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4章 灰色的死亡之路
    “轰隆!”

    一声巨响响彻,所有在圈子里正在商讨采花贼的人们,不由尽皆愕然。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竟然还有人敢直接破开劫界而来。

    不过,当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到来人脸上,不禁一个个神情怪异。

    “李孔亮,严媚儿,出来,老子今天不杀你们,老子的孙字就倒过来写。”

    孙保密怒不可歇,一张脸都扭曲了,状若疯狂。

    知道了真相,孙保密确实是怨恨之极,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李孔亮和严媚儿身上。

    尤其是在最后紫灵说出的那些话,更是让他心如死灰。

    紫灵也确实是不想伤害他,与他说明当时的情况后,也是满脸的悲切。她感激十多年来孙保密的呵护,也感激他对他的好。只可惜,这却是他们的命。

    最后更是说到,“保哥哥,你知道家族老祖当年在他出关时的宴会上,当众所说的预言吗?”

    “预言?”

    孙保密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紫灵再次提醒道这预言还关系到她的名字。这下,孙保密猛地惊醒,一张你都变得不知是什么样子了。

    紫灵,紫灵,前面的紫字为红的颜色,是意味着南方。

    至于后面的灵字,就预示紫灵长大后的本身的姿质。当年老祖说出这番寓示,确实是让场中所有人惊其,甚至孙家老祖还与许多人打了赌。

    可以说,这事在整个宴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成为了一个热点。

    然而,这个预言真的实现了,最要命的是:这还牵涉到了自己。

    说实话,最初与紫灵的交往,似乎就与此事有关。当年的孙保密也是个要强的少年,听了这一传闻,就有意注意上了紫灵。他还真有些不信,所为的预言。

    一直关注着紫灵这个看起来还是他眼里的一个小丫头的紫灵。

    只可惜,过了**岁,当时的小丫头也就变成了婷婷玉立的小美人,他渐渐的把关注的方向,转向了其他的某一点。从此,他对紫灵更加的呵护。到了最后,早已把什么预言之事,抛到了十万八千里。

    直到此刻紫灵提破,孙保密才恍然醒悟。一时间悲喜交加。

    紫灵本是想安慰他,但是明白了所有事端的孙保密如何肯就此罢休,他已把李孔亮和严媚儿认定是造成这一事件的大仇人。所以,他不顾一切地破阵而入,要找两人报仇。

    然而,目光扫过,孙保密的脸色骤变,立刻脖梗都梗了起来:“畜生,李孔亮你这畜生,你竟然跑了。”

    场中的人脸色却是一个个变得怪异无比。此时此刻,场中确实是没有了李孔亮和严媚儿的身形,两人趁刚才的机会,就这么溜走了,只有冯德润还留在那儿。

    当然,当着这么多高手,李孔亮和严媚儿想偷跑,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种情况下才能办到。那就是有人帮忙。

    在一边的冯德润心中暗暗叹气。他是亲眼看站旁边的一位家主,暗暗帮了一下,隐藏了李孔亮的行踪,就这么让他和严媚儿给当场出了劫界中消失了。

    如果是以前,他冯德润遇到这样的情况,相信也会有许多人暗中出手。但是……

    冯德润不由摇了摇头,心中一抹无限的悲哀涌了上来。

    之所以在同一状况下,没有人敢帮他,却是有人对李孔亮暗中出手。就是他先前得罪了净禅大师,谁也不敢在此事上有所作为。大家现在还根本不知道净禅大师的意图。因此,所有老狐狸都是在观望中,那肯轻易做决定。

    这一步的偏差,那可是决定某家某个门派生死存亡。谁敢胡乱插手。

    果然四周的诸人,神情都变得无比的诡异,尽可能地保持着脸上的平静,对四周发生的一切,已然当是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阿弥佗佛!孙天王。”

    净禅大师的目光转向了孙保密:“此事老纳与一众天王和恩子,进过了调查。现在已有了结果。”

    “是,恭听大师。”

    孙保密此刻就算爆跳如雷,却也不得不强行忍住。场中也刹那变得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恭敬地望向了净禅大师,所有人都想看看,他会做出什么决定。

    “诸位,孙天王!”

    根据先前的调查,采花贼之事乃是由北方一域,玄武门少门主李孔亮散布出来,之后却是由冯德润最后宣扬开来。这才让事情变得无比的复杂。

    净禅大师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但是,他并没有提及孙保密本人,四周众人更是很默契,仿佛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因此,此事的责任在于冯德润冯天王和李孔亮李少门主。”

    净禅大师的金瞳骤然而亮,一股凛凛的神威,也陡然弥漫四面八方,让所有人的心,猛地一阵大凛。

    “不过,现在李孔亮在刚才我们调查之时,在有人克意的暗中帮助下,偷偷潜走。”

    净禅大师的语气猛然变得凝重无比:“此事事件,就全应有冯德润和李少门主承担。到时,老纳自会向唐老汇报。”

    “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所有人神情刹那变得怪异无比,或惊疑,或惊骇,更有幸灾乐祸的,无一而足。

    “大师,大师!”

    冯德润那里还忍得住,不禁卟通一下,叩头如倒蒜,跪到了净禅大师面前想说些什么。

    但是,望着净禅大师那凛然的神情,却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脸上现出了悲哀之色。

    他本就知道,净禅大师与张横之间关系不错。再加上先前利用身份,克意羞辱净禅大师。这可以说,他已是从骨子里得罪了净禅大师,这位刚成为佛门四大派大日如来的开宗立派之祖。

    这无疑是给他们冯家是在自寻死路。净禅大师这翻话,相当于是给冯家的今后,奠定了一条灰色的悲哀之路。

    这样的事实,如何让他接受?

    果然,目光稍稍望向四周。许多人的神情都已变了,原本还站在他身边与他有些关系的人,现在都早已离得远远的,仿佛他冯德润就是瘟役,生怕站在他身边,就会沾染病毒。

    现在这些人都在庆幸,幸好先前没有表太,否则,这回可是被冯家这不识时务的老家伙给害死了。

    “阿弥佗佛。”

    这个时候,净禅大师又是高宣一声佛号,说出了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