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3章 牛鬼蛇神
    轰!

    蚩尤和萧若鱻的身形,陡地爆了开来,化为了两团极光,刹那间让整片天地耀如白昼。

    下一刻,滚滚的能量流就象是决堤的洪水,向四面八方倾泄,张横等所有人,只觉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所托,急剧地向外围飞去。

    眼前天野飞退,万物变幻。耳边传来北冥七怪惊天动地的怪叫声。张横的手紧紧地搂住了萧若鱻和她怀中的孩子,两人的眼睛相互对望着,心中却有一抹忧伤的情绪在冉冉升起。

    第二次启动救命符,张横似乎又与当时的蚩尤大神的心灵有了神奇的接触。那是一种无喜无悲的心境,有的只是一种绝然的悲怆。显然,当时蚩尤在制作这道救命符时,就是有用性命保护的决心。

    萧若鱻的感觉也是如此,她刚才确实是动用了一张保命符,如今感受到当年上古圣女萧若鱻的心情,她不由悲从中来,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鱻儿!”

    张横怜爱地握着她的手,眼神温柔的几欲溶化。

    “嗯!张横!”

    萧若鱻乖巧地点点头,眼光中也漾起了波光,望望张横,再望望怀里的孩子,她终于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凝滞了,对于张横和萧若鱻来说,好象是完全失去了意义。他们愿意时空就这么停止,让他们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举目一看,四周仍是茫茫的原野,一眼望不到边的荒草覆盖了一切,似乎他们离刚才的所在,并没有多远。

    但是,凭着感觉,向原先的地方望去,却是茫茫一片,哪 里有什么那恐怖的泥石巨人和救命符产生的重重幻像,更没有什么璀灿的光芒和爆炸产生的印迹。

    张横和萧若鱻互望一眼,脸上都现出了一抹黯然。他们知道,此刻应该离先前的所在很远了,也应该完全逃出了那东西的追蹑范围。

    扫了一眼四周,北冥七怪这七个老家伙,现在又变成了七个顽童,蹦跳着喋喋怪叫,在空中翻着跟斗。显然,逃离了那巨人的追杀,也让他们感觉无比的轻松和喜悦。

    韦侍尤和沙伟两人,有些疲惫地坐在地上,望向张横和萧若鱻两人的眼神,却是完全不同了,就象是在看两个不认识的人,目光中充满了莫名的敬畏。

    经历了刚才这一遭,他们对张横的感觉就两个字:神秘!

    不是吗?一个可以击杀高山族神的人物,一个可以把真正的神拦截在半路的存在,这还是普通的人吗?

    “我们应该正在高山族的数百里之外。”

    这个时候,沙伟已回过了神来,他拿出了一幅特殊的地图,对照着地图细细地察看了半晌,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向北三百里,再转折向西,就可以绕开那里的一处绝地,转向昆吾宫。这是一条人迹最稀少,沿途也没什么大一点的种族居住。只要我们尽快赶到昆吾宫,那么,这次行动就成功了。”

    “嗯,沙大哥辛苦了!”

    张横欣然点头,朝沙伟投去了一抹赞赏的目光:“事不迟宜,我们快点赶路。”

    虽然经历了二次拦截,但张横的心中仍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感觉上,这次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要想离开蓬莱,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张横的意见自然没有谁会反对,当下,众人随便拿出了点食品,稍稍补充了体力,就朝着指定的路线,迅速进发。

    然而,张横却并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匆匆行进之际,此时此刻,在昆吾宫的山下,一座亩许大小的庄园里,在最深处的那间秘密聚会厅中,玄武门门主李超凡正与一众门中长老密议。

    李超凡的脸色无比的难看,如今发生在玄武门头上的事,简直让他无地自容。

    李家大少死于灰森林地底,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却还要强自容忍,其为一。

    他李超凡这位门主,竟然被北冥七怪当众羞辱,这是其二。

    而结根到底,这些事似乎都与一个叫张横的人有关。追查起来,这个张横与玄武门早就结怨颇深,这更是让李超凡对张横恨上加恨,已是恨之入骨了。

    这次大比匆匆结束,似乎所有人都去忙了,张横那小子更是神秘失踪。李超凡心里咯噔一下。他那里会犹豫,立刻暗暗对张横进行了调查。

    结果很快上来了,他知道了张横正要去高山族救一个女子。而且,他此次进入蓬莱,代表南方一域参赛,也正是为了弄到一个进入蓬莱的一个名额。

    由此可见,他要入高山族救人的事,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想到这段时间,传出高山族正在举行神秘的神娶仪式,李超凡的眼眸陡地亮了起来,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做为玄武门这样一方天地的执牛耳者,李超凡不仅早就在蓬莱之地,拥有了他自己的一幢庄园。而且,在蓬莱境里,千百年住下来,自然对这里的一切都已无比的熟悉,甚至可以比得上常居在此的居民了。

