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4章 妖女
    张横突然有所感应,在陡然心中一痛的同时,意识中也猛地闪过了紫灵的倩影。

    “难道是这小丫头出事了?”

    张横心头一震:“可是,这怎么可能,这小丫头不是成了东方天机盟的恩子吗?怎么可能会出事,而且还似乎就在我们的前面?”

    张横又惊又疑,以他现在的预感,尤其是在经历了圣人境界的感悟,他在这方面已然是超乎寻常的敏锐。因此对于紫灵突然出事,心中的狐疑更甚。

    不过,既然有了感应,张横也不敢无视。宁可信其有,他也不愿忽略,这可是关系到紫灵这小丫头生死危机的大事。

    “阿弥佗佛,张横,出了什么事?”

    净禅大师立刻觉察到了张横有异,连忙问道。

    旁边的王永华也是目光灼灼地望了过来,满脸的问询。

    “大师,王家主,我好象感觉前面我的一个朋友出了事。”

    张横也不隐瞒,说话间,已是身形一闪,就向前冲去:“我先去看看。”

    话声未落,整个人已如同是鬼魅,迅速隐没于灰森林的树杆藤蔓间。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瞳孔中陡地闪过一抹金光,与王永华互望一眼。两人那里还会迟疑,立刻跟着张横的方向,带着张碧莹向前追去。

    “嘿嘿,姓张的,这回看你怎么死!”

    擒下了紫灵,李孔亮的神情变得怨毒无比。

    紫灵并不是他真正的目标,李孔亮所要对付的乃是张横。所以,他要利用紫灵,在此地为张横布下一个绝杀之域。

    “咯咯,阿亮哥哥,让媚儿来帮你。”

    严媚儿看出了李孔亮眼眸里的杀机,更是感受到了他全身散发的凛凛杀气,不由心中一紧。立刻明白,自己的阿亮哥哥,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大仇人。而且,这个仇人还与东方一域的第一美人清灵仙子紫灵有关。

    严媚儿可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北方一域被人称为媚妖女,那可不是白叫地。她不仅不害怕,反尔顿时兴奋起来,连身体的血液也突然有了一种要沸腾的感觉。

    嘶嘶嘶!

    一团粉红色的雾气蒸腾而起,原本紧紧束缚在紫灵身上的红粉夺魂兜,突然象是溶化了一样,每一根艳红的丝线,正在急剧地消失。

    只是眨眼的功夫,红粉夺魂兜已完全隐没入了紫灵的体内,细细看去,也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痕迹。

    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脂粉香味从紫灵身上散发出来,让她整个人竟然有了一种香艳的感觉。

    “咯咯,这才是红粉夺魂的奥妙所在。”

    严媚儿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妖媚的光芒,俏脸却是笑得更加的灿烂了:“祖婆婆说过,上古的红粉魔女,之所以能纵横洪荒,就是靠了这件宝贝。咯咯,红粉骷髅,岂是这么好应付滴!”

    “好,媚儿果然是阿亮哥哥的贤内助。”

    李孔亮哈哈狂笑,毫不吝啬地赞了严媚儿一句。

    李孔亮也知道红粉夺魂兜的可怕,有此一招,在紫灵身上埋下了陷井。到时,就算张横有通天的本事,也得中招。

    心中得意,李孔亮眼眸里的杀机更甚,他那里还会迟疑,手中的玄武甲凌空一抛,嘴里也念起了一段扭涩的音节。

    嗡嗡嗡!

    暗芒狂逸,手掌大小的玄武龟,轰然暴涨,只是眨眼的功夫,已化为笼罩十数丈方圆的巨龟虚影。

    嚎呜!

    巨龟昂首怒嘶,整片空间都似乎微微地扭曲起来。而它的身影,已缓缓地沉入地面,最后消失在了眼前。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李孔亮警惕地环视四周,拉着严媚儿,迅速地退入了原先的那丛树林,两人也消失在了现场。

    嗖嗖嗖!

    不远处一阵衣袂掠风声响起,一个人影象黑夜的精灵,迅速地向这边赶来。

    “这小丫头会在哪儿呢?”

    张横紧蹙眉头,真实之眼已然开启,一边搜索着四周,一边急速赶路。

    预感的警示,就指示自己感应的目标就在附近。可是,在灰森林这样复杂的地方,又是树杆藤蔓遮天蔽月,要想在这样的地方,寻找一个人,还真有种大海捞针的感觉。

    如果紫灵这丫头,自己躲在某个藤蔓密布之处,或是被人塞入不知何处的树洞,只怕就算是这次进入灰森林的全部参赛者,一起来寻找,也是不一定有把握把她找出来。

    沙沙沙!

    正寻思着,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斗大。正是时,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突然无风自动,发出了沙沙的异响。整株几人合抱的大树树杆,竟然也微微地摇摆起来。似乎正在向张横发出某种招唤。

    “这是?”

