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5章 希望在田野上
    “嚎呜!”

    陡地,前面不远处的阴影里,一声厉吼响彻,十几双蓝汪汪,阴恻恻的眼睛,猛地盯住了张横他们。

    “不好,这些鬼东西出现了?”

    张横身形一凉,感觉上象是浑身被人在冬天里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了脚。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张横还真想不到,这些玩意的强大,不仅在于身体,更在于它们变态的精神力。从自己现在所感受到的情形来看,它们的目光,竟然可以影响到自己的神魂。

    “大家小心,不要去看它们的眼睛。”

    张横厉喝,身形已然跨前一步,挡在了韦侍尤和沙伟他们身前。同一时间,十二面巫祖幡轰然怒舞,已是在四周布成了一个昏天黑地大阵,以备能阻止对方的行动。

    “嚎呜!”

    又是一阵凄厉的嘶吼响起,十二只猫一样的动物,已然闪电般向张横这边飞扑而来。

    劲风骤起,空间撕裂,一阵阵刺耳的尖啸声惊心动魄,张横已感受到了犀利的指爪破风的锐气。

    他那敢迟疑,左手一指,镇海印轰然怒舞,化为万道金光,已朝着猫群砸落。与此同时,右手一挥,赶山鞭立刻化为一道惊天长虹,横扫向了十二头凶兽。

    这是自张横得到镇海印和赶山鞭后,第一次双宝联手,他倒也是要看看,这两件元古的圣物,在联手之下,能发挥出什么样可怕的力量。

    轰隆隆,轰隆隆!

    巨响骤起,空间暴乱,一团炫光急耀,把四周的一切映得光怪陆离。

    光影中,现出了一幕无比震憾人心的情形。只见,山河倒卷,洪水横流,一个朦胧的伟岸人影,一手高举镇海印,另一手横指赶山鞭,正遥立滔滔的江河间。

    随着他的动作,山河倒卷,沿途的高山大岳,更是如同野兽般被驱离原先的位置,让出河道来。

    “这,这,这!”

    张横差点咬了舌头,他立刻认了出来,眼前呈现的影像,正是当年禹王用镇海印和赶山鞭整治山河的情形。

    他是做梦都想不到,镇海印和赶山鞭联合,竟然可以重现当年的异相。

    轰轰轰!

    元古异相呈现,镇海印和赶山鞭的力量更是被无形的催发,一股充满了洪荒苍桑气息,刹那弥漫全场。原本凶悍之极的那些怪物,顿时也气焰被打压了许多,变得有些萎糜。

    一阵噼哩啪啦的血肉碎骨声,张横的镇海印和赶山鞭扫过,地面只剩下了一堆残尸烂肉,情形惨不忍睹。

    竟然结束了!

    张横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明白,镇海印和赶山鞭这两件元古圣器,绝不是以前自己所了解的。双圣联合,其中更蕴含着更神秘的力量。

    “哇呀呀,小子,尤那乌龟,竟然敢抢我们北冥七仙的生意,你是欠奏啊!”

    那边,北冥七怪又把一拨十来只怪兽解决。此时此刻,他们身周满地的兽尸,断肢残骸,无比的血腥。他们的身上,也全部被血腥的兽血和兽肉所沾满,也不知道他们本身是不是也受了伤。

    不过,看到这边张横以一人之力,力斩十几只怪兽,这七个老家伙却是顿时来气了。感觉上,张横这小子就是在向他们挑衅。

    张横苦笑,他那里有心思跟七个老怪物玩,现在最重要的是冲破这些怪兽的合围,冲入高山族的核心区域,找到圣女。

    但挡路的凶兽如此彪悍,就算拼尽全力,也是休想,一时半会冲上悬崖去。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张横的眉头紧紧蹙起,眼眸也变得冰冷一片。他现在已看出来了,这些猫一样的玩意,是从哪里窜出来的,正是从这悬崖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山沟里进入此处。

    当年,沙伟无意攀上这悬崖,看到这些沟壑,还以为找到了一条可以在悬崖上行走的秘道。那知,这些所谓的秘道,完全就是高山族的人,在无数年前精心建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的神卫将军通过这样的隐秘之地,暗中穿行,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整个高山族巡察,以便更好地守护它们的神。

    这次张横他们无意中闯入此处,这无疑就是给这些怪物来送点心的。如果怪物的数量正如沙伟所说的那样,根本无法计数。那么,这道悬崖,确实就是一道天途,任何人,或者无论多少人想通过这里,都只有惨死的份。

    “嗤啦,嚎呜!”

