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7章 我有儿子了
    神的宫殿竟然就在祭台中,这让张横大是惊愕,他一时还真看不出来,这处宫殿的出入口在何处?

    呜啦啦,呜啦啦!

    陡地,四周疯狂地歌舞着的人们,突然像是癫狂了一样,朝着中央祭台歇斯底里地呼喊起来,并且一个个伏下身去,虔诚地膜拜吟唱。

    只是,张横根本听不懂高山族人的话,所以也就完全是在听外语,耳边叽哩呱啦的一片,哪里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张兄弟,他们在叫喊神的名字!”

    沙伟连忙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好象仪式快要结束了,神和他的妻子,将会从下面的宫殿里出来,接受万众的祝福。”

    “是吗?”

    张横浑身一颤,神情刹那变得凛冽无比。他的目光也唰地一下,凝注到了中央的祭台上。

    果然,祭台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原本漆黑的材质,好象突然闪烁起了点点的星芒。

    不仅如此,里面那刺目的七彩神焰,这一刻也变得无比的炽烈,蒸腾着,飞舞着,幻化出无数奇异的影像。

    呜呜呜!

    咚咚咚!

    一阵急如狂风暴雨般的雷鼓声和怒号声响彻,震得整个山谷的地面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四周的山崖更是摇摇欲坠,几欲迎面倒塌。

    轰!

    一道冲天的极光从祭台的下面冲起,直贯天际,把整片黑暗的天穹,都照得如同白昼,情形实在是惊心动魄之极。

    “这是什么?”

    张横的眼眸一凝,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在这一刻,他猛然发现,祭台的下面,陡地蒸腾起了一股澎湃的力量。那股力量,正是最初看到高山族这座奇异大山时,洞察到的与整座山体相连的,那股无可匹敌的存在。

    “难道,难道,这就是神存在的表现?”

    张横的心被震憾了,这样恐怖的力量,是他从未从任何生命体的身上,感受过的。只是思感稍一触及,就让张横有种心胸至堵,几欲窒息的感觉。

    要是真正的面对它,那又会是怎么样一种可怕的感觉?

    正在观看下面山谷中万千人表演的北冥七怪,一个个兴奋之极,不断地学着那些跳舞的族人模样,扭扭屁股,做做鬼脸,弄出一副副古怪的姿式,那个小样似乎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到了上面,他们早已被眼前这幕热闹的场面所吸引,连时辰八字都忘了,那里还记得与张横的赌约,把抢神的女人的事,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此刻,这七个活宝更是玩得热火朝天。哪里还管的了别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七怪浑身陡然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第一次露出了骇然之色:“哇呀呀,这是什么,尤那乌龟蛋,难道这就是神?这乌龟世界还真的有神?”

    七怪是真的被吓着了,祭台下面蒸腾旋舞的那股恐怖力量,立刻也被他们所感应到,这却是他们自出道以来,从所未曾遇到过的强大气息。这已完全超越了他们对玄门的所知。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七怪骇然惊魂?纵然他们一向玩世不恭,现在也不得不认真对待这股让他们惊骇的力量。

    “哇呀呀,怎么回事,这股力量消失了?尤他奶奶的,难道是跟老子开玩笑?”

    续尔,七怪突然又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个个蹦了起来,哇哇怪叫,惊奇不以。

    不错,就在他们心神被震摄的刹那,突然,笼罩他们心神的那股天威,陡地消失了,一下子变得飘缈无踪,再也无迹可寻,仿佛突然间,又潜入了这高山的山体里。

    这让七怪浑身一轻,就如同是从被数十座大山的挤压中,猛然脱离了出来。七怪又惊又奇,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当意识到是那神的力量须臾间不见,这才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难道这并不是高山族所谓的那位神?是另有他物?”

    张横浑身剧震,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正是时,山谷中的近万高山族人,已然达到了燃烧的顶点,每一个人虔诚地膜拜着,脑袋叩在地上,咚咚直响,许多人额头上都叩出了血迹,也丝毫没有人去理会。每个人灼灼的眼神,似乎要把前面的祭台熔化。

    轰!

    祭台的顶上,也终于爆起了一团七彩的神焰,张横可以清晰看到,一团飞旋怒舞的七彩神焰,腾空而起,向着祭台上飞来。

    “鱻儿,真的是鱻儿!”

