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0章 意外之喜
    望着冯德润等人,一个个鬼哭狼嚎地四散奔逃,张横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先前被他封起来的天王蜂老巢,这回总算是帮了自己一回大忙。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估计这一回,冯德润以及李孔亮他们,是真正的吃不了兜着走,要被可怕的天王蜂群,弄得焦头烂额,甚至满头满脸的骚包了。

    不过,张横也不敢在此停留,他的身周早就祭起了十二巫祖幡,布置了一个昏天黑地阵势,迅速向反方向遁去。

    昏天暗地阵势,不但可以隐藏身形,而且还能封闭气息。在四周乱飞狂舞的天王蜂,一时无法找到张横,自然也无法追蹑他。因此,张横没受多少攻击,就离开了这里。

    现在的张横,情形已是非常的糟糕,体内的真元混乱一片,不仅紫灵体内的媚毒又一次反弹,功德光环几难抑制。而他本身也受到勾魂红线的侵蚀,内外煎熬,甚至连意识也都有些迷糊了。

    “不行,一定要坚持住。”

    张横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嘴里喷出来的空气,也似乎是带上了灼热的温度,让他感觉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

    他自然知道,这是被媚毒侵蚀的原故。自己和紫灵,现在是处于了极度危险的状况。一个控制不住,那就是**的下场。

    可是,问题在于,如今一时间根本找不到隐蔽之地,尤其是四周还有冯德润和李孔亮等人,正在搜寻自己,以他们的力量,有可能随时找到自己。

    “小丫头,这回是要看我们的造化了。”

    感受着怀里紫灵那剧烈的反应,张横心中暗叹了一声。这次进入灰森林,他根本不会想到,会与紫灵有这么一遭。更是想不到,自己的命运会与紫灵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几乎是生生相息。

    强自咬牙硬撑着,驱动功德光环的力量,一边压抑紫灵体内的媚毒,一边又与侵蚀自己的那根妖异的红线纠缠不休。

    只是,两边作战,根本无法对付得了红线与红色血网的侵蚀,张横的反应也变得更加的强烈,意识中,也出现了时尔迷糊,时尔清醒的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里象是发生了大拼斗?”

    张勇进此时也带着一众弟子,赶到了地下,望着四周狼籍一片的影像,他满脸的狐疑。

    面前的虬根世界,完全遭到了贱踏,原本应该是遍地虬根的环境,现在都已变得破破烂烂。所有的虬根,象是被一群凶兽狂奔踏过,再也没有一枝完整的虬根。

    张勇进是真的有些惊呆了,这样的情形实在是有些骇人。经过他的仔细搜查,已是看出来了,造成这样的现象,那是人为的,而且至少是几位天王级的绝世强者贡同联手,才能造成这样的后果。

    那么,什么样的事情,需要几位天王联手?张勇进是真的有些想不通。

    “尤那彩花贼子,如果不把你找到,老子就把孙字倒过来写。”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孙保密的怒吼声,同一时间,轰隆隆的异响响彻,显然是他正在怒砸身边的阻挡物。

    “彩花贼?”

    张勇进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之极。他与孙保密平时也有接触,因此对他的情况非常了解,更是一下子听出了他的声音。

    只是,孙保密的话,却是把张勇进给震憾了。孙保密怎么就遇到了采花贼,而且还涉及到了他的阿紫。

    心中疑虑重重,张勇进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转过十数个弯道,张勇进终于看到了孙保密,更让他惊讶的是:与他在一起的还有冯德润以及黄水原和北方一域的玄武门少门主李孔亮,以及他的未婚妻严媚儿。

    只不过,现在的这些人,形象却是狼狈之极,一个个脸上身上等地方,长满了一个个脓包,人人鼻肿脸青,看起来象是被什么毒虫给咬了。而且,那些毒虫显然非常的可怕,连几位天王,中了剧毒,也无法抑制毒物的爆发,这才会变成如此的惨样。

    “孙天王,诸位,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勇进连忙走了出来,向众人打招呼。

    “张天王,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搜查那个采花贼子张横。”

    孙保密一见到张勇进,不禁大吐苦水,把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最后道:“想不到你们南方一域,竟然出了这样的逆贼,要是他敢伤害阿紫的一根头发,本王绝不放过他。”

    “竟然是这样!”

