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6章 神在哪里
    咚咚咚!

    呜呜呜!

    正是时,烈逢山谷中,一阵阵古老的鼓声敲打更烈,号声吹奏更急,声声摧魂。

    陡地,上方传来了一声极其凄厉的嘶吼,仿佛是某只怪物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顿时,漫山遍野的地壑中,怪物的数量陡然增加,从先前的数十只一批,一下子变成了数百只。凄吼着,怒嘶着,形象疯狂之极。

    “真的到了紧要关头?”

    张横的心猛地一凛,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刹那弥漫了心神,这让他的心神都不禁震颤起来。

    张横朝韦侍尤一招手,迅速向北冥七怪奔去。七怪现在也是有些筋疲力尽,虽然他们修为强悍,但毕竟不是铁打的,这么多怪物斩杀下来,也是个个负伤一个个骂骂咧咧。

    “哇呀呀尤那小子的乌龟蛋,你带我们来的这是什么鬼地方?老子可是累坏了,王八蛋,老子不干了。”

    七人斜眼望着张横,对此非常的不满,一翻瞒怨下来,就准备甩下挑子不干了。

    “七位仙客,不能这样啊!”

    张横连忙陪笑:“要是你们不干了,这话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人们一听说威风无边,天下闻名的北冥七仙客,竟然被一群猫阻挡在了半山腰,那不是要大大地折七位仙客的无上威名?”

    说着,连忙把一大堆各种色味的牛肉包送了上去:“我看这是七位仙客肚子饿了,这不,小的给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吃的。”

    有食物引诱,七怪顿时忘了别的。这七个吃货,看来是要牢牢地被栓在这些现代食品上了。

    趁着怪物仍在地壑中狂窜,七怪那里会有丝毫的客气,狼吞虎咽地就吞食起了牛肉干。那个吃相,简直是风卷残云,好象是数十年没吃过东西的饿死鬼。

    “七位仙客,现在游戏要改变一下,不是谁杀的多就是胜利,而是要谁能先冲上那片大烈缝,从里面抢得神的妻子,才算是真正的得胜。”

    张横过来,就是特意来交待这事的。在此逗留的时候越长,斩杀的怪物越多,其实对己方丝毫没有好处,反而是在浪费时间。

    只有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高山族的核心区域,解决此次的目的,这才是重中之重。

    一听游戏规则改变,北冥七怪顿时兴奋的哇哇怪叫。他们一直把斩杀怪物当游戏玩。只是他们的玩兴并不长久,杀了那么多的猫,已是有些玩腻了,显然是开始有些失去兴趣。

    此刻听张横说要让他们上山谷,把什么神的妻子给抢出来。这下却是让他们的血液都沸腾了。

    不是吗?抢女人,而且还是抢神的女人,这是天下何等刺激的事。

    更何况,先前就商量过,要是神真的有女人,他们就是要把她抢过来,以显示北冥七仙客的威风。

    还没等张横的话说完,七怪怪叫一声,已是做了鸟兽散,七人身形飞腾,已化为七道流光,就向上方冲去。

    嗤啦,嚎呜!

    正是时,半途的地壑里,无数的凶物窜了出来,迎上了北冥七怪。

    这下,七个老怪也学聪明了,身形狂闪,使出了一套极其精妙的身法,不再与这些怪物硬拼。人猫相扑,一触即分,嘶吼惨号不断,但已不象先前那样惨烈,七怪一触就走,那里还愿再被围困,眨眼间已是向上窜起了上百米。

    “好,果然不愧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张横暗暗叫好,他和韦侍尤以及沙伟也不迟疑,三人形成了一个品字形,身形一跃,就准备向前进发。

    嚎呜!

    一片惊心动魄的嘶吼响彻,前面百多米的地面上,窜出了黑压压的一片怪物,再加上先前围攻北冥七怪,残留下来的那些,数量竟然达到了两百多只,一道道幽蓝的冰寒目光,白森森的牙齿和尖爪,就仿佛是从地狱里出来的鬼物。

    嗤嗤嗤!

    异啸骤响,空间振荡,无数的黑影扑了上来,就如同是一片黑雾,要把一切笼罩。

    “龟天鼎!”

    韦侍尤的身形刚从空中落下,还没站稳,他双手已举起了那只怪鼎,虔诚地膜拜起来,嘴里也响起了一段扭涩而怪异的音节。

    沙伟和张横两人,神色凝重地护在他左右,以防止怪物的攻击。

    嗡!

