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1章 偷鸡不成真要命
    “莫非,那采花贼子,已对阿紫……”

    孙保密浑身剧震,脸色也变得悲愤交加。她先前看到过紫灵和张横那幕暧昧的情形,因此,才认定张横是个采花贼。此刻想到这一点,却是让他心神剧颤。在他用九星瓢虫追踪的秘法中,只有一种情况下,才会感应不到目标。

    那就是目标进入了阴阳交泰。阴阳浊气会让九星瓢虫的许多特殊功能受影响。

    一念及此,孙保密已然明白了为什么感应不到紫灵的原因,整个人也处于了爆走的边缘。

    紫灵可是他的禁鸾,岂容任何人玷辱?这无疑就是比杀了他孙天王都无法接受。

    “张横,你这采花贼子,本王不杀你,誓不为人!”

    孙保密仰天嘶吼,声音如同是一头受伤的元古凶兽,腾腾的杀气,刹那弥漫了空间,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一种心悸的感觉。

    “嗯阿,嗯嗯阿阿!”

    那处奇异的虬根小楼中,一曲嗯阿之歌依然在持续,透过房屋中那闪烁的彩光,可以看到,那张虬根床上,两个人影,疯狂地纠结在一起,就如同是两只八爪鱼一样,难舍难分。

    嗡嗡嗡!

    一团彩氲包裹着两人,彩氲中,无数金色的文字,缭绕旋舞,在两人的身体间明暗闪烁,更是给两人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时间就象是凝滞在了这一刻,两人尽情的放纵着自己,早已迷失在了其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团粉红色的艳光,轰地一下从两人体内爆射而出,张横的身形也轰然剧震。

    “啊,这是怎么了?”

    张横缓缓地睁开了眼来,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不由惊呼。

    此时此刻,体内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混乱的真元,已恢复了平静。至于先前身体的那种如灼如烤的炙烤感,也早已消失,取而换之的是一种如干渴之人,喝了甘霖,说不出的通达畅快。

    最让张横难以置信的是:身体经络脉理间,被那根粉红色的红线侵蚀之处,已然完全消失,任何不良的反应更是再无感觉。

    “怎么回事,我身上的媚毒怎么被清除了?”

    张横难以自信地望望自己的双手,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不过,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跳了起来,他终于看到,自己怀里死死地纠缠的紫灵。

    现在紫灵的情形实在不堪,她缠在张横怀里。俏脸一片潮红,呼息虽然已渐渐的平稳下来,但她身体皮肤那晶莹的汗珠,在彩氲的掩映下,更是娇媚动人。

    张横都有一种忍不住想肆意爱抚的冲动。幸好,现在张横已恢复了清醒,这一点诱惑,他还是能强自忍住。

    只是,看到紫灵这副模样,张横已然是心头大震,这样的事情,已在他身上发生过好多次。他自然明白,自己与紫灵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张横有些手足无措,想站起来离开紫灵,却又怕惊醒她。他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感觉自己此刻无论做什么,都是错地。

    “大坏蛋,你这个大坏蛋。”

    突然,紧紧缠着张横的紫灵,也睁开了眼来,立刻也看清了自己的状况,她不由叹息一声,羞得把脸一下子埋在了张横的怀里,那里还敢再看自己和张横的状况。

    不过,她嗔怪地叫喊着张横的名字,心中却是百味杂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异样,张横和紫灵两人,谁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合。纵然紫灵刁蛮无比,行事任性,无所谓什么世俗礼规,现在也是羞得要找地缝钻了。

    虬根凝结的小楼附近,孙保密以及张勇进等人,正一个个焦急地在寻找张横。只不过,这些人用尽了手段,仍是没有丝毫的效果。明明张横和紫灵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但他们就象是根本看不见那幢奇异的小楼,更是感应不到张横和紫灵的存在。

    众人又惊又疑,两个大活人,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谁都感觉不可思议。

    当然,这么多人中,只有黄水原无比的淡定,象是个局外人一样,就这么在四处闲逛,根本不着急,甚至还有一种兴灾乐祸的意味。

    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感应到张横以及紫灵的痕迹。但是,凭着小黑为代价的秘法,他却能感受到与张横之间的神魂中的一缕联系。所以他是信心满满,要把张横找出来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应该是个机会。”

    黄水原暗自沉吟起来:“这小子现在没有人能找到他,如果他就这么死在了某个地方,岂不是永远都不可能有人寻到他的行踪了吗?”

