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2章 危机
    此时此刻,张横他们已来到了那座巨龟型的山脚下。不过,山脚下的情形自然与远看不同,这座山确实象龟型。但是,它高高昂起的脑袋,却非常的怪异,尤其后面远远延伸向远方的山脊,如同是一条怪蟒的尾巴,没入远处的雾里。

    这让这座龟形山,显得无比的怪异。

    “怎么会是这副怪模样?”

    众人互望一眼,感觉上很是惊疑:“怪不得先前远望的时候,感觉这座龟型山怪模怪样的。”

    只是,心中异样,但都已走到了这里,众人自然也不会停步。特别是在左边山体上,他们看到了一个状如八卦的山洞中蒙蒙的雾气蒸腾,一股隐隐的阴煞变得更加的强烈。

    大家顿时敏锐地感觉到,这应该就是进入这座龟形山的门户。

    “他们来了!”

    山体内,却是另一副影像。一个巨大的内部空间,足足有上千平米。四周空无一物,只有在中央的地方,有一座祭台。漆黑的石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祭台上散发出来。

    祭台上方的空中,有一团黝黝的金黑相间的炫光,在上面数丈的地方漂浮,不停地闪烁跳跃,隐隐的炫光中有一团朦胧的物体在变幻不定,看起来很是诡绝。

    不仅如此,这处内部空间的山壁上,布满了密密的洞穴。大的有十数米,小的也有数米。因为洞内光线实在太黑暗,根本看不到这些洞穴里到底有什么,给人一种极度阴森的错觉。

    只是,张横和净禅大师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先进来的李孔亮和冯德润现在正躲在这些洞穴的三个位置,正好在那团炫光的东南西三个方向。

    三人可也不信任对方,所以在决定暗中袭击张横和净禅大师后,就开始布置起来。并把这处山体里的宝贝,做为了诱饵。

    “大家小心!”

    韦侍尤低喝了一声,手一翻,一柄苗刀已握在了手中,踏步向八卦形山洞走去。

    做为水王寨的水王,寨中有类似的地方存在,说起来他已算是半个主人。面对张横这个巫神大人,他想回归巫族,自然是要好好表现一下。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做了这次的向导,做为了开路先锋。

    张横暗暗点头,心中赞了个好字,但表面上却丝毫没动声色,一切都要看最后的结果。

    面前是一道黝黑的通道,曲曲折折,弯延向前。

    幸好,以众人的修为,黑暗对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障碍,因此众人都没受到什么影响。甚至可以看到这条通道完全是天然形成,根本没有人工的痕迹。

    不但是这样,在张横的天巫之眼下,竟然还发现了一些类似雕塑的图案。只是图案太模糊和抽象,看起来象是都在描绘一头怪物,但具体刻的是什么,却怎么也分不清楚。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走在最前面的韦侍尤脚步陡然一滞,神情也刹那变得怪异起来:“巫王大人,到了。”

    “是吗?”

    正形成一个之字形队伍前进的人们,立刻上前,与韦侍尤站到一起,举目向前望去。

    下一刻,所有人的脸色也都变得惊疑不定,眼前出现的祭台,以及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洞壁,让大家很是震惊。尤其是祭台上那团闪烁的炫光,更是让人感觉神秘。

    唰!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到那团悬浮的炫光上,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只要不是菜鸟,都能感受到炫光中,蕴育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这,绝对是件宝贝。

    “这应该就是此处蕴育的上古异宝了。”

    韦侍尤的眼眸中发出了灼灼的精光:“当年,我们第一代水王,就是带领寨民,进入了我们那里的那座龟形山。最终找到了类似此处的一团炫光。取得了一粒鹅蛋大小的奇异之物。后来,他就成为了我们水王寨的水王,从此每一代那枚珠子,也就成为了水王的信物。想来这里的也应该为此处的重要之物。”

    说着,韦侍尤退了几步,远远地离开了前面的祭台。他这是表明,他无意争取此物,接下来就看大家的了。

    众人微微一怔,互望一眼,立刻很自觉地向后退去。

    开玩笑,现在是表明立场的时候了,谁此刻还想靠近祭台,无疑在表明,要想争夺那团炫光的意图。这岂不是在向张横和净禅大师挑衅吗?

    净禅大师和张横互望一眼,神情变得异样起来。两人自然看出来了,这是大家有意在承让。

    “诸位,不必客气,自古宝物有缘者据之。”

    “我看这样吧!”

    说着,张横放缓了语气道:“不过,在收取这东西前,还是要细细探察一翻。否则要是阴沟里翻了船,那就被人笑掉了大牙。”

    张横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警觉。仿佛冥冥中有一种危机,正在向大家临近。这让张横心头暗惊。

    只是,这个空间产生的一股奇异能量,似乎压制了自己的感知,甚至连天巫传承的真实之眼,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张横对危机的感知,变得很是迟钝。

    不仅是他,一边的净禅大师,他那双金瞳也陡地一凛,感觉上有一股无比诡异的气息,已侵蚀了自己,让他一片清的灵台明,竟然出现了瞬息的模糊。

    两人顿时无比的警觉,正想全力探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厉喝传来:“妖孽,找死。”

    一直没有再出声的紫灵,陡地身形急旋,化为一道流光,不顾一切地朝着上方的炫光狂飞而去。

    与此同时,她头顶的那顶金色的凤冠,也赫然现形,发射出了灼灼的异芒。

    “啊,灵儿!”

    张横大惊,他就算是长了两个脑袋,也不会想到,紫灵竟然在这一刻,竟然会第一个冲向炫光,似乎是想独占它。

    以她的姓格和家势,怎么会做出如此怪异的举动?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这妖女?”

    隐藏在炫光上方的洞壁里,已是全然准备发动的李孔亮和严媚儿,一时也惊呆了。在他们想来,这次出手的,应该就是张横或净禅大师。他们所有的布置,也完全针对两人。

    那知如今事出意外,冲上来的竟然是紫灵,这顿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人互望一眼,陡地一咬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严媚儿的红粉夺命兜,轰然化为一蓬血艳色,兜头盖脑地就朝紫灵罩去。

    李孔亮的眼眸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怨毒,天地阴阳诀,也轰隆一声爆开,扑天盖地地向紫灵攻去。

    轰!

    劲气横逸,空间剧振,紫灵已陷入了生死危机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