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5章 灵儿
    紫灵最后的回答,让张横心头疑云重重。也让他心中更加的迷惑了。尤其是想到金色种子出现的那一幕,他的心头轰然剧震。

    按照当时如梦如幻般的情形,此地确实是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别的不说,那片浑沌的空间,最初出现的金色种子,绝对的不同寻常。以一粒种子的力量,形成了一片森林。

    之后,那庞大的阴影,从天而降,又遭到了恐怖的天雷天火攻击,最终殒落于森林,从而形成了这一片灰森林。

    这足见在这灰森林里,已然有两大上古的存在,共处于此地。

    想到紫灵所说的蓬莱仙山被神龟驼在背上,游走各海各域的传闻,张横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异样。要是这传说也是真的,那岂不是说,在这里还有一只神龟殒落吗?

    乖乖,小小的灰森林的地下虬根世界,竟然聚集了这么多上古的存在,张横的嘴都张成了蛤蟆。

    “大坏蛋!你怎么了?”

    见张横脸色有异,紫灵不由大是好奇:“看你象是吃了苍蝇似的,你那里不舒服了?”

    “嘿嘿,紫灵大小姐,苍蝇是没吃,不过我是被你讲的故事给震惊了。想不到蓬莱岛还有这样的传奇。”

    张横自然不敢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只好把事情扯到了紫灵所讲的故事上。

    “嘻嘻,你这大坏蛋,还叫本小姐紫灵紫灵的,我家里的老祖,他们可是喜欢叫我灵儿。”

    紫灵说着,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眼神中不禁有些哀怨。

    “啊呀,灵儿,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张横此时那里还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连连向紫灵拱手,称呼也立刻变了过来,由紫灵改成了灵儿。

    不仅如此,心中也总算放下了那块悬着的石头。紫灵的这句话,明显是接受了自己。

    果然,紫灵满是嗔怪地瞟了张横一眼:“你呀,大坏蛋,占了灵儿的便宜,还装,你呀,你呀!”

    “是,灵儿,以后大坏蛋绝不再做错事啦。”

    张横只好举手投降,他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纠缠下去,张横连忙又道:“灵儿,既然当年你家老祖进入过这一层的虬根世界,那么,他有没有留下什么手扎或是笔记?”

    “嘻嘻,大坏蛋,这回你又问对人啦。”

    紫灵嫣然巧笑:“我那位太祖爷爷,对灵儿可是疼爱有加,他当年进入这里的纪录,我自然是看到过了。”

    说着,她素手一翻,一粒水晶已出现在了她的掌心:“你自己看,能看出点什么来,那就是你的造化。”

    “嗯,好灵儿。”

    张横感激地接过了紫灵掌心的水晶,细细地探查起来。

    嗡!

    思感一探入水晶里,顿时一幅幻彩迷离的影像急剧地闪烁起来,如同走马灯一样,看得人有些头晕眼花。

    不过,以张横如今的修为,却还是可以锁定这些画面,意识也紧跟着画面而急剧的变化起来。

    “原来是这样!”

    张横脸上现出了欣然之色,他已明白,水晶里反应的正是当年紫灵家的那位老祖,在这片地下世界的经历。

    而且,在一处地方,张横看到了一个奇异的标识,张横一时却无法辩认这个标识是什么。

    好半天,张横终于从水晶中退了出来:“灵儿,这东西我看过了,只是有些疑问还不能解开。”

    “嘻嘻,大坏蛋,有什么问题,就问本小姐。”

    紫灵秀眉一挑,一副满脸得色的样子:“本小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哈哈,我家灵儿可是大才女。”

    张横自然不会吝啬对紫灵的夸奖,连连马屁直拍而上。他还是懂女孩子的,要让女孩子开心,必要的夸奖是非常重要地。

    果然,紫灵已是眉开眼笑,向张横解释起来:“大坏蛋,你想问的是不是水晶里的那个标识吧?那里就是当年我家太祖爷爷得到机缘的地方。所以,他做了特殊的记号,以便有机会能进入的族人,能注意到那个地方。或许他族人的后辈子孙,还有能得到造化的机会。”

    “原来如此。”

    张横暗暗点头。

    “嘻嘻,大坏蛋,本小姐可还有一件事要说明。到达那里的人,这百多年来,也是不计其数,我们家族在这些年里,获得进入灰森林的人,至少有数十个。但是,能在那里得到机缘的,却最也没一个幸运者。所以,大坏蛋你还得有个心理准备,到了那边,也未必一定就能有大机缘。也许在那里什么也没有。”

    “这个我明白。”

    张横心中一暖,从紫灵的表现来看,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爱人,已是事事为自己着想了。

    有了这一层的地形图,再加上图中的标识,张横已经有了目标。紫灵也是显得无比的兴奋。这次自己来到了灰森林的地下世界,与大坏蛋一起探险,不知道是不是也能在那个神秘之地,得到机缘呢?

