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0章 圣人感悟
    嗡!

    张横神窍里的小人儿,陡地睁开了眼来,它脑后的几个光环骤然而亮。其中那道彩色的功德光环,更是发射出了奇异的炫光。

    “阿尼吧嗒机尔轰!”

    无数怪异的音节,如同是上古的咒语,在张横脑海响起,他的心神也猛然象是被涤净了一样,变得无比的空明通灵。

    并没有结束!

    彩光越盛,空间微漾,功德光环散发的光芒,直透天际,仿佛贯穿了这个世界,连接了古今。无数的影像,在张横心灵中闪过。

    虽然,因为那些影像,实在是太快,他的意识,根本跟不上景象的速度。但是,每一幅影像的闪过,都象是在他的心头陡地敲了一下,让他有种大梦方醒,骤然醒悟的感觉。

    嗡嗡嗡!

    功德光环的光芒穿透了一切,丝丝地照射在了正气歌上。

    轰!

    整卷正气歌轰然剧震,上面的文字狂旋怒转。文字中,竟然化出了一个高冠长袍的男子,负手而立,仰首望天,一个个玄奥的文字,在他喃喃中响彻天地。

    “文天祥文圣人!”

    张横心神一颤,不禁大是惊讶。

    当日从韩冰蕾父亲手中,获得这卷文天祥亲手所书的正气歌。当时,张横就曾从卷中看到过文天祥的影像。此刻,文天祥的画面再次出现,这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不过,让他更加意外的还在后面。意识中文天祥的身影突然变得虚幻起来,与滚滚的文字一起,陡地化为了点点的星芒,向功德光环飞去。

    嗡嗡嗡异响响彻,张横的脑海中一片光怪陆离,意识也出现了刹那的迷糊。

    张横心头一突,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当迷糊的意识陡然清醒,张横再次看到自己神窍中的情形,整个人都惊呆在了当场。

    “圣人境界,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圣人境界吗?”

    张横目瞪口呆地望着神窍中的小人儿,嘴都张成了蛤蟆。

    此时此刻的神窍里,小人儿确实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只见,他脑后的那道功德光环,原本彩色纯净的光芒中,竟然多了无数的文字。隐隐约约的,那些文字翻滚如沸,每一个文字,都散发出耀眼的毫光,变幻间,似乎又蕴含了天地大道,宇宙至理。

    “溶合了,这怎么可能,功德光环竟然把正气歌给溶合了。”

    张横喃喃着,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他做梦都想不到,当年文天祥亲手所书的正气歌,竟然会与功德光环溶合。这岂不是说,自己与当年文圣文天祥所蕴含的某种意志,溶为了一体吗?

    张横却哪里知道,此时此刻,他在一种奇异的状态下,确实是得到了大造化。

    张横神窍里的功德光环,这本是他了却了当年受屈辱的万万女子心愿,这才获得的天道承认。可以说,功德光环的存在,就相当于是天道承认了他有成为圣人的潜质。

    只是,他的功德光环毕竟只是一道天道赐予的光环,这相当于是虚幻的存在,并没有多少实质。因此,除了可以产生避邪驱祟的作用外,其他还真派不上什么作用。

    但是,这一次机缘巧合,他在为了破解幽冥雾煞的时候,动用了正气歌。

    不仅如此,更是在看到灰森林树木遭地狱之焰焚燃,出现的悲惨一幕,触动了冥冥中的某种思绪,最终让功德光环突然产生感应。

    于是,功德光环与正气歌之间,出现了不可思义的变化。

    正气歌正是当年凝聚了文天祥文圣人精,气神的浩然派儒家至宝。只不过,它缺少了一丝成为圣物的灵魂。

    而功德光环就如同是这一缕缺少的圣物之魂,两者相感应,顿时如同是**,刹那间就产生了某种神秘的联系。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正气歌这件充满当年文圣人精,气神的儒家至宝,与张横天道赐予的功德光环想溶合。在这一刻,让张横感受到了一位真正圣人所有的感悟以及对天道的理解。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张横,就是个不折不叩的圣人。所以,他才会散发出圣人的气息,让净禅大师以及王永华和张碧莹完全臣服,甚至虔诚地膜拜起来。

    这是连张横也想不到的事,可是,它就这样发生了。

    此刻,再看张横神窍中的小人儿,他的气质也完全不同了,在头顶变异的功德光环照耀下,就如同是一位上古的大儒圣人,浑身充满了一股可睥睨天下的威严。

    时间慢慢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横缓缓地睁开了眼,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

