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1章 高山族的秘密
    张横当时在祭台中,看到最后殒落的神,差点就直接被吓得从空中摔落。说实在的,当时的那位神的形象,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溶化了身上的金铠金甲,没有了丝毫的遮掩,神看起来就是一只活脱脱的猴子,全身长满了浓浓的毛,乱遭遭的一团,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呛人的骚味。

    再看它的脸,根本就不是人脸,不但没有丝毫高山族人的特征,而且看起来象是某种动物。

    要知道高山族人的样貌本身长得还过得去,一般都会是阔嘴,高鼻,脸部的轮廓更是如同刀削斧凿,就以张横这个外族人来看,也都会点一个赞。

    可是,神的那张脸,就不敢恭维了,它尖腮鹰鼻,还长了一对阴恻恻的眼睛,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冰冷,仿佛不含丝毫的生命气息。

    不仅如此,当张横第一眼看到神那张脸时,心头狂震不以,因为他隐约地觉得,神的这张脸,似是有种熟悉感,好象先前在哪里看到过。尤其是它的眼睛,如此的熟识,象是曾被深深地烙印在脑海,永远都无法忘却。

    “是那些怪物,神的脸,与那些怪物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

    张横大骇,他陡地醒悟过来,神的脸以及那个眼神,的确与现在出现在此的类似猫一样的怪物差不多。只是神是一只特大号的怪物,这些东西与它的身形相比,完全就是不知要经历多少代的延续。

    事实上,这些东西看起来象猫,但也象猴,只是因为体型太小,所以会把它们当成猫的机率多一点。当时的神也是如此,不是因为它体型太大,第一眼看到,肯定会把它认成是猫。从猴与猫两种动物的特性来说,猫的偏向比猴更多些。

    “高山族的神,竟然似是与这些怪物出自同源,而且看它们实力一只只如此的恐怖。相信两者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

    张横的目光瞪住了百多米外那幽幽的冰冷目光,眉头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那么,高山族传承这么多年,难道这么多代族人,一直不知道,他们的神其实是个西贝货?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蒙在鼓子里这么多年?”

    张横的心念电转,不由望向了圣女。

    萧若鱻此刻紧抱着孩子,身周出现了一圈奇异的光环,把她笼罩在其中。她神情安然地凝注着下面的群兽,脸上无嗔也无喜。似乎对这些怪物的出现,并没有放在心上。

    见张横问询的目光望来,不由微微一愕:“张横,怎么了?”

    “鱻儿,你从小住在这里,身边又有黑嬷嬷这样的高人保护,我想,你应该知道你们族的那位神吧?”

    “嗯!”

    萧若鱻微一迟疑,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张横的意思是想问,为什么我们的神会是那副模样,并不是我们的族人?”

    “看来鱻儿果然知道这个秘密。”

    张横松了口气,神情却是陡地一肃:“那么,这个秘密是一直存在,还是近几年才被发现呢?”

    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萧若鱻脸上,似乎要从她的俏脸上看出点什么。

    “据黑嬷嬷说,这本就应该是高山族数以千万年来传下来的一个秘密。”

    萧若鱻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当年当她跟我透露此事的时候,就说这位神已存在了上万年。或者说,这位神本身,也许并不可能会活这么长。但是在这位神的传承中,已产生了某种固定的形势。可以在数十年或上百年乃至数百年,重新生长一次。因为神一直就住在祭台下的宫殿里,平时除高山王和大祭司,才会偶尔受招而入。因此,发生在殿里的情况,外人可以说是完全不知情。”

    “原来如此!”

    张横点头。

    “事实上,黑嬷嬷当年在知道我被指定为了神妻后,依然决定带我离开这里。就是因为她看出了其中的秘密。她不愿我就此被糟蹋,这才联手前圣女参与了此事。”

    圣女萧若鱻悠悠地道。

    “嗯,鱻儿,今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我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张横深情地凝望着他,忍不住低下头去,在萧若鱻的脸腮上亲了一下,顺便也在自己儿子的鼻子尖点了点。顿时引得身后北冥七怪,哈哈狂笑。

    明白了高山族人对他们的神,其实是真的被蒙在鼓里,张横不禁暗暗为这一个传承了万年的民族悲哀。高山族的神是什么玩意,这本来与张横完全无关。但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他杀了那只神,他即将成为高山族的公敌,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所以,他现在是竭尽心思,想从其他方面来破解此事。

