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7章 谁是黄雀
    “玄武过江,脚踏万浪!”

    李孔亮一声低喝,陡地向净禅大师发出了攻击。

    轰!

    空间狂震,劲气横逸,空中猛地现出了一头朦胧的玄武虚影,正踏着汹涌的浪潮,向着净禅大师怒扑而来。

    玄武踏浪,正是李孔亮进阶四品时领悟的秘法。其中暗含了玄武局的奥秘,玄武虚影所踏的每一层浪,就象玄武局中的黑白格子,每一层浪就是向前进了一格,其力量,却是前一重浪的倍数。以李孔亮现在的修为,还只能驱动三重浪,但这已是他本身力量的四倍。

    轰隆!

    天空一沉,仿佛是整片天地都要压下来,形成了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向着净禅大师当头罩落。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高宣佛号,手中禅杖轰然顿地,一声如同晴空霹雳的闷响响彻:“大日如来,镇阴邪,镇妖孽,镇天下一切恶祟。玛里玛里轰!”

    金光骤亮,净禅大师脑后蒸腾起了一圈耀眼的光芒,如同烈日中天,刺人眼目。他所念道的每一个字,更是金光闪烁,声声直击神魂。

    佛家真言配合大日如来神功,这已是佛家真佛的手段。虽然净禅大师刚刚进阶,还无法领悟其中神髓。但是,真佛意境,其威力也已然恐怖之极。

    李孔亮脚步一滞,整个人都猛地抖了三抖:“大日如来,竟然是大日如来!”

    李孔亮确实是被震憾了,随着净禅大师的发威,他竭力加持的玄武踏浪,竟然被对方念道的真言,震得心神摇拽,后续的叠浪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

    “啊,老和尚你,你,你!”

    李孔亮浑身剧震,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一眼就认出了净禅大师脑后那轮烈日,这不是佛家一脉,失传了数千年的大日如来传承吗?

    “咯咯,想不到你原来也是个秃驴!”

    另一边,严媚儿也迎上了张碧莹。严媚儿咯咯娇笑,全身陡地腾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整个人突然香气四逸,变得娇媚之极。

    “妖女!”

    张碧莹低喝,手中达摩剑光芒骤耀,朝着严媚儿眉心如电射至。

    张碧莹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妩媚娇娃,正是四大域的四大美女之一,北方一域的妖女严媚儿。更知道这妖女一身媚术出神入化。

    张碧莹那敢大意,一上来就是全力施为,丝毫不敢去看严媚儿一身的媚态。

    “咯咯,想不到小和尚你功夫挺不错哟!”

    严媚儿巧笑嫣然,嘴里更是喋喋而语。这正是她的媚术功夫,看似说的是毫无营养的话,但声音中却充满了媚惑的力量。如果不是张碧莹从小跟随净禅大师,精研佛法,极有可能一上来就着了她的道。

    此刻,见张碧莹似乎并不受影响,严媚儿秀眉微蹙,手指陡然一弹:“咯咯,想来小和尚你还应该是个刍儿吧!”

    说着,也不待张碧莹有所反应,她又顾自说了下去:“咯咯,这可就真是小和尚你人生的一大遗憾。人说少年风流,以你的本领,应该能吸引无数美女的侧目,你又何必遵那些秃驴的俗规烂约。”

    嗤!

    正是时,张碧莹的剑尖已电闪般刺到了她的眉心。但是,严媚儿却仍是笑意盈盈,她指尖弹出的一缕红芒,猛地化为了一根细如发丝的红线。

    叮!

    红线如有灵性,陡地缠上了张碧莹的剑尖,一团粉红色的雾气,也轰然爆了开来。

    “不好!”

    张碧莹心头一凛,他早就屏息凝气,但此刻仍是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而且,这种香气极度的诱人,让他有一种想放开一切,尽情呼吸的冲动。

    幸好,张碧莹毕竟不是普通人,多年的佛法洗涤,让他心如磐石,再加上先前经历过张横圣人境界的薰陶,如今的心志更是坚不可摧。

    所以,一感觉有异,脚下步伐骤变,整个人刹那如同驼螺般怒旋狂转,身形急速拔高,硬生生挣脱那缕红线,向上狂冲而去。

    “咯咯咯!”

    严媚儿的秀眉猛然一挑:“果然不愧是南方一域的精英弟子,咯咯,不错,不错,竟然能挣脱老娘的勾魂红线。”

    严媚儿确实是有些出乎意外。

    要知道,她指间弹出的那缕红线,可也是一件了不起的宝贝,正是当年上古的红粉魔女,所粹炼的三件魔器之一,与先前对付紫灵的红粉夺魂兜品级相同,被称为勾魂红线。

    上面粹有奇毒。一旦受其影响,必然会真元混乱,身体如同是被欲火所焚一样,出现异常,战斗力也会在瞬息间骤降大半。

    此时,张碧莹竟然轻易挣脱,确实是让她高看了眼前年青人一眼。

    不过,严媚儿那肯就此罢休,五指轻弹,状若**弹琴,动作娇媚之极。

    嗤嗤嗤!

