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7章 水王
    “啊!”

    正惊愕无比的男子,猛地似是反应了过来。他那里还顾得了什么,就朝着张横他们这边飞快地跑了过来。

    顿时一路火光怒溅,如同是闪起了万点金芒,情形刹那辉煌一片,惊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原本这个空间,飘浮着一个个幽幽的鬼符符号,不去触动,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静止的人影,触及鬼钱,立刻就象是把它们给点燃了,一个个鬼钱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而且每一朵火花,就象是电悍的触点,看起来确实是惊心动魄。

    不过,那男子跑在烈火中,似乎仿若未睹,对身周这惊天动地的一幕,似乎并无什么感觉,只是拼命地奔来,对所有人无比惊骇的目光,毫不在意。只是他的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好象是某种古老的语言,连净禅大师和张横都没能听清一句。

    “这位兄弟留步!”

    这个时候,一边的张碧莹总算回过了神来,立刻向对方一抱手:“不知兄弟是四域十二盟中的那一位?”

    此人既然风风火火地出现在此处,必然也是参加这次大比之人。

    只不过,这次大比的来人人员混杂,众人又只是在赛前见了一面,所以许多人根本不相识。此刻相见,确实是一种陌生的熟悉人的感觉。

    “哈哈!”

    来人一怔,却也立刻反应过来,不由哈哈大笑:“在下鲁莽了。”

    说着目光转向了张横:“在下东域天海盟的一名护法,名叫韦仕尤。”

    “哦!”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蹙。

    本来,张横对山东一带,毫无了解。但是为了圣女,当知道蓬莱就在传说中的山东省内的海中。所以曾派出大量的人手和精力,对那一地带进行过地毯式的搜索。

    现在的张横,已然可以说,是对这一带的地方,了如指掌。因此,韦仕尤一说天盟,他的眼眸不仅一亮。

    “您就想必是巫神大人张横!”

    韦仕尤此刻也想到了什么,带着狐疑的神色道。

    “不错,本人正是新任巫神。”

    张横神情肃然起来。他现在自然知道巫族如今在各地的分布。

    巫族最强的时候,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古华夏。最后因嗤尤败在黄帝手下,这才土崩瓦解。整个巫族四分五烈。

    当然,巫族并不因为这一灾难而毁灭,有遣往其他各地隐居的,也有留下来继续生活的,反正不一而足。

    在这次山东这边,就发现了迁移到此的一支。据史料可查,这一支为三都水族自治县。远西江万户苗寨,范围有大约200公里左右。外围已然汉化,但这内部的二百公里,却依旧保持着苗族古老的风俗,与外界不相来往。

    当时张横急于圣女的事,也就没多观注那里,但也偶尔地听搜索之人汇报过,那里是水王的老巢。

    山东这一片瞄寨,一向靠水为生。因此,从当年建寨以来,就被人称为水王。主持这一苗寨的寨主,自然就是水王。如今的水王就叫韦仕尤。一念及此,张横神情更是一凛,连忙举手行了一个古老的苗族礼节:“失敬,失敬,想不到在此遇到水王寨的水王。”

    卟通!

    韦仕尤已然脸色微变,卟通一下跪到了张横面前:“折煞小人,小人在知道我们巫族出了新巫神,前段时间来,一直在与族中联络,希望能回归巫神的怀抱。巫神现在如此待我,岂不是让小人无地自容。”

    “水王客气。”

    张横欣然点头,举手扶起了韦仕尤,也不再与他客气。

    嗤啦,嗤啦!

    正是时,四周的情况无比的恶劣,原本那些诡异的金钱符号,在韦仕尤一阵狂冲乱撞后,已然爆乱一片。一道道密急的金光如电闪过,发出无数犀利的攻击。

    张碧莹和王永华两人,不得不躲在净禅大师的大日如来所散发的光芒下,才能安然无恙。

    再看韦仕尤,他仍象个没事人一样,仍是与张横恭敬地说着话,对四周的一切恍若未闻。

    众人“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和净禅大师互望一眼,满脸的狐疑。两人可清晰地地感应到,这位叫韦仕尤的水王,他全身笼罩着一股奇异的气息。

    正是因为有这种气息的存在,才让他在这样的环境里,丝毫不受空中的那些鬼钱状物质的影响。

    那么,那种气息是什么?或者是说他到底悠练了什么奇术,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阿亮哥哥,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怎么可以让此处的阵势无效?”

    在黑暗的深处,李孔亮和严媚儿两人,此刻也发现了这里的异状,不由惊的脸色剧变。

    “嗯,看来这人应该与此地有关。”

    李孔亮一边捏着印诀,一边不时地望着手中的玄武背,脸色凝重无比。

    他是凭着玄武门这块镇派之宝,这才进入了此地。现在人家也似乎对此地有所感应,那么,这岂不是说,对方手中或者也握着某一件与此相关的宝物?

    心中想着,他望向遥远处的韦仕尤,眼神完全不同了。一抹深深的忌惮浮上了眼底。

    “操!真是冤家不聚头。”

    这个时候,在另一条通道里,冯德润也从里面走了出来,却是立刻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

    当目光望到场中的净禅大师和张横,他的脸刹那变得怨恨之极。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走到这里,竟然会再遇到这两个晦气鬼。

    不过,刹那的愣怔,当他的目光扫视四周,他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这小子怎么也在这里?”

    他终于看到了李孔亮和严媚儿。冯德润的浑身一震,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好一会儿,他终于嘿嘿阴笑起来:“莫道天有绝人之路,这不,老夫的机会来了,哈哈哈!”

    冯德润自然知道,净禅大师先前已宣布了对他和李孔亮的处理结果,他和李孔亮已乎就是这次采花贼的牺牲品。

    如果走出这里之前,他还有回旋的余地。一旦出了灰森林,那么他们必将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恶贼。

    “那么,”冯德润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极度的怨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