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9章 揭秘
    “净禅大师,灰森林的事,以当时有少女被采花贼所引发。那么,此事我们就此说起。”

    开口的是唐老,灼灼的目光中如欲洞烧一切,一字一句地问道。

    现在的唐老,对灰森林中发生的一切,已是了若指掌。以他在整个蓬莱山的掌控,要想知道一切,他能不可以?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连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道:“说到此事,本是子虚乌有,是有人利用当时看到的影像,故意把误会引向了别的方向,目的就在于让当时的张横是个采花贼。”

    事情既然已搬到了台面来讲,也就没有什么可顾忌。净禅大师把一些已排出此事的重要人物没有再透露外,其他如张横等,全部摊开了牌来。

    “嗯,大师所言不错,老头儿已暗中调查此事,事实确实如此。”

    唐老颌首,他也是第一次慎重其事地为此事做出第一个决定。

    “恭请唐老为此定夺。”

    净禅大师一脸肃然:“我华夏一直以来,淫为万恶之首。所以都把虏掠妇女,奸掠之辈列为人人得而诛之的邪恶小消。”

    说到这里,净禅大师眼眸一凝:“为此,老纳以为,借淫事而犯事者,当与之同罪。”

    “阿!”

    场中一片暗呼,所有人的目光偷偷地望向了冯德润。

    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场中真正要对付冯德润的人是谁,原来就是因为当前在灰森林底净禅大师曾在言语上得罪过他。

    只是,众人却那里知道,因为那仅仅是小意思,最主要的是张横本就与冯家结了仇,这次冯慧敏死在地底,也是张横的原故。

    如果这次放了冯德润,只怕张横永远没有机会能走出蓬莱之境。

    不是吗?以冯家传承千年的底蕴,如果集中所有力量,那里能让张横在小小的蓬莱逃出境去?

    所以,迫不得以,在知道了张横和冯家的关系后,净禅大师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嗯!”

    唐老微微颌首:“本来,此事这样做非常的合适。只不过,念在冯家也是辛苦多年,为昆吾宫更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如果就此寒了诸位之心,也是不适当。”

    “所以!”

    唐老似乎是与旁边某位老人交流了一下,这才继续道:“为此,活罪不免,死罪难免,此次就由老夫出手,在昆吾宫为他设三十年禁区。至于冯家,从此后,家属等级降级,福利和待遇等相应降级。”

    “是!”

    旁边一名记事的执事连忙恭身道,并把他所说的话,记在了其中。

    场上不禁发出吁吁声,许多人摇头微叹,就算与冯德润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关系。看到此刻他的下场,也不由为他悲哀。

    要知道,看似一个家属降级,家族又被削了级,看起来似乎没什么。

    但是,自玄门成立至今,弄到整个家族这副悲惨模样的,却还真只有冯家。

    家族的天王等称号,代表的是他的荣誉。至于多年积累的家属级别,自然也是整个家族的荣光。每年能从各大盟各大势力中,分取到多少的利益,全是在这些积累上。

    如果与普通人一样,光靠冯家世俗的那点收入,如何能支撑海量的修练资源?

    这也就是说,如今的冯家,已影响到了他们家最后的发展。以这样的形势下去,冯家最终被划入最底流的那些不入流的层次。这无疑是对冯家雪中洒霜。

    更要命的是:冯德润被囚禁后,冯家最无高手,已是到了被人随手欺负的程度。经此一遭,冯将必然流失无数的良才。从此冯家那里还是玄门中人人敬仰的冯家,说不定就是什么阿三阿狗家了。

    望着黯然被押走的冯德润,净禅大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忍。对于他来说,与冯家原本无怨无仇。但是为了张横,却不得不推上这一手,才导至了现在的结果。

    事到如今,这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张横默默地向他望来,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感激。他自然知道,这次有这样的收场,全是看在净禅大师身上。不过,以两人的交情,什么感激的话也不用说,一切都在不言中。

    “严老,诸老!”

    终于,严老太和李超凡两人,从人群中站了起来,目光望向了台上四人:“采花之事已解,那我家孔儿和严儿之事又该如何?”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不得不开口道:“此事说来仍是与我有关,而且,当时是迫不在以,老纳也是不得以才为之。”

    “什么?此事又不得以要为之,难道我家孔儿和严儿就该死在里吗?”

    严老太尖锐的声音陡地响了起来,让人耳膜中不禁隐隐的生痛。达到执法者的力量,确实是不可小觑。

    张横和净禅大师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正在吃几块汪汪雪饼的北冥七怪,也歪过头王来,望向了严老太。

    “哼!”

