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0章 转战蓬莱
    问题竟然扯到了唐老身上,所有人的脸色尽皆微微一滞,望向他的眼光也不同了。

    竟然要让他动用到蓬莱的力量,足见这事与唐老关系有多大?那么,唐老与那秘密之间,又到底存在着什么联系?

    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这样的疑惑,却哪里有人敢问出来。甚至连严老太在微一沉吟后,表示了沉默。

    “诸位,现在在下要宣布!”

    唐老陡地清了清嗓子,也不再卖关子:“刚才老头儿我说到的最后一件事,那就是要借此机会,对我们昆吾宫进行一次大改革。”

    刷!

    场中再次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听起了唐老的讲叙。也许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关系到今后的自己利益。

    “这几年来,整个世界看似平静。但是,从各地暗中传来的消息,当今玄门,却是暗潮汹涌,许多上古未出门的磨头巨鳄,蠢蠢欲动,我们已经从许多地方嗅到了他们复苏的气息。不仅如此,当年危害元古的魔门,已然觉醒,正在暗中组织力量反扑。”

    唐老的语气变得凝重无比:“想必大家都不会忘记,元古时最后的一场玄门之战,就发生在魔宗崛起之时,最后却是造成了不小于上古大灾难的一次大劫难。”

    “对此,只要是留存着元古血脉之人,必然不会忘记。如今魔门有崛起之势,岂能眼看他坐大?”

    唐老语气凛然,目光凛厉,一一从众人脸上扫过:“所以,这次们几位老头儿一起商量决定借净禅大师传承大日如来之际,在蓬莱宫扩展人手。当然,这次主要招的是年青人,是为十几年数十年后的战争做预备。而且,招收的人员,必须有特殊的条件……”

    说到这里,他把具体的一些细节说了一遍,最后道:“此事就由净禅大师以及各位尊主负责起草,到时我与四位会进行审核。”

    大会就此结束,这样的地方可没什么好呆的,坐了这么长时间,每个人的五脏庙都在咕咕叫了,一听散会,立刻都站了起来。

    李超凡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神色变得很难看。他堂堂北方玄武门的盟主,亲儿子死在了灰森林下,竟然还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这样的事实,要是说出去,哪里会有人相信。

    可是,这样的事偏偏发生了,面对如此结果,他还真无语以对。否则,那就是完全针对唐老。就算给他李超凡两个胆子,他也鼓不起这鼓勇气来。

    心中又憋气又恼火又是愤怒,李超凡怨毒的目光望向了张横。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早就把张横撕成粉碎了。他自然清楚张横与玄武门的仇恨。自当年在倭岛结下的怨隙,之后在蛮族更是与张横之间发生了生死搏斗。如果不是他们李家的仆人忠实,只怕上回李大公子就回不了家了。

    这次在蓬莱,占尽了天时地理人和,却仍是一败涂地。不但失了媚儿这样的好媳妇,而且,从感应来看,李孔亮身上的玄武之宝好象也失去了。

    这从北冥七怪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此,正满目血红地望着他,就可以看出来。

    心中叹了口气,李超凡现在对张横也没办法。正想收拾东西拍屁股走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厉喝响起:“老乌龟,拿命来,哇呀呀呀!”

    轰隆隆,七条人影从观礼台上爆起,如同七道闪电,疯狂地扑向了李超凡。

    “啊,不好!”

    李超凡大骇,他立刻感受到了,这攻击而来的七道强劲,每一道似乎不比他本身差。

    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岂不是说有七名与他同等的高手袭击了他吗?

    “我命休也!”

    一个念头刚从他脑海升起,陡地感觉手足一紧,他的整个身体已被紧紧地束缚,完全动不了了。

    “哇哈哈,你这老乌龟,也有今天。”

    七怪大叫,肆意之极,手中已然用力。他们七人出手,不分敌人,那都是共进共退。所以,对付李超凡,也是如此,现在正要使出七仙裂龟**,要把李超凡直接给撕成几块。

    “住手!”

    “住手!”

    一连串暴喝声响起,场中许多人看不下去了。就算是唐老也轰然全身闪起一道极光,向着七怪扑了过去。

    开玩笑,堂堂昆吾宫会议大堂所在,竟然让人进入无人之境,杀掉东方盟盟主李超凡,这不岂是闹出了天大的笑话,以后昆吾宫还要派人出门吗?

    所以,所有看到这一情形之人,都意欲上前阻拦。

    “哈哈,兄弟姐妹们跟大家玩玩地!哈哈哈!”