    正是时,又是一阵凄厉而尖锐的厉嘶传来,前面猛地窜出了十多只怪兽,与此同时,右后面的一个侧角中,地沟中也爬出了十几只,猛地冲入了昏天黑地阵势里。

    刹那,呼叫骤起,在阵中的沙伟和韦侍尤两人,立刻与这些怪物直接短兵相接了。

    对于这些擅长在黑夜中行动的怪物来说,昏天黑地虽然对它们造成了影响,但却也并不大,凭着它们强悍的力量和诡异的本能,昏天黑地根本困不住它们。

    幸好,韦侍尤做为一个巫族小部落的水王,修为本就不错,又从龟冢祭庙中取得了一些元古的宝贝,一时半会还能支持。

    沙伟虽然受那个传说影响,早就没有了斗志,但面对生死,他也豁出去了,与韦侍尤两人,相互掩护,一时也打得有声有色。

    张横却是大骇,他那里能让两人遭险,奋力扫荡了面前的十几只怪物,迅速冲入了昏天黑地阵势中。

    阵中已出现了伤亡,沙伟的一只手臂被怪物撕咬得鲜血淋淋,几可见到森森白骨。情形很是悲惨。

    不过,让张横惊诧的是:此时此刻,阵里出现了一幕让人难以置信的影像。只见,闯入阵中的十二只怪兽,一只只张牙舞爪着,做出扑击的动作。但是,它们就只是这么摆出了攻势,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再看韦侍尤和沙伟两人,一个正在包扎伤口,服药疗伤。另一个却是手中已多出了一只怪异的鼎,双手捧鼎,虔诚地似在喃喃着什么。

    随着韦侍尤的动作,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他身上轰然散发出来,刹那遍布了每个空间的角落。

    在张横的感知中,他却是眼眸骤亮,目光也变得炽烈起来:“龟冢的鬼钱,竟然这个怪鼎可以散发出无形的鬼钱!”

    不错,在张横的真实之眼里,他看到了漫天狂飞的鬼钱。这些鬼钱虽然不象以前那样,可以肉眼可见。但它蕴含的力量更纯正,更厚重,显然,利用了某种法器散发的鬼钱,威力更强大。

    再望望四周十多只怪猫的形状,张横那里还能不明白,这些怪猫应该就是受了鬼钱的影响暂时被震摄了。

    “好个韦侍尤!好一个满身富贵!”这回,张横都不得不表示感慨了:“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让怪物临时僵化,就算是让它们停滞一秒,那也都是奇迹。想不到韦侍尤这项得自龟冢的力量,竟然如此变态。”

    “这回也许有希望了!”

    张横心头狂喜,他那里还会犹豫,趁着这些怪猫停滞的刹那,手中赶山鞭轰然出手,已是一鞭就把这些玩意扫成了肉浆。

    “沙大哥,没事吧?”

    张横连忙冲到了沙伟旁边,手一翻,几瓶圣药已递给了他:“玉瓶外涂,木盒里的药内服。”

    沙伟感激地接过,伤势虽然严重,但沙伟却也是个硬汉子,眉头都不皱,在伤口上涂了药。

    张横的这些药都是从练丹世家那儿所收获,效果自然非同小可,只是肉眼可见的功夫,伤口就开始结疤,效果出人意外地好。

    “韦大哥,你的这只鼎能产生多大的作用,可以持续多久,有效的距离是多少?”

    张横转向了韦侍尤,神情陡地变得凝重无比:“而韦大哥你本身又可以持续掌控它多少时间?”

    张横把心里的疑问,一骨脑儿全部问了出来,满脸的迫切。

    “巫王大人,这鼎自我从龟冢的祭庙中收来后,一直也没怎么用过,这回是第一次。不过,从属下的感觉来说,此鼎非常适合我,要坚持个一天半天的,没问题。而从刚才的测试中,它大概能影响到数里的范围。”

    “好,这就好,太好了。”

    微一沉吟,张横抚掌大笑:“果然是天不绝我,这回进入高山族的核心区有希望了。”

    张横大喜,有这只神奇的鼎,满山的怪物,已绝不是不可匹敌的存在,至少给了张横希望。

    当下,张横也不再婆妈,随手撤了十二巫祖幡,与韦侍尤和沙伟两人从阵中走了出来。

    现在,北冥七怪,已是战的火起,哇哇怪叫着,状如疯狂。在他们身周的地面上,早已堆积了一大圈怪物的尸体,残肢断骸,让人不忍目睹。

    一阵阵凄厉的惨号响彻,一种苍凉悲呜的感觉迷漫在整个空中,让人突然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但是,让张横奇怪的是:“死了这么多神奴,整个高山族却似乎毫无反应,那烈口中蒸腾的神焰依旧飞舞炫烂,隐隐古老的歌曲也仍然在按着某种节奏继续。”

    “难道?难道!”

    张横的心陡地一颤,他猛然想到了什么:“莫非他们的仪式,已到了最后的时刻,不容许任何事打断。还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