    这回张勇进也惊呆了,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紫竹和龙虎盟两位盟主,特意交待过的张横,竟然是个彩花贼。而且受害者还是东方一域的第一美女紫灵。

    “是啊,是啊,这样的贼子,人人得尔诛之。”

    一边的冯德润和李孔亮立刻在旁边应和起来。

    现在的两人,对张横是更加的恨之入骨。

    先前被张横引入天王蜂的老窝,差点就被数以万千计的天王蜂追击,几乎就丧命在那里。

    如果不是他们修为都达到了四品以上,又个个身怀异宝,这才总算逃过了一劫。但也是受了不小的罪,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地被天王蜂叮了数十次。现在被叮的地方,如同是烈火炼燃,不是强行用真元抵抗毒素,只怕就要昏死当场。

    但这种能侵蚀真元的毒素,也让他们个个真元消耗严重,现在的力量,最多也就只有平时的一半,这确实是让冯德润他们肺都要气炸了。

    “诸位,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那贼子。”

    孙保密现在心急如焚。被天王峰一冲,原本可以包围张横的合击之势,最终被破。

    等他们再次汇合,已完全失去了对张横的感应,所以,他把寻找到张横,做为了如今第一重要之事。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张横,正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中。

    身体受内外两种媚毒的煎熬,张横的意识变得更加的迷糊。而且,他感觉自己似乎产生了幻觉,眼前的虬根突然都变得彩光奕奕,自己抱着紫灵,就如同是进入了一片神奇的世界。

    一根根虬根好象都在朝着自己招手,自己也仿佛感应到了它们心中愉悦的感觉。张横一时还有些不信,但渐渐的,这种感觉是越来越强烈,无比的清晰。

    当他迷迷糊糊地向前走去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座小楼房样的建筑,矗立在那儿。小楼房虽然不大,但全是由各种虬根纠结起来,在这片虬根世界里,显得别样的怪异。也是张横自进入地下以来,第一次所看到这样的建筑。

    “这是?”

    张横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但已然迷糊的意识,却已几乎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再加上心念中只有一个迫切的愿望,想找一处隐蔽的安全之处,为紫灵疗毒。

    所以,张横也不再犹豫,向着那间虬根凝结的小楼房走去。

    进入下面一层,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东西。张横迷迷糊糊地就走向二楼,等来到上面,他的目光不由一呆。二楼上面竟然摆了一张床,虽然仍是由虬根所组成。但是,这样一处有房有床的地方,立刻让张横心头一颤,某种意念猛然充塞了他的心神。

    嗡!

    身体内的那团火热,猛地在这一刻疯狂地暴涨,张横的意识里,出现了一幕幕旖旎的画面。下意识地,他不由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紫灵:“紫灵,紫灵,紫灵……”

    张横喃喃起来,呼唤着紫灵的名字。这一刻,怀里扭动的紫灵,给了他一种无比艳丽的感觉。

    “大坏蛋,大坏蛋……”

    紫灵一直喃喃着张横的名字,身体的反应已达到了一个极至,此刻感受到张横的异常,不由更加的剧烈起来。

    嗡!

    张横的脑海陡地响起了一声嗡鸣,所有的感知突然变得模糊一片。

    虬根凝结的房间,原本楼梯的方向,无数的虬根如同是活了过来一样,迅速地曲扭摆舞,不一会儿,就凝结成了一道门的模样。然后把整个房间给封锁了起来。

    不仅如此,无数的虬根散发出了妖异的彩光,把整个空间映得艳采迷离。而原本紧紧相拥的张横和紫灵,已滚倒在了那张床一样的虬根上。

    就算是张横都没有想到,他一心要为紫灵疗毒,最后却是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在这处诡异的虬根房间里,他已完全失去了自我。

    “为什么那个采花贼的气息消失了,他怎么可能办到?”

    孙保密以及冯德润和李孔亮等人,一个个脸现狐疑。他们与张勇进一起,一直在追踪张横的行迹。

    但是,先前非常明确的张横和紫灵的感应,在此刻完全消失了,纵然是他们使用了各种手段,也休想再感应到两人。

    这让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要知道,如果仅仅感应不到张横,这还有理可说。但是,连中了媚毒,应该已处于昏迷中的紫灵,也突然失去了行踪,这绝对不可思议。

    “难道,难道?”

    孙保密陡地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大变,整个人都要癫狂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