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2章 野百合
    一场地狱之焰,竟然让张横他们都获得了不小的造化,这让几人心中都是莫名的感慨。

    望望四周,四人也不再停留,准备继续向前。只是,在张横的心中,仍是有一团谜雾。当时在受到那种悲哀情绪的影响,意识中突然出现了幻觉。看到浑沌中的一粒金色种子生长,最后演化为一片森林。

    之后,森林被天空出现的天雷天火所焚毁,却演变成了灰森林。

    如果,幻像中出现的灰森林就是现在这片灰森林,那么,当时天雷天火出现时,那个如同天魔般的身影,又会是什么人?他又怎么会遭天雷天火的攻击,最后殒落于灰森林中,以至于那时的森林也受其牵连,最终毁于一旦。

    无数的疑问缭绕在心头,但张横一时也无法得到什么答案,心中却是警觉起来。

    灰森林,这片充满了死亡的地方,到底隐藏着多少的秘密。这次昆吾宫把大比改变规则,让四域十二盟的参赛队伍,全部参与到灰森林的探秘,这到底又蕴含了什么企图?

    张横虽然身为南方紫竹盟的恩子,但是,身份毕竟还是太低,许多事情他并不知晓。再加上在上层并没有什么靠山,更不可能得到一些昆吾宫的机密。所以,此次进入灰森林,他其实还真是象大多数的弟子一样,西里糊涂。

    不过,现在身边有净禅大师以及王永华和张碧莹等人,此次进入灰森林探险,也不再是张横一个人的事。所以,心中纵然有无数的疑问,张横如今也只有暂时把它们搁在脑后。一切等此次任务完成再说。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瞳孔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他的目光仿佛能穿透灰森林,炯炯的眼神注视着远方,神情无比的凝重:“张横,老衲感觉,在这灰森林的深处,有一股浓重的阴邪之气,正在逐渐的凝聚。似乎是有什么邪祟之物,正在逐渐觉醒。”

    “是的!”

    一边的王永华也点了点头,脸色很是难看:“我那几只宝贝,也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气息,这是很少有的现象。正如大师所言,灰森林的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

    得到大日如来的传承,净禅大师如今在佛法上已是更加的精湛,对于阴邪之物的感应,也跨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王永华虽然与净禅大师不同,但他们王大仙一脉,自然也有着自己特殊之处。因此,对于阴气的感应,也比以前敏锐了十几数十倍。

    “大师,王家主!”

    张横的眼眸微微眯起,他心中的感觉,其实与两人的感应差不多。但是,让他很迷惑的是:在意识的深处,似乎另有一个模糊的意念在招唤。

    两种不一样的心神感应,让张横有些矛盾,不知该何去何从?

    “阿弥佗佛!”

    凝望着远处,净禅大师的神情一凛:“老衲以为,此次昆吾宫改变大比方式,也许正是要我们探察灰森林最深处的那团阴邪之气的来源。”

    净禅大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应该是这样。”

    王永华应和道:“也许我们小心一点,应该可以进入那里,看一看那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什么阴邪之物在作祟。”

    如今的王永华也是信心大增。这次有机会能探察神秘的灰森林,也是他平生难得一遇的机缘,所以他也是迫切地想前往深处。

    “是,大师,王家主。”

    张横自然不会违背两人的意见,探察灰森林的秘密,也是他心之所愿。更何况,先前幻觉中的谜团,也许也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有了决定,四人认定了方向,向灰森林的深处行进。

    “嘻嘻,大坏蛋,总算让本小姐追上你了。”

    远远地一棵大树的树巅,紫灵的身形渐渐地现出形来,一对美眸灼灼地凝注着张横他们,俏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当日在倭岛的时候,紫灵可是留了心眼。

    那时张横因修为的原故,无法炼化天星精髓,最后是由紫灵出手,利用家传的凤翼神冠,这才帮张横吸收了天星精髓的力量。

    只是,张横却没想到,紫灵在炼化天星精髓之时,暗中做了手脚,把她自己的一缕神念,溶入了其中。

    这是一项紫灵家传的秘法,溶入神念后,就相当于是在张横的身体内烙上了烙印。从此无论张横身在何处,紫灵只要启动秘法,就可以感应到他的存在。

    如今,紫灵就是凭着这缕神念烙印,轻松地追蹑着张横。

    眼看大坏蛋就在不远处,紫灵的琼鼻一阵急剧地扇动,脸上又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嘻嘻,大坏蛋,本小姐一定要你大吃一惊。嘻嘻,我们走着瞧。”

    紫灵可不想就这么从后面追上去,这就会难免被张横看出,她这是克意来追他的。

    所以,她要找一个出奇不意的机会,以一种让张横意想不到的方式,突然在张横面前出现。这样,才会让张横吃惊,会让这大坏蛋看不出端倪。

    心中想着,紫灵身形再一次变得模糊起来,已然向着张横他们行进的前方,迅速隐匿而去。

    “阿亮哥哥,我们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呀?”