    心中想着,两人也不再迟疑,相互牵着手,就向目的地奔去。

    “嘿嘿,姓张的小子,你总算过来了,哈哈哈!”

    黑暗里,冯慧敏的身形如同鬼魅,忽隐忽现,显得无比的诡异。不过,他的目光不时地望向远处张横他们的方向,脸上腾腾的杀气更浓。他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地要亲手对付张横,让张横这个冯家的心头大患,亲斩于手下。

    紧追张横的冯德润以及孙保密和张勇进等人,也正追蹑其后,迅速赶了上来。而且,跟随他们的人已是越来越多,许多进入这里的人们,终于在他们进入第二层的时候,跟了上来。当知道这边出了采花贼时,顿时人人义愤填膺,立刻加入了追杀张横这个采花贼的队伍。

    对于后面的人来说,既然追到了这里,也感觉到此地的诡异。可又没有什么目标,自然是把追杀采花贼当成了第一要务。

    张勇进有些无奈,他一直认为张横被认定是采花贼有些草率,甚至其中暗含隐情。

    但是,队伍中有孙保密的叫嚣,还有冯德润这位天王在一边附和,他一个人如果站出来为张横说话,估计肯定会被人误会他与张横有什么特殊关系,他是偏向张横。

    若是真的这样,他张勇进就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所以,他只好保持了沉默。

    “大坏蛋,你感觉到了吗?”

    紫灵突然美眸望向了张横:“我感觉前面好象多了什么!而且,这种感觉,在老祖的水晶纪录中,并没有这样的状况。”

    “嗯,灵儿。”

    张横也一直在洞察四周,甚至早就开启了真实之眼,因此,对四周细微的变化,也清晰地感知到了。

    前方突然有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就象是黑暗中蜇伏了一头洪荒凶兽,正虎视眈眈地瞄着这边。

    这样的感觉确实是怪异,也立刻让张横意识到了,前面肯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哈哈哈,姓张的,你终于来了,哈哈哈!”

    突然,一阵沙哑中带着凄厉的尖啸声响彻。

    这声音非常的诡绝,似乎是来自四面八方,带着重重的回音,一时间根本无法让人辩别来自何处,确实是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意味。

    “冯慧敏?”

    张横身形一颤,脸色也猛地变得难看无比。

    虽然黑暗中的声音有些变调,但张横却仍是听了出来,它的主人除了冯慧敏之外,还会有谁?

    嗤啦嗤啦!

    异啸骤起,黑暗中的幽冥雾煞猛地翻滚如沸,滚滚地就朝张横和紫灵压了过来。

    “灵儿小心!”

    张横惊呼,身形一下子挡在了紫灵的面前。头顶也刹那现出了正气歌的文字。

    锵锵锵!

    金属交击的刺耳声响响起,那滚滚的幽冥雾煞,根本不象先前一样是雾状,竟然在与张横头顶正气歌文字相触的时候,发出了这样惊心动魄的声响。

    “不好,这幽冥雾煞有有问题。”

    张横眼眸一凝,立刻看出了眼前的幽冥雾煞不对劲,在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他看到了滚滚的雾煞中,似乎有无数的幻影在跳跃怒窜,每一个幻影都带着一种金属的实质。

    这些幻影,绝不是以前看到的魅煞,显然是自己从所未见的玩意。

    “哈哈,姓张的,让你看看本少的手段。”

    雾煞里,响起了冯慧敏的声音。同一时间,轰隆隆的雷鸣响起,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已压向了张横和紫灵:“哈哈,小子你当年从禹王崖夺走了镇海印,幸好本少也是拥有大机缘之人,得到了赶山鞭。今天,本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镇海印厉害,还是本少的赶山鞭力量更大。”

    冯慧敏疯狂地叫嚣起来,镇海印与赶山鞭做为当年禹王两大圣器,他一直有比较一下高低的想法。虽然那天在玉皇山酒业的地下秘地中,两人曾交过手。但是最后张横被困入其中,却最终没能让两大圣器拼出个东南西北来。

    这一次,冯慧敏是誓必要让它们分出个高低来。

    所以,他身形一闪,已然是出现在了张横的不远处。手一挥,一根金色的短鞭轰然怒舞,迎风而涨,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势,就朝张横狂砸而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