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1章 神娶
    “我看你们也全是来自外面,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不知在座的是不是知道叫一个高山岙的地方,这地方据说在这里很有名,也叫高山族。”

    张横迫不急待地问道。

    “高山岙?”

    那知,场中所有人尽皆一阵愕然,目光狐疑地望向了张横:“张兄弟,你要去高山岙干什么?”

    “呃!”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惊讶了,他指指众人:“你们竟然都知道高山岙?这下太好了。”

    一直以来,张横还以为,蓬莱山的高山岙会是一个神秘的所在。所以心中很是担心。那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工夫。

    “那你们快说,高山岙在哪里?去那里需要一些什么?”

    张横急切地道:“我有要事,必须马上赶往那里,否则迟了就来不及了。”

    “张兄弟,你所说的高山岙确实是在这里人人知道,因为高山岙是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土着族。因此,在整个蓬莱,都非常有名气。”

    马志远开口道:“因此,你一说高山岙或高山族,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就位于整片大陆的中心,形状就如同是冲天而起的利刃,直冲天际。任何人只要向大陆的中心走,就可以看到这根数达千里的擎天巨剑。”

    “只不过,这柄巨剑,不知在多少年前,曾遭受到天雷轰击,中间裂开了一道恐怖的大缝。看起来象是被从中砍为了两半。因此,才会有高山岙的称呼。”

    “嗯,不错!”

    一边的韦侍尤等人点头:“确实是如此,其实高山岙的名称还有许多,巨人峰,狂剑赋,反正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不过,最最被人流传的广的就是高山族或高山岙。”

    “占据如此雄伟之地,又是这地方最古老的土着,自然有着不一样的许多地方。”

    韦侍尤继续道:“在蓬莱境内的不同的民族其实很多,但大多年代不久远,是最近数千年来,从外面偶尔闯入,从而看中这里的灵气,定居下来的后期遗民。象我们昆吾宫就是这样。如此的新增民族,不下数十个,到底有多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搞得清。”

    “至于苗王大人想问的其他事,那就得问别人了,在下就知道这么多。”

    “嗯,多谢水王。”

    张横点头,目光转向了别人。

    “哈哈,这个看来就得我上了。”

    马志刚正意气风发,连忙接上了话题:“我们志远商行在这里落足十多年来,也在此开了近二十家分店。因此,对这里可以说是各地的情况都非常了解。”

    “高山族的人口其实并不多,整座高山岙这样的山寨,有三四万的土着,从出生以来,一直到现在,就住在那座高山上,从来没有迁移过。”

    “哦,三四万人?”

    张横微微沉吟了一下,确实是感觉这个民族似乎是人数少了点。

    “这是因为,高山族人虽然体形比我们普通人壮硕,但这么多年来一直以狩猎为生,生活的方式无比的单调因此,他们的生育能力也非常低下,这才导至了这样。”

    “嗯,原来如此!”

    张横目光却变得更加的迫切起来。

    当下,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请大家为他绘制一张高山族的地图,看他的意思,这是准备连夜出发。

    看到这个情况,屋中众人全部震惊了。他们还真没想到,张横这次原来是真的要往高山族去。众人那敢怠慢,马志刚连忙把他所说的那位跑马跑了十几年的老人给请了过来,其他人也开始收拾身边的一应东西,准备等会与张横一起去高山族。

    商行的老人名叫沙伟,是志远商行如今在蓬莱的总负责人。年纪四十多岁的模样,一脸的精明能干。

    “张兄弟,这位是我们在蓬莱的商行总负责人沙伟老沙。”

    马志刚连忙为张横介绍:“他可也是我们这里的第一高手,人称沙海无垠,在轻身功夫上,那可自称一绝。”

    “哈哈,好说好说,我就是个商人,这位兄弟既然是大老板带过来的,那什么都不用多说,张兄弟就叫我老沙吧!”

