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7章 好事还在后头
    天崩地裂,大地翻转,怪蟒刹那与北冥七怪斗在了一起。

    北冥之地多沼泽,多蛇蟒之物,乃是当年被山海经称为边荒之角,乃是这个世界上最荒芜之地。

    北冥七怪从小生长在那里,小时候可没什么好玩的,自然就是拿沼泽地里的那些凶蛇恶蟒做玩具了。

    只可怜了当年北冥之地的各种蛇蟒了,从小就是被七怪给抓了打,打了放,到成年后,几乎没一条身上没有留下伤的。

    这还算是比较强悍的那些蛇类,要是换了身弱的,早已一命呜呼,成了七怪的口粮。

    这回,他们遇到这条怪蟒,虽然级别稍微高了点,但对于如今他们的修为来说,正好合适。七人联手打一条,那简直就是不要太轻松。

    七怪哇哇大叫,兴奋之极,他们突然感觉象是回到了小时候,有一种亲切的孩提时代的错觉,一时间七人都有些忘乎所以,打得不亦乐呼?

    怪蟒怒嘶,双目血红,眼睛里都几乎要滴出血来了。但是,背上被这样七个怪物缠上,它简直就是丝毫没有动手的余力。要想甩开这几只小虫,但他们却象牛皮糖一样,粘得死死的,根本没法甩到。

    至于想用口咬角撞,那根本是笑话,人家精验何等老到,早把它攻击的各个方位和可能,全部计算在内。要是它闹得太过份,冷不丁地就会被七寸上敲上一记,这顿时让怪蟒痛不欲生,几乎就直接昏死过去,没个半天,还真醒不过来。

    等又一次醒来,怪蟒终于绝望了,它已被七个怪人用一根兽筋穿了它的七寸,全身瘫软,再也没有了任何力量,体内原本浩荡的真元,也一倾如泄,在身体里没有丝毫痕迹。

    怪蟒悲呜,知道这回它是完了。

    “哈哈,尤那小龟蛋,这东西收拾完了,真没劲,可真没什么好玩的。”

    说话间,七人一甩手,一条巨大的怪蟒就朝着张横他们飞了过来。

    张横苦笑,连忙一甩手,一股暗劲把这条死蟒给摔了开去,以免弄脏了圣女。

    “嘿嘿,兄弟们,你们看,我拿到了什么?”

    这个时候,七怪中的老大,手中一摇晃,指尖出现了一条奇异的小蛇。

    蛇只有小拇指般粗,通体银色,看起来就象是一条纯银打造的蛇。

    但是,看这条蛇似乎还在微微扭曲的样子,似乎它是活物。

    “什么,什么?老大我也看看!”

    一看到有好东西,七怪争先恐后地围了上来,要看老大手中的小银蛇。

    “小心,七位神仙小心。”

    一边的沙伟不禁浑身一震,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这不是普通的蛇,是上古的异种银琉璃。”

    “银琉璃?什么玩意?”

    七怪眼睛一翻。

    沙伟哭笑不得,但也不以为意,他解释道:“银琉璃确实是极其罕见的蛇类,不仅它的外表长得如银,而且它身体的骨肉和血液以及内脏,也全是银色,堪称神奇。”

    “更重要的是,它不但是剧毒之物,本身却也是可解百毒的神药。要是有人被其他不知名的毒蛇咬了,一般的药物无效,喝上这种银琉璃的血三滴,必解。”

    “切!就这点玩意的用处。”

    那知,七怪无比的不屑,以他们的修为,这世上能伤他们的毒,确实不多了。所以七人根本不在意什么毒不毒的。

    沙伟无语,也不知该对这七个老怪物再说些什么了。正想转头,突然猛地想到了什么,沙伟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七位老神仙,你们可还知道,银琉璃能对巡天鹰产生什么?”

    “啊,你说什么?”

    七怪的神情顿时变了,脸上都堆起了讨好的笑容:“嘿嘿,我说那个沙大哥啊!小张那混蛋经常说你是队伍中最好的人了。嘿嘿,你看要不就把银琉璃的事告诉我们吧!”

    七怪翻脸比翻书快,完全忘了先前还一副爱理不理人家的死人样。

    “哈哈!”

