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2章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暗施秘法,针对张横的黄水原,陡然身形狂颤,脸色也是一下子变得骇然无比。

    此时此刻,他的意识中出现了无比可怕的一幕。他心念中的木偶世界,猛地轰然剧震起来,仿佛是整个木偶世界正处于了崩溃的状态。一股极其强大,充满了浩然的纯正纯阳的气息,轰隆隆地回荡,冲击着他的神窍。

    黄水原顿时被震骇了。这样的情况,是他修练成杂家木偶秘术以来,从所未曾遇到过。

    而且,他更是明白,一旦这个木偶世界,要是出现了崩溃,他也必将魂消神散,一命呜呼。它可是黄水原真正以本身神魂凝练的所在。

    可是,黄水原怎么也无法理解,自己以小黑为代价,甚至不惜消耗修练百多年的魂力,施展的秘法,竟然对张横无效,反而是受到了反噬。

    要知道,换魂换命,换的是小黑与张横的命,小黑已被他一指魂飞魄散。这一后果就会应在张横身上。张横必是神魂破碎的下场。

    那知,现在这项秘法好象是被张横所破,他要以小黑所换命之人,反尔变成了他自己。

    这也就是说,张横原本受秘术遭到的一切,将全部转移到他自己身上。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黄水原骇然之极?

    心中想着,黄水原口中的秘语念得更急,额上也滚下了豆大的汗珠,脸色却是渐渐的死灰一片。任他如何施为,反噬的力量依旧强烈,他已到了完全无法操控的状态。

    轰!

    一团黑焰从他眉心燃起,体内那一圈圈阴森诡异的光圈再次现形,这回却是把黄水原本人给一圈圈地笼罩起来。

    “啊!姓张的,本天王就算是变成厉鬼,也绝不会放过你!”

    黄水原发出了最后的凄呼,身体却陡地焚起了黑色的焰火,开始燃烧起来。

    “黄天王,黄天王,你怎么了?”

    这一意外事件,顿时引起了正在四周搜索的众人注意,冯德润以及孙保密和张勇进等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奔了过来,大家都感觉莫名其妙,刚才一直生龙活虎的黄水原,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异变。

    从现在的情形看,好象是黄水原突然**。可是,他好好的为什么要**,这不是要自寻死路吗?

    所有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一时谁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

    “黄天王,黄天王!”

    众人高呼,想让黄水原停止这种疯狂的行为。

    但是,现在的黄水原,那里还有这个能力中止**,他的神魂如今就在熊熊的黑焰中消亡,完全处于了被溶化的状态,甚至连声音也再难发出,意识更是处于了浑沌的状态。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

    果然,当所有人冲到黄水原面前时,他的身体已化为了一滩灰灰,除了地面的虬根上,留下了一个人影的残痕,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他的气息了。

    黄水原魂飞魄散!

    冯德润和孙保密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心情突然变得无比的沉重。一位修练了百多年的天王级人物,竟然就这么在大家眼前,瞬息间化为灰灰。这样的事实,确实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心灵冲击。

    尤其是黄水原的事完全是个意外,在场的几位天王,谁也看不出来,他临死前到底遭受了什么,以至突然**,连预兆都没有一丝。

    众人互望一眼,感觉身边的空气也似乎变得阴森森起来,未知的危险,即使是天王,也会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姓黄的老家伙,这回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虬根小楼房里,张横此时已恢复了正常。只是,他的脑后,功德光环已然现形,神圣的气息,再次笼罩了全身,亚圣意境,再次让他充满了圣人的气息。

    当然,现在的张横,也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心中却是有些感慨。

    黄水原的歹毒秘法,侵入张横的神窍,陡然爆发,要把张横的神魂直接腐蚀。眼看张横就要魂消魄散。就在这个时候,神窍中的小人儿,猛地有了反应。

    小人儿全身光芒暴耀,他脑后所有的光环刹那骤亮,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道光彩灿烂的光圈。

    并没有结束!

    其中的功德光环更是轰然蒸腾,功德光环中溶入的金色文字,在这一刻也翻滚如沸。

    陡地,冲入神窍的那一圈圈阴森之光,被功德光环所冲击,一下子就如同是毒蛇被打在了七寸上,嗤嗤嗤地就迅速退出了神窍。

    功德光环,本就是天地造化所赐。又溶入圣人之精气神,有了圣人的意境。可镇万邪。区区死亡之光,何以奈何。所以,黄水原的这一秘法,其实根本对张横无效。

    不仅如此,圣人意境所凝成的力量,也立刻反击入侵者,这才造成了黄水原的反噬,让这老家伙自寻死路,落了个神魂**的后果。

    感受着自己神窍中的情形,张横的脸上,现出了欣然之色:“这回哥们也算是牛人了,可以说神魂不灭。哈哈哈!”

