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9章 魅皇魅皇
    黑影冷哼一声,滚滚的雾煞更加沸腾。一股无比恐怖的威压骤然剧爆,不仅让附近十里的地脉产生了剧烈的震动,处于这片中心之地,更是轰然狂颤几乎是要把大地翻转过来。

    “老祖!”

    冯慧敏大骇,他已然感受到一股凛凛的杀机,还以为是老祖要杀他,顿时就差点魂飞魄散。

    不过,一股轰然的力量陡然注入身体,冯慧敏顿时惊喜若狂。

    “魅皇,这是魅皇的力量,老祖还是传了我魅皇的功力。”

    冯慧敏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黑影人所能传下的咱力量,魅皇的境界,已是到了最高的程度。

    这也就是说,黑影人并没有放弃他,他还是黑影人最看重的弟子。

    一念及此,冯慧敏心中狂喜,只要黑影人还对他有信心,他就永远是自己的倚仗。

    冯慧敏想的是美,但是,他却完全猜错了黑影人的意图。他之所以突然改变要杀死冯慧敏的想法完全是因为他的面子。

    当时,冯慧敏看到黑影人的时候被他产生的雾煞给禁锢,进入了地下世界,最后被收为了弟子。冯慧敏立刻认了出来,这位黑影人正是他们冯家的老祖当年所遇到的那位远古时期的老祖,据家族留下的笔记明白了他是远古一位强大的存在。

    因为在某一事件中陨落,还从笔记中知道这位老祖曾是四大天魔之一,因为当年受创太重从此就被困在这里,无法脱困,当他每次经历百年或数百年,他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就会就会把精神力探出外面触及到经过这里的玄门人士。就忍不住要把他们收为徒弟。以解这数百甚至数千年来的这份寂寞。

    这时冯慧敏第一个到了这里,他就根本想都没想,就实施了这一计划。

    远古的四大天魔,也许除了他本人之外,现在的世界上,也许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了。不过,天魔本身他可不这样认为,他还是以为,他这位天魔还是处于颠峰的最强大的存在。

    现在自己的弟子,被一个不知来历的小人物打败,他那里肯甘心,这才又给注入了力量。他是倒要看看,此人还能斗得过他赐予魅皇的力量。他可不能毁了自己天魔的名声。

    “难道是这里的主人出手了?”

    张横和紫灵互望一眼,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不然怎么可能产生如此的威压?”

    雾煞变得如此的疯狂,确实是把张横和都震憾。

    不过,事情已然到了这样的程度,张横和紫灵也已明白自己已是无法脱离,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向前面奋力而进。

    “小子,去死!”

    冯慧敏凄厉的嘶吼,身影已接近到了张横和紫灵的面前,他猛地双手一划,一股恐怖的气息就朝张横和紫灵从头罩落。这是要把两人一招撕成粉碎。

    砰,雾煞翻滚,劲气横溢,整个空间都摇晃起来,一股极度恐怖的力量,刹那笼罩住了紫灵和张横。

    与此同时,张横和紫灵身形狂退,一下子被震退了数十米。

    魅王与魅皇的境界果然是天与地的差别,在魅皇修为下,张横和几乎已是被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感受到力量增长的快感,冯慧敏大是畅快,那里还会迟疑,放声狂笑,就狠狠地逼了过来。

    :“这怎么回事,这里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冯德润以及李孔亮等人,此刻却是一个个骇然之极。

    先前就感应到,这里的雾煞产生了一次大变化。哪知,只是稍一迟滞,情况却是越来越可怕,到了如今的程度,连无数的天王级人物,也竟然都无法前进。

    那么,前方的地域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的心头都被震撼了。

    “莫非是敏儿?”

    人群中,冯德润浑身一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哈哈,老木头这回你还有什么本领,就让你看看老夫的弟子如何把这一切给摧毁。”

    天鬼怪叫得意至极,在他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冯慧敏是必胜无疑。然而让他难以置信的事情却发生了,若是在平时金色矮小人一旦听到他这样一番挑衅一定会暴跳如雷,肯定会几欲暴走。但是看见金色小矮人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还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实在是违背常理了。

    这让他感觉无比的惊疑,微一沉吟他已细细的洞察起了金色小矮人,下一刻黑影人天鬼再次神情巨变,只见金色小矮人已有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黄金颜色的外表,身体表面竟然生出了漆黑的墨汁般的东西,这不是他天鬼散发的雾魅之怒还会是什么?

    雾魅中的精华可以侵蚀这天下的一切。当年天鬼陨落之时也正是那粒金色种子被侵蚀,从而让当时的森林变成了后来的灰森林。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情况就是金种子正经历毁灭时的情形。

    可是,金种子仍是有生命力的存在,他怎么会没有反抗就任由他天鬼再次吸食他的能量呢?

    天鬼更加的震惊了,他已感觉那粒金色的种子已出现了异常。

    心中想着,天鬼细细的洞察了起来,他想弄明白金种子到底出现了什么。

    “啊,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金种子吗?”

    正经受恐怖威力所压迫的张横,此刻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副怪异的影像。正是自己与那粒金种子如梦如幻的场景:“这怎么可能,难道刚刚看到的那个金色的小矮人就是当日看到的金种子吗!”

    “张横不要奇怪,我就是见过你的那位种子老人。”

    渐渐的脑海里的景象更加清晰,先前觉察到的那一道金光在一片黑暗的湖面上,幻化出了一个变换不定的金色小矮人,小矮人只有尺许高低,看起来很是袖珍。不过他现在的神情有些萎靡。他似乎在喃喃的向着张横诉说着什么。

    然而张横只听到一种怪异的声响却仍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老人家,在下听不懂你的话,你现在的音节与你刚才的不同,我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帮助。要用怎样的帮助以至于要改变音节”张横的声音响起。满脸疑惑的望向脑海中的金种子。

    “唉……”

    金色小矮人轻唉一声,似乎充满了无奈。这下张横更加狐疑了,不知道金色小矮人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