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9章 所谓的规则
    玄武局外传来的净禅大师的佛家真言和大日如来功法,让张横迷茫的心神陡然一震,他猛地想到了什么:“圣人意境,难道圣人意境才是破解玄武局的唯一办法吗?”

    张横喃喃起来,布满血丝的眼眸里,也亮起了一抹智慧的光芒。

    张横是圣人意境最原始的体验者,他自然明白圣人能有什么手段。虽然他现在只是从当时的圣人意境中,感悟了天地大道的奥妙,甚至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领会贯通。所以,他如今是连伪圣人都不是。

    但是,张横的功德光环,溶合了当年文天祥文圣人的正气歌,让原本虚芜的功德光环,拥有了精气神。从这个角度来说,张横已拥有了将来成为圣人的本质。

    因此,他要施展一些属于圣人才可以的本领,还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在象玄武局这样自成一个空间的小世界中,更是可以发挥这种能力。

    心中想着,张横的精神为之一振,他立刻盘膝而坐,对于黑白格子中的阵势阵列的推演,视而不见,意识更是直接沉入了神窍中。

    嗡!

    神窍中的小人儿光芒骤亮,脑后的那圈功德光环,也刹那蒸腾如沸,功德光环中溶入的正气歌,无数的文字翻滚旋舞,发射出了璀灿的光芒。

    “圣人意境,自成规则。”

    张横双唇翕合,念道出了一连串拗口的音节:“圣言世界!”

    咔喇喇,咔喇喇!

    一片浑沌的天空,猛地响起了一声声霹雳巨响,刹那间,天空中被无数的电蛇所撕裂,整个黑白棋局所在的世界,也轰隆隆地振动起来。

    并没有结束!

    一柱电弧形成的光柱,猛然从天而降,笼罩住了张横。

    此时此刻,再看张横,已完全不是先前那狼狈的模样了。他的脑后又蒸腾起了功德光环的光圈,无数的金色文字,如煮如沸,在光圈中翻滚旋转。

    一个朦胧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身外,他就如同是神支降世,充满了凛凛的神威。

    “啊,这怎么可能,亚圣现世,竟然是亚圣现世?”

    在旁边那些黑白格中,被困了不知多少年的那些老者,尽皆浑身剧震。他们虽然一直沉陷在玄武局中,但此刻这惊天动地的情形,却也把他们惊醒了过来。

    当看到身边这小家伙突然出现这样的异象,确实是把这些老怪物给震憾了。

    亚圣是什么?那是突破五品,领悟自然大道,是神一样的存在。

    虽然,自上古之后,这个世界再无圣人出世。即使是之后有所谓的圣人,也仅仅都是亚圣,与真正的圣人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纵观古今,能成为亚圣者,五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此刻竟然现出亚圣,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这些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骇然?

    “不,他不是亚圣,只是拥有了亚圣的本质。”

    这个时候,原先站在张横身边黑格中的老者,猛地似是看出了什么,不由怪叫道:“只是,他竟然领悟了圣人意境,这,这,这……”

    老者惊呆了。以他们的见识和修为,虽然分辩出了亚圣与真圣人的差别。但是,在一个修为还仅仅是四品初阶的小娃儿身上,看到这样的现象,还是让他们难以置信。

    如果此刻张横不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些老怪物肯定认为是自己眼花了。

    不过,张横此时却也无遐理会他们,他已缓缓地睁开了眼来,眼眸如日月,似乎可以洞穿这世上的一切。

    张横的目光扫过四周,神情中现出了一抹俨然。

    现在的玄武格,因为张横的变化,已然出现了暴乱的现象。地面上的黑白格,急剧地扭曲着,变幻不定,仿佛随时都会崩溃。四周的空间,更是在咔喇喇的雷电中,光怪陆离,就象是这片小世界,已到了末日。

    大地在摇晃,天空在摇晃,情形恐怖之极。

    “圣文世界!”

    张横缓缓起身,左手一指指天,右手一指指地,陡地用脚一顿地面上的黑白格:“开!”

    轰隆隆,轰隆隆!

    天动地摇,黑白格子最也无法维持原先的模样,骤然崩溃,黑色和白色的极光,如核弹爆炸一样,轰轰轰地直冲天际。

    咔嚓!