    张横兴奋之极,得到功德光环与正气歌的溶合,领悟圣人意境,他这回是真正看到了功德光环的神秘力量。而且,这还仅仅是一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领悟会更深,之后还能发掘出功德光环多少的秘密,带给自己多少的惊喜,这才是张横所期待的。

    “啊,他在那里,这小子就在那里。”

    冯德润以及张勇进等人,正望着那灰黑色的人形痕迹,为黄水原的突然离去,默然无语,气氛变得很是压抑。

    这个时候,严媚儿的惊呼响起,整个人也象是突然**了一样,变得无比的兴奋。

    “什么?严姑娘?”

    孙保密猛然惊醒过来,立刻转向了严媚儿:“你说什么?那小子在哪里?”

    “咯咯,他就在这里!”

    严媚儿咯咯娇笑,手指陡地指向了前面十多丈方圆的一个地方:“我觉察到了他的存在。”

    严媚儿此刻确实是惊喜交加。她先前一直无法感应到张横,就是因为她暗算紫灵以及张横的两大红粉魔器,竟然与她失去了联系。

    这是她以前从未出现过的现象。

    要知道,家中那位太上祖婆婆,从小就对她疼爱有加,自她筑基开始,就赐予了上古红粉魔女的三件宝物。以便让她从小用精血滋养,从而成为她的本命法器。

    因此,到了现在,那三件宝器,已与她生生相息,如臂指使。

    可是,先前暗算张横和紫灵的那两件,竟然与她失联,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也让她无比的惊慌,生怕那两件宝器有了什么意外。

    但是,就在这一刻,那两件宝器突然与她产生了感应,而且红光一闪,红粉夺魂兜和勾魂红线,竟然飞回到了她手上。这顿时让严媚儿惊喜若狂,她可不管别的,只要两件宝器能回归,她可是不惜任何代价。

    不仅如此,在感应到宝器的同时,她也猛然觉察到张横和紫灵的位置,严媚儿那里还会客气,这才立刻喊了出来。

    “呃,这里那有人?”

    孙保密和剩下的所有人,目光全部望向了严媚儿所指的方向。只是,让大家震惊的是:眼前除了一片纠结的虬根外,那里有什么人影,更何况,这一片区域,刚才几人都已细细搜查过,就完全没有感应到张横和紫灵。

    “咯咯!”

    紫灵娇笑:“这里肯定被某种奇异的阵势给遮掩了什么。”

    严媚儿自然清楚,先前此地早就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大家如此地毯式的搜查,绝不可能会遗漏什么。之所以仍是找不到张横和紫灵,那绝对是此处有什么神奇的阵势,影响了大家的感观。

    事实上,她猜的确实是不错,张横和紫灵正是因为那座诡异的虬根小楼保护,才隔绝了外面诸人的探察。不过,因为黄水原施展的密法,终于让小楼的阵势,出现了一线缝隙,以至于被张横和紫灵在阴阳交泰时,被逼出体外的两件邪物,从小楼的阵势中,逃了出来,回归到了严媚儿的手中,也终于爆露了这处奇异之地的存在。

    “尤那采花贼子,拿命来。”

    孙保密陡然惊醒,也立刻意识到这一区域,极有可能布置了一处可隐匿的阵势。他那里还会迟疑,手中长鞭刹那现形,朝着前方就轰隆隆地砸了过去。

    咔喇喇!

    巨响骤起,木屑横飞,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扭曲,眼前的情形也乍然变化了。

    “采花贼,你果然在此。”

    孙保密怒吼,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就朝着前方狂冲而去。

    此时此刻,眼前确实是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原本的所有虬根,被孙保密一鞭抽得支离破碎。而一幢小楼样的虬根凝成的房屋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透过虬根间的空隙,大家竟然真的看到了里面的张横和紫灵。只是两人现在的资态实在是非常的怪异,不仅衣衫不整,而且情形更是暧昧之极。

    只要是经历过人事的,谁都能一眼看出来,两人之间,正是事后的那种状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