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3章 下一层
    “尤那采花贼子,老子杀了你。”

    孙保密怒吼,一张脸都扭曲了。他先前感应不到紫灵,就怀疑张横对紫灵下了手。现在看到两人的情形,他已是三尸神暴跳,对张横的恨意已是不共戴天。

    所以,他是什么也不管了,就直冲张横而去,要把他斩杀当场。

    “啊,保哥哥,你要干什么?”

    紫灵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最初四周的虬根被击碎,她确实是被吓着了,一时呆在当场。

    当意识到自己与张横现在尴尬的模样,她更是羞不堪当,下意识地就想躲到张横背后。那知,人群中孙保密陡然出手,却是把紫灵给惊醒了。看孙保密的样子,这是要杀张横的架势啊!

    下意识地,紫灵就从张横背后窜了出来,挡在了孙保密的面前。

    “阿紫,你你你!”

    这回孙保密却是真的惊呆了,他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一直被自己疼爱有加的阿紫,竟然在此刻维护被自己认定是采花贼的张横。一时间,他气急攻心,你你你地那里还你得出个结果来。

    “这是怎么回事?”

    张勇进却是神情一滞,望望张横和紫灵,再看看一张脸憋得象被烤熟了的螃蟹一样的孙保密,心中的疑团更甚:“看来,张横的采花贼,从紫灵的表现来看,似乎内有隐情。”

    心中想着,他就准备上前向紫灵问话,以搞清其中的情况。

    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旁边响起了一阵怒喝:“姓张的小子,你使了什么妖法,竟然控制了紫灵姑娘的神魂,让她说出违心之语,好恶毒的采花贼,杀,采花恶贼人人得尔诛之。”

    冯德源暴喝,身形也如孙保密一样,向张横狂扑而去。

    他已已然觉察到了,张勇进有意要参和此事。一旦张勇进上前阻止,问询紫灵,事情就会变得复杂,甚至最终洗清张横这个采花贼的名头,到时,他就失去了公开对付张横的机会。

    冯德润那肯让这样的情形出现?

    所以,他立刻搅上了一棒子屎尿棍,意欲在张勇进还没有插手之际,搅乱局势。

    “是呀,采花恶贼,人人得尔诛之。”

    那边的李孔亮也猛然醒悟,立刻叫嚣起来:“杀,媚儿,一定要把这恶毒的采花贼正法。”

    李孔亮也意识到了同样的问题,那肯让张勇进插手此事,连忙应和冯德润,要把采花贼的恶名,硬生生地叩在张横头上。

    说话间,他手中一对阴阳转天轮,发出呜呜的怪啸,攻向了张横。

    “咯咯,我就最恨采花贼了,阿亮哥哥,让媚儿助你。”

    严媚儿咯咯娇笑,全身猛然腾起了粉红色的艳光,随着李孔亮一起,直扑张横,红粉烟雾里,一张艳色的血网,吞吐浮沉,看起来诡异之极。

    在严媚儿的心中,此刻确实是有一团疑云,自己的红粉夺魂兜为什么突然无效,竟然被张横和紫灵给逼了出来。这在她多年的经历中,是从所未曾出现过。

    三大强者联手,直攻张横,孙保密也从震憾中惊醒,把满肚子的怨气,立刻全发到了张横身上。他就算是傻瓜,也看出来了,他一直呵护有加的阿紫,竟然是情有独钟。只可惜,这钟情之人,却并不是他堂堂孙天王,而是这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张横。

    要知道,孙保密自紫灵在倭岛游历归来后,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自然不会轻易就当没事。

    之后,他也曾派了亲信,对紫灵在倭岛的经历暗中做了调查。最后也弄清楚了当时紫灵的行踪。

    让他想不到的是:紫灵当时好象是参与了一场帮派之间的大战。而且这一大战,是倭岛乙贺流与华夏一众玄门之士为救一个女子而产生的。

    紫灵也不知怎么的,竟然就莫名其妙的参与了进去。而且似乎与某个叫张横的年青人,关系有些暧昧。

    只是,因为最后紫灵受创,被家人硬生生地带回家中。她与那个叫张横之人,也暂时失去了联系。

    事情到了这里,孙保密也就派人密切注意张横,并没有对张横做出别的措施。在他以为,紫灵与张横之间,今后是绝不可能再有见面的机会。

    那知,这次来蓬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张横,竟然成了东方一域紫竹盟的恩子,更是让孙保密想不到的是:紫灵竟然因为张横的出现,脱离队伍,前来寻找。当他看到当时紫灵和张横暧昧的情形,他是真的要发疯了。

    孙保密当然不敢把张横的名字喊出来,否则,要是被别人听到,知道他孙保密一直视作禁鸾的阿紫,竟然与人暧昧,这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所以孙保密也管不得什么了,直接就给张横冠了个彩花贼的名头,意欲灭杀张横。

    此刻回过神来,看到还挡在面前的紫灵,他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阿紫!”

