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6章 和尚遇到兵
    高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他请国君在六十四格的黑白棋盘上,算一道题。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前一格的数量,必须是后一格的倍数。

    比如,第一格中放一粒麦,那么第二格就得放二粒,第三格仍是第二格的倍数,是四粒。依次类推,一直把六十四个格子全部用麦子来填满。

    国君最初这只是小儿科的事,信心满满,立刻开始演算了起来。

    可是,当他演算到二十格的时候,整个人都汗出如浆,被自己算出来的数字给震骇了。因为,到了二十格左右,他算出来的数字,已是兆级。那么,要是到了最后的第六十四格,又会是怎么样一个恐怖的值?

    终于,旁边有一位精于术术的大臣,已是算到了六十四格,出现的结果,确实是震憾人心。因为,那是一个十九位的数字,如果以麦子的数量折合成重量,所需要填满第六十四格的麦子,那完全就是天文数字,几乎需要二千多万吨。

    要知道,二千多万吨的产量,别说是国君所在的这个国度,就算是整个世界一年生产的麦谷,也不到千分之一。

    国君惊呆了,大臣们惊呆了,所有观注这件事的人们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仅仅纵横八道,只有六十四格的棋盘,计算出来的数据会是如此的惊人。

    到了此时,国君也不得不输得心服口服,也让他翻然醒悟。他这些年一心求道,荒废了朝政,以至于朝堂上奸臣当道,下面更是恶吏横行,以至于严苛酷税,弄得民不聊生。

    以现在的状况,别说是国中发生大灾大难,只怕稍有动乱,整个国家就会处于四崩五裂的下场。

    一念及此,国君汗流浃背,才知道自己这些年做的全是荒唐事。从此一心问政,总算把危危可及的国家,重新改变了过来。

    高人非常欣慰,他虽然仅仅只是用棋盘上的数据,让一位迷失的国君迷途知返。但是,他的这棋盘中,其实真正蕴含了天地大道。

    之所以棋盘有六十四个黑白格子,这正是后天八卦中八八六十四卦的演绎。

    当然,此后天八卦的演绎,也正是出自玄武龟甲。由此足见玄武龟甲所形成的玄武局之奥妙。

    心中想着这些,李孔亮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得色:“姓张的,这回看你如何破解玄武局。哈哈,要是你能破此局,我们玄武门也早就被人给一锅端了,那里还能传承到如今?”

    “这难道是天机大道?”

    此刻,张横在那黑白格里,确实是走得惊心动魄。

    正如李孔亮所知,这个玄武局的黑白格,就是按照后天八卦的演绎而成。每一格的变化,包含了无数的后续变动。

    不仅如此,越是向后走,每一步的变化就会以几何级的倍数增强,演算的复杂,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天文数字的值。

    现在,张横就是向前走了两步,他自然不是从最初为一的格子上开始走的,而是由阵势的变化,随机落在了某一个黑白格上。要命的是,他如今所处的位置,就已是在中间二十多格左右。

    怦!

    随着张横的又一步踏出,眼前顿时光怪陆离,无数的影像如白马过隙般,急剧地闪过。张横的眼眸死死地瞪着这些闪现的图案,意识中却已是以一种极度可怕的演算速度,在推演这一格中出现的阵势阵列。

    然而,纵然是张横得到天巫传承,思感的推演已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值。但是,要跟上眼前电光石火般的变幻速度,还是力有不及。

    渐渐的,张横的眼瞳中,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血丝,整张脸上,也汗流如沟,神情中现出了极度的疲惫之色。

    玄武局的阵势阵列变化,根本不是人力可为。否则,当年困入其中的那些老家伙,也就不会在此呆上百年数百年而难以脱困了。

    此时的张横,正是走了那些老家伙的老路,正在陷入玄武局无止无休的阵势演绎中。

    “哈哈,本少还以为你姓张的有什么特别之处,原来也是不过如此。”

    透过玄武甲,洞察到陷入其中的张横,看到他满头大汗,眼珠布满血丝的狼狈模样,李孔亮大笑:“小子,那你就好好地呆在这里吧!”

    原本还以为,张横的表现一直强势无比,更是事事出乎他李孔亮的预料。所以,李孔亮对张横确实是非常的忌惮,这才会精心布下玄武局。

    但是,从现在张横在玄武局内的情况来看,张横也不过如此。如果张横就此被困,那么,李孔亮的心腹大敌,从此也就不再为患。

    “小子,以前算你运气好,本少的玄武局虽然厉害,但每次启动,都需要事先的布置。”

    李孔亮恨恨地咕噜道:“所以,上几回都来不及让你尝尝滋味,这回总算是了了本少的心愿。”

    一边嘟囊着,一边目光却是落在了紫灵身上,心中叹了口气:“唉,只是浪费了这妞儿,要是媚儿不在该有多好。”

    李孔亮这家伙,还是念念不忘紫灵,东方一域的第一美人,确实是让他垂涎已久。

    只可惜,身边有只雌老虎,又是个大醋坛,李孔亮还真不敢伸出他的大咸蹄子。

    “不对,前面的情况不对!”