    李孔亮和严媚儿两人,此刻也已出现在了张横他们前方数里外的一片树林里。

    凭着手中玄武龟的感应,李孔亮这一路走来,完全走的就是直线,根本没有兜任何的圈子,就已是直奔目的地。

    所以,他们反尔是走在了张横他们的前面。此刻,望望四周灰蒙蒙黑漆漆的树林藤蔓,感受着夜风中树枝叶蔓飘舞时发出的沙沙异响。感觉上,仿佛树林里藏着无数的鬼魅,正在叫嚣起舞。

    严媚儿的心不禁有些惊惶,下意识地就搂住了李孔亮的腰。

    温香入怀,软玉在抱,李孔亮心情大悦,一双手更是忍不住做起了小动作。能在探险的过程中,有这样美妙刺激的享受,也是李孔亮所没有想到的。

    他现在反尔非常的庆幸,幸亏是把严媚儿给带出来了。否则,这一路上只有冰冷的夜风,那会有这般旖旎美妙的享受。

    “啊呀,阿亮哥哥,你真坏,你让媚儿受不了啦!”

    严媚儿被弄得娇躯发软,不由发出了娇喘,一边更是嗲嗲地求起饶来。

    她对李孔亮情有独钟,再加上两人早就订下了婚约。所以两人之间的亲热,除了突破那最后一层,其他的都已是家常便饭。象这般肌肤相亲,几乎要**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在陌生的地方,在这样充满凶险的灰森林,两人做这样的事,还真是感觉无比的刺激。

    一时间,两人都感觉有些难以自制。

    “嘻嘻,就在这里啦!”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声音,紧接着,叭的一声,似乎有一根树枝被人踩断了。

    “啊!”

    突然传来的响动,把两个处于要欲火焚身边缘的男女陡然惊醒,李孔亮和严媚儿就象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猛然分开,一下子跳了起来。

    几乎是不约而同,两人的目光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这妖女。”

    李孔亮的脸色骤然而变,他立刻认出了说话的人正是紫灵。幸好,他还记得要在严媚儿面前保持他大少的气度,这才没骂出婊子这个词,而是用了一个比较文雅的妖女。

    “啊呀,阿亮哥哥,这妖女你认识?”

    严媚儿顿时惊呼,脸色也微微地变了。

    她自然认得紫灵,当时在广场上,她可也是看到了紫灵站在东方一域的天机盟队伍中,似乎还是天机盟的恩子。

    只是,她还真没想到,自己的阿亮哥哥与此女相识。而且,听阿亮哥哥的语气,似乎两人之间曾发生过什么。

    严媚儿的心顿时一揪,一股无来由的酸味就涌了上来。

    她一向是个非常爱吃醋的女子,李孔亮与任何女子接近,都会让他的醋坛子翻倒。此次更是醋味大发,不由对那边的紫灵一下子就恨上了。

    紫灵此刻那里知道她惊扰了一对野鸳鸯,还正在得意。她就是想在张横的前方,营造出一个假象出来,让张横在看到她时大吃一惊。

    所以,她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在她要做的事上,那里会留意躲在一边树丛草堆里的李孔亮和严媚儿。

    紫灵哼起了轻快的歌,忙起了手上的工作,丝毫没有发现李孔亮和严媚儿。

    “哼,妖女,看来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李孔亮可没有紫灵那样轻松,他细细地观察了四周半天,终于确定,紫灵这回是一个人出现在此处。

    他虽然不知道紫灵来此的目的,但是,既然紫灵落单,而且心思全似沉浸在了某件事中,对四周根本毫不在意。这可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李孔亮的眼眸里,陡地射出了阴毒的光芒。虽然当日在倭岛,紫灵只是在青龙麻雀馆中,让他当众难堪了一回。但是,他已是把紫灵与张横联系在了一起,之后在张横那里所受的一切屈辱,现在全算到了紫灵身上。

    他已决定对付紫灵,算是先从张横手中拿回点利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