    因此,对于高山族这个古老的土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东西,他还是有所了解地。

    当时在清楚了张横的行动后,他心中不禁一阵狂喜。立刻,便着手做出了一系列相应的对策。

    一方面,他派出了几名追踪上的强者,暗中监视和追蹑张横他们的行踪,以便时刻能知道这些人到底去干了什么。另一方面,招集了一众高手,在庄园中等待消息,以便能随时支援己方人马。

    “怎么还没有消息传来?”

    李超凡有些烦燥地站起身来,绕着自己的位置背着手走了几圈。

    屋里一片沉寂,谁也不敢吭声,大家都知道,今天的门主心情非常的坏。所以谁也不敢凑上前去触他的晦气。

    卟!

    突然,一扇窗户的窗花被一道黑芒穿透,一只浑身奇异羽毛的小鸟飞入了屋中,朝着李超凡飞了过去。

    “哈哈,小灵,终于回来了,老夫都要把你盼得脖子都长了,哈哈哈!”

    李超凡大笑,接过了那只小鸟。

    这种小鸟正是蓬莱特有的传讯灵雀,经过特训后,可以做来传讯之用。而且日飞万里,确实是难得的好东西。

    灵雀的脚上绑了一个小竹筒,正是这次李超凡派出追蹑张横高手所带。此刻终于传回了消息。

    抽出了竹筒,李超凡手一挥,把灵雀放飞,已是忙不迭地展开竹筒中的字条,细细地看了起来。

    “哼,这样的事,竟然都让那小子成功了。”

    李超凡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最初是有些愤愤不平,但是,看到后来,他的神情终于由阴转晴,露出了一丝喜色:“哈哈,我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哈哈哈。”

    再仔细地看了一遍,直到自认不会再有错误,李超凡的脸色变得阴厉无比,负手望向了窗外:“嘿嘿,小子,这可还不够,老夫会暗中推波助澜一翻,让你这回爽个透,哈哈哈。”

    “老夫真是期待啊!”

    李超凡喃喃着,一边向屋里众人说声散会,一边继续道:“当你看到希望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却发现,那里正是绝望的断头路,不知那个时候,会是何种感想?”

    四周众人个个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看李超凡的意思,根本没有要把手中纸条交给他们看的意图。所以,众人也只好无奈地叹气,纷纷离席告辞。

    开玩笑,莫名其妙地被门主拉到这里陪坐一夜,现在这些人也都非常瞌睡了,与其再留在此处,还不如抱着小妾去玩游戏。

    高山族的神复活了,它完全出乎张横对它死后无数种的意料。它并不是被族人发现死亡,而是自己复活,甚至可以说,高山族的任何人,都没有机会发现它死去,它就活了过来。

    当时,人们仍在等待神的旨意。但神迟迟没有反应,就在族王阿里,正与大祭司商量着,是不是要进去看看的时候。突然,整座祭台轰隆隆地震动起来,并缓缓地飞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我的子民,神娶仪式结束!”

    一个略带沙哑,却是万众高山族人无比熟悉的声音响彻,正是他们的神发出的旨意。

    “乌拉,乌拉!”

    所有的高山族人再次伏地拜倒,虔诚地膜拜。

    祭台里,神虽然活了过来,但它仍是大毛猴的样子,身上的金铠金甲没有回复,神情也无比的狰狞。以它现在这个样子,自然是见不得人。

    而它要回复到最初的模样,至少还需要一年半载的修养。

    要知道,这次重创,它几乎真的丢了命,黑嬷嬷是最清楚它弱点和罩门所在,一击中的,就几欲让它魂飞魄散。如果不是地底的那位出手,消耗了大量的大地本元,它根本无法苏醒过来。

    正想暂时放下仇恨,回下面的宫殿疗伤再说。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族王阿里的声音:“神,昆吾宫来人求见,要求见神。”

    “昆吾宫?”

    神的脚步微微一滞,正要拒绝,陡地,他的神情一变,猛然想到了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