    张横身形一颤整个人都几乎摇晃着要站不住了。

    在那团冉冉升腾而起的七彩神焰上,正有几个人安然而立,形象威严而庄重。

    其中一个,就是一位身披黄金铠甲,头戴黄金神冠,面戴黄金面具的魁梧男子。他全身包裹在耀眼的金色铠甲中,让人不可逼视。

    这人,应该就是高山族的族人膜拜的神。只不过,当张横和北冥七怪看到它的时候,尽皆松了口气。这个金铠金甲的人,他身上隐隐的似乎也有那股奇异的气息,但是,比起刚才那团隐约从地底升起的力量,那简直就是小巫与大巫,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这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根本不是张横他们先前感应到的存在。

    正是时,那名金甲男子也已发现了他们,目光陡地望了过来。

    刷!

    两道如同冰寒的闪电划过,整个空中为之一亮,所有人的心头骤然一寒,感受到了一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呜啦,呜啦!

    高山族的族人们伏地膜拜,高呼更烈。

    “乌龟王八蛋,竟然眼睛还能勾魂,这是看上你家姑奶奶了?”

    北冥七怪叽哩呱啦地胡说八道起来。

    “好厉害的精神攻击!”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然一凝,心中无比的振动。那金甲人的目光中,蕴含了一股强大之极的精神攻击力。纵然是张横他们已有所准备,仍是被他的这股强悍之力,攻击了心神。

    不仅如此,此人的目光中蕴含的精神力,竟然隐隐的与最初攻击他们的那些怪物相似。甚至连眼神都有些类似,充满了冰冷阴森和一种死亡的气息。

    “难道?”

    一个莫名的念头浮上心头,让张横的心神不由狂颤。

    不过,此刻也不是考虑其他事的时候,张横强自压下心头的震惊,细细地观察着祭台下升腾而起的那片神焰。

    金甲男子的旁边,就飘然站着一个少女,虽然她头戴凤冠,全身被华丽的高山族传统服饰所掩盖,几乎看不到她的外表。

    但是,一看到她的身形,张横已是忍不住叫出来了,她正是九黎巫族的圣女萧若鱻,也正是自己这次千辛万苦要寻找回去的妻子。

    只见,萧若鱻默然地站在七彩神焰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她是悲是喜,甚至连眼神也是呆滞无神,仿佛是处于失魂落魄中。

    她就这么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对面前数以万计的族民的膜拜视若不见,看起来情形很是有些诡异。

    不仅如此,当张横的目光偏向后方的时候,他浑身剧震,嘴里也再次发出了惊呼:“黑嬷嬷,是黑嬷嬷,还有我的儿子!”张横真的震憾了。站在最后面的女人,正是一直陪伴圣女的黑嬷嬷。张横并不知道她的来历,只清楚她自出现时开始,就一直陪着圣女,是圣女萧若鱻最亲近的人。而且,修为也已达到了四品中期,算起来也算是个不弱的高手。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她的手中,竟然抱着一个小孩子。

    那小孩子看起来只有出生十几天的模样,因为距离的关系,根本看不清小孩子的样子。只有张横心中,隐约感觉应该是个男孩。

    当看到这孩子的刹那,张横心神轰然剧震,他立刻认了出来,这是自己的孩子。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冥冥中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已让张横迫切地感应到了孩子与自己的那缕天生的相互感应。

    张横一时有些不知所以,想象过千万种与妻子和孩子相见时的情形,但仍是没有象现在这样给他震憾。就这么毫无准备地,他就看到了一年多不见的萧若鱻,也看到了平生第一次相遇的儿子。

    “哈哈哈,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张横忍不住仰天大笑,声浪滚滚,直破天际,甚至连场上近万人的呼叫,也被他压了过去。

    嗡!

    所有人愕然地把目光望向了张横,人人脸现惊色。这些高山族人,根本听不懂张横的话语,所以还以为这疯子发癫了。

    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个不折不叩的白痴,竟然敢在神的神娶仪式上,做出这样疯狂的事。

    场中气氛有些异样,但张横哪里会管这些,陡地一声厉啸:“老家伙,还我鱻儿,还我家宝贝!”

    轰!

    一道长虹贯宇,张横也不使什么花招,体内天星之力疯狂灌体,如鼎如沸。头顶星芒爆耀,把他笼罩其中。而他的身体,在天星之力的作用之下,已凌空飞渡,从他立足的山崖上,朝着下面的祭台怒射而去,就如同天上殒落的星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