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3章 红粉骷髅
    嗡!

    李孔亮手一翻,玄武龟甲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一股暗芒也轰然漫延。

    “啊呀,阿亮哥哥,你要干什么?”

    严媚儿一怔,一双勾魂的大眼睛死死地瞪住了李孔亮,眼神中却已是满满的哀怨。她还以为是李孔亮对那边的紫灵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了。

    “媚儿,这妖女与我有仇,我要把她拿下,到时任由媚儿处置。”

    李孔亮自然明白自己这位未婚妻的性格,知道她这回又是醋坛子打翻了,连忙解释道。

    “是吗?你真要对付她?”

    严媚儿还有些难以置信,不由满是狐疑地问道:“到时还会让我来处置她?”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媚儿你。”

    李孔亮心中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此刻他也不想惹严媚儿生气,以防被她破坏了自己的好事,所以哄着她道:“你看着就知道了。”

    “嘻嘻,这就好。”

    严媚儿顿时转忧为喜,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嘻嘻,阿亮哥哥,其实要对付这妖女,何必你动手,就交给媚儿好啦!”

    说话间,严媚儿手一探,一团粉红色的柔软物就握在了掌心:“这是媚儿的红粉夺魂兜,嘻嘻,只要把那妖女罩住,她就任由我们处理啦!”

    严媚儿得意地娇笑起来。显然对自己手中之物,极有信心。

    “哦!”

    李孔亮的眼眸一凝,脸上也现出了古怪之色。他自然知道严媚儿手中的红粉夺魂兜是什么,这是一件严家某位老祖得自一处上古遗迹的宝贝。

    说来严家的那位老祖,也是个性情怪僻之人,是严媚儿的太上姑奶奶。据说年青时因为情感上的锉折,最后终生不嫁,从此也是性情大变。

    不过,严媚儿却是她最钟爱的曾曾孙,平日里几乎就是把严媚儿当自己所出,疼爱有加。因此,她的许多宝贝,都当玩具送给了严媚儿。

    其中红粉夺魂兜,就是她最得意的一件上古法器,传说是上古某位绝世魔女所炼制。极威力无比的恐怖,不仅本身的力量强大,而且红粉夺魂兜上,当年练制时粹了上古的一种奇毒,一旦沾染,就会全身酥软,真元消蚀,还会有欲火焚身的痛苦和后遗症。

    任是修为最高,那怕是达到了天王级别,也是绝难幸免。因此,红粉夺魂兜,也被称为红粉骷髅,在北方的玄学界中,也是一件让人闻之丧胆的上古法器。

    严媚儿可没拿这件法器少发雌威,有一次曾用红粉夺魂兜,一网网住当时在东方一域号称十三公子的十三位世家弟子,最后让他们不得不跪地求饶。

    从此,也就再没有人敢招惹这位严家的娇娇女,许多人在背后称严媚儿为媚妖女。可见玄门中人对她手中红粉夺魂兜的忌惮。

    此刻,严媚儿竟然提出由她亲自对付紫灵,李孔亮的眼眸不禁眯了起来。

    “好,那就辛苦媚儿了。”

    微一沉吟,李孔亮向紫灵传音道。

    有严媚儿出手,更是合他心意,免得自己身边的这个醋坛子不放心,莫名其妙地惹出其他事来。

    “咯咯!好哥哥!”

    严媚儿喜出望外。她可不管别的,反正只要与李孔亮有关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在她打击的范围内。

    “依呀嗨,嗨呀依!”

    紫灵此刻根本没意识到危机已临近,仍然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在精心地布置。

    在她的计划中,就是要在这里营造出一个意外事故的现场,然后,自己就装成受伤摔倒在地的模样,专等张横来救她。到时就能好好戏弄张横了。

    所以,她现在就是精心地在树上架构,要制造出从树巅不小心摔落的模样。

    嗡!

    正是时,不远处的树丛草堆里,陡地爆起了一团艳芒,朝着紫灵这边兜头兜脑地罩了过来。

    “什么人?”

    紫灵毕竟不是以前那个没有任何经验的温室花朵,再加上四品的修为,在乍临危险的刹那,顿时产生了感应。

    她的身形陡然一闪,已是从树上跃了下来,与此同时,头顶现出了一顶凤翅金冠,发射出耀眼的金光,把她护在了其中。

    危机临近,紫灵的家传宝物立刻产生感应,自动护主。

    但是,迟了!

    嗡嗡嗡!

    艳芒大作,空间微微扭曲,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红粉夺魂兜,刹那间已迎风而涨,化为了有数丈方圆大小,遮天敝月地就从紫灵头顶罩下。

    艳光暴逸,空间振荡,紫灵头上的凤冠轰然金光狂逸,一头金色的凤凰虚影,轰然腾空而起,冲向了当头罩落的艳色巨网。

    嗤啦,嗤啦!