    此时此刻,场中仍保持着先前的情形,被正气歌文字所滋养的那些树木,原本枯萎的现象,已完全得到了扼制,树杆上的开裂以及斑斑的血水,早已消失,似乎又回复了先前的模样。

    不仅如此,张横心灵中原本听到的哀呜哭泣,现在也早已消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喜悦,崇敬。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四周的树木,现在似乎与自己有了某种神秘的感应,自己可以聆听到它们的呼吸,它们树脉间的博动。更能与它们的思感触及,感应它们的情绪。

    这样的感觉是无比的奇妙,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是,张横却是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了。

    “果然万物有灵,原来花草树木也有它们独特的思感存在。”

    张横大为感慨。他自然明白,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神奇的感受,就是因为自己的功德光环溶合了正气歌,让自己先前体悟了一位真正圣人的感悟。

    虽然,此刻他全身的那种圣人的光辉已消失,甚至自己的修为和力量,也并没有任何的提高。但是,经历了刚才的感悟,他神魂的层次已然不同了,不再仅仅是以前的四品那么简单。而是拥有了传说中五品以上,只有圣人才能领悟的天然大道。

    即使是以张横现在的境界,圣人之道,还离他无比的遥远。但是,有过这样一次经验,对他今后的修练,无疑是又开启了一条康庄大道,通向天然大道的光明之途。

    微微沉吟,张横的目光转向了净禅大师他们,脸色再次变得古怪起来。

    净禅大师,王永华以及张碧莹三人,此刻仍拜倒在地上,净禅大师闭目念经,丝毫不为外物所扰,似乎完全沉浸在了刚才乍见张横化为圣人的那种奇异感觉里。

    王永华和张碧莹自然不同,两人虽然也是跪倒在地,但神情僵滞,已是完全被张横先前化身圣人的情形给震憾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大师!”

    张横的目光落在净禅大师身上,眼眸却是变得炽烈起来。对于这位曾经为自己筑基,又引导自己进入玄门的老和尚,张横心中充满了感激。更是为净禅大师的为人所深深的折服。

    在张横心中,时刻想着能有机会回报他。

    此刻,机会来了,张横的眼眸渐渐地亮了起来,眼神中也现出了一抹神圣的光芒。

    微一沉吟,张横手指一弹,一粒晶莹的晶体,陡地从张横指尖飞出,滴溜溜地悬浮在了净禅大师以及王永华和张碧莹头顶。

    这正是当日从十万大山中取得的生命彩晶,曾经为血老太治疗神魂的剧毒而使用过。

    “生命彩晶,希望真有传说中的那种神效。”

    张横喃喃着,手中猛地结出了一个奇异的印诀。

    嗡!

    晶光暴逸,那粒生命彩晶卟卟卟地炸开,化为了一团七彩的雾气,向净禅大师当头罩落。当然,王永华和张碧莹两人,也是受了部分恩泽,飘洒的生命彩晶,也洒落在了两人身上。

    与此同时,张横头顶再次现出了功德光环。不过……现在的功德光环,无数文字缭绕,散发出了神圣的气息,与以前的功德光环已然不同了。

    嗤啦啦!

    彩光狂逸,灵气冲天,功德光环幻化出无数奇异的影像,如同是星辉一样,照耀住了净禅大师以及张碧莹和王永华三人。

    刚刚从文圣人的圣人意境中苏醒过来,虽然张横自己本身还无法领悟其中的深奥天道之理。但是,他却是要把这份感悟,让净禅大师也亲自感受一下。至于净禅大师能领悟多少,会有什么样的成就,那就得看大师自己的机缘了。

    当然,有一粒生命彩晶相助,净禅大师最不济,他的神魂也会得到一次锤炼,让他在修为上有一个质的突破。

    时间象是突然失去了意义,张横就这么负手而立,整个人散发着圣人的光辉,默默地凝注着面前的净禅大师等三人。

    净禅大师仿佛是进入了某种奇异的意境,就这么一直保持着盘膝而坐低眉垂眼,仿如是老僧入定。而两边的张碧莹以及王永华,两人在功德光环的照耀下,神情不断地变幻,喜怒悲乐,无一不见,就象是限入了某个无法醒来的梦里。

    张横静静地凝注着三人,没有丝毫去打扰他们。张横心中明白,在自己功德光环的加持下,如今相当于是一位圣人正在对净禅大师他们进行引导。到底最终能有多大的造化,那确实得看三人自己的根底和机缘。

    轰!

    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突然,一直静坐不动的净禅大师,身上陡然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现象。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