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9章 尔虞我诈
    嗡嗡嗡!

    手中的那枚鬼钱越转越快,越转越急。渐渐的,已然象是一只狂转的蝴蝶,让人根本看不清它是什么?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神情变得更加的凛厉。

    在他的意识中,这枚鬼钱,似乎是打开了一双空间的眼睛,让自己透过此处,望到了另一个世界。

    只是,可能是距离实在是太远,所有看到的情形都非常的模糊。这让张横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巫王大人,怎么了?”

    韦侍尤一直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此刻不由惊疑地问道。“嗯!确实是这样,这闪烁的金点,应该象水王所说的那样,与你们水王寨有关。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双方的感应,很微弱。”

    张横也不隐瞒。

    “果然是这样!”

    韦侍尤顿时兴奋起来。他这也是第一次进入此处地下,以前根本轮不到他进入。因此这也是他首次遇到如此怪异的情形。

    原本心中还在狐疑,现在经巫神认定,他那里敢不信任。所以已是认为,此处就是一个与水王寨有类似之处的地方。

    发生在昆吾宫神秘地底下的秘地,竟然会与小小水王寨扯上了关系,这样的事情,如何不让韦侍尤心中震奋?

    “看来,只能向那里去见识见识了。”

    张横微一沉吟道。四周的众人顿时人人兴奋。

    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最怕的就是无知。现在,张横和韦侍尤两人,确定了方向,这无疑就是定了目标。纵然这里并不是水王寨的那个地方,但既然有相似之处,却也不会离谱太多。这让大家都有此安下心来。

    嗡!

    空间微漾,一圈奇异的波纹在四周晃动起来。紧接着,众人的身形变得虚幻无比。在那无数的鬼钱阴影里,最终消失。

    “哈哈哈,竟然是这样。想不到这雁过不掉毛的荒芜之地,竟然隐藏着这样的宝贝。哈哈哈!”

    黑暗中,响起了李孔亮和冯德润的笑声。

    他们刚才早一步发现张横等人,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在旁边一直偷窥。他们可不认为,时间一长,张横他们会不发现他们在窥视。

    所以一与冯德润汇合后,就迅速凭着玄武龟中的旨示地图,向内部急速深入。

    此刻,他们已处身于一座诡绝的山下,山高数百丈,形如一只巨龟,昂首怒嘶,状极雄伟。

    更重要的是:站在此山下,一股凛凛的神威散发而出,让人有一种几欲膜拜的冲动。

    李孔亮和严媚儿以及冯德润一震,他们立刻感应到了此处的不同寻常。

    “此处确实是藏有异宝。”冯德润无限的感慨:“只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为什么?”

    这下却是轮到李孔亮奇怪了,目光陡地一凛:“冯天王的意思是?”

    对于冯德润这翻有些出格的话,李孔亮顿时疑心大作,还以为这老家伙暗中打着什么别的主意。

    “哈哈,李少门主不要误会,老朽只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冯德润神情变得肃然无比:“看此地之物,必为上古的神物。凡是神物出世,必然石破天惊。因此,要取得此物,肯定会造成天动地摇的声势。到时绝不是你我所能控制。要是到时有人在旁边窥视,那我们岂不是成了为人作嫁衣。”

    “所以,我们可以趁着是我们先来到此处的优势,好好安排,反过来做一个黄雀之局。”

    说到这里,冯德润的眼眸陡地一亮,望向了李孔亮:“李少门主,您看如何?”

    冯德润的姿态放得很低。他心中清楚,比起自己来,自己需要倚仗的地方更多,更有求于李孔亮。所以现在确实是要低人一头。

    “嗯,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李孔亮现在也是头大如斗。

    看到张横竟然也参加了大比,他还心里乐开了花。还以为这次是可以了了心愿,解了他心头大恨,杀了张横。

    尤其是这次大比进入了神秘的灰森林,而且其中与玄武门关系不错的参赛人员也很多。真要在灰森林中动手,貌似还真不会有多少人来管他和张横之间的冲突。

    那知,刚营造了一个必死之局,张横和紫灵这回是死无葬身之地。那知,老鸡娘翻个滚后,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变成了老鸭。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李孔亮气得要喷气。

    更让李孔亮难以接受的是,因为精心安排的采花局。如今更是成了他的麻烦。要消弥这个后果,还真不是他李孔亮以现在的能力办到。

    想着今后为此要头痛得半死,他的一股怒火,恨火熊熊燃炽。真有想冲上去直接与张横和净禅大师硬拼一场的冲动。

    怦!

    空间一震,在一片旷野里,几个人影从半空中缓缓地探出影来。捎倾,人影变得清晰起来,正是净禅大师以及张横和韦侍尤他们。一个个全身暗芒闪烁,无数的金星缭绕旋舞,仿佛是笼罩在一片灿烂的星光中。

    “这是什么?”

    张横和净禅大师他们,却是不禁惊呼一声,人影都僵滞在了当场:“这是什么东西?”

    几人悬浮在三四米高的半空中,放眼望去,身后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旷野,也不知有多少里的范围。

    举目再望,大家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惊奇。一片海浪的痕迹漫延向远方,那里,竟然就是一片大海。

    转过头来,望向正面,可以看到,一座山谷的形状,方圆有数十里,一时也看不到它的边。

    “这里竟然是一处元古的祭神所在!”

    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目光都突然落到了韦侍尤脸上。“巫神大人,这里可不是我们水王寨的地方。”

    韦侍尤立刻回过了神来,朝着张横道:“至少,我们那里不是一个祭台,而是一座祭神庙。在神庙外,才有一个祭台和祭坛。”

    “嗯,水王!”

    张横点头,他也看了出来这处祭台不象现在还有人在守护的样子。而且,张横也根本没有感应到,这里有人迹滞留的现象。

    “师父,师父,您快看,这是什么?”

    这个时候,张碧莹已从空中跃了下来,来到了山谷口,而他也立刻发现了地面上的异样。此刻正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前,满脸惊疑地向净禅大师问道。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神情一震,立刻来到了那块石头旁边,不由再次发出了异响:“龟石,好大的龟石。而且,竟然这么多。”

    众人的眼神此刻早就被吸引到了这里,人人神情怪异。

    只见,在这山谷的两边,趴伏着一块块巨石,从谷口一直向远方漫延而去。

    这些石块也不知在此趴了多少年,表面已被各种杂物所覆盖,根本看不清它们本来是什么材质。但从上面杂生的苔藓等物的痕迹来看,应该就是石头。

    然而,这些石头都被雕成了乌龟的模样,四肢脑袋,惟妙惟肖,很是传神。

    看到龟石雕刻,这本来很平常。尤其这里还是海边。但是,如此多的龟雕,而且每一个个体都如此的庞大,确实还是有些惊心动魄。

    要知道,在这里的龟石,远处的一丈大小,到了山谷边,已是有十丈大小,看起来已如同一幢小楼了。

    任是净禅大师见识不凡,也是被这样的情形给震憾。

    “怎么会有这么多龟石雕在此处?难道这里是龟冢吗?”

    张横的眉头也蹙了起来。在他以往的经历中,确实也没有遇到如此诡绝的现象。

    但是,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韦侍尤的声音响起:“巫神大人,这里古怪的事多了。如果据我的猜测不错,这些龟石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为人知的秘密?”

    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韦侍尤身上,一个个眼神炽烈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