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8章 出头搅和
    问题一下子变得越严重了。竟然扯到了大日如来这一宗的传承。更是关系到了开派之祖曾经的一个秘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心中暗惊。

    不仅如此,而且,每一个事件的事后,都牵涉到了方方面面的关系,一下子要理清楚,还真是不可能。

    唰!

    所有人的眼神,都凝注到了队伍中的四老,个个脸现凝重之色。

    “嗯,老唐儿!”

    旁边的冰仙子微微点了点头,几人似是做出了决定:“诸位,事态来得突然,此地也并非议事之所,那就不如诸位到昆吾宫上一聚,也好分个秩序。”

    冰仙子的话自然没有人敢反对,浩浩荡荡一伙人,立刻在宫中众人的指引下,再次向山上走去。

    “张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个时候,众人从山路上走来,人群更加的密集了,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中年男子正手拉两名年纪在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向台阶下走来。

    突然遇到张横,那人不禁惊疑出声:“真的是你,张兄弟,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哈哈,真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这里会遇到马老哥!”

    张横也是颇感意外,不由与来人相拥大笑:“哈哈,马大哥,真是难得,太难得了。”

    与张横相见的正是当年在古苗时,在古苗一带行商,做为血家的联系人的马志刚。两人当年一路经历生死,可以说是结下了兄弟情义。

    这次突然在蓬莱仙山意外相遇,确实是让他们又惊又喜。

    当下说起了两人到此的来历,这更是让张横和一边的谷陆生无比的感慨。

    原来,马志刚在古苗一带,经营远刚商行也非常久了,在当地矗立起了不俗的名声。所以,蓬莱这边如果需要一些稀罕的珍贵药物,都是通过远刚商行来交易。

    这一次,更是采购了大量的商品,双方交易很顺利。当然,这次为了让两位已经接近成年的儿子,前来蓬莱见识一下,他也化了点心思,把两个儿子也带了进来。

    对于张横和谷陆生来说,想要取得一个名额,先前是万般不能。如今看看人家马老板,那叫一个顺水顺水,人家两个小孩子都带进来了,这事如何不让张横和谷陆生感慨良久。

    说着话,一众人已来到了殿里。进了门,那些在殿里引导的人反尔分不清有些人应该往那里处。

    今天集会之人实在太多,原本昆吾宫的人就多,再再加上下面十二盟前来参赛的,以及因为灰森林事件引出的一大堆问题,都需要在此解决,确实是有些闹哄哄。

    不过,这样的场面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当四位守护者坐到了高高的前台上,一股无形的威压让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的弟子,都以一种无比恭敬的姿态,恭坐在地面。

    净禅大师现在坐在门口附近的观礼台上,因为他的身份最终没有确定下来,所以暂时还不能以大日如来护法登位。至于张横他们条件有些复杂,也就被临时安排在了此处。

    整个昆吾宫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望着台上的四位守护,默不作声。

    无论是被杀了儿子的李孔亮,还是被伤了孙孙辈的严老太,更不用说冯德润这老家伙,心里都清楚,这样的场合下,都不是他们随便可以开口说话之地。接下来只有看五老的意思。

    只是,让他们都心中疑云重重的是:难道他们和李孔亮以及严媚儿的这次死亡事件,是一个单独的事件吗?

    为什么偏偏在此刻,净禅老和尚会传承大日如来的功法。而东方来紫气,紫送大日,这句预言又会出现的如此的巧合。

    那么,这其中是不是又意味着某种联系?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仅仅只是一两个人的牺牲,这无疑是一件小事,更加重要的就是该如何接下来的变故。

    从这些消息上,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已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只是,现在什么人要使阴谋,会使什么阴谋,主要针对的是那些人,却是谁也不知道个子丑寅卯。

    场中沉甸甸的气氛,让人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但是,坐上的四位守护者却仍是只字未哼,场中就没有人敢多说一个字。

    “啊呀呀,老子饿了,尤那老乌龟,快开饭了,老子北冥七仙客饿了,开饭来!”

