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3章 闯山
    “确实是有些不对劲。”

    经沙伟一指破,张横和韦侍尤两人神情不禁都是一凛,他们立刻从沙伟的指点中,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现在正是傍晚,太阳从西边缓缓地沉下来,正好落向高山族这座巨岳中间被天雷霹开的那道巨大的逢隙。

    这让整个夕阳西沉的画面,变得神秘而炫丽,就象是落日被一个巨大的两脚架子给架住了,就这么架在空中。

    落日所在的地方,更是霞光冲天,耀人眼目,完全不能给人逼视。

    这本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在这样的山势,在这样的日子,必然会产生这样的景像。

    但是,让张横他们心中震惊的是:“在这灼热耀眼的太阳光下,仔细看去,却还可以看到,在太阳所笼罩下的那道大裂缝中,下面还有万道霞光冲天而起,把上方太阳形成的霞辉冲得有些黯淡。”

    “这是什么?”

    张横和韦侍尤互望一眼,目光都望向了沙伟:“为什么下面谷中会射出比太阳更炽烈的光芒?”

    “这就是高山族最近这段时间的异相了。”

    沙伟神情凝重,他也没有丝毫的隐瞒:“上次我和伙计们来的时候,已然是晚上,当时大家都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呆了。”

    说到这里,沙伟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我们当时远远地看到高山岙,它的四周竟然象镀金一样,镀了一层炫丽的金红色的光辉。整座山岙就如同是神的圣地,让人有种意欲膜拜的冲动。”

    “仔细看去,在山上那道巨大的裂缝中,更是蒸腾着熊熊的神焰。”

    沙伟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才继续道:“我之所以称它为神焰,就是因为这火焰呈七彩的颜色,看似在整个山谷的上空飞腾旋舞,但是,只发出光芒,并没有产生任何热力,四周山上的任何植被,都没有被燃烧或枯焦的现象。而且,隐隐约约地,我们可以看到神焰中有无数人在歌舞,在欢唱,仿佛正在进行一场狂欢会。”

    “竟然是这样?”

    张横和韦侍尤面面相觑,“难道那就是高山族的神,正在举行的神娶仪式?”

    “是的,张兄弟,据后来那位小头目的提示,我们才知道,这样的状况已是持续了将近一个月,这是高山族神娶的最隆重仪式。而且,听说因为这次神娶非常的特别,原本只要持继一个月的仪式,将会进行一个半月。可以说这次神娶,乃是高山族自建族以来,最奇怪的一次。”

    沙伟若有所思地道,他似是有些欲言又止,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终于后面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哇呀呀,尤那乌龟蛋的,什么神娶,什么神焰,无非就是幻境罢了,是那个不知耻的老东西,在愚弄这里的山民。”

    “是啊,他奶奶的乌龟蛋,这回遇到了我们北冥七仙客,一定要把这老东西的老底子给翻个底。”

    ……

    四周突然象一群老鸭爆发了,北冥这七个老怪物,也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附近,一听到张横他们三人的说话,不禁大感兴趣。这七个怪物也没什么顾忌,指着山上就是一顿胡说道,还弄得煞有其事一样。旁边立刻喧哗一片。

    张横和沙伟等人哭笑不得,知道与这几个浑人没道理可讲,所以也只有捂着耳朵先甩开他们再说。

    但是,北冥七怪显然是劲头上来了,他们还说得没完没了了。最后扯到了高山族神的那位妻子,他们更是兴奋无比,一个个胡扯着要把她给抢过来,到时看谁的本事大。

    一时间,这七个人吵翻了天。

    张横他们也不去管这几个家伙,走了数里,已是进入了高山族的范围。

    整个高山族并不是一个整体,由上到下,分成数以千计的山寨或村庄。这些山寨和村庄各有名字,据说从古到今,就是这么延续下来的,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平日里各寨各村相互维持,村里和寨民们一起打猎谋生,好象也没看这么多寨子之间,产生什么冲突和矛盾。

    不过,沙伟却知道,高山族有一条特殊的规则,那就是越是住在山上方的村寨,地位越高,这是古老相传的规矩,绝不可侵犯。

    这也就是说,越是住在上面的高山族人,他们出生的血脉越高,完全可以指使住在下面的人,这是不可逾越的也是高山族人自出生时,血脉中就蕴含的一种神秘力量,一直在约束着他们的行动。

    “竟然天生血脉就有约制力量。”

    张横这回是越来越感觉高山族的诡异和神秘了,能在天生的血脉中,留下烙印或痕迹,并让这种神秘的存在一直延续,这绝对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做出来。即使是上古那些号称神灵的存在,也不会如此。

    那么,这个住在蓬莱仙山中的土着,他们的祖先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一族群中,留下如此怪异的血脉规则?

