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2章 中招
    “啊,张横,你看,你看!”

    紫灵象是遇到了鬼一样,满脸惊骇地望向了自己的手。

    此刻,她的一双玉手上,正有血色的丝状物在急剧地蠕动,眨眼间就把她手掌,手背以及手臂等裸露的地方,密密麻麻地覆盖,状如一张血网,情形恐怖之极。

    紫灵一声尖叫,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扑入了张横的怀里。

    “不要怕,紫灵,不要怕!”

    张横此刻也看到了紫灵身上的异相。只不过,他是从紫灵的脸上,看出了不对劲。

    只见,一根根艳红的血丝,从紫灵脸上缓缓地浮突了出来,在她的皮肤上,迅速形成了一张网状的血符。

    不仅是脸上,确切地说,是紫灵整个身体的皮肤表面,甚至连她的眼瞳里,也已刹那布满了这样的血丝网,看起来实在是诡异之极。

    张横心中咯噔一下,一时也惊呆了。明明自己刚才炼化了一滴甘霖天露,为紫灵化解了体内的媚毒。

    而且,自己也检查过紫灵的身体,似乎所有的媚毒,已在佛母那滴甘霖天露的作用下,完全化解。

    可是,刚化解的媚毒,怎么会再次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又惊又疑,张横已是一把拥住了紫灵,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一缕思感,已探入了紫灵的身体。他要细细洞察紫灵,看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然而,思感一触,张横身形狂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之极:“怎么会这样,这小丫头的体内,竟然被这样一张诡异的血网给束缚了。”

    张横心中暗自大凛,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孔亮他们,竟然会在紫灵体内做手脚。而且,从思感的感知来看,布置在紫灵体内的那张血色网状物,极其的恐怖,紫灵身上现出的异样,正是它突然爆发的原因。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张横眉头紧蹙,一只手却已是陡地按在了紫灵的背心,一股纯正的浩然正气,缓缓地输入了紫灵体内,想触及那张血网,探察它的本质。

    嗤啦!

    紫灵娇躯狂颤,一声轻微的异响也骤然响起,仿佛是她身体里的那张血网,猛地产生了感应,所有的血丝急剧地震颤蠕动,好象一下子惊醒了,如同是活物一样,动作了起来。

    “不好!”

    张横大惊,立刻真元一引,想从紫灵体内退出来。他已感觉到了,紫灵体内的那张诡异的血网,似乎对真元无比的敏感,一旦有真元探入,血网就象是闻到了血腥的苍蝇,不顾一切地就扑了过来。

    从先前紫灵的表现来看,要是被血网吞噬真元,就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

    张横那里敢让这样的事发生,心念一动,急剧地收敛浩然正气,以免被血网缠上。

    但是,迟了。

    血网嗤啦异响,如同是无数道细小的电蛇,陡地缠住了浩然正气。

    刹那,紫灵体内嗤啦异响大作,血网腾起浓浓的粉红色艳芒,与浩然正气纠缠在一起。

    “阿!”

    紫灵浑身颤抖,忍不住娇吟出声,俏脸上再次变得潮红一片,身体也猛地发起烫来。

    她再次出现了媚毒发作的现象,整个人陷入了那种动情的状态里。

    “紫灵!”

    张横的脸色骤变,不由厉喝,想把紫灵从这迷乱的状态中唤醒。但是,刚呼唤了一声,张横全身剧震,一股异样的艳赤颜色,也迅速地爬上了他的脸。

    并没有结束!

    只是一个呼息间,张横全身都有了反应,皮肤呈现异样的血色,体内也有一团欲火熊熊地燃烧起来。

    “好歹毒的玩意!”

    张横的心底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脑海中却已是有阵阵的迷糊感袭来,让他有种几欲失控的感觉。

    此时此刻再看张横,他的情况已与最初看到紫灵时一样,他按在紫灵背心的手掌,已有一抹血丝漫延到了上面。

    血丝迅速结成了网状,仍在急速地向张横的手臂上面延伸,似乎要覆盖张横的身体。

    张横心头一紧,立刻意识到,束缚在紫灵体内的这张血网,具有极其可怕的侵蚀力,现在已从紫灵身体,侵入了自己的经脉,而且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自己。

    “阿亮哥哥,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离开那里?”

    灰森林的一处密林里,严媚儿总算追上了李孔亮,娇喘吁吁地叫道。

    她直到现在,仍是没有搞清事情的来笼去脉。只是看到李孔亮狼狈逃窜,就不顾一切地跟着他追在了后面。

    现在,前面的李孔亮总算放缓了脚步,她才有机会追上她的这位阿亮哥哥。

    只是,严媚儿心里充满了狐疑,不明白为什么李孔亮见了那几个老头,就象是老鼠见到了猫,没命地逃跑。

    “唉!”

