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6章 玩个小把戏
    “七位老神仙,看你们也忙了大半天了,那两只扁毛畜生不知玩得怎么样了?”

    “哇呀呀,这两只扁毛乌龟蛋算什么,如果不是我们七仙客还没玩够,早就把它们抓来拔毛烤肉吃了。兄妹们,你们说是吧?”

    “这个当然,我们北冥七仙是谁,要想做的事,这天下还真没有做不到地。”

    一时间,七怪的牛那个吹啊,简直要把他们吹成天下第一,人间无双的绝世高人了。

    张横微笑着看着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嘲弄。他知道这几个老家伙的脾气,只要顺着他们,什么都没事。否则,逆了他们的毛,就会跟你没玩。张横自然不愿在这几个浑人身上浪费口舌。

    等七人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通,张横才伸出了一只大拇指,向他们竖了竖,表示自己倾长江之水一样,对他们崇拜的滚滚而流。

    这下,让七怪更得意了,哈哈哈狂笑起来,一个个上前亲热地拍拍张横的肩,表示他是他们的真朋友。

    说着,就准备再次离开,去追头上那两只巡天鹰。

    “七位仙客!”

    张横伸手拦住了他们,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意:“你们追的那只老鹰,其实并不好玩,前面的谷中,那才有真正好玩的东西。”

    “什么,什么?”

    七怪同时转身,怪目刷地瞪住了张横:“乌龟那个蛋蛋儿,你说什么?哪里有好玩的?”

    “喏,就在前面的山谷里,据说,那里有只大怪兽。最是痛恨象老神仙这样的逍摇人物。因此,每次有老神仙这样的人经过,都要出来做怪一翻。”

    “哇呀呀,这还了得,原来这乌龟谷中,还有这样的东西啊!”

    七怪顿时暴怒之极:“这天下还有敢对我们几位老神仙不敬的,哇呀呀,兄弟姐妹们:扁它!”

    七怪正闷着一肚子气没地方放,现在可算是找到了出气筒,那里还会迟疑,哇啦啦怪嚎着,也不问张横是什么东西,就已是拔脚狂奔向了万蛇谷。

    “呃!”身后的一众人看得全部傻了眼,他们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北冥七怪就被张横当了枪使,做了急先锋。

    这是哪跟哪啊!

    大家都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既然七位老怪,心甘情愿地冲锋去了,众人也只好马上跟了上去。

    山谷的开口处地形有些狭窄,两块几人高的巨石,如同是犬牙般在谷口形成了天然的门户,乱石错落,杂乱中却暗有门道。

    “好,好一个犬牙局,要是有人选此地为先人之墓地,必然后人大富大贵。”

    张横不禁暗暗点头,由衷地赞了一个好字。

    在一般人看来,这处山谷的布置似乎并无什么,甚至一眼看去,有种张牙舞爪的感觉,再加上此处为万蛇谷的这个名头,许多人就会有一种恶感。

    俗话说,恶山恶水出恶民,不过,在风水中还有一句却是鲜为人知,那就是毒山毒水藏灵气。

    别看只是一个恶与毒的相差,但其中的蕴意却完全不同。要知道毒虫毒物出没或聚集之地,绝对不是平凡之处,肯定是灵气汇聚,说不定会有古物出世。

    这万蛇谷的情况就是如此,名为万蛇,号称绝毒之谷,但整个山谷中隐隐有一条龙脉的气息在蒸腾,虽然因为里面的毒物实在太多,凝成的阴晦之气太重。但是在张横这样的大师眼里,自然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奥妙。

    不仅如此,这道山谷开口处,更是隐有异相,正是符合了风水道中的:“天犬守门户的格局”

    以此局守护,必可凝气聚灵,这里想不成为一块风水宝地都不行。

    不过,张横现在也无遐顾及这些,如今如何通过这道神秘的万蛇谷,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紧随着七怪的脚步,向里走去,众人的脸色立刻都变得古怪起来。

    眼前竟然狼藉一片谷口到处都是残枝断叶,满地的蛇尸和血浆,仿佛是刚遭到了一群野兽的践踏。

    众人尽皆一怔,续尔立刻都反应了过来:想必,这都是七怪的杰作。

    因为进入了万蛇谷,这里的蛇的密集程度已到了一个恐怖的值,无论是树上还是四周的崖壁上,到处都挂满了各色各样的蛇,在上面盘旋缭绕,看起来无比的骇人。

    不过,这些蛇都是一般的蛇,平时商行的人只要在身上抹了蛇药,内服了特效的蛇丹,这里的蛇大多不会主动攻击,大家可以相安无事。

    然而,七怪进谷,看到眼前如此恶心的一幕,顿时就不爽了,他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七人一字排开,就如同是扫荡一般,横冲直撞地就这样踏了过去。

