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1章 甘霖天露
    “紫灵!”

    听到那声娇吟,张横浑身一颤,目光陡地望向了那棵大树。

    此时此刻,场中狼籍一片,原本的那片空地,已然炸出了一个大洞。玄武局在遭到破坏后,引起了连索反应,以至整个阵势崩溃,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在地面上形成了宽达十余米,深有数米的大坑。

    爆炸的余**及了倚在大树上的紫灵,把她从昏迷的状态中陡然惊醒,这才发出了那声娇吟。

    再看四周,只余下了净禅大师和张碧莹以及王永华,李孔亮和严媚儿已是不知去向,在刚才的混乱中,趁机溜走了。

    微一沉吟,张横立刻向紫灵奔了过去。

    从自己困入玄武局,一直到现在,细细算来,已是有两三个时辰。想到紫灵先前似乎是中了某种春毒的现象,张横不禁心陡地抽紧了。

    他还真怕紫灵会出什么事。

    “紫灵,你没事吧?”

    一靠近紫灵,张横的鼻尖立刻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脂粉香。张横的眉头顿时紧紧地皱了起来。曾与紫灵在倭岛呆了不少的时间,对于紫灵身上的香味,张横还是非常熟悉。

    紫灵是个非常在意自己仪表的少女,她身上所用的香料,是一种淡淡的清雅味,如兰似麝,带着古典的味道。与现在她身上散发的这种浓浓的胭脂味,截然不同。

    张横的心立刻一紧,意识到这香味有异。而且,在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他又看到了紫灵身上,那一格格由红丝凝成的网状物,好象紧紧地束缚着她的身体。

    只是,这诡异的血色网状物,似乎已溶入她的身体,在外表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如果不是张横变态的真实之眼,根本无法洞察到。

    细细察看紫灵,她身体果然出现了被某种春药侵蚀的现象,俏脸潮红一片,身体如蛇一样在不自觉地扭动,呼吸粗重,一呼一息间,似乎喷出了灼热的气息,感觉她整个人都象是要燃烧起来。

    不仅如此,她樱唇喃喃,即使是在昏迷的状态下,似是仍在喃喃地呼唤着什么。

    “好恶毒的李孔亮!”

    张横心中暗骂了一句。他可不知道,紫灵身上的奇毒,乃是严媚儿所为。还以为这是李孔亮意欲对紫灵不轨,这才做了手脚。

    嗤啦!

    手指一点,一滴晶莹的露珠从张横指尖射出,在紫灵头顶滴溜溜地旋转起来,散发出了奇异的光彩。

    “希望佛母的甘霖天露确实有传说中的效果。”

    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

    春药在天下不知有多少种,现在张横根本不清楚紫灵身上所中的春药是那一种奇毒。所以,他那敢轻易给紫灵解毒。

    不过,当日佛母圣音所赐的三滴甘霖天露,却是这天下最神奇之物。特别是在疗毒续元方面,更是有奇效。

    当年西游记中,孙猴子在五庄观里,因为被清风明月两名弟子,误认偷吃了人生果。一怒之下,推倒了人生果,以至惹出大祸。

    最后,还是观音菩萨的净瓶中的甘霖天露,重新让人生果树焕发了生机。

    一般人以为,那是甘霖天露强大的生命力,拯救了人生果树。只是,玄门中人却知道,并非如此。

    孙猴子的金箍棒,也是件至宝。而且是五行中五金之最,除了本身份量有十万八千斤外,它更是暗含五金重毒,一旦孙猴子动用其中的奇毒,便会侵蚀对方。

    当时的人生果树,因为本身就有强大的阵势所保护,孙猴子不得不动用五金重毒侵蚀了它。这才导至人生果树被打倒,精枯神竭而亡。

    正是观音菩萨的甘霖天露,化解了五金重毒,总算让人生果树重新恢复了生命力。

    此刻,紫灵身中春毒媚药,张横也是豁出去了,不惜用佛母圣音的一滴甘霖天露,想化解她所中的毒素。

    哗啦啦!

    甘霖天露卟的一声炸开,化为了毛毛细雨,淋在了紫灵身上,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状态,丝丝渗入了紫灵体内。

    “阿!”

    紫灵一声娇吟,突然有了反应。

    “紫灵,你好些了吗?”

    张横暗喜,连忙呼唤道。

    此时此刻,张横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紫灵身上的异样,正在逐渐消除。弥漫她全身的浓浓胭脂味,正在不断消散。原本身体的异常反应,也在慢慢消失,那潮红的皮肤,粗重的呼息,以及体内几欲燃烧的灼热,在甘霖天露的滋润下,这些异常的症状,正渐渐被消弥,她整个人也似乎在清醒过来。

    “张横,大坏蛋,这回总算让本小姐追上你啦!”

