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0章 真相
    轰!

    黑嬷嬷终于化为一团黑焰,直接撞入了神的那团光芒中。

    轰隆隆,轰隆隆!

    巨响连天,这一火团顿时如同是一枚钉子,一下子钉入了神那巨大火团里。

    刹那,焰芒滚滚,神的火团仿佛是一泄千里的气球,光芒迅速黯淡下来,只有张横形成的那个火球,炫光更亮,陡地与对方分了开来。

    “黑嬷嬷,是黑嬷嬷!”

    张横浑身一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看清了,造成这一切的人是谁,竟然是一直如同行尸走肉般的黑嬷嬷。

    一看到黑嬷嬷,张横心神大震,他立刻想到了圣女。他那里还顾得上别的,马上转头望向了圣女所在的地方。

    本来,祭台内发生如此恐怖的爆炸,四周肯定会受到波及。不过,祭台已被启动,它这件来自上古的法器,发挥了作用,对四周的一切都覆盖了一层防护圈。所以,祭台内的任何物品,都没有受到实质的损害。

    立刻,张横看到了百多米处,圣女怀中抱着个嘤嘤啼哭的孩子,母子两人,正抱头痛哭。

    “鱻儿!”

    张横惊呼,那里还管得了什么,转身就往萧若鱻凌空奔去。

    不过,离开的刹那,他还是最后一次转过头来,想看看那个所谓的神到底怎么了。

    然而,当他目光一望,身形差点一沉,直接就摔落空中。张横确实是被自己眼睛看到的情形给吓着了。

    此时此刻的神,形象实在是太诡异,他整个身体,正在如同象雕塑一样,纷纷扬扬地皲裂。只是一会儿功夫,神全身的那套华丽的金铠金甲以及黄金面具,已全部裂成了破碎。

    并没有结束!

    就在张横惊愕的时候,哗啦一声,神身体上所有的覆盖铠四甲,一下子全部掉落在地,露出了他铠甲下的本来面目。

    “啊,我的天!”

    张横惊得差点咬了舌头,整个人顿时僵化当场,怎么也回不过神来了。

    没有了铠甲的神,哪里还是那副高高不可侵犯的模样,那完全就是一副狼狈之极的样子。而且,张横陡然发现,面具下的神,根本不是高山族人,而是一个他也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你,你,你竟然是……”

    好半天,张横终于说了出来,却是陡然一咬牙,拼起最后的精力,朝圣女那边飞扑而去。

    想象中的神,竟然是这副真面目,这对张横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实在不敢再深思,怕自己再多想,也许所有的思维都会崩溃。

    所以他毫不犹豫,拍拍屁股走人。

    现在,问题还没有真正结束,如何把圣女和宝宝安全带离这里,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一关。

    “鱻儿!”

    身形一闪,飞快地跃上了那块彩焰的云朵。张横猛地一把把圣女和她怀里的宝宝一骨脑儿都搂在了怀里,喜极而泣。

    “张横,张横!黑嬷嬷她走了,她走了……”

    圣女软软地依入了张横的怀里,任由他紧紧地拥抱着自己和宝宝,嘴里喃喃着,情难自己。一年多的分离,又是这么长时间的相隔千里。在高山族的这段日子,圣女确实是度日如年。只可惜,一切消息都被隐瞒了,她也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回到九黎。

    如果不是有黑嬷嬷的陪伴,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活下去等待到这最后一刻的勇气。

    然而,最后的希望终于盼来了,张横来到了蓬莱,来到了高山族,不畏高山族的强大,更不惧高山族这位神的存在,毅然决然地来到了这里,要把她这个早就定为神妻的女子,从神的手中抢走。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圣女感动,如何不让她明白,自己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真正如神一样的男子。

    心中想着,圣女更加的悲喜不能自己了。

    “鱻儿,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望望头顶的一道亮光,张横朝圣女道。

    圣女默默地点了点头,回过头来,再次望向神殒落的那团熊熊烈焰。

    “黑嬷嬷,你出生在这里,今天回归这片土地,您就安息在这里吧!”

