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3章 程咬金
    李孔亮确实是被眼前看到的玄武龟给吓着了。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现在的玄武龟甲上,多了一条从头到尾的长长裂痕。旁边还有十数条细细密密的细小碎纹。

    传自上古的玄武龟甲,竟然遭到了损坏,李孔亮的心陡地一沉。要是玄武甲因为这次事故,真的毁掉,他岂不是成了玄武门的罪人,此后再无脸面去见玄武门各位长辈。

    一念及此,李孔亮的脸都煞白一片,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幸好,强自忍住心中的万般惊惶,思感探入其中,李孔亮总算是松了口气。

    玄武甲内的玄武局虽然仍处于暴乱中,但已比先前有所平静,黑白格正在逐渐恢复,空间中的暴虐之气也有所缓解。

    不仅如此,细细感应,龟甲头部上那奇特的标志,依然闪烁,正指向前方。

    这正是玄武龟甲产生的感应,是指示李孔亮向那神秘之地进发的指引。

    “他奶奶的,看来玄武甲只是外表受了创伤。”

    李孔亮这回是真的放下了心来。他也管不了别的,一拉严媚儿,就向着玄武甲指示的方向迅速潜伏而去。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寻找那处神秘的地方,也许那里就有他李孔亮的大机缘。经历了先前与张横他们的这一场明争暗斗,李孔亮有种迫不急待的感觉,希望自己的力量能再一次突破。

    严媚儿心中很想回去,看看张横在受她红粉夺魂兜的影响下,会出现怎么样的一副丑态。只是,见李孔亮不愿回头,她只能遗憾地跟着李孔亮走。

    “叱!”

    张横厉喝,全身也猛地光芒大作,神情中更是现出了凛冽之色。

    发现紫灵体内的血色网状物,正急速地漫延向自己的身体,张横确实是大吃一惊。他还真没想到,这妖邪之物,还能顺着真元的运转,纠缠而来。

    此刻,丝丝的血网,已侵蚀到张横的手臂,立刻遭到了张横真元的截击,浩然真气刹那形成了一堵真气墙,挡住了血丝的漫延。

    陡地,张横体内嗤啦嗤啦异响大作,血丝一触及浩然真气,双方顿时如同是酸碱相泼,腾起了滚滚的粉红色烟雾,从张横的毛细血管中喷薄而出。

    “好歹毒的玩意!”

    张横的目光死死地瞪住了自己的手,脸色无比的难看。

    浩然正气虽然克制阴邪,但是紫灵体内的血网,却无比的阴毒,竟然可以与浩然正气相抗衡。此刻,血网的漫延虽然被暂时阻止,可浩然正气,仍是无法把它驱除干净。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张横无比的诧异,不得不动用功德光环的力量,来对付这妖异的血网。

    嗤啦啦,嗤啦啦!

    溶合了正气歌的功德光环,已是具有亚圣意境的本质,心念动处,顿时一串串金色的文字翻滚如沸,冲向了血网。

    如血蛇般曲扭摆舞的血网,一遭功德光环冲击,刹那如同是受到了灼热的烈焰焚灼,剧烈地颤抖起来,嗤嗤嗤地向后急剧退缩。转眼间,就退出了张横的手掌,只留下了一丝淡淡的粉红色的痕迹。

    “紫灵!”

    张横呼唤着,不禁迟疑起来。

    功德光环显然正是那张诡异血网的克星。但是,两者在身体内交着,对本身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就以刚才的经历来说,虽然功德光环逼退了血网,但血网所侵蚀的地方,经脉出现了被灼伤的痕迹。要是进入紫灵体内,也不知会对她造成怎么样的后果。

    “大坏蛋,大坏蛋,不要走,我不要你走!”

    这个时候,再次陷入媚毒侵蚀的紫灵,又出现了昏迷的状态。只是,昏迷中的紫灵,仍在喃喃着,呼唤着张横。显然,她此刻意识迷乱,但想的仍是张横。

    “紫灵,不要怕,我就在这里。”

    张横连忙把她搂紧了些,一边安慰道。

    神情却是现出了一抹绝决,他已是不顾一切,准备给紫灵强行驱除她体内的那张诡异的血网了。

    另一边,净禅大师已然停止了大日如来功法,望望眼前已然清醒过来的张碧莹以及王永华,神情却是疲惫之极。

    张王两人所中的媚毒无比的厉害,净禅大师几乎是耗尽了体内的真元,这才总算把两人的毒素驱除。

    只是,现在的净禅大师也是精竭气虚,整个人有种虚脱的现象。而张碧莹和王永华两人,虽然被化解了媚毒,但先前与媚毒的抵抗中,也早已耗尽真元。如今三人都几乎处于瘫软的状态,根本无力再做什么。

    所以,三人望着张横这边,虽然也都看出了张横和紫灵似乎情形不对,却也只能远远望着这边,无能为力。

    “啊呀,畜生,你这恶贼,竟然敢欺负阿紫,死,去死!”

