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0章 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
    李孔亮确实是被突然冲出的七个怪人给吓得魂飞魄散。他自然知道北冥七怪是谁,更清楚他们口中的李天玄又是何方神圣。

    北冥七怪曾经也是北方一域的超级强者,七个人自称北冥七怪,据说他们是亲兄弟姐妹,为人亦正亦邪,做事任凭自己喜好,在北方一域招惹了不少的强敌。

    尤其是因为一点小冲突,与当时的玄武盟产生了矛盾,玄武盟下面的不少世家或门派,被这七位怪人弄得灰头土脸。

    李天玄正是当时玄武盟的尊者,也是玄武门那一代的门主。排起来是李孔亮第五代的太上老祖。

    当时,玄武盟下受北冥七怪欺负的成员,最后把有关北冥七怪的事,捅到了李天玄那儿。

    做为盟中的尊者,统率整个玄武盟,李天玄自然是不能置之不理。于是,他亲自出手,准备收拾北冥七怪。

    只可惜,当时的北冥七怪,修为也尽皆达到了要渡第一关魂关的力量,七人联手,连李天玄这位尊者,也是落了下风。

    无奈之下,李天玄不得不把七怪引入了玄武局中,从此把七怪给困在了玄武局里。

    此事已是发生在两百多年前,如今李天玄早在百多年前闭关,不问世事。但这七位怪人,却依然困于玄武局。

    说来也是异数,被困在玄武局中的人,数量不下三十多个。但是,能一直活到如今的受困者,却仅仅只剩下了这七个难兄难弟。因此,自李孔亮传承为玄武门少门主,成为下一任玄武龟甲的主人,他也不时地观注着玄武局中的北冥七怪,想偷窥这七个怪人被困两百多年,却还能活下来的奥秘。

    只是,七怪似乎对外界的窥视有所感应,李孔亮的偷窥始终没有结果。

    李孔亮也不在意,以为有玄武局的阵势,就算七怪再活上几百年,也休想脱困出来。

    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今天玄武局突然发生异变,竟然把这七个老怪物给放了出来。以两百年前,这七个老家伙已接近渡第一魂关的修为,这两百年过去,也不知现在他们的力量,已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要是让这七大怪知道,他李孔亮就是现在玄武甲的主人,更不知他们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一念及此,李孔亮是真的被吓得浑身发颤,他那里还会迟疑,也顾不得向严媚儿解释了,一扭屁股,就朝一边的树丛冲去。

    现在,他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快跑,不然就要被北冥七怪当玩具玩了。

    “啊呀,阿亮哥哥,你去哪儿?”

    严媚儿一时没反应过来,玄武门两百多年前的旧事,她自然不可能知道。所以,看到李孔亮突然掉头就跑,她是真的惊呆了。

    “哈哈哈!”

    北冥七怪冲出玄武局,七人哈哈狂笑。只是,笑声还没荡漾开来,七怪身形轰然一滞,他们总算发现四周的情形不对。

    当日被困入玄武局,正是在玄武门的后山,那里虽然也有森林,但绝对不象眼前这样一片灰蒙蒙的怪异。

    而且,他们还记得,玄武门有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现在处身之地,根本没什么建筑,除了灰蒙蒙的树木外,再无别物。

    七怪虽然性格古怪,但绝对不是傻瓜,他们立刻感觉到这地方的异样,此处也绝不是玄武门的门派所在。

    顿时,七人一怔,相互用问询的目光对视了一眼。先前的那名老者,已是怪叫道:“哇呀呀,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谁来告诉老夫,这是哪里?玄武门的龟孙都到哪里去了?”

    “各位前辈,这里是蓬莱秘境的灰森林。”

    这个时候,张横也从黑白气劲中冲了出来,正好听到七怪的询问,连忙回答道。

    “什么?什么蓬莱秘境?哪来的灰森林?”

    老者满脸的迷茫,他的思绪根本转不过弯来,一时无法明白张横所说的话:“哇呀呀,尤他奶奶杠上开花的小娃儿,你快给我说个清楚。”

    说话间,七怪的目光,刷地全部望向了张横。

    七人如今模样狼狈之极,一个个看起来凶相毕露,还真让人感觉这七个老怪物有种杀气腾腾的意味。

    “阿弥佗佛,竟然是北冥七怪,阿弥佗佛!”