    正是时,随着张横追蹑而来的王永华以及净禅大师和张碧莹也已接近到了附近。王永华的神情陡地一凛。

    为了追上张横,不在灰森林这样复杂的地形里,把张横追丢。王永华祭起了三只大仙,在后紧追。

    此刻,突然从大仙的感应中,看到了前面灰森林的一片空地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王永华顿时心中一惊。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金色的眼瞳一凝:“王家主,不知前方出了何事?”

    “大师!”

    王永华也不隐瞒,把那边的情况说了一遍:“东方一域天机盟的恩子紫灵姑娘,似乎是中了什么奇毒,瘫软在了树底下。只是,在她所处的地方,竟然蒸腾着淡淡的雾气。而且,我的那三只宝贝,感应到那处地方,有一股让它们发自内心惊悸的东西存在。”

    “所以,它们只能远远地窥探着,并不敢进入那边。”

    王永华最后道:“本人以为,张横极有可能就是在那里受到了什么人的算计,否则,不可能突然失去他的行踪。”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颌首,认同了王永华这个观点。

    两人自然是认识紫灵,虽然他们并不清楚,东方天机。

    盟的恩子,与张横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从当时在广场上,紫灵与张横那翻亲昵的表现,还是让他们看出了张横和紫灵之间不一般。

    想到先前张横离开时所说,要去解救一位朋友。再从现在王永华的大仙所窥探到的情况,两人心里已然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笼去脉。

    “阿弥佗佛!”

    微微沉吟,净禅大师神情一凛:“既然有人暗中阴谋,老衲以为,我们也得采取点手段。”

    “大师说的是!”

    王永华早就有了算计,立刻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当下,三人也不犹豫,立刻按计划行动,向那边偷偷潜伏了过去。

    “哈哈,原来刚才是这个大和尚进阶了。”

    正与严媚儿忍不住又亲亲我我起来的李孔亮,陡地身形一震,脸色也凝重起来。

    不过,稍一洞察,李孔亮不禁大笑。他和严媚儿所在的树丛草堆,正是在玄武甲布置的阵势范围内,因此,他们两人此刻有阵势遮掩,外人根本无法觉察到他们的存在。

    这也正是张横刚才到来时,一时疏忽,再加上解救紫灵心切,确实是没有发现两人。

    此刻,通过玄武甲的特殊力量,李孔亮先一步觉察到了接近的净禅大师和他的徒弟张碧莹。

    说来也是无奈,净禅大师自觉悟大日如来的功法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完全不一样了。浑身无时不刻,都会散发出如同太阳般的佛辉。虽然可以驱邪镇魔,但要想隐藏行踪,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立刻被李孔亮发现。而且,从先前天星之力的变异中,判断出净禅大师就是刚才新进阶四品的那位和尚。

    “哼,老和尚,西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李孔亮嘴角浮起了一抹阴毒的冷笑:“那就让你去陪姓张的小子吧!”

    他可不管来者是谁,在他心中,凡是与张横亲近的,都是他的敌人,都在他的打击范围内。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和徒弟张碧莹走在一起,而且走的正是李孔亮他们所在的正面。当接近这片地方十丈许,净禅大师立刻感应到了前面有一股厚重晦涩的气息在流转。这正是玄武局启动后,散发出来的气场。

    净禅大师脚步不由一滞,眼瞳中的金色光芒大盛。顿时,被阵势所掩饰的李孔亮和严媚儿两人,就在他的瞳孔里映出了朦胧的身影。

    “阿弥佗佛,原来是北方玄武盟的恩子。”

    净禅大师眼眸一凝,厉声喝道:“不知李少门主在此鬼鬼祟祟,意欲何为?”

    “哈哈!”

    李孔亮那里会在乎净禅大师,不由一闪身,和严媚儿从树丛中现出了身来:“老和尚,你管得还真多。本少在这里,管你屁事。”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神情一凛:“此次大比,虽然没有昆吾宫的监察在场,但我等护法就是监察之职。如有人破坏大比规则,必受昆吾重责。”

    净禅大师还想用大道理来压李孔亮,但是,李孔亮那里还愿听他唠叨,眼眸中陡地闪过了一抹凶光:“老和尚,放屁,去你妈的重责,去死!”

    净禅大师这回算是和尚遇到兵了,有理也说不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