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4章 釜底抽薪
    重创的神本来无遐理会什么拜会人。不过,他陡地想到,神妻就是来自昆吾宫与外界相连的地方。虽然高山族与昆吾宫并没有什么较深的来往,但它却也知道昆吾宫在这片世界,也是一个重要的新居民族。

    微一沉吟,他终于道:“传本神诣旨,昆吾宫来人有事请报上,求见就免了。”

    说罢,也不再说话,转身就进入了地下深宫。求见神的正是李家追蹑的高手,因为他只需要蹑着张横他们就行,所以在一路上,一直就是远远地在跟踪,从来就没有靠近过。所以,他也就没有被发现。

    直到他看到张横带着一个陌生女子,从神所住的祭台离开。他这才猛然意识到,张横这次的行动成功了,他竟然是真的来抢高山族神的神妻。

    这名高手完全被震憾当场。等醒悟过来,张横他们已然冲破那些怪物的包围,冲下了山。

    高手大吃一惊,立刻想到了门主交待的事,要想尽一切办法,破坏张横的行动。现在,人家已达到目的,离开这里,那怎么样才能从中搞破坏。

    稍倾,高手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张横离开高山族,这并不是最后的目的地,他最有可能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离开蓬莱。

    要离开蓬莱,只能再回昆吾,因为只有在那里,张横才有可能得到一条秘密出入通道的消息。而且必是靠了净禅大师的身份才能办到。

    一念及此,高手马上脸现喜色。他记得临走时,门主曾交待他两条妙策。而且其中一条更是绝了,称之为釜底抽薪。现在正好用 上这一条。

    心中想着,此人那里还会迟疑,这才会以昆吾宫使者的身份出现,要把这一绝计给抖出来。

    “不好,大家小心!”

    此时,张横他们已折过向西的弯,正要向昆吾宫而去。这条路上,有一个小城,是昆吾宫与其他种族之间的一个分界线。城虽然不大,但非常热闹,各色人等,聚集这里,相互交换着各种各样西奇古怪的货物。

    这样的场所,基本上每一个种族都会设立一处,名为集!这里是人员最复杂,形势也是最复杂的地方。各族的商人会出现在这里,当然更有各种为不同目的而来的探子什么的,夹杂在其中。

    叫停的正是沙伟,他对此处的情况最了解,他负责的远山商行,也正设在城边。

    眼看就要从此城横穿而过,沙伟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以众人这副大咧咧的模样,队伍中的众人样貌都有些特别。尤其是北冥七怪疯疯癫癫的样子,只要大家在此经过,必然会被有心人看到。

    “怎么了?沙大哥?”

    张横不由疑惑道。

    “张兄弟,事情是这样的。”

    沙伟连忙把事情解释了一下,最后道:“我先去打探打探,看情况我们决定如何通过这里。”

    张横自然不会反对,这一路过来,他的预感中已是有心惊肉跳的感觉,现在来到这里,更是警兆大作,好象黑暗中总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瞪着自己等人。

    沙伟让众人躲在旁边的树林里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向集里走去。

    他早就化过妆,身形和面貌早就不是以前那位沙爷了。所以走的很坦荡,不一会儿,就进入了集里。

    远山商行就在集口左边,是一间门面很大,甚至有一处面积很广阔的堆货场和一处数千平米的库房。

    集在建设之初,都是选的是最外围荒芜的野地,别的没有,就最多地皮。各大族为了吸引各位商人,那里会在乎那点地皮?说实在的,要是没有集,这里的地送人都没有人要。

    远山商行可不是在此建了一代,而是祖传了好几代,所以才会得到这样的好处。

    刚缓步穿过门口,一个小二模样的人窜了出来,热情地与沙伟打招呼。在旁人看来,似乎是来招呼这位客人的。

    但是,两人说话的内容却是有些特别,竟然用的是外面的语言,而且还是土语,要是有人不经意走过,听到两人说话,也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进入了里面的商恰室,沙伟与对方进行了消息的交流,也终于到了目前的情况。

    时间很短,沙伟从里面走了出来。从他的脸色来看,似乎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从他阴沉的神情中,显然是发生了大事。

    当沙伟回到集外的树林中时,张横和韦侍尤等人,已是等得有些焦急。远远看到沙伟,韦侍尤已在向他招手了:“沙兄,情况怎么样?”