    陡地,一阵怪叫响彻,昆吾宫里,猛地响起了鸡飞狗跳的声响。一大群穿着怪异的人,闯入了殿中。

    这下,殿上炸了锅。无数人叫喊起来,怒骂起来,要把这几个叫化子给赶出去。

    然而,下一刻,让所有人傻眼的事发生了。只见,凡是冲过去的人,全部都象是被甩麻袋一样,都给甩了开来。

    一时间,鸡飞狗跳,狼吠狗嚎,整个昆吾宫乱成了一片,就象是个养鸡养狗馆,让人惨不睹目。

    “哇呀呀,尤那乌龟,这么小气,今天要吃大餐,就把七位仙客给甩了,没门,七位老神仙今天是吃定这顿大餐了。”

    北冥七兄妹那叫一个肆无顾忌,在昆吾殿上大吵大闹,闹得不可开交。

    台上的四老不禁互望一眼,满脸的都是苦笑。

    当这人前两天出现,闯入昆吾宫的时候,还引起了整个昆吾宫的警戒,还以为是什么地方冲来了强敌。

    当知道这七人似乎并无敌意,只是要在宫中弄口饭,大家已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是吗?以七人个个达到尊者的身份,无论是走到哪里,谁家不会好好招待,何必弄出这般叫化子的样子?

    可是这七个怪人,就是喜欢硬上来要饭,好好地请他上席,人家还不情愿,认为这是阴谋,当年就是被李家那个死老鬼给暗算的。

    于是,一餐饭自然是吃的很不痛快。

    幸好,七个怪人吃完饭后,拍拍屁股走人,也没有对昆吾宫做出任何的破坏。此事也就由此了了。

    那知,今天刚到吃饭的饭口,这七个怪人又来了,而且听到前面昆吾宫人声鼎沸,以为这里在举办什么隆重的宴会,所以就赶到这里来了。

    那知,却是适逢人家盛会,这一场误会,可以说是来得西里糊涂。

    此刻,见四周的侍卫等全被撩倒在地,而旁边自持身份的那些天王,尊者和持法者,自不屑与七个怪人动手。至于站在台上的四老,更是连哼都不愿哼一声。以他们的身份,根本不愿与北冥相提并论。

    因此,情形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尴尬,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办还好。硬是要与这七人动手,只怕不打个真火出来,还真不能平息。

    “哈哈,七位老大哥,怎么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了。”

    张横的声音响起,他也从贵宾台上站了起来,朝着北冥七怪招手。

    “啊呀呀!是你这小乌龟蛋子,哈哈哈,你还活着,这就好,这就好。”

    七兄妹心意相通,望了一眼,已是知道了对方的心思,身形一闪,七人就朝张横这边扑来:“哇呀呀,尤那小龟蛋,我们这段时间的饭儿可还没着落。既然是你小龟蛋把我们从那地方带出来,以后的饭就要全落到你身上去了。”

    “好的,好的,七位老哥,这个完全没问题。”

    张横松了口气,连连举手投降。

    他从当时玄武阵中,把北冥七怪救出来,这几个老家伙可能脑袋有点问题。所以对于这些家伙西奇古怪的事,也就当了是见怪不怪。

    现在见到他们只要自己解决吃食问题,确实不是问题中的问题。

    如果是换个新花样的事儿,就可让张横给绞尽脑汁了。

    “好哇,你这小龟蛋儿可比这伙老龟蛋强多了。”

    北冥七怪的这个乌龟称号,早在被阵中困了百多年后,就养成了习惯,现在要想他改变来,只怕比杀了他们都难。所以,众人也不在乎他的胡说八道。

    “哇呀呀,小子,那快拿出来,我们饿了。”

    说着,七人围住了张横,就要向他讨吃的。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不,吃饭你也等看看场合,这里可是会议厅,那里是吃饭的地方。更何况,这里提供得那么多人的酒菜?

    幸好,现成的菜没有,但张横平时里身上还是带了许多的零食,一方面用来做装备用,平时也好拿来当零食吃,一举两得。

    现在正好用上了它们,张横那里还会犹豫,手一翻,就把一大堆的包装食品丢到了一边。“啊呀!这是什么玩意?老子我好几百年没堂过这东西了,哈哈,这回老子看来是捡到宝了。”

    七怪怪叫,纷纷抢着一大堆零食争夺起来,忙得不亦乐乎。

    对于这几个隐居了几百年的老怪物来说,现代人吃习惯了的垃圾产品,对于他们这样第一回吃到的,还真是好滋味,不亚于天下的美味。

    打发了七个怪人,等他们坐到一边大啃方便食品的时候,场中终于静了下来。

    刚才被打乱的桌椅等物,早就有人收拾干净,台上的四老也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了净禅大师这边,目光也一个个变得凛冽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