    空间振荡,黑暗仿佛猛然一滞,出现了一片断层。几人眼前,更是刹那出现了一副诡异的影像。

    只见,数以百多计的怪物,身形轰然一滞,一只只呆滞地凝望着张横他们,竟然就这么呆在了当场。

    它们终于受到龟天鼎的影响,出现了瞬间的迷糊。

    并没有结束!

    嗡嗡嗡的异震突然频起,张横的嘴里,已是含了一只奇异的哨子,但并没有吹出任何声音。只不过,他的身周,也有一圈圈诡异的波纹在振荡,向前面迅速扩展。

    张横可不是傻瓜,自己握有可以驾御野兽的御兽哨,他那里会藏着不用,趁着这个机会,联合韦侍尤的龟天鼎,立刻使了出来。

    现在一看,效果果然不错,虽然不象对付那些普通凶兽那样有作用,但是,却也是对这些怪物有了影响。尤其是从张横的感知来看,这些被御兽哨影响到的怪物,神智出现了混乱,也许呆滞的时间会更长些。

    张横大喜,他就是需要这样的结果,只要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操控这些怪物,让自己等人顺利通过,之后的事,他并不关心。

    管它们是神卫将军还是神奴,等自己把圣女救走,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

    “走!”

    看到眼前这般情形,张横他们也懒得动手杀这些怪物,连忙身形急闪,以最快的速度,越过了这片地壑区,继续向上攀飞而上。

    刚奔出不久,后面顿时再次响起了凄厉的嘶吼声,那些受影响的怪物,终于摆脱影响,苏醒了过来,已然争先恐后地追了上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地。张横他们那里还会再被追上。前面出现的怪物,在措不及防下,一批又一批地被控制,所有的阻挡形同无设,让他们顺利通过。苏醒过来的怪物终于是慢了一步,那里还能追得上他们的速度,一时间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怪叫着,怒吼着,看着他们光着急。

    北冥七怪不愧是变态,仅凭七人,硬闯这诡异的猫阵,仍是让他们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向上面冲去。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他们已然突破了怪物的层层截击圈,身形跃上了大裂缝的上方。

    张横他们也是随后就到,两支队伍,几乎是同步到达。

    上面是一道高高的山崖,上面没有任何守护,包括高山族的族人以及那些诡异的怪物,空无一物。显然,高山族太相信他们的神奴了,以为有这么多怪物守在这面山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通过。而怪物群也没有再追上来,那些任它们通行的地壑,也在山崖百多米的地方消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是它们的禁区。

    张横等人转头看去,见下面密密麻麻的怪物,现在也已完全不见。显然,它们的出入通道,另有其路。

    张横等人互望一眼,感觉上,这很是有些不可思议。但几人一时也想不通,连忙又转过了头来,望向了山崖谷内。

    眼前陡地一亮,面前是一片广阔的山谷,无数的人在此载歌载舞,热闹非凡,仿佛这里正在过一个盛大的节日。

    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目光凝注到了山谷的中央。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高台,人们就是围绕着这个高台,在跳他们传统的歌舞。

    只是,高台非常的奇特,整体呈现梯字形,高达数十丈。只是,它的材质也不知是什么砌起,表面呈现漆黑的颜色给人以一种阴森冰冷的感觉。

    然而,山谷内的七彩火焰,就是从这高台内散发出来的,显然,这高台内正燃烧着七彩的火焰,只是因为被它表面所阻隔,这才没有烧到外面来。

    张横的目光望到那高台的顶上,脸色又是骤然而变:“怎么没有人,这个祭台竟然是空的?”

    张横确实是被吓了一跳。一般情况下,任何种族祭祀,在祭台上,一定会有什么重要人物,站在上面主持。可是,这里的这座祭台,上面竟然空无一物,好象所有的一切,都被什么隐藏了起来。

    “张兄弟,这就是高山族的神娶仪式。”

    沙伟的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手指指向了下面的那个祭台道:“不过,高山族的这个神娶仪式非常奇怪,他们的神就住在祭台里的宫殿里,因此,所有的仪式,都是围绕着这个祭台来展开。神之妻子,自半个月前被送入祭台内的宫殿后,就没有出来过。据说今天晚上,是仪式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神娶仪式就结束了。”

    “哦,那神娶仪式结束后,会干什么?”

    张横下意识地问道。

    “呃,张兄弟,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谁也不知道,神娶了妻子后,接下来会做什么,外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清楚的。因为这座祭台里神的宫殿,从来就没有向外人开放过。”

    “原来如此!”

    张横浑身剧震,一下子呆在了当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