    孙保密喃喃地叫了一声,大好男儿,眼眶已是血红一片,一抹温润的东西,在眼内打转。

    终于他什么话也没说,手中的长鞭呼啦怒啸:“采花贼子,拿命来。”

    轰隆隆!

    冯德润和孙保密两位天王,以及李孔亮和严媚儿两位恩子,修为尽皆是四品以上的超级强者,联手攻击张横,他们每一个人都对张横充满了仇恨,那理还会留手,一个个竭尽所能,恨不得一招就把张横斩杀当场。

    空间骤紧,劲气狂逸,张横和紫灵脸色大变,四人的攻击未到,四周的空间已被锁死,面前几道凛厉的煞气,已然暗袭而至。李孔亮和孙保密他们似乎已形成了某种默契,逼着张横硬拼。

    张横可不是傻瓜,以他一人之力硬拼四个强者,那无疑就是自寻死路的份。他那敢有丝毫怠慢,一把拉住了紫灵,口中暗呼:遁!

    嗡!

    四周彩光暴逸,一圈圈奇异的光芒在众人眼前急剧的闪烁。每个人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迷离的光氤,好象这片区域,已然化为了幻境。

    “采花贼子,这,这,这怎么可能?”

    当彩氲消失,四周再次恢复原先的模样,众人却是全部傻了眼。此时此刻那间被虬根凝结而成的小楼房,竟然已经消失了,完全没有了它的痕迹。原本在里面的张横和紫灵,也失去了痕迹,随着小楼而失去了踪影。

    在如此一众高手的围攻下,竟然还是让张横逃离,大家确实是被震憾了,尤其是冯德润,他可是施展了阴阳翻转的禁空秘法,先前就曾让张横的瞬间挪移失效,这回却完全没有了作用。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大吃一惊。

    不仅是攻击的四人,就连在旁边观注的张勇进,现在也是目瞪口呆。

    刚才四周发生的奇妙变化,他也完全感应到了。即使是身为东方一域天地盟的天王,也仍是被震憾了。他根本无法洞察其中之奥秘。也完全搞不清楚,在禁空术法的凝滞下,还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在混乱的空间挪移。

    那么,张横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宝贝,可以达到这样违背玄门常识的本事?

    一时间,张勇进望着消失的小楼,眼神也急剧地变化起来,张横的表现,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轰!

    地面一震,张横和紫灵两人,已然出现在了一个怪异的地方。

    眼前仍是彩氤闪烁,他们依旧在小楼中。只不过,四周的情形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透过虬根的间隙,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放眼望去,满眼依旧是虬根的世界。只是,这里的每一根虬根,表面上都隐隐地有暗芒在闪烁,似乎此处的虬根世界,是会自动发光的奇异所在。因此,张横和紫灵,看到的不是一片正常的虬根,而是黑的充满了一股阴森气息的地方。

    “这是哪里?大坏蛋!”

    紫灵下意识地搂住了张横的胳膊,美眸灼灼地凝视着张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明白,这里的虬根世界有古怪。”

    张横微微沉吟,神情变得凝重无比。

    当他和紫灵从迷失中清醒过来后,也猛地意识到,自己处身的虬根小楼房,不同寻常。自己在迷失前,之所以神智会迷乱,最终进入楼房,就是受了这里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

    而且,张横可以肯定,这种神秘的力量,就来自这间奇异的虬根架构的小楼。张横记得非常清楚,在最后失去知觉前,他的意识里突然出现了那粒黄金种子。

    此刻,这间小楼的位置突然发生了变化,从原先的黑暗,进入了一片奇异的悠光世界,更是让他肯定了这处虬根小楼的神秘。

    要知道,张横先前被四大高手围困之时,心中突然灵光乍现,下意识地就去幻想那粒黄金种子。果然,当黄金种子的影像出现,这间虬根小楼,就有了某种异常的感应。

    接下来,彩氤出现一切就变化了,他和紫灵就出现在了这里。

    “哦,竟然是这样!”

    紫灵顿时变得无比的好奇,美眸望望四周,细细地观察起来。

    “那小子竟然逃跑了?”

    外面的众人,面面相觑,全部震惊当场。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虬根世界下一层的地方,一个人却是嘿嘿阴笑起来:“姓张的,你终于下来了,嘿嘿,这回看本少如何捏死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