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9章 黑嬷嬷
    嗡!

    脑海嗡然作响,张横的眼瞳中,突然出现了对方的那对眼睛,并且,不断地迅速扩大。

    只是眨眼的功夫,张横的整个眼瞳,整个意识,甚至是整个心神世界,已满满的全是那对冰冷的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眼瞳。

    那仿佛是另一个世界,随着眼瞳的扩大,无数的幻景或是意识,在张横的心灵中如走马灯般闪过,他的心立刻出现了一片浑沌和模糊,已然是有些不知所以了。

    “难道这就是神的力量?”

    张横的意识深处,陡地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一切都沉入了黑暗。

    山谷中,却是出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只见,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张横,冲破一切障碍,向高山族的神冲去。

    那知,身形刚动,神的全身陡然发出耀眼的光芒,顿时如同是一轮小太阳一样,把整个小山谷照亮。

    并没有结束,神的光辉所至,冲过来的那个外族之人,顿时如同是被禁固了一样,刹那凝固在了空中,再也无法动弹。

    “乌拉,乌拉,乌拉!”

    下面骤然响彻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回过神来的人们,疯狂了,热血沸腾了,一个个伏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

    神,一直是他们膜拜中的一个影像。到底神有什么样的力量,或者是说,神的存在有多少强大,这对于这些狂热的高山族人,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甚至都不敢去触及这个想法。因为,那已是对神的亵渎。

    然而,今天就在神娶的日子,高山族的人们,竟然看到了真正神展示的手段,看到了神惩罚外族破坏者。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在场的人激动之极?兴奋之极?光芒笼罩中的神,遥立空中,似是在沉吟着什么。目光再次扫了一眼对面的张横,神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他缓缓的举起手来,双手急舞,做出了一连窜古怪的姿式。

    同一时间,一个怪异而扭涩的音节悠悠地响起。

    咔喇喇,咔喇喇!

    地面震动,大地好象发生了地震,整个山谷都摇晃起来。

    “乌拉,乌拉!”

    四周的人们呼喊更甚,膜膜拜更烈。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神刚才做出的一系烈动作,已然有了后续的反应。只见,在山谷中央的祭台,此刻正在轰隆隆地飞离地面,向天空缓缓飞去。

    “哇呀呀,这乌龟王八蛋想要谋财害命啊!”

    北冥七怪现在正处于祭台上疗伤。刚才七人中有五人被神那诡异的目光几欲灼得目盲。幸好,这种感觉只是一会儿,此刻都已恢复了过来。七怪正叽哩呱啦着商量着什么。

    那知,屁股下面的祭台,竟然出现了异动,顿时把七怪给吓得屁滚尿流,怪叫着就从祭台上跳了下去,他们可不想被上面那个诡绝的玩意给玩了。

    七个老怪可精明着呢!

    身形刚落下,整个庞大的祭台,已然飞上了天去。无数人的目光不由偷偷望向了祭台的地方。

    据古时流传下来,祭台的下面就是神的宫殿。只是谁也没有进入过,所以也就没有任何人知道里面的真相。

    如今,祭台飞上天空,地面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只不过,并没有看到宫殿等建筑,只看到了一层熊熊的彩色焰芒,把地底所有的一切,全部遮掩了。这让无数人不禁一阵失望。

    不过,看不到地底的情形,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空中那巨大的祭台上。大家都想看看,神这是要拿这个祭台干什么?

    不一会儿,祭台已悬浮到了空中与圣女他们平齐的位置,神手一挥,他所剩驾的那朵神焰立刻就飞入了祭台里。与此同时,祭台光芒大作,一个旋涡状的光团在祭台里亮起。

    还没等外面的人反应过来,一道无比强烈的光芒,赫然从祭台中笼罩住了张横,并缓缓地把张横往祭台里缓缓地吸去。

    “不好,那个神好像要把张兄弟抓入祭台去!”

    一直在山崖上的韦侍尤和沙伟两人,不禁浑身狂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两人自知无法参与后面的行动,所以主动要求在此守候,以便等会张横救了人出来后,不会对此次行动造成任何一丝的拖累。

    眼看张横和北冥七怪的行动还算顺利,更是看到了张横击败高山族的王,还以为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但是,最终在高山族神的最后这一关,却仍是功溃一亏,两人也不禁很是叹息。现在心底里只想着张横他们福人天相,可以在任务失败后,仍逃出高山族的核心区。

    只是,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是:高山族的神,竟然动用地上的祭台,要把张横禁固起来。显然,这位神秘的神,对张横某个方面起了兴趣。所以要用他本身的祭台法器,封印张横。

    场中陡地出现了一片异样的静寂,所有人都停止了叫喊,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着上方。

    嗡嗡嗡!