    旁边的净禅大师,浑身剧震,连连口念佛号。

    对于一般玄门中人来说,也许根本不知道北冥七怪是什么人。但是,净禅大师这些年来,一直在补充和扩展玄门秘闻,想把这本千古奇书续写得更完整。

    因此,他对近数百年来,玄门中着名的人物,都有所研究。此刻听到这七人自称北冥七怪,他的心头狂震,立刻想到了玄门秘闻中,最近补充的北方一域,两百多年前曾经横行北冥一带的北冥派七个怪人。

    说来北冥七怪确实是异类,他们七兄弟姐妹,六男一女,从小生活在一起。并且,男的一生未娶,女的一生未嫁,七兄妹就这么一直相依为命。

    不仅如此,也不知北冥七怪的老爹老娘出自何种目的,给他们兄弟取的名字也是怪异之极。他们本性北冥,名字分别以麻将中的风子为名,依次是东,南,西,北,中,发,白。

    除最小的妹子北冥白是女子外,其他人样貌长的几乎都差不多,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卵生七包胎,外人要想分出他们谁是谁,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眼前的这七人,就符合这个条件,净禅大师已是认定,他们就是两百多年前的那七个老怪物。

    净禅大师真的被震憾了,他就算长三个脑袋,也绝不会想到,两百多年前的老怪物,竟然会在此时此刻现世。

    现在,更是看到这七个怪人对张横怒目相向,心中的震惊以是无以复加。

    净禅大师并不知道玄武局内,张横与七怪间发生的事,还以为七怪这是遣怒于张横,生怕这七个老怪物出手。

    一念及此,净禅大师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口宣佛号,接过了话题:“阿弥佗佛,七位老前辈,此地确实是蓬莱秘境的灰森林地带。”

    说着,净禅大师正欲向他们解释。但是,突然地面又是轰地一声巨响,一道黑白相间的光芒冲天怒舞,光芒中,一块龟甲状的东西,滴溜溜地旋转着,朝着那边正欲窜入密林的李孔亮飞去。

    “哇呀呀,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原来乌龟派的龟孙子在这里。”

    一直喋喋不休的,正是北冥七怪中的老大北冥东,突然看到地底射出的玄武甲,他陡地反应过来。先前一见他们,就象兔子一样逃跑的年青人,就是如今玄武龟的主人。而且,肯定就是玄武门如今的传承人。

    这下,北冥东刹那怒火爆发,被困玄武局中两百多年,这份怨气已然是倾海难平。所有玄武门的门人弟子,早就都成为了他们的敌人。

    “哇呀呀,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杀,抽了这龟孙子的筋,剥了他的皮,哇呀呀!”

    其他六怪顿时应和,怪叫着向李孔亮追去。

    “啊呀,我的妈!”

    李孔亮这回是真的被吓破了胆,只有叫娘的份了。他就算最自大,也不敢与这七个两百多年前的老怪物相抗。更何况,现在玄武甲中的玄武局被破,他倚为倚仗的镇派神物,已是威力大减,他根本失去了最大的保命手段。

    “龟孙子,去死!”

    北冥东身形一闪,整个人如同是幽灵般在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幻影,眨眼间就已飞跃到了李孔亮的头顶。

    不待几位兄弟在后面有所反应,北冥东探出了一只枯瘦的爪子,就朝李孔亮头顶直抓而下。

    “妈呀,本少这回是真的完了。”

    感受到头顶凛冽的爪风,李孔亮差点憋过气去,自知小命难保。

    “啊呀,阿亮哥哥!”

    身后响起了严媚儿的凄呼声,她也感受到了北冥东那凛冽的杀气。

    眼看李孔亮就要被北冥东一爪洞穿大好脑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间一阵扭曲,一阵暗芒骤然亮起。

    “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

    北冥东陡然怪叫,但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整个人却在那团暗芒中,猛然变得虚幻起来。

    不仅是他,其他六位北冥兄妹,也一个个厉声怪叫:“尤他奶奶的杠上开花,这他奶奶的开的是什么花?”

    话音尤在空中回荡,但七怪的身影已然被暗芒吞没,刹那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呃,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一怔,满脸的狐疑,他还真没有看明白,怎么七怪就此消失在了眼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眼瞳中闪过一抹金光,显然已洞察了眼前这怪异一幕:“佛母他们果然说的没错,灰森林已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限制,力量达到尊者者,无法在此逗留。”

    “呃,竟然是这样!”

    张横身形一滞,终于记起了当时唐老以及后来佛母圣音所说的这句话。不过,望着消失的七怪,张横的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也是震动无比:“这岂不是说,这七个怪人,都是达到了尊者以上的修为了吗?”

    一下子窜出七位达到尊者力量的怪人,张横的嘴都张成了蛤蟆。这可是相当于四域十二盟高端力量中,一半的数量。

    “阿!”

    正是时,突然一声娇吟传来,把震惊的张横猛地惊醒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