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2章 满身富贵
    “神娶自神下聘礼之日起,就算是开始了。”

    沙伟神情凝重,仔细地讲述起了高山族神娶的一些过程:“因为,自神下了聘礼,神与他的未婚妻之间,就有了某种奇异的感应。也许,当时被神定下为未婚妻的少女,那时还是个小姑娘。但是,神的妻子就是神的妻子,在整个高山族中,地位就完全不同了,比高山族的族王都要尊贵。”

    “嗯,沙大哥说的是!”

    众人纷分点头,但目中仍有疑惑。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这一事件,与张横所在族圣女的事扯在了一起。

    然而,一边张横的脸色却已隐隐的开始在变化,似乎听出了其中的端倪。

    “不过,这一次的高山族神娶,却是出了意外。”

    沙伟道:“就在神娶定下的第二年,神妻突然莫名的失踪了,谁也找不到她去了哪儿?之后寻遍了几乎整个蓬莱仙境,也找不到她。当不得不请神出手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震惊了整个高山族。”

    “是什么?”

    人人睁大了眼睛,满脸的疑问。

    在流传中,蓬莱几个遗留着神的那些古族,他们的神可不是什么人随便信奉起来的。也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用来愚弄百姓的木雕石刻。每一个能遗留到如今的神,都是有真正的神通,具有莫大力量的恐怖存在。

    竟然有人在高山古族神的眼皮底下,把他的妻子给偷走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震骇人心。

    但此事关系到高山族神的面子,虽然爆发了了一场大地震般的震憾,却并没有传出高山族最核心的圈子。反尔把这一信息死死地给封锁了起来。

    不仅如此,因为神与神妻之间,有某种奇异的联系,双方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可以得到对方的信息。

    所以,到了十多年后的现在,正是神要实行神娶的时候,神准备把当年离开此地的神妻召唤回来,完成双方还没有完成的大婚之礼。

    “前段时间,整个高山族封山,据说就是为了这事。”

    沙伟脸色变得很怪异:“那时我们的商队刚好进去送货,这才适逢其会了这场仪式。”

    “哦,沙兄弟是看到了那位神妻?”

    众人更加的好奇起来,连忙纷纷问道。

    “并没有看到神妻,但我们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现象。所以无比的奇怪。那个小头目这才把事情偷偷地说给了我们听,要我们对于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视若未睹。”

    “原来如此。”

    听完了这一切,大家又是面面相觑起来。感觉上,这事太荒唐,但它又怎么就与张横的事有关了呢?

    心中想着,大家的目光都凝望向了张横,眼神中全是问询。谁都想知道,张横所要寻找的那位圣女,是不是与高山族的神妻有关?

    “沙兄弟,多谢您的指点了,这次如果没有你,只怕我们要错过寻找圣女的机会。”

    张横满脸的感激。沙伟所说的高山族这一届的神妻,正是圣女。如果这次没有问到他,张横不知道高山族神妻的这个习俗,要想找到圣女,要在如此广阔的高山族找到一个人,那无疑真的就是大海捞针,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丝信息。

    屋里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无比的凝重。事情竟然牵涉到神秘的高山族神娶,问题就无比的严重了。整个古老的高山族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巨岳。而高山族的神,那更是巨岳上只可仰望的皓月。

    张横这次要从神的手中,抢过他们的圣女,这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张横的头很大,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圣女竟然会有这样复杂的身份。不过,微微沉吟,张横也不得不暗自感慨,当日离开之时,师弟叶绝给自己测的那个字,确实是绝了。早就指出了这次行动,是一条**裸的杀路。

    昆吾宫所在到高山族的中心,有上千里的路。这一路大多是未被开发过的原始森林或从未被人类进入过的人迹罕见区。因此,路途凶险,可以说每一步都是九死一生。

    幸好,沙伟手下的跑马行,人人都是穿越这条生死路的好手。这些人长年在这里行走,对普通人来说步步艰险的路途,他们倒是成了家常便饭。

    张横并没有要多少人参与,只挑选了沙伟和韦侍尤两人,为这次行动带路。

    事实上,参加这次救援的就张横和沙伟以及韦侍尤三人,去高山族,人多人少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确实是需要精悍。

    其他人也知道自己去了也没用,只能暗自轻叹。幸好,紫灵自从地下出来后,就被她家族中的人带走,一直再没有露面。所以,对于此事是一无所知。否则,知道了这个大坏蛋在有了她钱彩莲钱姐姐后,竟然外面还有一个什么族的圣女,肯定要把这位娇蛮公主给气死。