    祭台内,那团旋涡状的光团越旋越快,越旋越烈,那道笼罩住张横的光芒,也越来越炽烈,已然无法让外人看穿它的光壁,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怦!

    陡地,光团一震,整个旋涡状炫光向内一缩,缓缓地,缓缓地向祭台内飞去。

    “乌龟王八蛋,竟然玩这样的把戏!”

    北冥七怪骂骂咧咧着,在一边跳着脚乱骂。他们自然是看出来了,这祭台似乎是件强大的法器,是要把张横封印。可是,面对如此情形,七怪却是束手无措。他们感受到了这座祭台散发的恐怖气息,这让他们感觉,如果他们敢上前,只怕会立刻遭到这座祭台犀利的反击。

    七怪可是与那个高山族的神交过手,知道那是个变态,以他们七人之力,连人家一招都接受不了。所以,现在那敢造次。

    轰!

    光影晃动,包裹了张横的光团迅速向祭台靠近,只是眨眼的功夫,张横已来到了祭台前。也不见祭台有什么变化,它的表面象是陡然被溶开了一个大洞,就这么缓缓地溶入了祭台里。

    “这是哪里?刚才我那是怎么了?”

    张横的意识猛地一震,浑沌的脑海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在意识的最深处,猛地出现了一双呈现暗金色的巫字眼瞳,正以一个怪异的角度,仰视着上空。

    上空仍是一片迷茫,似乎有无数的影像在变幻。但是,就算以暗金色的天巫之眼,也休想看清那些影像是什么。

    刹那的愣怔,张横原本迷糊的心神猛地清醒了过来:“好一个神,不知用什么力量,竟然把小爷的神魂给压制住了,让小爷处于了昏迷中。”

    张横冷笑,他终于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心中一股轰然的怒气也刹那燃炽:“那就看看小爷的手段!”

    嗡!

    暗金色的天巫之眼骤然一缩,变得更加的凝实,有如实质。同一时间,一股奇异的气息,也猛地散发出来,就象是来自洪荒的气息。

    天巫之眼,这是张横所传承中最神秘的存在,它是天巫图腾兽的力量体现。每一次,只有当张横陷入真正的生死危机之时,它才会突然出现。

    此刻,在张横动用蚩尤巫神的巫神杖后,仍是无效的情况下,它终于又一次现形了。

    “阿得巴尼巴!”

    高山族的神陡然浑身剧震,他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眼眸中现出了骇然之色。他神情一凛,那对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眼瞳里,再次变得冰冷和阴森。

    两人的目光又交灼在一起,不过,现在却已是在祭台内部空间,外面的人们,包括族外之人还是高山族本身的人,谁也无法再看到此刻的情形。

    轰!

    两团耀眼的金光从两人身上暴起,如果此刻有人可以看到,一定会惊得魂飞魄散,这一撞击,就如同是流星撞月那样,声势之浩大,声威之凛冽已是无以伦比。

    咔喇喇,咔喇喇!

    天地在摇晃,空间在扭曲,整个世界仿佛都已到了末日的尽头,情形之可怖,已完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黑嬷嬷,不要!”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离激斗数百米的空中,那团神焰之上,圣女不由凄厉地叫喊起来。

    此时此刻的圣女和黑嬷嬷,已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清醒,神情也出现了正常的神态。

    不过,黑嬷嬷一直怀中抱着的孩子,现在已塞到了圣女的怀里。她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绝决:“小姐,你和姑爷快走,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说话间,黑嬷嬷陡然跃起,整个人已化为一团熊熊燃炽的黑焰,朝着神的背后轰然撞去。

    “啊,不要啊,黑嬷嬷!”

    圣女大惊,正想不顾一切地追上去。但是,怀里传来了小孩子依呀的哭叫声,圣女浑身剧颤,整个人猛地僵在了当场,两串晶莹的泪珠,终于最也无法忍住,从眼角如断线的珍珠一样滑落。

    “宝宝,宝宝,宝宝!”

    圣女喃喃着,把脸埋入了宝宝的胸口,泣不成声。如果不是为了宝宝,她是绝不愿意独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