    李孔亮此刻也是气喘如牛。刚才被七怪一吓,他确实是魂飞魄散,差点就屁滚尿流。

    不过,在最后一刻,北冥七怪竟然消失,这才算是让他捡回了一条小命。

    只是,当时李孔亮早被吓破了胆,却那里敢再逗留,仍是拼起全力,一直往前没命地奔跑。直到此刻,已感觉不到后面的危机,这才缓了下来。

    一路逃命,他也渐渐想通了北冥七怪突然消失的原因。想必,这正是带队天王他们所说的那样,现在的灰森林已是受到了限制,修为在尊者之上的绝世强者,根本不能逗留于此。所以,北冥七怪一动用力量,想追杀自己,就被灰森林那股奇异的力量,给直接送了出去。

    想到这个原因,李孔亮心中又是一阵后怕。当年被困在玄武局中的七个老怪物,如今修为都达尊者之境。若是他们出了蓬莱仙山,回到北方一域。只怕他们玄武门,这回是真的有大难了。

    不过,现在来愁这事,似乎是早了些,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应付灰森林这处凶险之地。

    长叹了一声,望望身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严媚儿,感觉她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哀怨,李孔亮也不觉心中一阵惭愧。

    先前只顾着逃命,连严媚儿也都给抛到一边,甚至就根本没在意她的生死。此刻静下心来,确实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她。

    “媚儿,事情是这样的。”

    李孔亮知道严媚儿心中已有了怨气,也感觉对她不起,所以停下了脚步,拉住了她的手,一边向她解释,一边连哄带骗地向严媚儿说起了隐情。最后道:“媚儿,那七个怪物认出了我是玄武龟的主人,所以要杀我。而他们并不认识你,因此,那时的你是安全的。我故意不叫你,就是为了你好,免得七怪看出我们的关系,把你也列入了必杀的范围。”

    说到这里,李孔亮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严媚儿的脸上:“媚儿,我一切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要误会我当时只顾自己,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信我对你的好吗?”

    “阿亮哥哥,我自然知道你对我的好啦!”

    严媚儿虽然性格偏激,是个不折不叩的妖女。但是,她对李孔亮是情有独钟。被李孔亮这翻甜言蜜语一哄,顿时心情由阴转晴,一颗心也酥软了,那里还舍得再怪自己的阿亮哥哥。

    她不由自主地依到了李孔亮的怀里,美眸痴痴地望着李孔亮:“阿亮哥哥,你不要说了,媚儿相信你。”

    说着,她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禁露出了喜色:“对了,阿亮哥哥,我感应到红粉夺魂兜已然再次启动。想必是姓张的家伙,在营救那妖女了。现在极有可能两人都已中了红粉骷髅的媚毒,丑态百出了。”

    “咯咯,阿亮哥哥,要不我们回去看一场好戏,也好等会收拾他们。”

    严媚儿咯咯娇笑道,脸上也现出了兴奋之色。对于她的红粉夺魂兜,她还是充满了信心。自得到这件上古红粉魔女的宝物,她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哦!”

    李孔亮的神情陡地一震,眼眸都亮了起来,严媚儿的话,确实是让他非常心动,能看到自己的大仇人出丑,甚至可以等会亲自收拾他,这也是李孔亮之所愿。

    不过,略一沉吟,李孔亮还是摇了摇头。经历了刚才的事,他对张横更加的忌惮。

    张横竟然连玄武局都能破,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张横,也更加的畏惧这家伙。

    他既然连玄武局都困不住,那么,媚儿的红粉夺魂兜,是不是也不能奈何他?

    更何况,李孔亮还想到了已传承了大日如来的净禅大师。光是这大和尚,他就吃不了兜着走。要是张横也没事,他这次回去,岂不是自己找死?

    一念及此,李孔亮终于忍住了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决定不再理会张横那边。

    他可还记得,自己离开队伍,来此的目的,那可是为了寻找玄武甲感应的地方。张横和紫灵,只不过是机缘巧合才相遇。

    心中想着,李孔亮手一探,掌心已出现了那片玄武龟。直到此刻,他才想到玄武局遭破坏后,这块玄武门的镇派之宝,是否会有什么损坏。

    更重要的是:经过了这一遭,玄武甲的感应是否依然存在。

    “啊,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只是,当李孔亮仔细察看玄武龟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