    血老太却冷哼一声,根本不屑理会这些人,眼神冰冷地凝注到了他们脸上:“无论是谁,今天谁不把好好的媚儿给我交出来,我严老太绝不放过他。”

    严老太一副不惜强行要动手的模样,顿时让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

    “严老太请稍安勿燥。”

    净禅大师合手道:“此处老纳有一幅当时影拍的画面,现在拿出来给严老太和李家子过目,相信你们会明白,这就是老纳的苦衷所在了。”

    “是吗?”

    李超凡陡地眼眸一眯,死死地瞪在了张横和净禅大师身上,目光变得凶厉无比。

    严老太也是满脸的狐疑,不过,稍一迟疑,她还是从净禅大师手中接了过来。

    接过来的是一个小小的铜片,上面没有绘制任何纹路,却正是一面古时的小铜镜。此境显然炼制过,稍一注入灵力,便让境面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嗡!

    一柱华光闪过,整个昆吾宫中顿时华光四作,耀人眼目。

    “这是?”

    许多人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死死地瞪着铜镜里射出来的影像,一时间都看得呆了。

    只见,小镜子里呈现的是一幕在山洞中的情形,看起来有些诡异。如同蜂壁般的山壁,里面好象有一个祭台。

    此时此刻,祭台上有一个玄色的光团上下浮沉,正吞没于空间中。

    仔细看去,那光团里彩光闪烁,似乎有什么奇异的东西正在化形。四周的人们,正惊愕地呆望着这个光团,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

    “啊,杀了那妖女!”

    与此同时,洞顶也响彻了凄厉的怒嘶,一条人影,正向下方狂扑而至。

    “去死,都去死!”

    轰!

    大地轰隆,极光骤亮,刚扑来的人影,还没等搞清是怎么回事,突然被一股迎头大力撞了飞了回去,并向着原先那个光团直撞而来。

    “啊,那就是媚儿小姐和李公子被害的过程,真的是他们杀了媚儿和李公子。”

    突然间,殿中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无数人的目光恶狠狠地瞪向了净禅大师和张横:“杀了他,杀人偿命,天经地仪!”

    局势骤变,原本双方还在讲理,想凭着道理来说服对方。那知,净禅大师一参与,反尔是让事情大乱,情形几乎失控。

    “哼!”

    陡地,一声冷哼传来,所有人的心头如同是被心敲击了一下,个个浑身剧颤,脸色也一个个赫然大变。

    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才猛然醒悟过来,貌似场上还有象唐老以及冰仙女这样的绝世存在。

    杂乱的声音瞬息如潮水退去,整个昆吾宫刹那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低低地垂下了头,那里还有人敢说话。

    只有唐老冷冷地举目在四周一扫,这才稍稍在净禅大师脸上稍微一缓和:“净禅大师,请说下去。”

    “是,唐老!”

    净禅大师深施一礼,这才抬起了头来:“诸位只注意到了刚才的画面,并没有看清那件攻击的法器,不知有那位看清了它是什么?”

    “这个就不辛苦别人回答了,此物正是老头儿我当年亲手炼制的小乾坤,这次乃是特别交予四位特别使者,让他们见机行事。”

    “此次,也多亏了净禅大师,及时出手,这才能阻止这次灾难,让我们蓬莱避过这场大祸。”

    唐老微微沉吟:“而且,因为老头儿我的小乾坤的存在,这才总算保得严姑娘和李公子一命,能让他们还有三十年可以封印在此。否则,他们也早就随着玄武龟的再次出世而化为灰灰了。”

    “啊,竟然如此!”

    人们仍是难以自信,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大家感觉意外。

    “此事老头儿我本不想多解释。不过看来事关严老太之孙孙女,老头就在这里多说一句。”

    唐老提高了声音:“据说,上古时有一对痴男怨女,为情所不悔,在上古某个时期,化身于此。从此,这片灰森林的地下,就多了这样一方奇异之地。在当年老头儿接掌守护者时,曾偶尔算到此事与我有关,所以当年就炼制了一件小乾坤法器,以助后来之人能替我完成此事。”

    “如今事了,严老太如有不明之处,可以与我私下聊聊。”

    唐老目光陡地一凝,语气也变得凝重之极:“现在,诸般事物都该了了,从此我昆吾宫将焕发一新,让所有昆吾人看到一个与前不一样的昆吾宫。”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