    地底传来一声惊心动魄的异响,仿佛是地核崩碎,整个视野里的世界,刹那出现了龟烈,迅速地向四面八方漫延。

    与此同时,另一幕奇景出现。无数的金色文字,从张横脑后的功德光环中怒旋狂舞,向整个空间飞射。

    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黑白格组成的世界,已然被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所覆盖,眼前成了一片文字的世界。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狂喜之色。

    玄武局自成一个世界,而且形成了它固有的自然法则,那就是玄武局棋盘的规则。

    一旦被困入玄武局,就必须按它最初形成的棋局规则行事,陷入后天八八六十四卦象的推演中。

    这就是所有进入这玄武局之人,最终被困,无法脱离的原因所在。这完全是被玄武局的规则所困,要想破解,就得推演以亿兆级的阵势阵列的演绎。而这是绝对不可能以人力办到的事。

    净禅大师的佛家真言和大日如来,却恰恰提醒了张横,让他想到了圣人意境。

    要知道,圣人的意境里,有改变自然法则,自我形成一个独立世界的手段。

    以张横现在的力量,自然还办不到形成独立世界的本领。但是,在玄武局这个由玄武甲营造的空间里,张横却可以凭空演绎圣人意境中的手段。

    所以,他立刻就想到了破解玄武局的方法,那就是借演绎圣人意境之力,在这个小空间里,架构一个虚无的世界,改变它的法则。

    此刻,他所营造的圣文世界,已然成形,渐渐破坏了原本玄武甲所形成的黑白棋局,让黑白棋的规则,出现了不一样的自然法则。

    玄武甲虽然是上古神物,但它毕竟只是一件法器,它一直执行着当初以大神通炼化它,并为之设定的法则。

    当张横营造的新规则,覆盖它原有的规则,这顿时让玄武甲处于了暴乱中,架构它独立世界的基础轰然崩溃,原先的黑白棋局,也自然就不存在了。

    说来张横这回也是取了巧。以他现在的修为,如果在真实世界里,就算是架构出一个圣文世界,效果也不会有这样可怕。

    这就象是他架构的圣文世界,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真实世界是一片大海,以拳头大小的石头,砸在海面上,无疑就是冒个泡的现象。

    但是,玄武甲的这个黑白局世界,与真实世界相比,仅仅只是一只碗大小。张横这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砸入碗中,效果自然就不同了。不要说碗里的水,只怕这只碗本身,就会被拳头大小的石头砸烂。

    这就是张横此刻所达到的效果,可谓是好钢用到了刀刃上。

    轰隆隆!

    黑白格的玄武局还在不断的崩溃中,被困在其中不知多少年的那些老家伙,陡地从那些破碎的格子里,脱困而出。

    “哈哈哈,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老夫出来了,老夫竟然出来了!”

    刹那,四周响起了一阵疯狂的大笑,被困在此处的人,其实一共有七位,个个都是衣衫破烂,胡须头发都象鸡窝一样。

    在这个玄武局的世界里,他们已被耗尽了心力,一直免强支撑。如果不是这些人心中怀着对玄武门炽烈的仇恨,只怕他们中已有许多人早就无法支撑下去了。

    此刻,突然见到困住他们的玄武局,竟然被破,这些人一个个都要疯狂了。

    “哈哈,尤他奶奶杠上开花的李天玄,你这不要脸的老家伙,看我们北冥七怪,这回如何把你乌龟门踏成平地。”

    七人疯狂地怪叫,状若癫狂。

    “哈哈,尤他奶奶杠上开花的小娃儿,这次全亏了你。我们记住你了。”

    笑了半晌,七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小娃儿,看你修为不高,虽然可演绎亚圣意境,但毕竟还欠火候。哈哈,你这回救了我们七怪,我们七怪绝不会忘恩负义,今后如果小娃儿有什么事,我们七怪赴汤蹈火,也必在所不辞。”

    说罢,先前站在张横身边的那名老者,手一挥,一件物品,已飞向了张横,同时哈哈笑道:“尤他奶奶杠上开花的小娃儿,现在我们要去找李天玄的晦气,到时有机会再见。”

    这七个老怪物,还以为他们现在仍是在玄武门的大阵中。那知,玄武甲如今已被带到了蓬莱仙山的灰森林。

    轰轰轰!

    玄武局外,那片空地上,情形也是惊心动魄。整片地面都在剧烈地震动,滚滚的黑白烟雾,如煮如沸,仿佛要把这一片区域,翻转过来。

    李孔亮和严媚儿已然震憾当场,两人怎么也没想到,玄武甲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不仅是他们,净禅大师和王永华以及张碧莹三人,一时也惊呆了。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一时也猜测不出,这隐藏在地下的阵势,怎么会如此。

    轰!

    正是时,一柱黑白光芒,从空地的中心处轰然爆起,直冲天际。与此同时,七八个人影从地底狂窜而上。

    “哈哈哈,尤他奶奶杠上开花的李天玄,你这老鬼,我们北冥七怪找你算帐来了。”

    一阵怪叫响彻,李孔亮却是浑身剧震,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天啊,北冥七怪,我的神,他们竟然也出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