    红光暴逸,一股淡淡的粉红色刹那弥漫开来,严媚儿的指尖,又探出五根红线,向着空中的张碧莹怒射而去。

    “咯咯,小和尚,让老娘给你系上一段红线,为你牵就一段艳丽姻缘。”

    严媚儿的娇笑响起,五根红线却如同是五条血色的细蛇,已缠向了张碧莹。

    “妖女!去死!”

    张碧莹此刻已是被严媚儿弄得七窍生烟。尤其是这妖女左一句小和尚,右一句秃驴,更是让他怒不可歇。

    张碧莹虽为净禅大师的弟子,但是他却是俗家弟子,一身打扮也全然象个大学生,那里有半点小和尚的影子。

    可这妖女就是拿他逗乐,每一句话不离小和尚和秃驴,这让张碧莹实在是窝火到了极点。

    “达摩渡江!”

    身在半空,张碧莹猛然暴喝,手中长剑轰地光芒急耀,已然脱手掷向了严媚儿。

    嗤啦,嗤啦!

    异啸乍起,劲气破空,长剑如同青龙化宇,携着呜呜风雷之声,就向着严媚儿怒射而至。

    五道红线正曲扭摆舞着,向张碧莹缠来,但被剑势一冲,红线顿时如蛇遭七寸痛击,一阵诡异的扭曲,陡然缩了回去。

    剑势如虹,直贯严媚儿。这回张碧莹也是豁出去了,他虽然挣脱了红线的纠缠,但其实已受了影响。现在是拼起全身余力,准备一剑洞穿这妖女,结束这场战斗。

    “咯咯,小和尚好狠的心,竟然要辣手摧花。”

    下面响起了严媚儿的媚笑,她的身形在这一刻,突然腾起了浓浓的粉红色雾气,整个人竟然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变成了一个虚影。

    嗤啦!

    剑光如电,刷地一下就从她身上穿过。但是,并没有想象中血溅五步的惨相,只有那浓得化不开的粉红色雾气一阵剧烈的振荡,严媚儿早已消失在雾气里。

    “咯咯,小和尚,你真狠!”

    左边两丈处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严媚儿的身形已浮突了出来,咯咯娇笑着,望向张碧莹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哀怨,就如同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张碧莹的心头一颤,他还真没想到,这位传言中的北方一域第一妖女,竟然如此高明。自己出奇不意的一招达摩渡江,也被她轻易躲过。

    此刻,张碧莹更是感觉心头一突,一种难以喻意的感觉,陡地浮上心头,对面妖媚的严媚儿,在他眼里,也突然变得娇柔可人起来。

    张碧莹心头猛地一惊,知道自己与这妖女在刚才的接触中,似乎是中了她的道。

    一念及此,张碧莹心中大凛,就准备施展身法,暂时脱离战场。

    但是,严媚儿的娇笑传来:“咯咯,小和尚,你就这么想走吗?”

    嗡!

    严媚儿身周红雾翻滚,雾气里,那五根红线,再次嗤嗤嗤地异啸,向着张碧莹缠来。

    “妖女,受死!”

    正是时,突然一声低沉的厉喝从背后响起,一团灰蒙蒙的阴影骤然凭空出现。

    与此同时,一道阴风呼啦掠过,向着严媚儿急卷而来。

    “啊!”

    严媚儿做梦都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要命的是:她现在正是那只捕蝉的螳螂,而有人却成了要她命的黄雀。

    她只觉,身后寒气森森,似乎是有几条毒蛇,已然瞪上了她,直欲扑噬而来。

    严媚儿大骇,但是,她此刻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张碧莹身上,完全没有想到背后会有人突然袭击。所以,要想再变招,已然不可能,只来得及做出了一个侧身的动作。

    嗤嗤嗤!

    阴风骤急,尖啸刺耳。严媚儿背后的空间一阵诡异的扭曲,灰蒙蒙的雾气里,猛地探出了一只森森的枯爪,就抓向了她的背心。

    “啊!”

    严媚儿惊呼,拼命地转过头来,想看看背后袭击者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她只看到一个干瘦的中年人,一张阴沉的脸在她眼眸中闪过,背心已传来一阵刺痛,几欲让她昏觉。

    出手的正是王永华。先前,他与净禅大师师徒,分别潜向这里。

    因为净禅大师刚领悟的大日如来功法,吸引了李孔亮的全部注意力,反尔忽略了以变色龙功法隐匿的王永华。

    王永华可也是老狐狸了,潜入场中后,却一直不动声色,就这么静静地观注着场上。他已看出来了,李孔亮和严媚儿,绝不那么简单,如果自己暴露身份,只不过是让他们多了一个敌手。但隐藏在一边,却是成了奇兵。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机会,想出奇不意地来上那么一招。此刻,严媚儿得意忘形,正好给了他这个机会,王永华那里还会迟疑,这才闪电般出手,袭击了严媚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