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5章 又一个眼睛长头上的
    “啊,净禅大师!”

    张横也是被刚才发生的事给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净禅大师竟然会亲自出手对付李孔亮。不禁目瞪口呆地道。

    一边的冯德润也完全傻了眼,原本还想伺机暗算张横和净禅大师,那知这老和尚竟然发了疯,莫名其妙地朝李孔亮出了手。

    老家伙心中大骇,那里还顾得上什么什么,一声怪啸,已是化为一道流光,急急如丧家犬般,狂冲而去。

    轰隆隆,轰隆隆!

    通道外传来一阵惊天动的的声音。开什么玩笑,四周的一切,因为玄武龟发生变化,已然开始了激烈的爆炸,是是要把这里抹为平地。

    冯德润那里还会有丝毫的停留,就狼奔兔窜地向前没命地跑。

    “张横,此处就要塌方了,快走,有什么疑问,等会出去再说。”

    净禅大师的声音响起:“还有王家主,碧儿,还有这位水王寨的韦寨主。”

    “灵儿,你没事吧?你身上有什么感觉?发生了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嗡的一声,祭台上的炫光轰然炸开,显出了紫灵的身形来。此时此刻的紫灵,却完全不同了,她的头上身上,已披了一件奇异的龟甲。

    头上的铠甲,看起来如同是一顶凤冠,与她以前所带的有些类似。不过,现在的这顶凤冠,少了凤铃,却多了无数的鳞甲,看起来是如此的炫丽。“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张碧莹等人尽皆恍然,这才知道,真正的玄武甲是这般模样。

    当然,往后望去,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一块龟甲,而是如同凤凰背脊的长长软鳞,让紫灵整个人在这身玄武甲的掩映下,就象是从天上走下来的仙子,奕奕生辉。

    “张横……”

    紫灵一直处于迷茫中,此刻突然惊醒过来,神情不由一滞。陡地,她一声呜咽,整个人都扑向了张横:“张横哥哥,张横哥哥。”

    紫灵第一次喊出了张横哥哥这个称呼,她可是一向叫张横是大坏蛋地。

    但是,她此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变化。可以说,在紫灵心中,她确实是被深深地振憾了。

    两个古人,六千年的痴恋,尤其这种经历,并不仅仅是溶入她记忆里的,而是直接由她亲自经历,每一步都成了她人生的烙印。

    所以,她一清醒过来,心神仍处于那种状态中,把现实中的自己和梦境里的自己完全分不开来了。

    轰隆隆!

    正是时,祭台上方又掉落了一块巨石,总算把紫灵反应了过来。张横趁机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灵儿,我们快走。这里要崩溃了。”

    说话间,朝着韦侍尤等人连连使眼色。

    众人那里会不明白张横的意思,连忙一拥上前,左右簇拥着两人,向外狂冲。

    轰隆隆,轰隆隆!

    虬根世界的灰森林地底,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所有还在灰森林里的人们,尽皆一惊,不知道这天动地摇的声响来自何处?更不明白,下面又出了什么事?

    不过,情形很快就明了了,冯德润第一个跑了出来,见人就喊地底要毁了,大家快走。

    这老家伙自然不安什么好心,他是想借散布这个消息,从而形成一次动乱。

    只是,就在人们还在犹豫和迟疑间,上面又是一阵当当的钟声响彻。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上面昆吾宫发出了鸣金收兵的信号?”

    昆吾宫一直保持着许多古时的习俗。象鸣金收兵,击鼓进军。这都是古时军队中流传下来的规矩。

    这次进入灰森林的行动,就是以此为信号。此刻听到外面传来的幽扬钟声,净禅大师不由眉头一凝,他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

    所有的人陆续从里面退了出来,渐渐的原本出口的地方,人也热闹起来。只不过,这些人有的很是狼狈。另一些人却如同没事人一样,根本就象进入灰森林,去玩了一圈一样。

    在灰森林中经历不同,所受的凶险也不一样,所以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垂头丧气。

    净禅大师等七人,也不与其它人同伙,一众人悠然地从一个出口走了出来。

    外面人山人海,许多闲遐的弟子,早就听到钟声,前来这里观望。谁都知道,这次灰森林大比,可是别具一格。据说还有重大的奖厉。

    只是,在人群中站了许久,似乎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这让这些闲散门人感觉无比的诧异。

    照说,每逢这样的大比,是消息最是满天飞的时候,怎么这一次,却是人人晦末如深,谁也不愿讲里面的事。

    莫非,这次大比出了什么不可预测的严重事故?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怪异,在人群中打听消息的人,一时也搞不清什么状况,只好象是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谷陆生,他果然就在这里!”

    突然,张横一抬头,神情中不禁露出了喜色。说着,向四周众人打了个招呼,向上面山坡上走去。

    山坡上围了三四十人,中央的两人都是三四十岁模样。其中一个不是谷陆生又会是谁?

    对谷陆生张横可是印象深刻,他的量天尺就是得谷陆生称地尺的感应,这才觉醒。

    当日来蓬莱之时,张横也曾跟他联系过,想看看他过段时间所去的地方,是不是就是神秘的蓬莱仙山。

    只可惜,目的地确实就是蓬莱,可谷陆生只是个小角色,他只能一个人进去。张横自然不能为人所难。最后不得不找上了佛母圣音这边,总算是了却了自己的心愿。

    此刻,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谷陆生,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心喜无比。

    心中想着,张横加快了脚步。围在这里看戏的人,显然没一个认识张横的,所以对于他的到来,也没什么人在意,很快,就让他挤入了人群。

    “嘿嘿,那里蹦出来的野小子,还谷陆生,我看是野生吧!”

    对面的男子一脸的傲然,望向谷陆生的眼光就象是看外地佬一样,满满的都是鄙夷和不屑,一对眼珠子都几乎长到了头顶上:“这次得罪了李三少,可没那么好过。给本少叩三个响头,再叫三声李三少,看在你家三少心情不错,我就放了你。”

    “你,你,你!”

    谷陆生气得你你你的你不出个结果来,一张脸都扭曲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只不过因为山坡上路窄,就这么撞了一下对方,却遭到了如此的羞辱。

    问题在于:刚才有人已暗暗告诉了他,自称李三少的这个家伙,确实是在这里没有什么人敢招惹,因为他本身就是十二盟中玄武门李家的李家三少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