    沙伟也不想真的为难他们:“其实说破了什么也不值钱,因为银琉璃正是巡天鹰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

    “哇呀呀,竟然是这样。”

    七怪怪叫,还没等沙伟说完,他身边早就跑得没一个人了。这些老家伙立刻想到了他们一直在捉的那只巡天鹰。

    此刻,那里还会犹豫,急急地离开人群,就去准备了。他们可不想被张横等人打搅。

    望着七人一溜烟似地一会儿就没有了踪形,再看看头顶还在盘旋巡察的两头凶禽,众人互望一眼,知道今天这两头凶禽是要倒霉了。被七老怪瞄上的东西,好象还真是逃不了。

    万蛇谷中毒蛇依旧,虽然除掉了中心处的那潭里的怪蟒,其他的地方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张横他们一路小心谨慎,他们可不敢象七怪那样放肆,实在是不愿招惹那些可怕的玩意。

    沙伟在前引路,他对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回,所以也清楚途中凶险,真正充满危机的地方,早被他在本子上划出了一个个圈子,尽可能地避开那里,向前行进。

    也不知行进了多久,只听到空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嘶鸣,上方两头盘旋的巡天鹰,似乎是出了什么状况,不断地嘶吼怪叫。

    “怎么了?难道老怪他们对巡天鹰动手了?”

    大家满怀的疑惑,连忙一个个抬头向天空搜索起来。

    立刻,大家看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情形:“啊呀,老怪物真的把巡天鹰给抓住了,可是,他被挂在巡天鹰脚下,这可该怎么办?”

    七名老怪中的其中一人,确实是抓住了巡天鹰。只不过,他是趁着巡天鹰从天上扑下,抓取挂在树上的那条银琉璃。就在那个时候,老怪闪电般出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它的两只铁爪。巡天鹰大惊,更是怒不可歇,一边双爪乱舞,要把老怪给抓落,另一边一对巨翅更是疯狂地甩动,不时地化为刀劈砸脑的动作,想把老怪给一翅膀打昏。

    只可惜,老怪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任是它使出七十二般手段,也休想让爪下的老怪动遥分毫。

    另一头巡天鹰也急飞而至,围着老怪身周发出了一次次的袭击。老怪怪笑,应付自如,旁边赶来的巡天鹰有好几次,就险些被他一个不小心,给翻到了对方的鹰背上。

    几次下来,另一只巡天鹰算是老实了,不敢随意靠近,嘶鸣着,悲呜着,声声穿心。

    被抓着鹰爪的那只,更是拼命地挣扎,但它的铁爪也算厉害,可是比起老怪的两只手来,却是大巫见小巫,如果不是老怪要留着它的两只铁爪,只怕早就被人家给捏成粉碎了。

    “哈哈哈,这回老子是玩得够痛快地!”

    老怪大笑:“他奶奶的乌龟蛋,结束吧,哈哈哈!”

    嗖嗖嗖!

    异啸乍起,老怪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团丝状的东西,在他手中闪闪发亮,迅速地结成了一团。

    只是眨眼的功夫,铁爪的脚部以下,已完全被他用丝团所束缚,根本就动弹不了了。

    并没有结束!

    老怪凌空一跃,身形刹那腾空而起,落下来时,正好是座在了巡天鹰的背上。

    巡天鹰的体型很大,坐在上面,就算一个大胖子,也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象老怪这样干瘦的老头儿了。

    他顿时手舞足蹈起来,兴奋得哇哇怪叫。

    巡天鹰现在是被弄得脾气也没有了,有气无力地翻腾着翅膀,一副听天由命相。别看刚才一番折腾,老怪可丝毫没有怜悯,在它身上使了好几种上古的异术,都是专门用来对付异禽的奇术。

    巡天鹰尝到了苦头,知道再反抗下去,那无疑就是在自寻死路。所以,它还是乖乖地低下了头。一边悲鸣,一边表示了臣服。

    老怪可不管你真服还是假服,他可有的是办法对付这头扁毛畜生。手指划出一个怪异的印诀,嘴里念起了一段扭涩的咒语,陡地就打在了巡天鹰的眉心上。

    巡天鹰浑身一颤,犀利的眼神渐渐地变得柔和起来,望向老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哈哈,这回是真的乖了吧!我的乌龟小鸟蛋。”

    老怪得色地大笑:“要是你能破了北冥老祖传下来的御禽之术,我们北冥家倒过来写,哈哈哈!”

    好不容易收服一只巡天鹰,七怪兴奋之极,一个个追了上来。七兄妹倒也不客气,一个个换骑着玩儿起来,大家你上了我上,我上了你上,都要玩得不知所以,忘了时晨八字了。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张横他们上路已有一天的时间,他们也走出了万蛇谷。

    四周仍是一片异样的寂静,除了上空仍有一只剩余的巡天鹰不时地发出几声悲鸣,其他所有动物,好象全部都隐迹了,感觉上让人有一种很诡异的意味。

    “张兄弟,我们现在最大的缺陷就是不清楚对手的动静和方向,要是能让老怪骑着巡天鹰往四处探一探,那么我们的情况会更明了些!”

    沙伟望望天上道:“不然,我们这样象瞎子摸象般前进,说不定会被对方从哪 里兜过圈子来,正好进入了他们的埋伏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