烈焰中。

    呜呜的哀呜再次在张横心灵中响起,无数微弱的生命,发出了绝望的嘶吼,张横的心又一次沉浸在了这种莫名的悲哀里,整个人难以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横终于从那种哀伤的情绪中有所清醒。当他再次举目四望的时候,猛然发现,眼前是一片焦黑的土地,原本的绿色森林全部被焚为了残枝焦木,整个世界也似乎变得灰蒙蒙的死寂,没有了先前勃勃的生机。

    不过,岁月并没有停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片焦化的土地,那些被焚烧的树木,一棵棵枯死的树木藤蔓的枝头上,竟然又长出了一片片的嫩叶。死寂的焦土里,似乎又有了生命。

    只不过,这些经历了天火焚炼的树木藤蔓,长出来的叶片和枝条,却不再是原先的绿色,而是一种死气沉沉的灰色。

    “莫非这就是灰森林形成的原因?”

    张横心头大震,猛地想到了这一点。

    果然,意识中的焦土在不断地演化,终于,一片新的森林重新覆盖了这里,放眼全是灰色的植被,张横想象中的灰森林,就这么出现在了此处。

    沉寂的死气仍在荡漾,但灰色的植被里,一丝丝玩强的生命力,却在这死气沉沉的世界中,不屈地生长漫延。

    “原来这就是灰森林!”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眼角竟然有了一抹**辣的温润。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感动。那是对生命的感动,是对焦土中重生的那些玩强生命的感动。

    正是时,心头的那份浓浓的哀伤,陡然再次弥漫开来,张横突然回复了清醒。望着满眼被地狱之火焚炼过的灰色树木,张横仿佛听到了它们的哀呜,听到了每一棵树木的哭泣,还有四周藤蔓杂草微弱的凄呼。

    “不,不,不……”

    张横的心陡地呼喊起来,他的心在这一刻,竟然与眼前的灰森林,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共鸣。他感受到了灰森林的思绪,情感,甚至是听到了灰森林中每一种植被以及所有生命的呼唤。

    嗡!

    这种难以喻意的感觉,猛然象是触动了张横神魂深处的某一点。他的神魂中,轰然爆起了一团亮光。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