    好一会儿,紫灵长长的睫毛颤动着,似乎要睁开眼来。但是,她仍是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原本低低呢喃,含糊不清的话语,却已然变得清晰可闻。

    “呃!”

    张横却是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他还真没想到,紫灵在昏迷的状态下,一直念道的是自己。更让张横哭笑不得的是:这丫头竟然是为了追自己,这才出现在此处,以至遭到了李孔亮的暗算。

    心中想着,一种莫名的情绪也陡地涌上了心头,张横望向紫灵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异样。无论如何,紫灵的举动,还是让张横心中感动。

    “阿弥佗佛!”

    另一边,净禅大师神情肃然,也正在为王永华和张碧莹检查。

    现在的王永华和张碧莹,情况更加的不堪,脸色赤红如火烧,身体也出现了强烈的异常反应,甚至连眼珠子都现出了血红色。

    如果不是张碧莹从小练就的钢铁意志,而王永华有十二头大仙为他分担,只怕现在两人要丑态百出了。

    不过,纵然如此,他们也已到了最后支撑的程度,意识开始模糊,身体的某些动作,已然不受他们自己控制。两人的状况实在堪忧。

    细细洞察着他们体内的异样,净禅大师眼瞳中的金光不禁变得更加的炽烈:“阿弥佗佛,竟然是媚毒,好个妖女。”

    净禅大师忍不住骂了一句严媚儿妖女,他已用大日如来的法眼,洞察了王永华和张碧莹的情况,知道他们是受了严媚儿极其厉害的媚惑之毒。

    “阿弥佗佛,碧儿,王家主,两位请稍稍忍耐。”

    净禅大师手中禅杖重重地一顿,发出铿锵之音。把开始陷入迷乱的王永华和张碧莹猛然惊醒。

    两人猛地一咬舌尖,强行让自己保持这份理智。向着净禅大师用力地点点头。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高宣佛号:“大日如来,镇阴邪,镇鬼祟,镇天下一切邪物!”

    嗡!

    净禅大师脑后,突然浮起了圈圈的光氲,刹那如同一轮烈日升腾而起。

    光氲旋转,光芒四射,陡然把王永华和张碧莹笼罩在了其中。

    嗤嗤嗤!

    王永华和张碧莹浑身剧震,脸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但是,在他们身体的毛细血管上,嘶嘶嘶地蒸腾起了粉红色的雾气。

    两人所中的严媚儿施展的媚毒,终于在大日如来灼热的真元炙烤下,已然开始被炼化。

    用大日如来神功,强行为王永华和张碧莹化解媚毒,这也是净禅大师无奈之举。

    他自然早就看出来了,那边的紫灵所中的毒素比王张两人,更加的剧烈,张横都有束手无策的感觉。

    所以,眼见王永华和张碧莹媚毒发作,他也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了。

    要知道,大日如来的真元,乃是这世上至刚至阳的力量,相当于是强行用太阳真火焚炼王张两人体内的媚毒。这会导至他们身体会受太阳真火的灼伤。

    这就是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自残疗法。如果不是事情紧急,净禅大师那会如此?

    “啊呀,大坏蛋,你竟然在这里!”

    这个时候,那边的紫灵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当她睁开眼,看到面前的张横时,一时还有些迷糊,忍不住惊呼出声。

    刚才的事,她还没有记忆起来。因此现在实在是有些西里糊涂。

    说着,紫灵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只是,她稍一动作,不禁又是一阵娇呼,整个人软软地又靠向了背后的树杆。

    受严媚儿的媚毒春药影响,她现在还是手脚酥软,根本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欠奉,那里能站起身来。

    “紫灵,你没事吧?”

    张横眼明手快,已是一把扶住了紫灵,一边迫切地问道。

    虽然用甘霖天露,看似化解了紫灵身上的异状。但是,不知怎么的,张横的心中仍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好象紫灵所中的奇毒,并不那么简单。自己所化解的只是她身上的一些症状。紫灵的体内,仿佛仍蜇伏着什么阴邪的东西。

    所以,紫灵一清醒,张横立刻向她询问起来。现在,只有紫灵自己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

    “我,我,我……”

    紫灵此刻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有异,不由俏脸一阵紧张,细细地暗查起来。

    只是,她体内真元一动,整个人轰然剧颤,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啊,大坏蛋,我好象好象……”

    紫灵又惊又恐,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的感觉了,张口结舌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还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出来,一幕无比诡异而恐怖的情形,却在她身上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