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8章 救星在哪里
    怦!

    王永华的一爪,狠狠地抓在了严媚儿身上,她整个人猛地向前飞出了丈许,口中也狂喷鲜血。

    但是,袭击她的王永华,却是陡然闷哼一声,身形也从灰蒙蒙的雾气里现出了形来。

    “妖女,好歹毒的妖女!”

    王永华脸色骤变,低头望向了自己的手掌,心头更是一凛。

    此时此刻,王永华的手掌上,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点。仔细一看,这些红点,全部是一个个如针眼的小伤口。而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也从伤口中散逸出来。

    不仅如此,王永华心头一颤,一股蒸腾的**,猛然从体内爆发,直欲让他难以自己,一张脸也刹那变得血赤一片。

    “春毒,这妖女身上有护体的软甲,而且,在软甲上粹了奇毒。”

    王永华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心中的怒火轰然高涨。

    明明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他本想趁机抓住严媚儿,这样就有一个人质在手,到时就能与李孔亮谈条件。

    那知,严媚儿这妖女,身上的宝贝层出不穷,他反尔遭了暗算。

    此刻,那春毒漫延,让他几乎心神失守。

    幸好,王永华已不是先前的那位,经历了张横的圣人意境,修为不仅突破半步四品,而且他的那十二头大仙,也都有所进阶。

    要知道,王大仙一脉所蕴养的大仙,不仅跟它们本身的力量有关,更与主人的修为生生相息。一旦主人有所突破,大仙宝贝也会得到好处,境界同样会提升。

    嗡!

    身周的灰蒙蒙雾气骤然蒸腾,十二只大仙以十二生肖的影像,在王永华身边怒旋狂舞,把他再次笼罩在了雾气里。同一时间,十二只大仙光芒暗逸,已是竭力地分担了王永华身中的奇毒。

    “咯咯咯!”

    严媚儿的笑声响起。

    此刻,严媚儿的形象确实是有些狼狈,被王永华一爪抓中背心,让她受了不轻的伤。现在唇齿边还残留着血迹,胸口的衣襟上,更是樱花朵朵,看起来更让她增添了几分病态的妖艳。

    她缓缓地转过头来,望着正急速后退的王永华,脸上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咯咯,老家伙,你以为老娘是这么好算计的吗?现在就让你尝尝老娘的红粉艳脂的味道吧!咯咯咯!”

    严媚儿笑得花枝乱颤,她身上保命的玩意确实是够多,尤其是当年红粉魔女所炼制的三大魔器,全在她身上。除了远攻的红粉夺魂兜,以及近身搏斗的勾魂红线外,另一件宝贝就是护体的红粉艳脂软甲。

    这件软甲不仅可以护体,而且软甲上布满了如刺猬一样的软刺。一旦有人赤手击中她,必然遭那些软刺的刺扎,从而中了软刺上的奇毒,产生欲火焚身的后果。

    如今的王永华,就是受到了这样的后果。他身形摇晃,虽然在十二只大仙的护卫下,急速后退,但已然几无再战之力。

    “妖女!”

    这个时候,张碧莹也从空中落下,看到王永华这副模样,不禁怒喝。

    只可惜,他现在也是强弩之末,先前虽然强行挣脱严媚儿的红线纠缠,但也已受了影响。此刻只觉手脚发软,整个身体里有一团烈火在焚烧。如果不是从小练就了坚韧的意志,只怕也几难支持。

    王永华联手张碧莹与严媚儿一战,可谓是两败俱伤。但是,张碧莹和王永华几乎已失去了战斗力,反观严媚儿,受的虽是内伤,但仍有余力做战。

    她娇媚的脸上,现出了一抹阴狠,眼眸里更是射出了怨毒的神色。此次受伤,也是她平生第一次,在北方一域,谁敢对她严家的大小姐如此,不然,早被她那位脾气古怪的太上祖婆婆给打上门去,把人家给扫平了。

    所以,现在的严媚儿已是心生怨毒,要把王永华和张碧莹毙于她指掌之下。

    “阿弥佗佛!”

    另一边,净禅大师与李孔亮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

    李孔亮使出万般手段,却在净禅大师大日如来的威压下,步步后退,根本无法抵挡大日如来的威力。

    不过,李孔亮可也是留了心眼,他虽然不断后退,但所退的方向,正是玄武局所在的地方。

    这家伙那里会安什么好心,一心就想把净禅大师引入玄武局,让他困于局中。

    只可惜,净禅大师虽然正直,刚正不阿,但他却也不是傻瓜。在大日如来神功的加持下,他已洞穿空地上那厚重晦涩的阵势。纵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阵势,却也不愿上李孔亮的当,根本就不往那片空地踏足。

    一时间,两人也陷入了僵持,李孔亮借助玄武局,挡住了净禅大师。净禅大师想要跨越玄武局,却也是绝无可能。

    “咯咯,去死!”