    对于修为达到尊者的七个老怪物,他们身上散发的罡气,凝如实质,那些所经之路上的蛇,碰着挨着,完全就象是被钢皮给抽了一下,早就筋折骨断,掉下地来时,就成这副惨样了。算是给张横等人,扫清了所有的障碍。

    “看来这回我们只要看场好戏就行了。”

    张横无比的感慨:“这里的蛇,遇到七怪,算是昨天晚上梦没做好,这回倒霉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这样闯谷的,沙伟平生虽然进出这里无数次,但也是第一次看到。确实是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前面数百米路,七怪如狂风扫落叶,更是如入无人之境,只是一会儿功夫,他们就冲到了一段断崖边。后面也传来了沙伟的声音:“七位老神仙小心,这里就是我们以前商行进行祭祀的地方。”

    “祭祀?”

    七怪可不知道沙伟与张横说过这边的事,一时听得西里糊涂,不由不耐烦地怪叫道:“哇呀呀,尤那乌龟蛋子,你唠叨个什么?”

    嘴上这么说着,可也不敢有什么大意,七对怪眼一翻,细细地打量起前面的断崖来。

    断崖的位置很特别,从山谷的侧边横斜而来,在这里形成了一条瀑布,渐渐的在这里就形成了一个方圆有百米的深潭。

    从四周看去,潭水深悠,整座潭水就如同平静得象一块翠玉,泛起微波,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潭果然有古怪!”

    张横的眼眸一凝,神情突然变得凛冽无比。

    他已看出了这潭水的不同寻常。从一路过来,路上到处都是各色蛇类。可是,到了这潭水附近,百多米的范围内,却是蛇踪隐匿,再也看不到缠绕在潭边树枝上的蛇了。

    不仅如此,湖面也是光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一种浮萍类值物,仿佛这片潭里,是生命的禁区,没有任何什么东西敢靠近那里。

    “这就是商队祭祀的那条怪蟒?”

    张横的眉头微微打了个结:“在真实之眼里,自己虽然 看不透这潭底到底有什么,但是,一股隐隐的威压,正隐隐的散发,似乎已然对岸上的这些人有了感应。”

    “大家小心!”

    沙伟的神情更见凝重,张开了双手,似乎要拦着众人上前。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声凄厉的嘶鸣声,陡然传来。

    最初时还以为在很遥远的地方,但是,这嘶鸣迅速扩大,眼前的潭面上,也出现了一圈圈层层的涟漪,续尔潭中央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不好,那怪蟒出来了!”

    沙伟大骇,连忙一转身,拉住了张横和韦侍尤以及圣女,就要回头向后跑。

    他这是做出的下意识的行为,这么多年的经历,早就让他养成对这里怪蟒的恐惧,丝毫就没准备与这东西拼一拼。

    “沙大哥,稍安勿燥。”

    张横的手陡地握住了沙伟,一个坚定的意念也传了过来。

    “呃,张兄弟!”

    沙伟一怔,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愧色。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老经验的错误了。

    轰隆隆!

    正是时,潭面上浪花冲起数丈有余,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也刹那响彻整个山谷,让人感觉石破天惊。

    此时此刻,在众人眼前,那片潭水中,已多了一条怪蟒,全身暗金色,片片蛇鳞每一片都有海碗大小,整条怪蟒竟然有两人粗细,形象实在是恐怖之极。

    仔细看去,它的头上,竟然已隐隐的长出了一只象龙一样的短角,三角形的脑袋中央,一对阴森森的目光,就死死地瞪着大家,那冰冷的眸光中,丝毫不带一点生气,被它瞪上的,直感觉浑身发寒,有种心神被摄的异样。

    “好个畜生,竟然力量已几乎达到尊者的层次了。”

    张横的心头一凛。虽然动物与人类不一样,但境界却类似相同。张横从这条怪蟒散发的气息中,已是感受到了它的变态。

    尊者是什么?那是达到佛母圣音那个层次的超级强者,就算是在世上,要数也是数得出来。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这万蛇谷中隐藏的怪蛇,竟然就是这样一条变态的存在。怪不得这玩意可以自行称霸一方了。

    “哇呀呀,原来就是你这乌龟王八蛋在说我们坏话,哇呀呀,这回看我们七个老神仙不活活奏死你。”

    七怪还没忘了张横那翻所说的话,他们顿时爆发了,七人轰然踏步,就朝着潭中冲了过去,

    要活活奏死怪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