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8章 神
    轰轰轰!

    接连几声异啸响彻,北冥七怪此刻也醒悟过来,立刻想到了要与张横比一比抢神的女人。七人哪里还会迟疑,立刻一个个怪叫着凌空扑了下去。

    刹那,流光乍起,呼啸破空,山谷上顿时乱成了一团。人们也从刹那的震惊中醒悟了过来,一时间惊呼声,尖叫声,怒喝声响成了一片。

    “叽哩呱啦!”

    陡地,一声暴喝响彻,声震整个山谷。同一时间,在祭台的左侧,一条人影已怒啸着冲天而起,迎面向张横袭击。

    嗡嗡嗡!

    空间振荡,金芒狂逸,那人影以一种极其可怕的速度,急剧膨胀,眨眼的功夫,整个人的外围,已然笼罩了一层如同小山般的金色光辉,一下子就仿若神灵降世,充满了凛凛的神威。

    不仅如此,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也赫然形成,携着四周高山的巨大威压,就这么朝张横扑来。

    “王,王,王!”

    无数人欢呼起来,人人兴奋,个个激动。

    出手的正是高山族的王,也是高山族中力量最大的人。自当年出过一次手后,再也没有现过身。到了现在,这位高山族的王,到底到了什么样的修为,族中已几乎没有人知道。此刻,见他出手,声势这般浩大,顿时让所有人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轰!

    张横的身形正急剧地上冲,陡地就迎上了高山般的王,一团极光骤亮,巨大的光影,刹那把张横包裹在了其中。

    嗡!

    张横的身形轰然剧震,整个人都出现了瞬息的僵滞,包裹他的光焰,如同是刹那燃烧了一样,熊熊地炼炽,要把他吞噬进去。

    “好个高山之力!”

    张横眼眸一凝,心中很是振动。以他现在的见识,立刻就认了出来,这位高山族的王,他所修练的功法与众不同。甚至可以说,整个高山族修练的功法,走的是另一条路。

    高山族人天生就具有可以与大山的力量溶合的本领,此刻,他们的王,就是溶入了海量的高山之力,形成了可怕的威压在攻击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山族的王,他的修为等级根本无法与其他的功法相比较。但是,同样是力量凝聚的攻击,在威力上却丝毫不差。在张横的感觉上,现在的高山族王的强大,不亚于一位守护者。

    现在,张横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高山族的族人,会有等级之分。原来,他们的族人,能溶入大山的力量,这种能力就是他们血脉高低的依据。

    此刻,庞大的高山之力,死死地压抑住了张横,让他所有的功法,根本无法在这一刻爆发,这就像是孙猴子被压在五指山下,纵有通天本领,却也休想翻转压在身上的五指山。

    咯咯咯!

    全身传来一阵阵骨骼爆响的声音,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每一寸经络骨骼,正在承受数以千吨万吨的压力,似乎全身的每一寸都要被碾碎了。

    “巫神助我!”

    猛地,一声威严的声音,从万道光芒中响起,被包裹在高山族王所散发的光芒中,困住张横的地方,骤然一点金光爆亮。与此同时,一柄黄金权杖也赫然遥遥指天。

    嗡嗡嗡!

    空间振荡,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以法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

    “啊,这,这,这是什么?”

    高山族的王阿里,浑身剧震,神情刹那变得骇然无比:“神,这是神的气息,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阿里确实是被震呆在了当场,这一刻,他竟然隐隐地感受到一位神灵的气息,在他的生涯中,真正的神,除了族中的那位传承了万古的神外,他根本不信其他还会有神。

    可是,就在现在,就在他的眼皮底下,那年青人身上,就散发出了神一样的气息。阿里的脑袋瓜子顿时凌乱了,目瞪口呆地望着张横。

    “破,破,破!”

    张横此刻已缓缓地从阿里恐怖的身体中央站了起来,他现在的形象也完全不同了,手中高举巫神法杖,一圈圈奇异的光氲从法杖中散发出来,把他笼罩在其中。这让张横看起来就像是朦了一层虚幻的影子,谁也看不清他的面貌。

    张横的心中也是无比的震动,虽然他很少动用巫神法杖。因为,只有代表巫族,他才会使用巫神法杖,以显示巫神的威严。

    今天来此救圣女,虽然仍是他个人的事,但圣女本身却代表的是整个巫族。所以,张横才想到了祭起巫神法杖,这也是在向这些海外的野蛮民族,表示自己的来历和身份。

    然而,当巫神法杖祭起的刹那,法杖中竟然散发出了巫神嗤尤那缕残留的神魂气息,这却也是把张横给震住了。

    要知道,巫神法杖他用了也不知多少次,但这一次,竟然触动了蚩尤残留的神魂,这还是第一次。连张横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咔喇喇!