    沙伟现在也是急着想回昆吾宫,这次高山族之行,实在是太惊心动魄,连韦侍尤这样的一方霸主,也是被弄得心神皆惫。

    “进去再说,这条路可能不能走了。”

    沙伟叹了口气,露了点口风。

    “什么?不能走?怎么回事?沙兄。”

    韦侍尤急了。

    张横等人此时也走了过来,听到韦侍尤的说话,不禁脸色也都微微变了。

    “张兄弟,你过来了。”

    沙伟脸色已是垮了下来,摇了摇头,满脸的忧色:“高山族的神死亡的事,可能已被发现了,高山族已在这里布置了监察我们搜索我们行踪的巡天鹰,而且,一共有六只,我们就算是插翅也休想逃过它们的追踪。

    巡天鹰也是蓬莱这里的异兽,鹰的体型很大,双翅一展,足足有两丈之巨,可以轻易背着一个成年人在空中飞行。

    不仅如此,巡天鹰力大爪尖,本身攻击力强悍。让所有人都对它有所畏惧的是:巡天鹰目力无比的变态,在数十里外,从高空中就可以锁定一条小蛇,并准确地扑杀它。

    所以,人们称它为巡天鹰,认为有这样的凶禽存在,那无疑一方天空的霸主。有它监察,绝对没有人能逃过它的眼睛。

    此刻,听沙伟如此一说,大家的脸色都变了。如果仅是一头巡天鹰,或者还可以彩取点什么手段。但是,六头巡天鹰联手,那情况完全就不同了,他们是绝对无法逃过这些畜生的监察。

    “看来,高山族确实是动用了全族之力。要想来对付我们。”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他听沙伟说过,巡天鹰是极度难得的上古异禽,一般族群能饲养上一只两只,都要算是有大机缘。

    如今对方竟然派出了六只,足见高山族人对此地的重视。

    当然,张横也立刻想到了高山族为什么对昆吾这边特别注意的原因。

    他们可能已从张横他们的某些特征上,想到了他们与昆吾宫的关系,认定这伙人极有可能来自昆吾。

    依此而推,他们也顿时想到,张横他们逃离后,必然会退往昆吾,甚至会借用昆吾所拥有的与外面的通道,直接离开这个世界,从此逃离高山族的追杀。高山族也是智慧种族,他们自然不会犯低级错误,把这条线索放过。并且他们立刻做出了决定,那就是要断张横他们的后。把张横回归昆吾的道路给堵死绝了他们逃出蓬莱之心。

    六只巡天鹰对于昆吾来说,绝对是一种强大的威摄。如果当昆吾方面知道,他们昆吾有人抢走了神妻,就以这一条,他们就绝对不敢再收留张横等人,甚至会把张横一众人当瘟神,有多远就要避多远。

    毕竟,高山族这个传承了无数年的强大土着,任何住在蓬莱的种族,都得顾忌三分。没有到了最后一步,谁都不想翻脸,与这样古老的种族开战。

    更何况,千年前另一个强大的种族被灭族的例子,还活生生地摆在那儿,那一种族如今留下的遗迹,无时不刻在提醒这个被毁灭的种族,曾经悲壮的过去。

    心中想着,张横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他如今在昆吾宫中,也就与净禅大师关系良好。但要让净禅大师为自己把整个昆吾拖入一场极有可能灭族的战争,想来净禅大师也下 不了这个决定。

    更何况,以净禅大师的身份和地位,也没有这个姿格做这样的决定。

    所以,他是想都不想这样的事会发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在了张横脸上,想看他会做出什么决定。空气一时有些凝固,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张横说话。

    “既然人家不愿让我们过去,那我们就换条路走走吧!”

    张横抬起头来,脸上的阴云一扫而空,神情中陡地露出一抹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换条路?”

    韦侍尤一怔,续尔反应了过来:“可是通道呢?除了昆吾那边,我们还能从哪儿找到出去的通道?”

    “而且,一旦我们的行踪暴露,被巡天鹰在头顶上瞪着,我们这一路,会遭到无止无休的攻击。就算我们是铁人,也会被高山族人玩得筋疲力尽而亡。”

    韦侍尤把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他感觉到张横这是在病急乱投医,胡乱出主意。

    “哈哈,水王!听我的没错。”

    张横拍了拍水王的肩,仍是微笑着道:“你不要以为我心乱了,其实我理智的很。我现在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今后都能实现它的意图。相信我。”

    说着,他的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沙伟身上,神情更变凛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