    张横身形一滞,目光陡地凝注到了那棵大树上,心中一阵诧异。因为,此时此刻,他仿佛感应到了那棵大树的某种思感,脑海中也现出了一幕怪异的情形。

    只见,一个少女瘫软在地上,背倚大树的树杆,好象昏觉了过去。

    意识中的影像有些朦胧,并不怎么清晰。但是,张横还是立刻认了出来,影像中的少女,不是紫灵那丫头,还会是什么人?

    “紫灵!”

    张横下意识地轻呼一声,身形已然如电急射,向着那棵大树飞掠而去。

    大树突然产生的感应,让张横陡然明白,这应该就是先前自己借助功德光环和正气歌,施展的圣人手段,从此与这片灰森林中的植被,有了某种神秘的联系。

    所以,他丝毫没有犹豫,就朝着大树提示的感知所在,奔了过去。

    转过一个弯,面前豁然开郎。原本密密麻麻的树林藤蔓,变得稀疏起来,眼前出现了一片方圆有数十丈的空地,杂草丛生,反尔没什么藤蔓树木遮眼。

    张横的眼眸一凝,目光扫向了四周。

    “紫灵!”

    张横猛然呼喊道。他果然看到了紫灵这个刁蛮大小姐。她现在的情形,正如刚才从大树的感知中所看到的那样,整个人瘫软在地,背倚大树树杆,状如昏睡。

    只是,以张横的真实之眼,立刻洞察到了紫灵身上的异样。

    现在的紫灵,体内真元混乱,气息频杂,哪里象一个达到了四品修为的超级强者,根本如普通人一样。

    不仅如此,张横的真实之眼的视野中,也立刻觉察到紫灵身体上,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红丝线,仿佛是在她身体中结了一张密密的粉红色网,散发着一种妖冶的气息。

    再看她俏脸潮红,呼息沉浊,身体更是有某种怪异的反应。张横的心咯噔一下:“不好,这小丫头看来是被人下了什么春药类的奇毒。”

    纵然是张横见多识广,却也无法一眼就认出严媚儿暗暗布置在紫灵身上的阴谋。把紫灵的异常反应,看做是中了春药类的毒素。却哪里知道,红粉夺魂兜的力量,比其他所谓的春药等毒,厉害上百倍千倍。

    心中警觉,张横也不敢大意,思感扫过四周,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这才小心翼翼地向紫灵走去。他也不敢冒然就去碰触紫灵,想靠近了这小丫头再说。

    但是,脚步刚跨入眼前这片空地,张横的心微微一凛,他陡地感应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一股阴森,低沉,却无比厚重的感觉,刹那侵蚀了张横的心灵。

    “这是?”

    张横浑身一震,脸色变得凝重无比,整个人却象是中了定身法一样,僵在了当场。

    怦!

    地面震动,一个巨大的虚影浮突了出来,正是先前李孔亮抛出的那只玄武龟。

    嗡嗡嗡!

    玄武龟的背上,散发出了黑白相交的奇异光芒,渐渐地把张横淹没在了其中。

    “这是哪里?”

    此时此刻,张横的意识里,已然出现了一幅无比诡异的影像。只见,身周是茫茫的大海,一眼看不到边,他竟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一片大海上。

    “不,这肯定是幻觉!”

    张横的心一阵怒吼,想让自己挣脱幻境的影响。

    但是,他心头却又是轰然剧震,感觉上,四周的海面突然有了变化。一边的海面,陡地燃烧起了熊熊的地狱之焰,无数的鬼魅叫嚣起舞,仿如地狱世界。

    转头望向另一侧,却看到了另一幅影像。无数的画面,从海面的海水中,折映出一个个世界的缩影。

    张横随便望了一下,就看到了各个不同时代的人们,穿着时代特征明显的服饰,悠然地象走马灯般闪过。

    “难道?”

    张横此刻已是有所冷静下来,心中一个疑团浮起,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向了自己的脚下。

    所站之处,似乎是一个海中央的小岛。只是,目光所凝,便立刻发现了这小岛的不同寻常之处。

    小岛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平坦无比。只是,小岛的地面上,竟然刻画了一个个正方形的格子。

    仔细看去,这些格子按一黑一白的规律排列,连绵地伸向远方。看起来就象是一种棋类的棋盘。或者是确切地说,象是国际象棋的棋盘。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回张横是真的有些糊涂,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看到紫灵的同时,自己竟然陷入了这样诡绝怪异的幻境中。

    那么,这一半是地狱,一半是各个时代世界的缩影的海洋,意味着什么。

    更重要的是:自己脚下的这个黑白棋盘,又蕴含了什么深奥的东西,自己该如何脱离这样匪夷所思的幻境?

    嗡!

    正是时,脚下轰然一震,黑白光芒从每一个正方形的格子里闪起,发射出耀眼的光芒。与此同时,一个仿佛是来自元古的声音,也在张横心底响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