    空中爆起了刺耳的异啸声,金凤与艳网相触,立刻就如同是扯牛皮筋一样,形成了一个猛烈的冲击角度,整张红粉夺魂兜,已被拉扯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那里还有原先网状的模样。

    不过,红粉夺魂兜毕竟是上古一代魔女的杰作,纵然紫灵的金凤冠威力强大,却一时也无法冲破夺魂兜的笼罩,双方形成了一个僵持的状态。

    “不好!”

    紫灵此刻也醒悟了过来,不由俏脸变色。而且,她也看到了从树从草堆里现身的李孔亮和严媚儿,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知道自己一时大意,遭了暗算。

    “哼!”

    紫灵大怒,但也无遐与李孔亮废话,一声冷哼,手中结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遁!”

    凤翅冠上,一粒鸽卵大小的明珠,怦的一声炸了开来,一团氲氲的彩光,也猛地把紫灵罩住。

    堂堂传承自上古的家族,紫灵身上岂会少了保命的手段。眼见护身凤冠一时无效,她立刻准备使用上古遁法,离开这张诡异的艳红血网。

    咔嚓!

    一声奇异的声响传来,仿佛是空间被什么东西象划玻璃一样,给划破了,在夺魂兜的一侧,突然出现了一片透彻的空洞,紫灵的身形也渐渐变得虚幻起来,眼看就要从那片空洞中消失。

    “妖女休走!”

    李孔亮一直密切注意着场中的变化,突然看到这幕情形,心头大震。

    不过,李孔亮可不是吃素的,更不是来看热闹的,他神情一肃,手中的玄武龟甲已然轰然抛出:“天地禁固!”

    嗡!

    玄武甲怒旋狂舞,刹那间就化为了有数丈方圆,一下子飞到了夺魂兜的上方,把整张艳色的血网包裹在了其中。

    整片天地一暗,四周空间骤然一紧,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刹那束缚了。所有的一切,也在这一刻猛地静止下来,好象世界已然停止了运行,被凝结在了某一点上。

    “啊!”

    紫灵的身形突然一僵,整个人就凝固在了那个空洞前,再也无法动弹。她的心也猛然抽紧,知道自己这回要糟。

    “哈哈哈,妖女,今天看你如何逃得出本少的手掌心。”

    李孔亮的笑声传来:“妖女,你也别怪本少辣手摧花,要怪你就怪你那个情郎,这一切,都是他害的你。哈哈哈!”

    狂笑声中,艳红的血网和玄武甲那庞大的阴影,迅速收缩,紫灵只觉眼前一黑,心神中也陡地浮起了一抹难以喻意的感觉,整个人却已是意识有些模糊。

    嗡!

    艳芒暴逸,空间扭曲,紧紧束缚住紫灵的红粉夺魂兜轰然缩紧,把紫灵一下子捆成了一个粽子。

    此时此刻,再看紫灵,她已然昏迷了过去。只是,她的身体似乎出现了某种奇异的反应,整个人的肌肤,泛起了妖艳的桃红色,俏脸上也露出了似喜似悲的神色,鼻息间更是传出了微微的娇吟声,看起来实在是诱人之极。

    “妈的!”

    李孔亮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只觉有些口干舌燥。他当然知道,紫灵是受了红粉夺魂兜上沾染的奇毒影响,已是身体处于了一种亢奋的状态。

    如果身边没有严媚儿,李孔亮现在是恨不得扑过去肆意地爱抚紫灵,以泄心头那团野火。

    不过,现在也只能过过眼瘾,却那里敢这样做。甚至还得强装毫不在意的样子,否则引起严媚儿的注意,只怕又得惹一身骚,吃不了兜着走。

    “咯咯,这就是东方一域第一美人哦!”

    严媚儿上上下下打量着网中的紫灵儿,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得色:“不过,我看也不过如此,咯咯,倒是那份骚劲儿,可是很带劲哟!”

    玄学界四大域有四大美女,是各域年青一代平日里议论最多的话题。紫灵就是东方一域中的第一美人,号称清灵仙子。

    当然,严媚儿可也是名人,在北方一域中,虽然人人称之为媚妖女,有些忌惮她。但也是北方一域中最顶尖的美人。

    在严媚儿心中,早就有想与其他三域的魁首一比高下的心思。只是,四大域各占天涯海角的一方,四域的四大美人,要想齐聚一起,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不,紫灵也是严媚儿第一次遇到。现在,紫灵成了她的阶下囚,被她的红粉夺魂兜所擒,任由她处理。严媚儿的一颗心儿顿时变得兴奋无比。

    不管怎么说,东方一域的第一美人清灵仙子,现在已是她的手下败将。

    从某个角度来说,她已是胜了紫灵一筹。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正与净禅大师他们一路前行的张横,突然身形一滞,脸色也陡地变得难看无比:“为什么我会有突然心痛的感觉,难道,难道?”

    张横猛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眸望向了前方黝黑的灰森林,神情也刹那变得凌厉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