    “好,兄弟我也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

    张横与他笑着握手,也不拐弯抹角,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一遍。

    “我族有一位圣女,听说本来就是从这里离开的。当年,离开的时候,已有十几岁了,一直没有回来过。”

    “只是快一年前,圣女不知怎么的,突然离开我族,据说是回了此地。”

    张横脸色凝重起来:“据后来调查,圣女是可能暗暗接到了一封来自不知何处的古老信件,这才悄悄离开。走时谁也没有告诉,从此失踪。”

    屋里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人们这也是第一次听张横说起有关相关高山族的事。所以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问题在于:圣女她现在怀育一年多,即将临盆。但是我们到现在,仍是没有寻找到她的行踪。”

    说到这里,张横沉默了下来。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怀育一年?”

    众人一震,不过许多人立刻明白了过来,想到了张横所说的圣女,可能血脉有异。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异相。

    只是,张横所说的这件事,确实是都让他们有些束手无措。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寻找一个失踪了一年多,且身怀异胎的女子。

    “张兄弟的意思是?”

    沙伟的眼眸陡地一凝,凝注到了张横身上。

    “沙兄弟,我是想知道,在蓬莱岛的高山族里,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习俗。比如,族中的女儿,未经族中长辈同意,私自出走,会不会被抓回来。或者是说,是不是会有其他特别的措施。”

    说实话,张横担心的就是这个。不然,女儿回趟娘家怕什么。可是,若这个娘家的风俗不同,原本圣女就是偷偷溜出去的。这回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们族中若真有这一条,她岂不是自投罗网?

    问题在于,在高山族内,他们这些外人人生地不熟,要想打探这样的消息,确实是非常的困难。而且,如果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也无法让打听者在高山族中象大海捞针一样寻觅。

    所以,这就是张横要把圣女的大至来历,以及与高山族的渊源说清楚,也好让沙伟心中有个目标。

    “怪异的习俗?怪异的习俗?”

    沙伟却在听了张横的话后,一直喃喃不喋,似乎是有些犹豫不决。

    好一会儿,沙伟这才抬起了头来:“不瞒张兄弟,高山族这个古老的民族,在我们现在的人看来,还是有许多神秘的地方。象刚才张兄弟所说的那些怪异的习俗,老沙我并没有听到过。”

    “只要没有这样怪异的风俗就好。”

    张横大喜。但是,还没等他回过劲来,沙伟的声音又道:“但是,高山族却仍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存在,那就是神娶。”

    “什么?神娶?”

    这回大家都奇怪了,因为在场的人,谁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神娶是高山族最古老的一个习俗。因为,所谓的神娶,就是为他们信奉的神灵娶妻,取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为妻。”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存在?”

    大家互望一眼,脸色虽然怪异,却也没什么异常。在他们想来,这种关系到古老习俗的事,应该不会与张横的这件事扯到一起吧?

    “是啊,这种已近乎愚昧的习俗,是很难改变过来的。”

    张横也疑惑地望向了沙伟,他也不以为,圣女的事,会与高山族古老的习俗有关。

    “张兄弟,那你可知道?高山族的神娶,它的周期会有多大?”

    沙伟又道。

    “这个?”

    这回,张横和其他人个个面面相觑,一时不明白沙伟指的周期是什么。

    “说起来高山族这个神娶,确实是一项无比隆重而神秘的习俗。因为,从整个神娶开始到结束,要整整经历十几二十年以上。”

    “这么多!”

    这回所有人都惊呆了。

    “是的,这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

    沙伟脸色沉重:“几天前,一批新货刚运到这里,就是高山族最近必须所用的东西,要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

    “为了避免出差错,这次货物我亲自带人运送。总算在他们所要求的时间内送到了高山族。”

    沙伟继续道:“只是,进入高山族的内部,我突然发现如今的高山族有异。尤其是那柄巨剑最中央处的天裂,从地底射出一道红芒,几乎照耀了整个天际,让高山族彻夜不暗,红如旭日东升,不可不愧谓是奇观。”

    “当时与我交接的小头目,平时受我的好处不少。见我奇怪,就把事情偷偷地告诉了我。”

    沙伟神情一凛:“他说,他们的神要举行百多年才一次的神娶大礼,他们的神终于有了神母。”

    “什么,神要娶亲?”

    沙伟顿时吃惊了,他以前可没听过高山族有这样的习俗。

    然而,当他知道所谓的高山族神娶的全部内容和过程后,却是完全被震憾在了那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