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3章 玄武神甲
    “啊!”

    事出突然,谁都没有预料到,出手的竟然是紫灵。而紫灵此刻也回过了神来,整个人娇躯剧震,俏脸也是一片骇然。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刚才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冲向那团炫光。

    在先前目光凝注的刹那,紫灵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一道炫丽的光氲陡然笼罩住了她。在那一刻,无数的幻影猛地充塞了她的心神,滚滚的乱像也涌入了自己的心海。

    陡然间,幻像纷呈,让她感觉到了一片迷乱。不仅如此,一股极度强烈,极度钢猛的意念,也替代了她的意志。

    “就是它,就是它!”

    紫灵就这么急切地喃喃着,毫不犹豫地冲向了那炫光。仿佛那里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在吸引她。

    此刻猛地醒悟过来,紫灵心神狂震,猛的有些回过神来了。

    但是,一切都迟了,她的身形已冲到了那团炫光中,一团朦胧的雾气,已把她死死地笼罩在了其中。

    “咯咯!”

    头顶响起了严媚儿的娇笑声:“妖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咯咯咯,自作孽,不可活。”

    嗤啦!

    异啸乍起,严媚儿的红粉夺命兜已没头没脑罩了过来,把那团炫光以及紫灵完全给网在了中间。

    并没有结束!

    炫光乍亮,李孔亮的天地无极阴阳环,也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向张横攻击。一直在旁等待的李孔亮也抓住这个机会,猛烈地偷袭直欲营救紫灵的张横。

    “去死!”

    张横怒极,脸色刹那狰狞一片,一手镇海印轰然祭起,另一手赶山鞭极光骤亮,这两件上古大神禹王的两件绝世神器,第一次落在了同一个人手中,联手发出了攻击。顿时,风雷大作,山动地摇,整个空间都在剧烈摇晃起来,似乎要轰然倒塌。

    “妖女,去死!”

    严媚儿的喝声再次响起,红芒爆逸,红粉夺命兜已然死死地束缚住了那团炫光,要把里面的东西,勒成粉碎。

    紫灵大骇,红粉夺命兜的厉害她可是尝过味道,是能让她欲仙欲死的存在,若是被它缠上,只怕就是一个求生无门,求死无望的境地。

    她猛然惊觉,尖叫着就向外狂冲。

    但是,迟了。

    轰!

    粉红色的雾气爆腾,笼罩在外的红粉夺命兜已然爆开,把她紧紧地束缚在内。

    “啊,不好!”

    紫灵发出了一阵尖啸,神情剧变,她已嗅到了红粉夺命兜那股奇异的气息。与此同时,体内也传来了阵阵刺痛,她已遭到了毒物的袭击。紫灵大惊,银牙陡然一咬,全身刹那一阵红光骤耀,直欲爆开这团炫光,破体而出。

    噼噼叭叭!

    一阵密集如同鞭炮般的声响响彻,极光爆闪,空间振荡,严媚儿的惊呼传来:“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严媚儿脸色骇然变形,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完全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惊骇了。

    此时此刻,炫光中确实是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场面。原本的炫光中,是一团浮沉的龟形之物。大家都以为那是龟形的动物,甚至以为它就是传说中的玄武龟。

    但是,现在仔细凝望,炫光中闪现的却是一条奇形怪状的似蛇似蟒的怪物。

    “阿弥佗佛!这,这是玄,是真正的玄武龟中的玄。”

    净禅大师的声音响起,金色的眼瞳变得如星晨般灿烂。

    “玄武龟中的玄?”

    众人惊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想必净禅大师所说的,应该是传说中玄武这种上古的异兽。

    在传说中,玄武乃是龟蛇交缠的异物,只是平时人们看到的大都是龟状。因此,人们也分不清楚,玄武到底是怎么样。所以,此刻经净禅大量师一提醒,大家终于醒悟了过来。一时间,人人惊愕,个个震憾。

    大家还真没想到,传说中的玄武,竟然真的是龟蛇交缠的模样。

    当然,现在出现在炫光中的东西,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件玄武状的法器。确切地说,是紫灵戴在头上的冠状法器。

    众人都知道,紫灵有一顶金冠状的凤铃法器,威力强大,可以驱使雾煞,还能用来炼化极品神魅,力量很是恐怖。是她的那位老祖赐予她的宝物。

    哪知,这件宝物在这里经过一翻洗礼后,其模样竟然来了一个完全的变形。从原先那那冠状,变为了玄武状,不但多出了象蟒蛇一样的头和尾,更多了一层金光闪闪的鳞甲,看起来完全就象是披了一层玄武甲。

    这不是传说中的玄武神甲又是什么?

    张横的心头大震,他的眼眸暴睁,心头猛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难道,难道,灵儿的这件法器,本来就是一件玄武神甲吗?只是因为曾经重创过,这才会成为先前的样子。

    现在经历了玄神冢奇异力量的滋润,这才重新恢复了模样。

    心中想着,张横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天下的怪事无奇有,今天的怪事却是特别多。转个眼的功夫,明明白白的一只老母鸡,就这么变成了老母鸭。连张横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然而,让所有人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

    轰!

    一声闷声响起,炫光中极光暴耀,红芒乍闪,那件看起来象玄武一样的铠甲,陡然曲扭摆舞起来,闪起了极度耀眼的光芒,死死地反锁住了红粉夺命兜。

    嗤啦嗤啦异响大作,红粉夺命兜上的每一根红粉艳丝,在玄武甲的焚烧下,嗤嗤嗤地炼燃起来,腾起了滚滚的黑雾,一股股焦味,立刻充满了整个洞穴。

    它竟然被焚燃了!

    “啊,它被焚烧了。”

    紫灵浑身一震,她最怕受到红粉夺命兜的侵蚀。此刻看到红粉夺命兜对自己无效,顿时惊喜若狂。

    她那里还会犹豫,银牙一咬,手中打出了一个奇异的印诀,口中也喃喃地念道起了一段扭涩的音节,竭力加持起了一段古老的咒语。

    趁她病,要她命,紫灵对严媚儿已是恨之入骨,哪里还会有丝毫的留手?

    “啊!”

    炫光中传来严媚儿的凄呼惨叫,严媚儿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一时急得汗如浆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