    圣女把孩子交给了张横,身形伏倒在了神焰上,朝着那边做了几个古怪的姿式。

    当然,她膜拜的不是殒落的神,而是逝世的黑嬷嬷。

    圣女和黑嬷嬷当年都是蓬莱高山族的族人,而且,她不到十岁,就被神定为了神妻。

    只可惜,她另有机缘,遇到了当年的九黎巫族的前圣女,来蓬莱游玩。两人相遇后,前圣女看出了圣女的特殊,最后把她带离了此处。

    黑嬷嬷也是位绝世的高人,她也看出了萧若鱻神魂中的秘密,终于同意了前圣女的想法,并参与了其中。这就是当年萧若鱻能离开此地,到九黎巫族的原因。

    这次被神感应,黑嬷嬷立刻明白了萧若鱻这一生最大的劫难来了,她在细细推演了几天后,最终还是陪着萧若鱻自动赶往了蓬莱。

    她知道,这一劫萧若鱻是逃不过的,她能不能渡过此劫,那就得看萧若鱻本身的气运和她先天的运道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张横使尽了浑身的懈数,却也是无能为力。毕竟这里是高山族的根,是这个神出身的地方。纵然是张横用尽一切手段,仍是被高山族神的力量所束缚,根本不可能逃离。

    于是,黑嬷嬷做出了最后的决定,那就是助张横一臂之力。

    做为出生于此,谁也不知道她来历的一位神秘嬷嬷,她在高山族中也不知生存了多少年,人们对于她的存在,似乎早已习惯,早些年还有人对她感兴趣。但后来自她远离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黑嬷嬷。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黑嬷嬷,她竟然掌握着关于神的无数秘密。所以,她刚才最后的拼命一击,不但击毁了神的本象,更是直接破坏了神的某种本质,让神在那一刻轰然殒落。

    这足见当年在族中的黑嬷嬷,应该会有什么样不可揣测的身份。只是,现在再要来追查此事,却也已然迟了。黑嬷嬷的身份,已随着她的殒落,最后烟消云散,成为了一段故事。心中想着,圣女长长地叹息一声,终于站起身来,深深地望了那边一眼,跟着张横,向上方离去。

    外面仍保持着一副诡异的状态,所有人都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着祭台里最后的结果。

    先前大家只看到外族之人,被祭台束缚,之后就没有了消息,大家根本看不清祭台里的影像。

    此刻,突然看到祭台上方,张横和神妻出现,所有人真的被震呆了。他们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出来的会是神妻和那个攻击神的外族人。

    这两个人是哪跟哪?貌似是八杆子也打不着什么关系。可是,就是这两人,走出了祭台,至于他们的神,竟然再无动静。

    高山族的人自然不信,他们的神已殒落,永远都不会出来了。但是,就算杀了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这是事实。所以,他们仍是在等待后面会有什么结果。

    张横和圣女互望一眼,立刻明白了这些高山族人的想法。两人微一点头,也不理会四周黑压压的人群,就径直纵身而起,向着前面的山崖飞渡而去。

    “哇呀呀,小王八蛋,就这么走啊!”

    北冥七怪一直就游戈在祭台周围,高山族人知道这七个怪人不好惹,又加上没有神的指示,所以也就没有人理会他们。

    此刻,见到张横和萧若鱻迅速离开,七人急了,那里还顾得上什么,火烧屁股似地,直追了上来。

    “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出来了。”

    自从异变产生,张横被困入祭台后,站在山崖上的韦侍尤和沙伟两人,一直急得手足无措,不知是该撤走还是留下来等待。此时,突然看到祭台中走出的张横和萧若鱻,两人顿时狂喜不以,连连欢呼。不一会儿,张横他们终于山崖上的两人汇合。一众人打过招呼,也不再客套,立刻准备收拾好了行装,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开玩笑,高山族的神死了,现在这些族人们还被蒙在鼓里。不过,相信他们就会很快发现真相,到时,那就是整个高山族被炸了窝,高山族会倾尽全族之力,满世界地追杀张横他们。

    张横必须趁他们没有发现真相的这段时间,不但要离开高山族的范围,而且要离开蓬莱这片秘境。否则,无论他躲到天涯海角,高山族人都不会放过他。

    心中想着,张横的神情变得凛冽起来:“杀!”

    一马当先,张横左手赶山鞭,右手镇海印,口中含着御兽哨,已是带着圣女,向山下冲去。七怪和韦侍尤以及沙伟,护在他们身边,立刻形成了一个大阵,就这么朝下横冲直撞。

    身形刚出现在悬崖的百多米处,一对对阴森冰寒的眼睛,陡地从黑暗中露了出来,无数鬼魅般的身形,已影影绰绰地出现在了眼前。

    “是这鬼东西?”

    张横的神情一肃,脸色变得古怪无比,不由望向了圣女。

    张横猛地记了起来,他最后一刻看到的那位高山族的神,那东西的真面容竟然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