    净禅大师自然是不便参加,以他的身份,要是一旦被人看出来,无疑就是在给昆吾宫拉仇恨。

    昆吾宫虽然在此数千年,却也没有与最强大而古老的高山族发生过冲突。

    不过,净禅大师退入幕后,可不是就此袖手旁观,他在秘密为张横张罗退路。在高山族内,如何救得圣女,把她从高山族的神手里,顺利地抢出来,那是张横这支救援队的事情。

    等把人救出来,如何送出蓬莱,让张横他们远走高飞,那就得看净禅大师了。

    成为昆吾宫的大日如来**王,他现在的权限自然不一样了,也已掌控了一道出入的门户。所以,他要暗暗为张横准备一次秘门的开启,以配合张横的救援。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大比后的秩序本就比较松散,以前大家都是自由活动。这次因为出现了伤亡,张横他们的队伍更是连带队天王黄水原也都殒落。所以整支队伍的情绪都并不高。

    佛母圣音特许他们在蓬莱仙山休息一个月,算是对他们的补偿。之后再对每个人针对性地进行特训,也算是做为此次大比弟子的福利。

    不过,张横那里管得了这么多,他当夜就离开了昆吾宫,带着水王韦侍尤,跟着沙伟,向高山族进发。当然,象跟屁虫一样跟着他们的,还有北冥七怪。

    说来也是奇怪,天下之人,想要收服这七人让他们乖乖听话的,还真没有。

    但是,北冥七怪可就偏偏被张横怀里的现代垃圾食品给吸引了,这两餐吃下来,那叫吃得一个欢。

    现在,除了这些垃圾食品和饮料,七怪可是任何东西都不沾,至于要想赶他们走,想都不用想,他们会与你拼命。

    可怜这七个吃货,就被一堆垃圾食品给收服了,那叫一个死心踏地。

    张横心里偷着乐。但他现在那里还有心思笑,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圣女的影像。

    大约近一年时间不见了,圣女不知好不好,她如今的情况如何?高山族的那位神,对付判变的女人,又会是怎么样一个态度?这都关系到圣女的命运。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圣女能被救出来吗?

    无数疑问盈绕,张横却没有一个准确的回答。谁也不敢说这次成功会否。也许,这真的要看天意了。

    有沙伟带路,果然是一路通顺。偶尔遇到几个异族的居住处,沙伟也凭着这些年走商行,与他们打下的交道,丝毫无堵的通过。

    至于一路上有什么奇兽异虫,却是韦侍尤发挥了作用。

    水王这次一定要参于行动,自然是有原因。他所在的这一巫族支脉,因为长年接受神秘龟冢的力量薰陶,每一位族人,都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异能。

    尤其是他水王韦侍尤,竟然可以散发出类似在龟冢中那样的鬼钱。一旦发动,全身金钱闪耀,甚是壮观,被族人们称为满身富贵。当然,这项满身富贵可不是为了好看,而是具有一项极其变态的能力,那就是可以威摄那些出自元古的异兽。

    鬼钱中,蕴含了奇异的龟冢能量,类似龟冢的气息。让闻到这种气息的,还以为是一头出自上古的凶兽出现。因此,往往会在短时间内被震摄,被迷惑。等回过神来,韦侍尤等早已离开了所在的区域。

    韦侍尤的这项本领,为张横他们进发,省掉了无数的麻烦,更是赢得了许多时间。

    赶了一夜,已进入了高山族的界内,远远地一座雄伟的高山矗立眼前,凶险万分,气势宏伟,一眼就让人有从心底里陡生敬意。

    “难道这就是神存在的气息吗?”

    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他感受到了这座山势的异样。

    那是一股凝滞的气氲,在真实之眼里,仍是有一团雾气般的东西包裹着,根本无法窥探到它的究竟。

    但是,在张横那广阔的圣人意境的某一点,就隐隐地感到了那烟雾中的奇异波动。这是张横从所没有从任何东西上感受过的。

    不仅如此,那山中的隐约之气,似乎与整座高山连为了一起,那种厚重,伟岸的沉重感,让张横的心神猛地有种心胸窒堵的错觉。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岳的世界。

    “张兄弟!”

    这个时候,在前引路的沙伟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手指也指向了高山的某一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如今的高山族完全不一样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