    时间已近晚饭时间,山上的各寨各村都非常的忙碌,无数的村民寨们从外面密林里回来,一个个满载而归,身上背着各种猎物,脸上满满的都是憨实纯朴的山人纯厚的微笑。

    村里也早就热闹起来,一大群孩子在村中嘻闹,夹杂着妇人们的哟喝,以及一间间寨子里腾腾缭绕的烟雾,一副乡野风景画。

    村民们对沙伟这位志远商行的负责人看来都不陌生,许多人向他打着招呼。沙伟也不客气,一一回应,显然这些年下来,早已与他们搞得很熟了。

    三人一路穿行,并没有人阻拦。对于他们这些最低层的高山族族人来说,平时的生活就是他们的全部。如果没有受到上面传来的任何命令,他们不会对任何外来人员进行阻拦。

    张横细细观察,这些山民长得虽然比普通人高上一头,身材也显得特别的魁梧。但是,从其他各方面来观察,普通的高山族人,并没有特别之处,想来,除了力气大点,体魄强点,与一般华夏人也不会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高山族的语言非常的奇特,根本不属于外面语系的任何一种,是独自发展起来,非常有特色的一类语种。

    不仅如此,他们还有自己的文字等传承,由此可见,这个民族的发展虽然有些异样,但有文字和语言,他们的传承确实是可以不间断地传承下去。

    渐渐地往山上走去,无阻无拦。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架在半山腰上的那个太阳,终于沉入了地平线,光线一下子变得黯淡下来。

    但是,举目四望,四周仍是霞光奕奕的一片,仿佛天色依然是清晨或傍晚,让人产生一种时间错乱的幻觉。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眉宇也微微锁了起来。在他的视野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的地面,竟然都散发着幽幽的霞光。这些光芒并不明亮,但如同是萤火虫一样,不断地闪烁着,让整座大山都笼罩在别样的霞光里。

    不仅如此,透过这层霞光,让山上的任何植被,都朦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仿佛它们都受到了一股奇异力量的滋润,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奇光。

    “难道这就是高山族神娶的仪式造成的现象?”

    张横陡然抬起了头来,眼眸里射出了两道寒芒。

    立刻,上方那处大裂缝的情形就映入了眼帘。如同先前沙伟所说,形如大裂缝的巨大山谷中,果然是七彩的焰火蒸腾,直冲天际,把整片天空映得如同白昼。

    细细看去,这些七彩的火焰,迎风狂舞,不断幻化出各种奇异的影像。而且,隐隐约约的,似乎有朦胧的歌舞声传出来,似乎在那里正在进行一场宏大的歌舞会。

    只不过,那含糊的哥舞声,虽然可以听到它们古老而苍桑的节奏,但那所传唱的文字,根本就听不懂。显然是应该高山族流传了很久远的那种古文字。听在张横他们耳中,只有心神被突然引起共振的那种错觉,再要仔细去听,只觉整个心神都要受影响,不受自己控制。

    “好厉害!”

    张横不由收敛了一下心神,暗叫一声。从自己隐约感觉到的情况来看,高山族实行的这个神秘仪式,明显蕴含了某种诡异的力量,这难道就是他们的神在主持着这一切吗?

    张横的心底突了一下,更加提高了警惕。

    这里已是到了半山区,所住的居民也不再是那些普通的高山族人。光是看住在这里的山寨,就与下面完全不同了。

    下面的山寨也就数十户或百多户人家,人员稀少而条件简陋。但是到了这里,每一寨的居民,至少在上千之数,看他们居住的环境,也比下面富裕了无数。住在这里的人更显得精气神十足,甚至身材都无形中高上一大截。

    沙伟这回根本不敢再穿村过寨,只敢在外围绕过。别的不说,远远的就可以从这些山寨的居民身上,感受到一股强悍的气息。这上面的人,可不比下面好说话。

    凭着多年在这里运货的经验,沙伟早就在山下的时候,规划出了一条直接进入高山族内部的路线图。所以,三人也不再犹豫,按着先前的计划,偷偷地潜伏而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