    只可惜,人家是坐镇高山族至少万年以上的神,无论人们对他死后有任何的怀疑,高山族的族人,也不会因为它的长相,不顾及高山族的面子,在现在的时候来置疑它,从而为高山族蒙灰。

    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可能,所知道的人,必然会竭力隐瞒真相,把所有的一切永远遮掩成一个千古的谜。

    而他张横,就会是高山族永远的敌人,是杀害他们神灵的敌人。

    心中想着,张横不禁苦笑摇头,这是注定的,他自踏入蓬莱,前来救援圣女,就注定了这样的结果。

    不过,张横的心中还存在着一个疑惑。高山族的神是一个假神,这已是无可置疑。但是,当时第一次面对这座高山,以及在之后神从祭台里出来时,自己明明白白感应到了那股强大的气息。那是连蚩尤大神残魂都被震动的力量。从当时的感觉来说,那股气息,就是一位真正的神。

    之后出现的假玩意,与那股气息有些相似,但所蕴含的力量,却几乎就是儿科。

    这却清楚地说明了,高山族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神,只不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它只隐藏在整座高山内,而不象那西贝货那样出来招摇撞骗,还弄出什么神娶这样的习俗。“嚎呜!”

    一声声凄厉的兽吼响彻,黑暗中,无数的怪物已然扑了上来,战斗迅速打响。

    张横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人立刻全力以赴,奋力冲杀。

    只是,这一次的冲杀似乎非常的有效,怪物们的冲击无比的凶猛,似乎它们对那只老祖宗的死亡已有了感应,因此对张横这伙人充满了深深的仇恨。

    但是,这些东西,一靠近圣女,不知怎么的,本能地现出了畏惧。显然,它们也应该知道圣女的身份。在它们的概念中,好象没有变婚逃婚或离婚这一回事吧?

    圣女的存在,让对方的攻击受了很大的影响,再加上张横的御兽哨,以及韦侍尤的龟天鼎,这种影响力成倍增加。

    可以说,到了最后,能真正出手攻击的怪物,十中不足一。数量庞大的怪物群,反尔成了累赘。

    张横他们可不是傻瓜,立刻看清了场中的形势,在北冥七怪的带头冲锋下,迅速向悬崖下突破。

    数百米的路,很快就到了底下,怪物出入和上下的暗道完全消失,那些从地下涌出来的怪兽,终于被张横他们甩掉,让众人脱离了高山族的高山区。

    一下山来,更是如鱼得水,大家更加不必隐藏行踪。事实上,以这些人的身手,下面低级的高山族人,根本没什么人可以抵挡他们。一路如入无境,大家迅速逃离了上百里,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只要不被高山族的那些神奴给缠上,他们要离开高山族,回到昆吾宫那里,完全不用担心。在那里,会有人指引他们,净禅大师特意为他们暗中开启了走出蓬莱的秘门。

    只有真正的离开蓬莱,他们才算是真的安全了。又奔出一段距离,天色也渐渐地见了鱼白,这是天快亮的时候了。

    “哇呀呀,尤他奶奶的乌龟蛋,不好,有东西追上来了。”

    突然,七怪怪叫,一个个有些惊惶地蹦跳了起来,显得无比的不安。

    “怎么了,七位老神仙?”

    张横和圣女互望一眼,不禁满脸的惊疑。两人的感知也自认不差。但是,此刻丝毫没有感应到什么危机或凶险,北冥七怪就如此敏锐地觉察到了呢?

    不仅如此,能让七怪达到尊者都心惊胆跳的玩意,又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张横和圣女的心陡地提了起来。

    “哇呀呀,那乌龟蛋儿正在地底向我们追来。”

    七怪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他们的感受,张横他们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来敌竟然是从地底追来。

    张横和圣女的心咯噔一下,连忙下意识地把思感探入了地面。

    果然,远远的地底,隐隐传来了一阵嗡鸣声,最初象是蜂鸣,续尔如雨滴,渐渐的,那声音不断扩大,最后变成了一股奔蹄声。

    “难道?”

    张横和圣女的脸色猛地一变,心中骇然之极,两人已陡地意识到了什么。

    轰隆隆,轰隆隆!

    奔蹄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已如同急风暴雨,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让人心惊肉跳。与此同时,一个隐隐的声响,似是有人在呼喊,又似是一头元古的凶兽在咆哮,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