    严媚儿脸似冰霜,陡然娇喝一声,全身红粉色的雾气蒸腾,指尖已然探出五根红线,就向王永华和张碧莹两人攻去。

    王永华和张碧莹脸色剧变,但此时手脚皆软,却还真没有再作战的力量。

    眼看两人就要遭严媚儿毒手,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空地上,轰隆隆一阵巨响,大地震动,树木摇晃,如同是突然发生了大地震。

    “这是怎么回事?”

    李孔亮和严媚儿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场中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空地上李孔亮布置了玄武局,张横就被困在其中。

    此刻,那里猛然发生异动,这让他们心头大惊,立刻意识到,玄武局可能发生了什么异变。

    一念及此,李孔亮那里还会迟疑,思感迅速探入了玄武龟甲中。

    “啊,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孔亮身形狂颤,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就仿佛是遇到了鬼。

    此时此刻,玄武甲内的玄武局,已然暴乱一片。那无数的黑白格子,正疯狂地闪烁着,一道道黑白炫光,交错辉映,在天空中织成了一幕光怪陆离的光影世界。

    再看玄武局所形成的棋盘,里面雾气滚滚,一股极度暴乱,极度阴晦的气息,充塞全场。纵然李孔亮是它的主人,也一时无法感应到问题出在何处。

    更让李孔亮大吃一惊的是:棋盘中原本被困在黑白格中的十数人,此刻竟然再也无法寻找到他们的行踪,已完全消失在了玄武局中。

    当然,他最关心的张横,也已不见,原本所在的黑白格上,完全失去了张横的身影。

    “天啊,玄武局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李孔亮这回是真的傻眼了。自玄武甲成为玄武门的镇派至宝,这数千年来,闯阵之人不在其数。但是,象现在这样,玄武局暴乱,根本无法操控的现象,这还是第一回。

    李孔亮一时完全震骇,根本搞不清玄武龟甲发生了什么异变。

    不过,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的玄武局内,已根本不是原先的模样。

    先前,张横陷入玄武局后天八卦的演绎阵势阵列中,几难自拔。心神也因为演算数以兆计的阵法而几近枯竭。

    眼看他再这样下去,就会如同身边那些老者一样,完全沉陷于玄武局,再无破局的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净禅大师他们来到了此处。而且与李孔亮斗了起来。双方一上场就各自使用了压箱底的功夫,净禅大师配合佛家真言,把大日如来发挥到了极至。

    只不过,净禅大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佛家真言和大日如来,恰恰帮了张横一回。

    佛家真言从理论上来讲可达三界,上达九霄,下通九幽。净禅大师虽然还不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他的字字真言,在大日如来的加持下,却直接就传入了玄武局中。

    正处于伦陷中的张横,陡然听到了佛家真言,更是感应到了大日如来的奇异气息,这让他已有些混乱的心神,为之一振,就如同是当头棒喝一样,猛地清醒了过来。

    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望望四周黑白连绵的格子,再看看旁边一个个如痴如癫的老者,张横猛然惊醒。

    身边一个个被困的老者,已是给了他提示,他们就是困陷其中的例子。如果自己再按他们的方法,老老实实地按照玄武局的规则破阵。只怕就是推演到胡须发白,也不会有个结果。

    那么,自己该如何破解这个从理论上来讲,绝无可能推演出结果的玄武局呢?

    张横的心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他可不以为,自己是绝世的天材,比身边这些老家伙更聪明更妖孽。

    以这些人不知被困多少年的经历,别的不说,他们在阵势阵列的演绎上,绝对比自己强上百倍千倍。

    连他们都无可奈何,更何况自己这个新人。

    可是,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却仍是一个不可破解的难题。

    “怎么办,怎么办?”

    张横刚刚有所清醒的心神,不由再次焦急起来,他可还记得,外面紫灵出现异常,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绝对就是有人暗算了她。要是自己一直被困在这里,紫灵的后果不堪设想。

    “玛里玛里轰!”

    正是时,净禅大师的佛家真言再次传来,与此同时,大日如来的灼热佛光,也穿透了玄武局,让张横感受到了它的神韵。

    “佛家真言?大日如来?”

    张横心头大震,陡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喃喃地念道了起来。猛地,他神情一震,脸上也露出了狂喜之色:“难道,难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