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6章 乌龟
    “神龟谷,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神龟谷。”

    净禅大师神情变得怪异无比,眼眸中的金色也变得无比的炽烈。目光却凝注到了张横身上:“张横,你可有所感觉,天空中飞舞的鬼钱状光氲,看起来就象是一只只变形的小龟?”

    “果然如此!”

    张横恍然。四周飞舞的光氲,之所以看起来如此的诡异,确实这个原因。

    而且,细细看去,在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这些龟状的金钱之物,仍在不断的变幻,似乎还在积蓄着更可怕的能量。

    显然,这个阵势后续还有着无数恐怖的存在,这才是整个阵势的可怕之处。

    张碧莹以及王家主几人,也是早已觉察,一个个神情凛然地蓄势以势以待。

    “嘿嘿,进入鬼钱阵,任你们有天大的本事,这回也得给本少乖乖地趴着!”

    李孔这亮带着极度兴奋的声音从遥远处的角落传来,阴森之极。

    获得了玄武龟,他自然清楚明白鬼钱阵的厉害。

    不仅如此,见到了鬼钱阵,他也真正了解了,自己这回是总算要破解他们玄武门这几千年来的秘密了。

    李严两人,手中的动作越来越急,他们是要把这里的阵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把所有人困在里面来一个爽酸。

    “诸位道友,想不到这次聚会,大家竟然来了四位。”

    昌吾峰的至高点昌吾宫顶,这座古老而带着一股苍凉气息的宫殿,此此气氛也变得无比的神秘。

    本来看起来只有百多丈的空间,因为四周弥漫了四团隐隐的雾气,让这里显得无比的神秘。

    如果有外人在场,看到这样的情形,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弥漫在宫中的一团雾气,正代表现在的一名守护者。

    这也就是说,如今出现的守护者已有四名,达到了守护者总数的五分之之一。如此的规模,确实是历代守守护者聚会之最。

    那么,这一次守护者的聚会,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隐秘,以至于会引起这么这么多人的观注?

    雾气一阵翻滚,传出了一阵交谈之声,似乎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有音障的存在,他们的话语并不清楚。

    好一会儿,唐老的声音响起:“诸位,现在传说中的神龟谷已然再次被发现,而且,这次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五个目标。那么,真真的有缘之人,又会是哪一个?”

    唐老微微沉吟,手指陡地指向了中央的一块巨大的镜子。

    轰!

    雾气暴腾,被镜子缭绕的雾气刹那炸散,显出了它原本的模样。

    那是一面巨型的古镜,方圆有数米,表面上刻满了斑驳的青铜锈,看起来古仆而苍秀,透着幽远的意境。

    此刻镜面的雾气消散,让它显出了上面的情形。

    “果然是这样。”

    四周的雾气里响起了四个苍老之人的声音。

    现在的这面铜镜上,确实是出现了一幅朦胧的影像。在一格格被划分成八个不同格子的奇异图案中,可以隐约看到一些影像。几人早对所有入灰森林的弟子,对每个人都了如指常。因此,都一眼认了出来。他们不是张横以及净禅大师,另一边除了李孔亮和严媚儿之外,又会是谁?

    当然,让他们出乎意料的是:冯德润这回也在其中,甚至还有另外一位名不见精传的普通精英弟子。

    “此天地镜传自第一代昆吾宫的主人,自此宫建立以来,天地镜就不断有异像出现。只是最初大家都搞不清状况。所以我们都只能听之任听。”

    只是经历了无数年后,这才渐渐有了明白,这天地镜每一异像发生,都与整个昆吾宫息息相关,甚至关系到昆吾乃至整个蓬莱的生死存亡。

    因此,这次十年大比前弄出大预兆,我们才会如此的重视,也才会把大比改为在灰森林中。我们就是想借此机会,消弥此灾。弄明白此处的秘密。

    唐老隐藏在雾气里的脸色,变得凝重无比,声音里也象是透入了铅粉,沉甸甸地让人压得心胸窒堵。

    开玩笑,到了如今,一处象蓬莱仙山这样的洞天福地,对于任何一方玄门来说,那无疑就是一处至宝。失去一地,恐怕再也无法再弥补回来。所以,每一块动天福地,就是一脉的传脉所在。那里有丝毫被损毁?

    “唉,那希望会是个好结果吧!”

    雾气中传来一声长叹,所有的声音渐渐陷入了沉默。房中也光线暗淡起来。

    “区区阴祟,何耐我何?”

    四周的情形越来越甚,滚滚的雾祟如煮如沸,仿佛无数的鬼祟都活了过来,朝着张横他们汹涌扑来。

    隐隐约约的,张横的真神之眼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片鬼钱都化为了一只只龟影,扑天盖地的扑落,一股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侵蚀着自己的神魂。

    张横当然知道,四大守护神兽,北方就在玄武,本身就是极阴之兽。如果此处乃是一处积阴之处,那么,事情确实是麻烦。

    不过自己身具圣人意境,貌似就算阴邪再恶劣十倍百倍,也休想奈何自己。

    更何况,自己身边还有净禅大师这位领悟了大日如来意境的高僧。

    果然,转头望去,净禅大师头顶一轮烈日蒸腾,已然如一位真佛,灼热的太阳光的光圈,笼罩其上,把一切汹涌而来的阴祟驱除的一干二净。

    “这是?”

    陡地张横身形一震,脸色却在这一刻变得古怪无比:“这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刷地一下,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远处。此刻在目力所及的地方,他竟然看到了服饰怪异的中年人,正一脸惊疑地望向这边,显然也是因外意外的相遇,满脸的惊愕。

    来人带着很有民族特征的布条,身上的衣服也是如此,花花绿绿,张横他们根本分不清他是什么种属。

    不过,对望了几眼,那人变得警惕起来。他也不想在这样诡绝的环境里,与外人接触,一拍屁股,就准备转身走人。

    然而,就在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对方猛然似是看到了什么,整个人身形剧震,一张脸色也轰然变了:“啊,你,你,你难道是?”

    那人惊呼,一时完全被震呆在了当场,一对眼珠也几乎瞪出眼眶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