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6章 三大强者
    李三少确实是够嚣张地。要知道,对于一般玄门中人来说,能进入蓬莱,进行短时间的修练,那是一次天大的机缘。

    但是,对于象玄武门这样的四大域一盟之主,自然有着许多特殊的待遇。其中之一,那就是有一定的名额,可以长期在蓬莱仙山居住。

    不仅如此,李三少正是李家如今竭力培养的第二台阶中的人物,虽然处身于李孔亮之后,却也算是李家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这次没有进入大选,完全是因为当时处身于闭关中,已来不及争夺恩子之位。

    因此,对于不能参加大比,他心情其实非常的不好,在他以为,如果自己能及时出关,也许此次大比就有他的份了。

    此刻,借着谷陆生撞了他这一借口,就是肆意要发泄一下。

    一念及此,李三少的神情陡然一凛,脸色也变得阴狠无比:“小子,本少可没时间跟你耗。”

    说话间,脚步陡然踏前一步,一股无形的庞大威压,已轰然压至。

    “你,你太不讲理了。”谷陆生终于你出了个结果,神情骇然地被逼退了几步。一时却是又羞又急。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蓬莱这样的圣地,竟然也会发生这种不平的事。

    “怎么回事?谷大哥,出了什么事?”

    这个时候,张横的声音响起,他当做是刚看到谷陆生的模样,满脸惊疑地道。

    “啊呀,是张兄弟。”

    一看到张横,谷陆生喜出望外,正想奔过来。但身形一动,不由整个人呆滞在了那里。他猛然意识到此刻似乎是场合不对。

    谷陆生顿时尴尬地僵在当场,奔过来也不是,站在原地也不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谷大哥,好不容易在这里遇到了,走,我们好好聊聊。”

    张横就是为他解围的,他也不理会四周众人,上前一把拉住了谷陆生,旁若无人地就说了起来。

    那知,现在又冒出个不知是什么玩意的角色,竟然更是完全无视了他。这让李家三少的一张脸那里挂得住。他感觉自己是被来人**裸地无视了。

    “哼!”

    李三少冷哼一声,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那一抹凛冽的目光,充满了冰寒:“小子,就想这么走吗?当本少是放屁?”

    “哦,你又是那里崩出来的东西?”

    张横的眼神斜斜地瞄向了李三少,满满的都是鄙夷和不屑。

    “你!”

    李三少一怔,整个人都几乎要炸了肺。在蓬莱仙山也居住了十几年,在这里的人还真没有不认识他的。

    平时遇到的人,那一个对他不是尊敬有加。那知,今天遇到的都是些不知好歹的主,竟然丝毫不给他堂堂李三少面子,还当场挑衅他。

    李孔亮这回是最也忍不住了。身形轰然踏步上前,怒声喝道:“小子,这回本少让你知道什么叫规则。”

    嗡!

    空间陡然一压,一股让人心胸窒堵的威压,一下子太然压向了张横。李三少这次出关,力量已突破四品,他这是存心想要给张横这个不长眼的家伙长点见识。

    轰!

    暗芒暴逸,劲气狂闪,李三少脸上浮起了一抹满是残忍的笑意。

    然而,他笑意还没有荡漾开来,脸色已然骤变:“你,你,你小子是什么人?”

    李三少确实是被震憾了,他发出的攻击,竟然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的反应。

    不仅如此,他浑身剧震,内腑已隐隐受创,嘴角流出了鲜血。

    “你,你是什么人?”

    李三少大骇,目光惊惧之极。

    “哈哈,你还不配知道本少是谁。”

    张横冷笑,一把拉住谷陆生,就欲往山坡上走去。

    众人哗然,个个脸色大变。谁也没有想到,张横竟然可以挥手之间就把李三少弄得灰头土脸。一时间,所有人惊呆了。

    “李盟主来了,李盟主来了!”

    突然,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好多人让开了脚步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众人纷纷让路,一个个脸现诧异。此时此刻,一大群人簇拥着几名老者,向这边赶来。领头的正是玄武门盟主李超凡,跟在他后面的正是严媚儿多年前闭关的那位老祖。跟在最后的却是冯德润。

    这可都是三位真正的强者,冯德润达到了天王级别,玄武门盟主更是达到了尊者。最可怕的是严家老祖,当年传承了上古三大魔器的那位太上祖奶奶。

    “呃,老祖?”

    李三少完全震惊了,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这点小事,竟然引来了三位老祖,一时完全被震憾。

    他愕然地站在那里,完全失去了方寸。

    “哼!”

    三人的目光陡地变得凛冽无比,一个个眼神犀利地瞪着净禅大师,却是理都不理会李三少。在他们眼里,驱驱的小辈之事,自然不在他们所关心的事,这次出现,自然是有更重要的事:“请大师给我们一个解释。?”

    就在刚才,冯德润一走出灰森林,立刻急急地去寻找他所熟悉的几位强者,就很快找到了严家那位老祖以及李家的玄武盟门主。把严媚儿以及李孔亮受净禅大师袭击而亡的事向他们做了汇报。

    不仅如此,还把净禅大师,把他和三人都认为是采花贼的事,也简单地说了一遍,要求几位同道为他主持公道。

    三人一听,自然爆怒不以,当场要与净禅大师评评理。所以,他们这才急急赶了过来,在半山腰拦住了净禅大师。

    冯德润是恐怕事情不闹大,把采花贼以及净禅大师的事,全部给搅在了一起。意欲先下手为强,在这一方面向净禅大师发出攻击。

    “什么?采花大盗,暗中杀人?”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人人脸色剧变,个个骇然无比。

    谁也没有想到,在灰森林中,竟然发生了这样不可思义的事。

    “净禅老儿,你不要以为,郎郎乾坤可有人欺,今天你不给老夫一个解释,老夫就算找到唐老,也要为我孔儿找个公道。我孔儿岂能如此不明不白。”

    李超凡脸色狰宁,一张脸已然扭曲,熊熊的炽烈燃炽。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净禅大师身上,看他到底会做出什么解释。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现了一幕让人不可思议的场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