    一个人如果死了,魂飞魄散之后,他留在这个世上的气息就会逐渐变得虚芜,一段时间后,就会完全消失。到那时,再要寻扫对方,那就会难上千百倍。

    心中想着,黄水原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毒之色。对于他来说,本身与张横之间,并无什么怨隙,最初只是因为佛母的三滴甘霖天露,引起了他对张横的妒恨。

    之后的测试,如果张横软弱一点,乖乖地顺从黄水原,事情就不会变得这样糟糕。张横的强势,以及在灰森林中的表现,让黄水原感觉,他这位天王完全被张横比了下去。已是有些恼羞成怒。

    最后,当他偷窥到张横身上有圣人之物,黄水原心中的妒火,贪念已是达到了顶点。所以,这一路过来,他就一直在寻找机会,人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张横。

    现在机会总算来了,在所有人都感应不到张横的时候,他一旦发动秘法,张横就会死于藏身之处。到时,这些人退走,就只要他黄水原回头找到张横藏身之处,他身上所有的宝贝,那时就全成了他黄天王的了。

    一念及此,黄水原更加的兴奋起来。望望四周各自分散的人们,正在各个地方搜索,根本没有人注意他。黄水原的眼牟中闪过一抹阴厉,缓缓地盘膝坐到了一段虬根凝结的地上,“换魂换命,天机为引!”

    同一时间,一段阴晦的音节响起,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猛然弥漫四周。如果此刻其它几位天王在此,会立刻被这股气息所震惊,这股气息太邪恶了,这绝对是某项杀人的秘法。

    只不过,现在其他人确实是没有谁去观注黄水原,因此还真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嗡嗡嗡!”

    陡然,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从黄水原身上散发出来,眨眼间就没入了虬根世界的黑暗里,情形变得无比的诡异。

    “怎么回事?”

    张横此刻与紫灵已然分了开来,两人各自洞察着身体的情况。

    不过,让两人惊喜的是:原本对身体侵蚀的媚毒,现在已完全消失。在那消魂的时刻,他们已是莫名其妙地化解了毒素的侵蚀。

    不仅如此,紫灵体内的经脉间,隐隐地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神圣光芒,这正是当时张横动用的功德光环的力量。紫灵受这奇异力量所滋润,身体的许多地方,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甚至让修为也增长了一个小阶。

    紫灵又惊又喜,虽然她有些不明白自己身体的变异,但她就算是傻瓜,也能知道,这肯定是与张横的阴阳交合有关。一时间,她望着张横,目光变得无比的复杂,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说。现在的紫灵,心思确实是如同麻团。

    张横也是如此,他不知该如何解释,但事情既然已发生了,却也只能面对。

    正尴尬得不知所以,陡地,一圈奇异的波纹猛然出现,一下子笼罩住了张横。同一刻,张横身形狂颤,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侵入了神窍,让他猛然感觉到了一种危机。

    “不好,是有人暗中使用了秘法,意欲对我下毒手。”

    刹那的愣怔,张横立刻醒悟。而且,他也马上感知到了这股力量的来源:“黄水原,是黄水原这老家伙。”

    侵蚀而来的气息,阴森中带着冰寒,这让张横骤然醒悟。这样的气息,在当日的木偶世界里,张横就曾从小黑身上感应过。所以立刻判定这是黄水原这老家伙在暗中搞鬼。

    心念一动,神窍里的小人儿顿时光芒大作,意欲把这股阴森之气驱离神窍。

    然而,迟了。

    脑海剧震,无数的影像瞬息在意识里出现,一个个诡绝的木偶,闪过张横的心底,无数的意念,竟然疯狂地侵入了张横的心神。在这一刻,张横似乎是成了某个木偶的神魂替代物,正在接受它的灌注。

    “黄老贼,到底用了什么秘法?”

    张横大惊,心神狂颤,一时有了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这样诡异的事情,在他跨入四品以来,还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更没有应付的经验。

    只是,张横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外面的虬根世界,也有人发出了同样的怒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