    一阵狂笑传来,紧接着怦的一声,一个人影被象掷麻袋一样抛了进来,落在了地面上。

    此人不是李超凡又会是谁?只是,现在的李超凡那个模样,说要惨就有多惨了,身上的衣服全部成了星条,一头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早就变成了一团鸡窝,这个一象最讲究体面的李大盟主,如今完全成了叫化样。

    不仅如此,他的脸,手脚以及身上的皮肤,全被七个怪人给抓破了。这七个人性情古怪,行事也自然不一样。几百年被困,没当场杀他,还算是他们有理智。否则,他们是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可是,李大盟主这回是够惨了,以他今天所受之辱,他以后出门,可就包上毛笋壳才行。

    一场闹剧,北冥七怪早已逃了个无形无踪。只剩下一群哭笑不得的人们。

    张横摇头苦笑,与净禅大师等人打了个招呼,向昆吾宫后面走去。貌似他在这里还有一个临时住宿。

    一大群人坐到房间里,也不显得拥挤。人还没坐下,一边的马志刚已是急急地向张横打眼色了。

    “哈哈,净禅大师,你看,人还没进门,我就先给你带来生意了。”

    张横也不跟他客气,开门见山地道,这不就有人来开后门了。

    “哦!”

    净禅大师一怔,但立刻反应了过来,不由目光望向了马志刚。

    此时此刻,马志刚正带着他的两个孩子,也正目光灼灼地凝注着净禅大师,满脸的迫切。

    刚才听到唐老说,蓬莱要扩展,这顿时让马志刚心神大震。自来过蓬莱,他一直梦想着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进入蓬莱仙山修练。别的不说,就以蓬莱仙山的灵气,也是比在外界要浓上十几数十倍。在此修练,相当于是一日比得上外面十几数十日。

    不仅如此,蓬莱流传的各家必法多如牛毛,要是随便弄得一项,不怕以后没有成就。

    只可惜,这些年来,他马志刚与蓬莱之间的关系泛泛,别说想让两个儿子留在这里,就算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没有这张脸。

    然而,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他看到了张横与净禅大师这位新任大日如来王,所掌握的权力,他就立刻想到了净禅大师,马上就求上了张横。

    这一路过来,他几乎是把舌头都要魔破了。张横只好苦笑,马大哥既然有这样的心愿,就算自己豁出去,也得帮他办好啊!

    心中想着,张横把马志刚的两个儿子介绍给了净禅大师:“大师,这两位就是我马大哥的儿子,大的马茂茗,今年十六岁。小的相差一岁,名叫马良栋。在下看这两个孩子本质不错,是块修练的好才料,净禅大师您看?”

    “哈哈,这个没问题,我正需要这样的弟子。”

    净禅大师欣然点头,他自然非常信任张横:“再加上我配合他们的几项修练密典,再过十来年,还你们一个少年英雄。”

    净禅大师今天显然特别的开心,话也说的特别的多。

    “哈哈,那就多麻烦大师了。”

    张横喜出望外,马志刚更是惊喜若狂,对净禅大师千恩万谢。

    早有奉茶的小和尚送上了香茗,净禅大师亲自泡好了茶,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张横,这次唐老所说,并不是空穴来风。我们玄门确实是暗潮汹涌。当日在大峡谷古国之时,就已出现了一些端倪。”

    “我记得当时你也在当场,还曾遇到了冯家三长老,可以说就是在那时,你开始名声大作,成为名动天下的神奇少年。”

    “与此事又有什么关系了?”

    张横感觉很是糊疑。

    “自然有关了。你看,今天为何唐老当众处理冯家。”

    净禅大师脸色又是一凝:“从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是因为受你我的事牵连。事实却并非如此。据我所得消息,全是因为在古国秘地,冯家老三曾与魔宗有联系,双方似乎还签定了什么秘密。只因为那协议因冯老三而死,最终没有结果。”

    “所以,冯家的事,最终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这全是他们自作孽。”

    “原来如此!”

    张横的眉毛猛地凝成了一个角度,心中更是凛然。在外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昆吾宫已然着手准备和出手了。

    心中一动,不禁脸色又是大变。他突然想到,自己在蓬莱已是呆了近一周,但是,关于圣女的事,却是毫无所知。若是圣女现在出了事,自己所有的辛苦,这岂不是完全白花了吗?看来,自己得马上着手调查,否则就是后悔一辈子都来不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