    正是时,一阵山崩石裂的异响响彻,高山王阿里以高山之力凝聚的巨大身形,突然出现了细细密密的皲裂。

    以他的能力,根本无法抵挡巫神法杖中散发的巫神之力,所凝结的高山之力哪里还能维持。顿时稀里哗啦地散落下来。

    怦!

    炫光炸散,高山王阿里的身体,从空中摔落,摔到了人群里。

    “啊,王,王,王!”

    无数人惊恐地尖叫,下面一下子乱成了一团。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无敌的王,竟然就这么落败了,从空中摔落。

    北冥七怪这个时候,已然快冲到了祭台前。这七个怪物的修为自然都在张横之上。而且七兄弟从小生活在一起,共进共退,彼此间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这回更是进退有序,一连两波高山族的人,凌空扑起,都被七个老怪巧妙地退避,就这么让了过去,直迫祭台。

    拦截之人惊怒交加,一个个气得哇哇怪叫。七怪那里会理会,他们可不是傻瓜,知道要是被这么多蛮人拦住,就算是铁打铜铸的,也绝对冲不过去。所以借着凌空扑下的优势,不断变幻身法,眼看就要冲上祭台。

    嗡嗡嗡!

    正是时,祭台下蒸腾而起的那片七彩神焰,已飞到了祭台的上空,足足比祭台高了数丈,所有的人都已需要仰头仰望,才可以看到神焰上站立的神以及圣女和黑嬷嬷。

    “这是?”

    金铠金甲的神突然微微偏了偏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目光望向了北冥七怪。他也被北冥七怪可以逃过这么多人的拦截,迅速靠近祭台而吸引了注意力。

    然而,他微微瞟了一眼,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地观看。神的身形猛地剧震,黄金面具下的眼眸,也刹那暴射出了一抹炫丽的光芒,眼神也死死地瞪向了一个地方:“尼古不尔丁?”

    神喃喃地念道起了一段古怪而扭涩的音节,因为整个人被金铠金甲所包裹,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因此,只能从他急剧变幻的眼神中,看出他此刻的内心正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哇哈哈,这娘们是我们的了!”

    正是时,北冥七怪已然冲到祭台旁边,七怪也不迟疑,双脚一蹬祭台的周边,身形刹那如同箭矢一样,再次冲天而起,朝着神焰上的几人冲去。

    他们的目标正是圣女,七怪其中五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直击金铠金甲的神,只有老大和老小两人,分别扑向了圣女。

    七人如电,急射上空。下面许多人看到了这幕情形,不由失声惊呼。但是,此刻七怪已冲上祭台,却还真没有人敢上这禁区。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七个怪人乱来。

    怦!

    眼看七人已冲上神焰,老大和老小已伸出手来,抓向了圣女。但是,这一刻异变陡生。

    金铠金甲的神,他的那对冰寒而阴森的眼眸里,猛然暴起了一抹冰冷的杀意。

    “哇呀呀,乌龟王八蛋!”

    正面对他的五怪,突然怪叫怒吼,一个个捂住了眼睛,身形摇晃着就从上面掉了下来。

    在这一刻,他们五人的眼睛,如同是遭到雷电轰击,几乎是刹那间变成了目盲。这让五怪大骇,大惊之下,那里还稳得住身形,就这么从空中掉落。

    “哇呀呀,你们怎么了?”

    剩下的二怪大惊,那里还管得了抢神的女人,纵身一跃,身形已然急冲而下,追着五个兄弟追了下来。

    一阵乒乒乓乓乱响,终于在半途把几人抓住,翻身跃上了祭台上。

    张横脱离了高山王阿里的纠缠,身形一振,正向上空急窜而来。

    但是,他的身形刚动,陡然心头一紧,整个人也微微地僵滞住了。他已感受到,上面金铠金甲的高山族的神,一对眼睛已死死地瞪住了自己。

    与此同时,一股与巫神蚩尤有些类似的一种古老气息,也猛地笼罩住了张横。

    并没有结束!

    神那幽幽的目光,不带丝毫的生命气息,充满了极度的阴森和冰寒,就像是来自地狱恶魔的眼睛,扼住了张横的脖子。

    同一时间,一幕让人心神震憾的幻觉,陡然产生,张横的脑海嗡的一声,已陷入了一片混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