    突然,一大群人影,猛地从树林里窜了出来,看到场中张横和紫灵两人的状况,一个声音猛地怒吼道。

    “呃!”

    张横一怔,连忙转头,立刻就看到七八人正向自己这边狂扑而来。而领头的那人怒发冲冠,状若疯狂,一边嘶吼着,一边已是劲气暴逸,腾腾的杀气笼罩住了自己。

    张横又是一愣,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但看冲在最前面之人的表现,仿佛是与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时间,张横还真没有反应过来,这人怎么会与自己有这么大的怨隙?

    张横那里知道,来人正是孙保密,跟他一起来的自然就是东方一域天机盟的精英弟子。

    紫灵闹小性子,不听孙保密的话,顾自离开队伍,不知去向。

    孙保密自然是又气又急又是无奈。不过,他在进入灰森林之前,也曾做好了准备。为了防止紫灵这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出差子,孙保密在她身上,暗中做了手脚,在她衣衫上,洒了一种特制的粉。

    这种粉无色无味,却能被孙保密眷养的一种叫九星瓢虫可嗅到,而且只要是在百里的距离内,都可以凭着九星瓢虫,追蹑到目标。

    本来这只是预防紫灵出事,那知现在是真的派上了用处。

    孙保密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等回到队伍所在的地方后,立刻改变了原先的行进路线,带着众人就追蹑着紫灵的方向追了下来。

    一路急走,当他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轰隆巨响,孙保密脸色大变。因为,从巨响传来的方向判断,那里正是九星瓢虫感应到紫灵所在的地方。

    孙保密心头大凛,不顾一切地就往这边狂奔而来。等他到了这里,顿时看到了场中张横与紫灵那一幕不堪入目的情形。

    说实在的,张横与紫灵现在的情形,确实是有些出格。因为紫灵媚毒再次爆发,她整个人酥软无力,完全依赖张横的扶助,才能坐稳。

    只是,她体内媚毒发作,身体的反应也比较强烈。所以,整个人几乎就是倚在了张横的怀里。而张横也只顾得要给她疗毒,完全没有意识到,两人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旖旎之极,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完全拥抱在一起,甚至甚至张横贴在紫灵背心的手,还在动作着。

    这样的情形,不让人误会两人之间的暧昧,那才叫见鬼。

    一见如此情形,孙保密简直是肺都要气炸了,他可是把紫灵当成了自己的禁鸾,别说是有年青男子与紫灵接触,就算平时有男子与紫灵多说几句话,他都会怒火中烧。

    此刻,孙保密那里还忍得住,一声咆哮,就朝张横冲了过去。他还以为张横这是在欺负紫灵。

    “杀!贼子,去死!”

    孙保密腾身跃起,全身光芒暴耀,手中一根漆黑的长鞭,已然发出尖锐的嘶啸,如一条毒蛇一样,向张横当头缠来。

    嘶嘶嘶!

    异啸刺耳,黑芒暴盛,整个空间都似乎被长鞭撕裂,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当头罩落。

    “不好!”

    张横眼眸骤然暴缩,心中也是吃了一惊。从对方的鞭势来看,此人的修为已超越四品的初阶,修为竟然还在自己之上。

    而且,看他出手的架势,那完全是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样子。

    最要命的是:现在张横怀抱紫灵,而紫灵身中奇毒,根本无法动弹。张横那敢在这种情况下,与对方硬拼。心念一动,一圈墨绿色的光氲闪起,刹那包裹住了自己和紫灵。

    “快走!”

    张横祭起了瞬间挪移的神通,临走时还不忘了通知净禅大师他们。

    此刻,净禅大师自然也看到了场中的情形,一时都被惊呆了。他们也是没有想到,半路里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只是,三人现在也全部精疲力精,要想上前帮忙也来不及。而且,看这伙人的架势,似乎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把事情解释清楚。

    看到张横身形迅速变得虚幻,又听到张横的示警。三人立刻意识到了张横的意图,大家互望一眼,也不再此停留,顿时也都站起了身来,窜入了旁边的密林。

    他们可不是傻瓜,也不想与这伙杀气腾腾的人多废口舌,决定与张横先离开这里再说。

    孙保密的注意力全在紫灵和张横身上,对其他人视若无睹。只是,他的攻击还没到,眼前的张横和紫灵全身已被一圈墨绿色光氲所笼罩。下一刻,两人竟然就这么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贼子,哪里走?”

    孙保密气得哇哇怪叫:“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把你挖出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